<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八节 小周后
    在场众人沉寂下来。

    作为武将,也许只需要考虑军队和战争事宜,但是最为战略规划者,崔尚却需要考虑军队和战争与淮右综合实力的平衡。

    在崔尚看来,现在的淮右已经是在飞速狂奔了,而且有一些要控制不住的架势,再也不能漫无目的无休止的扩张了。

    想一想,两年多前淮右还只有一县之地,现在呢?

    如果与李昪他们的协议达成,庐濠二州划给淮右,五个半州,二十县之地,两百多万人口。

    仅仅新纳入的庐州就有近百万人口,这里未遭蚁贼荼毒,士绅势力庞大,而且一直是杨溥的根据地,要想逐步清除杨溥的影响力,这都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从目前来看,蚁贼和李昪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这恰恰给了淮右一个喘息的机会,一个好好经营庐濠二州的机会。

    按照崔尚的预设,如果李昪与蚁贼的战事能够持续半年到一年,那么庐濠二州就可以彻底稳定下来,他有手段将庐州士绅望族进行分化瓦解,但这是一个欲速则不达的活儿,操之过急只会引来反弹。

    杨堪的小心眼儿崔尚很清楚,这些军头们都有着不受控制的膨胀心思,这一点崔尚已经隐晦的给江烽提过了。

    什么控制都梁山以攻代守,那都是糊弄人的把戏,一旦控制了都梁山,那么下一步就会提出拿下并无多少守军的盱眙,而一旦拿下盱眙,也就意味着淮右手伸入了楚州,不但会引发李昪的警惕,都是也将直接面对蚁贼的兵锋。

    或许这个时候李昪甚至会抱着一种支持的态度,让淮右去与蚁贼直接冲突,但是这对淮右来说有何意义?

    盱眙一县之地,拿下又能如何?

    难道说控制了盱眙,就可以拿下整个楚州不成?

    这对于现在的淮右,几乎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

    “君上,现在我们不缺地盘,不缺人口,甚至也不缺兵源,我们缺的是时间,一个给我们融合消化新纳入地盘,重新整顿编成训练新军队,梳理好我们内部各种复杂且尚未完善的治理体系的时间。想一想庐濠二州就算纳入了我们治下,可我们要让这两州八县,还有南颍州二县的官吏架构重新梳理调整好,让他们能为我们所用,不能用的还要换掉,这都是一个极其繁杂的过程,稍不留意,就会引发许多不可测之事啊。”

    崔尚苦口婆心的劝诫,让在场众人都有些动容。

    贪多嚼不烂,这个道理大家还是明白的,之前觉得寿州纳入之后,似乎也很顺利的就融入进来了,但是这是建立在寿州三姓的大力配合之下,而现在呢?

    庐州没那么简单,而濠州居然也要求淮右军咱不能进驻州治钟离城,这些种种都意味着这庐濠二州不像寿州那么容易吞进去。

    “白陵说得有道理,之前我也有些狂妄自大了。”江烽满脸深思的表情,“命令张挺,第四军只能停留在招义,不得踏出濠州境内一步,我们现在不能刺激李昪和蚁贼,否则只会让另外一方暗自窃喜。”

    杨堪有些遗憾,皱起眉头,“君上,我以为此等机会不可失,如果说楚州大家觉得那是李昪的根据地,或者会刺激蚁贼,那和滁二州呢?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让李昪退出和滁二州?”

    杨堪的话噎得崔尚直翻白眼,粗气连喘,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这简直就是吃在碗里,看在锅里了,这边刚把他想伸手进楚州的心思给断了,他又打起和滁二州的主意来了,这是真把李昪东海、镇海十万大军视为无物?

    “白陵,你莫着恼,某并非和你唱对台戏,楚州的确是李昪的根基所在,你说不能刺激对方,也有道理,但是和滁二州州小且一直属于杨氏地盘,他们现在急于回师的情况下,恐怕自己也没有多少底气能守住和滁二州吧?对于李昪来说,楚扬润常这四州才是他必得之地,其余皆不足道,这一点某觉得也许我们可兹利用。”

    杨堪的话稍稍缓和了一下有些绷紧的气氛,崔尚也不多说,只把目光转向江烽,在他看来,现在最要紧的是尽早达成协议,避免多生枝节,懒得和杨堪这‘无赖’打嘴巴仗。

    “这个事情,可以和李昪那边谈判的时候提一提,嗯,也就是杨溥一族人的去向问题是来谈,白陵,我知道你不想横生枝节,但七郎的意见也并非无理,滁州也就罢了,但和州我觉得我们可以争一争。”江烽的目光中多了几分睿智的光芒,“杨溥一族李昪是肯定要捏在手里的,但是我们却需要保证杨溥一族的安全,这里边还有许多的细节需要详谈,我相信我们能够找到相互能够接受的切合点,比如以和州来担保杨溥一族的安全,……”

    *

    杨溥瘫软在胡椅中,脸色青白得吓人,嘴唇哆嗦着,想要说什么,却又嘶哑着嗓子,几乎是从地狱里飘出来的声音:“这就是江烽的答复?”

    “君上,我们已经顶不住了,东海军和镇海军现在甚至发起了夜战,士卒们损失很大,淮右那边过来仅有一万人,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而且淮右也不愿意与李昪那边撕破脸。”一脸愁苦的老者叹着气,坐在一旁,不时看一眼对面的杨浔、杨澈以及一名一直沉默不语的武将。

    “浔弟,澈弟,你二人觉得呢?”

    新安王杨浔,德化王杨澈,杨溥的两个弟弟,杨浔在自己兄长的目光下似乎要缩成一团,瑟缩的结巴了半天,才吶呐道:“王兄,若是能保住我们一族性命,那便也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只是那江烽如何来保证我们的安全呢?那叛贼肯定是欲得我们而不肯罢休的。”

    对自己这个整日喜酒弄文的弟弟从来也没有抱多少希望,杨溥的目光落在杨澈身上,“澈弟,你说!”

    “四哥所言也有道理,李昪之所以一直不肯退兵,肯定就要欲得王兄与我们一族人,只有拿住我们,他才能确保日后他在吴地坐稳江山,淮右的实力不足以让李昪退怯,弟也不知江烽如何来做到这一点。”

    杨澈的态度要明确许多,也是认为现在局势已经无复有逆转的可能。

    尤其是在江烽使者一入城之后,很快消息就泄露了,城中守军士气大衰,可以说如果现在东海军和镇海军再发起进攻,一日便可破城,只不过李昪那边肯定也接到了淮右这边的使者,所以才会暂时休战。

    “玄子,你呢?”杨溥无神的目光看着一言不发的武将,这是杨溥最信任的武将,周隐之子周望,也是杨溥阵营中三个小天位强者中之一。

    “某誓死守卫君上,无论君上去哪里,某矢志不渝。”

    杨溥叹了一口气,周望是个死士,但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将,让其冲锋陷阵,万军中去人头,也许没有问题,但若是要让他领军运筹帷幄,那就逊色了。

    “也罢,那你们就与江烽的来使谈一谈吧,看看他们的意思,孤要休息了。”

    陡然间杨溥觉得自己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一觉醒来,也许一切都已经敲定了,自己也许每日再为这些事情操劳,是死是活,就由得他们去做主吧。

    回到府中,杨浔觉得自己就像是卸下了一切。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如何,但是他真的是不想去面对那一切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他对这些接连不断的战事厌恶透了,只想找一个清静安闲的所在,自由自在的饮酒,作诗,炼丹,什么王位繁荣对他来说都是虚妄。

    “王爷,今日回来如此早,可是有什么好消息么?”如空谷天籁,娇柔灵动的声音在杨浔身后响起,杨浔已经触摸到了鸟笼的手又放了下来,“蕤儿。”

    “妾身观王爷似乎轻松了许多,可是有什么好事么?”一身天水碧绫罗,摇曳的凤头钗金步摇斜插在高耸的三环飞天髻上,盈盈一礼之后,女子便站起身来,走了过来。

    “好事?现在还能有好事么?”杨浔自我解嘲的一咧嘴,“到底是好是还是坏事,反正也要有个定论了,日后的日子会是怎样,就不知道了。”

    “啊?”女子峨眉轻蹙,雪白莹润的粉靥多了几分惊讶,欲言又止。

    “淮右来使,要求王兄投降,淮右可保王兄和我们杨氏一族人性命。”杨浔寡淡的道,想到即将沦为阶下囚,此时再漂亮的美人在他面前都难以提起兴趣,哪怕是自己这位名满江都的小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