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一节 大善
    一连串的命令迅速下达下去,很快浍州城里便是蹄声橐橐,脚步急促。 .

    这关乎未来一段时间淮右的战略走向动作,不可轻忽,就算是江烽心中早有定计,也一样需要和自己的幕僚、臣吏、将士们进行沟通协商。

    长安那边可以不管,暂时还轮不到淮右这边来插手,淮右能做好的就是关注,真正到了有事的哪一天,估摸着像大梁、南阳、河东这些藩阀都该先有动作了,到时候淮右再来根据实情应对。

    “上次李遣萧俨来谈的条件,我未置可否,现在恐怕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意见了。”江烽高坐上首,目光如炬,“舍不得让濠州与我们,却让我们去替他们打庐州,这李倒是打得好主意,把我们淮右当成任他指挥的下属了,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自信,觉得自己魅力十足,谁都该听他安排指挥么?”

    堂下众将都是一阵大笑,杨堪嘴角也漾起一抹笑意:“君上之言甚是,敌人越是希望我们做的,我们就越是不能去做,越是不希望我们去做的,我们才要去做,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杨溥很危险了,和滁二州已失,仅存庐濠二州,而且濠州的驻军甚少,所以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请我们介入,可杨溥有开不出任何有价值的条件来。”

    “他能开的,我们自己取就可以了。”张挺抚摸着下颌,“李那边虽然攻势凶猛,但是庐州城坚墙厚,加上也有相当术法师退回了庐州,依托这些术法师协助防守,李那边估计要想攻下庐州也得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才行。”

    “万山,宣州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江烽转头问道。

    “徐知询逃入宣州之后,意图在宣州招募人马,但遭到了宣州此时李蔚的制止,现在徐知询几乎是被李蔚软禁,加上韩拔陵部也还有一部在宣州驻留,现在李蔚也是焦头烂额,根本无心也无力增援杨溥。”张万山立即回答道。

    “已经该退出历史舞台者,还恋栈不去,这不是在争夺别人嘴里的食儿么?徐知询还真以为宣州是他的领地不成?”江烽摇摇头,“蚁贼那边呢?”

    “秦权所部已经大部渡过了淮水,但是由于蚁贼军纪混乱,秦权要把各部整顿完毕,估计还需要一些时间,但一旦理顺,就不可预测了。”张万山回答道。

    “楚州的海陵军没有反应?”江烽随即问道。

    “海陵军还是在全面戒备,淮阴驻扎有一万人,临时进行了动员,估计有一万五千兵力,而楚州诸军加上屯军动员起来,有三万兵力,另外扬州这边有两军水军正在星夜沿着漕渠赶往海州,按照目前的态势,估计海州方面还是准备前期以坚守为主,等待李这边的主力大军解决了杨溥之后回师一战。”崔尚接上话道。

    “那白陵,你觉得蚁贼入侵楚扬的胜算有多大?”江烽沉吟着道。

    吴地战局已经趋于白热化复杂化,蚁贼,李,还有一旁虎视眈眈的越国钱元,加上一息尚存的杨溥和己方,这还没有算宣州这些边角余料,都有五方,秦权加上南线的韩拔陵,蚁贼兵力超过十万人,加上裹挟的流民,更是骇人,但是其核心军队的战斗力究竟如何,现在也无法判断,毕竟在淮北那边的战绩是难以作正常计算的,要看看他渡淮进入楚扬之后和海陵军打几仗后的情况才能说得清楚。

    “君上,现在局面复杂不好预判,但是以我个人浅见,蚁贼如果不太贪心,便可在楚州站稳脚跟,毕竟渡淮南下超过十万人,这相当惊人,但是如果秦权以为他可以一举拿下楚扬二州,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楚扬二州是吴地精华,而蚁贼名声太差,必定会激起楚扬二州士绅的全力反抗,这股力量不可小觑,这是在捍卫他们自己的身家性命,没有回旋余地。”

    崔尚的分析相当精准,也符合江烽的判断,尤其是扬州富庶,士绅商贾云集,财力雄厚,如果再肯拿一些钱财出来收买分化,说不定蚁贼中的人也会被腐蚀未可知。

    “越地那边有无动静?”作为一个主帅,江烽需要考虑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吴地局面使得各方都要插一脚,旧有势力不甘退出舞台,新进来的却要想抢最大的肥肉,你在自己抢的时候还得防着别人也伸手。

    钱元厉兵秣马,显然不可能只是当当看客那么简单,必定也有所图。

    只是吴地太大太肥,江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钱元伸手,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被让对方手伸到自己划定的潜在范围内来就行了,最好能让李、钱元和秦权他们来一场混战,自己在一边捡便宜最好。

    “还没有,但闽地那边据说有些动静,是否要越地和吴地这边的情况有关系,现在我们在闽地那边的情报体系还没有完善,所以还只能获得一些粗浅的情报,无法判断。”张万山沉声道。

    江烽都想得有些头疼了,闽地和越地之间的关系也相当复杂,王氏既与钱氏是姻亲,但是却又是潜在的对手,所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谁也说不清楚。

    这个时代藩阀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一日三变,而且鲜有顾及这些所谓姻亲关系,同室操戈兄弟阋墙父子反目的事情都屡屡发生,别说姻亲了。

    “君上,我觉得我们无需估计太多,我们干好我们自己的事情,按照我们自己的想法干就行了,总归要用实力来说话的。”杨堪觉得江烽考虑得太多了。

    “唔,七郎所言甚是啊,我太纠结了。”江烽吁了一口气,目光重新坚定起来,“颍州那边的情况我赞同王邈的观点,颍州不能让蔡州轻而易举拿下,更不能放任蔡州好整以暇的去攻略亳州,第二军、第三军驻颍上,水军第一军协助守颍上。”

    “是!”旁边的书记官飞速的记录着江烽下达的命令。

    “春来,你密召寇文礼来,某许他水军第三军指挥使,麾下兄弟整编为水军第三军,田春华任水军第三军副指挥使!等寇文礼来,某要和寇文礼单独一谈,既然入我淮右,便要守我淮右规矩!”

    “君上放心,寇文礼是个识大体之人,他在巢湖水匪中威信很高,定能镇住别有用心者。”田春来起身领命。

    “杨堪,张挺!”

    “末将在!”

    “你二人率第一军、第四军入濠州,十日之内拿下濠州!”

    “遵令!”

    “令,成德军、卢龙军即刻南返寿州!白陵,成德军、卢龙军立即进行整编,各组二军,所需士卒在三州后备军士中补足,为淮右第五军、第六军、第七军、第八军!”

    “喏!”

    一番命令下来,诸将皆已领命,但田春来却迟疑了一下,看在了江烽眼里。

    “春来,是不是还有什么要说?”

    “呃,君上,某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建议,但却不知道是否可以,所以迟疑。”田春来也知晓这位主君性格,没有遮掩什么。

    “哦?难道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么?说来听听。”江烽笑道。

    “濠州刺史杨勋,虽是杨氏族人,但却与杨溥一系无甚瓜葛,某与其尚算相善,此前姑且不论,某曾经写信联系过其人,但其却未回信,所以也就未曾禀报君上,但当下杨溥覆灭在即,某在想,或许某可以走一遭,看看能否有机会劝说于他,也可以免了濠州一番刀兵之苦。”

    濠州并无正式驻军,所有兵力都被杨溥抽调到了庐州抵抗李大军,所以濠州城中也只剩下本地团练军驻守,战斗力堪忧,田春来此时提出来也是有考虑。

    “唔,春来,之前他没有回信,那你现在去打算如何说服其人?”江烽倒是有些兴趣,虽说濠州一战可下,但能免动刀兵当然更好,就要看田春来的口才了。

    “那当然要看君上给属下什么条件了,另外某也打算以蚁贼渡淮,正在楚州肆虐,也许下一步就是荼毒濠州这一理由来游说其人。”田春来考虑了一下,“杨勋不是一个勇武之人,吾观其也无意为杨氏殉葬,若是能说服其主动投效,也算是他一大功劳。”

    杨堪忍不住调笑道:“春来兄,这寇文礼被你游说来投了,现在这濠州若是又被你给游说归顺,你说咱们这淮右军还怎么打仗啊?都说你是寿州仅次于老梅的武道高手,怎么我感觉你这三寸不烂之舌都快赶上苏秦张仪了呢?”

    一番话说得在座众将也是哈哈大笑,作为武将当然不畏战,但是若是能以不战而屈人之兵,那当然是最高境界,这种直接拿下濠州,既能避免损失,又能节省时间,可谓大善,无论是谁都是持欢迎态度的,尤其是在这种面临颍州还有不少战事的情况下,第一军和第四军少不了有大仗要打,自然是能避免就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