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节 纷起
    小院内一阵喁喁细语之后,一个轻盈细碎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爷,崔大人和郑大人以及张大人有紧急事务求见。”

    吴瑕这丫头这两年因为营养跟上,身体迅速抽条,一年下来就长高了不少,原本就有些青涩妩媚的小模样更是发育了许多,许静拉开房门之后,江烽已经整好衣冠,顺手捏了一把吴瑕的俏脸,“现在这种招人厌的事儿都让你来了?”

    吴瑕却没有半点羞涩,妩媚的娇靥上多了几分俏皮,自打明确了身份,吴瑕心里踏实了许多,“娘子身子不爽利,所以只有让奴婢来了。”

    “哦?”江烽讶然,“蕖娘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女人家身子不爽利嘛。”

    吴瑕很是羡慕这位爷对自家主子的关心,不过现在她很知足,蕖娘已经在爷面前说了让自己跟一辈子,言外之意不言而喻,也算是许下了,这位爷也没有明确反对,这也让吴瑕内心充满了喜悦。

    江烽出了门,看见蕖娘在院子里另一端的房门上望着自己,江烽点点头,给了对方一个放心的眼神。

    这就是现在江烽的生活。

    基本上晚间歇息,要么在鞠蕖那边,要么在许静这边,很有点儿齐人之福的味道。

    两女现在也很享受现下这种安宁,这是男人在娶正妻之前属于小妾的愉悦光景。

    本来鞠蕖和许静就很合得来,白日里鞠蕖练练功,偶尔跟随在江烽身畔护卫,而许静则风雨不变的去道藏所研习,这种时日到很有点儿夫唱妇随的生活。

    江烽踏出院门,哨塔上的岗哨目光投射了过来。

    两具黑魆魆的环状蜂窝重弩被两个支架架起,可以呈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这样两具蜂窝密集术法弩可以覆盖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区域。

    而且这种密集式的蜂窝弩,虽然在射程上不及大型重弩,但弩矢的稳定性和准确性却提升了不少,方圆三十丈之内,几乎是指哪儿打哪儿,只需绞动把手,长逾三尺,粗若手指的弩矢便会密集射出。

    道藏所甚至专门做过测试,可以在二十丈外的一扇门板上,一息之间射中二十八枚弩矢,而且弩矢箭簇都深入门板一寸有余,其威力可想而知。

    这也是江烽给出的理念构想,提出是否可以由某种术法机簧来带动一个密集安装的圆盘,如同蜂巢那样的装置,这个构想被提交到道藏所,引起了罗真的兴趣,最终罗真亲自操刀具体设计而成的。

    当然这种器械也有缺点,那就是填装弩矢不便,对术法之力消耗太大,一次射击之后就需要重新填装弩矢和给术法机簧灌注术法之力。

    这里不是浍州,而是寿州,江烽将光浍寿防御守捉使府设在了浍州,但是却将淮右宣抚使府设在了寿州。

    鉴于对吴地的战事发动在即,所以江烽也一直逗留在寿州,寿州也专门腾出了一幢大宅作为宣抚使府,而同样按照浍州格局,也一样设立单独小巷,哨塔,这并非怕死,而是需要。

    “主君,深夜打扰,委实有难以抉择的急事,所以……”

    崔尚的话尚未说完,江烽已经摆摆手,“好了,白陵,这会儿说这个没有意义了,走吧,我还能不明白你们的做派?是颍州那边还是吴地那边?”

    “从晚间开始我们就陆续收到几份急件,分别来自关中、吴地和颍州,所以……”张万山走在最后,马上回答道。

    “哦?关中,关中又出什么幺蛾子了?”颍州和吴地的军情不足为奇,但关中也有紧急军报传来,就让江烽有些好奇了。

    “关中传来消息,山南西道观风使杨文昌在仇池山一线大破吐蕃军,俘敌数万,已然攻下了成武二州,现在杨文昌大军已经攻入了秦州,西北震动,据说吐蕃已经遣使向杨文昌求和。”崔尚语气急促,显然也是意识到了关中已经面临着一个巨大变乱的节点。

    “什么?杨文昌出手了?”

    虽然只是匆匆去过一次长安,而且关中与淮右远隔千里,但江烽却从未忽略过关中。

    无他,关中乃是李唐所在,无论如何,李唐现在还在很多藩阀以及广大士绅民众心目中有着正朔的浓重印痕,谁也无法小觑这个正朔身份带来的巨大影响力,连给李唐正朔泼了一头狗血使其荣光黯然的朱梁在占尽优势之下都不敢轻言废唐,足见这里边的潜在影响。

    江烽其实很清楚,像河东甚至南阳、吴越这些藩阀,其实内心无比希望朱梁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拿下关中,废了李唐,到那时候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打起反梁的旗帜,借助为李唐复仇来俘获民心了。

    只可惜朱梁也不傻,哪怕关中有时候行为出格,甚至近乎于挑衅,朱梁可以不予理睬,甚至也可以适当的武力教训,但是绝不会去行那灭唐之举,那副作用太大了。

    但关中这块沃土,始终还是勾动不少人心神的。

    尤其是长安乃是中土第一大城,关中沃野八百里,积累无数精华,真正的王霸之基,要说没有人动心,那也是无人能信的,只是关键在于谁来撬掉盘踞在长安城的这帮蠡虫。

    江烽对长安城里那帮人也没有多少好感,这不是针对某个人某个家族,而是泛指整个长安城里的九大公卿家族。

    这些人不事稼穑,却养尊处优,还爱端着天唐正朔的架子指手画脚,真正有事的时候,有深怕血溅在自己身上,遇上大事便忙不迭的撇清,这如何能让天下人服气?

    不过再是对这帮人不满,但江烽也不希望关中就如此落到外人手中。

    江烽很清楚杨文昌不蠢,拿下成武二州貌似和关中关系不大,但是这意味着杨文昌的实力已经得到了急速的膨胀,甚至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料,而他的势力膨胀,使得他已经具备了有更大野心的基础。

    他当然不会去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但是却有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人,因为他们并不把自己视为这天下中的一份子。

    江烽担心的是党项人以及他们背后的那些杂胡。

    党项人不安分已久,而且在纠合了西北诸胡之后,实力大增,已经不满足于西北穷苦之地了。

    当初江烽之所以提醒长安,就是希望长安应当防范党项人,尤其是在一旁还有一个野心勃勃的杨氏,如果稍有应对不慎,可能就会引发大祸,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正在急速增加。

    党项人可不像中土汉人那么对李唐有很高的认可度和尊崇心理,对于他们这些边地野人来说,过更美好的日子,攫取更多的利益才是最现实的,为了利益,他们可以把战马这些战略物资卖给敌人。

    对于关中的肥沃膏腴,党项人早已经垂涎已久了,如果说再有人在其中撩拨或者作为内应,只怕那份野心就真的按捺不住了。

    吐蕃原本一直是一块平衡石。

    正因为与杨文昌和党项人一直不和而战事频发的吐蕃人的存在,所以关中局面就相当平稳。

    但现在这个平衡已经被打破了,吐蕃人大败,江烽敢肯定这里边肯定有党项人的功劳,而击败了吐蕃人,短时间吐蕃已经再难成为杨文昌和党项人的威胁,杨文昌和党项人便可以腾出手来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见江烽停住脚步,崔尚顿了一顿:“现在还没有更多的情报回来,但是仅凭现在我们了解到的消息,杨文昌的实力大增,如果秦州也落入杨文昌手中,那么整个关中西面到北面都是他的地盘了,加上正北面的党项人,关中局面就有些危险了。”

    江烽轻轻叹了一口气,关中这帮蠢人恐怕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他们太过于自负了,觉得没有人敢于挑战李唐正朔这个光环。

    连朱梁都不敢,谁还敢来触碰这块汉人的逆鳞?

    可他们忽略了党项人虽然易姓为李,但他们却不是汉人。

    长期在西北苦寒之地生活已经让他们对关中的繁华富庶充满了饥渴,或许他们未曾想过来占领这里,但是如果有机会来捞一把,塞满腰间革囊再北返,这难道不可以么?

    “关中危险了。”江烽摇摇头,但自己却对这一切无能为力,江烽甚至相信朱梁、南阳甚至河东说不定都不无恶意的看着这一幕,希望能有一些无视规则的家伙来折腾一番,唯独关中这些贵人们却看不见。

    “君上,关中虽然面临剧变,不过和我们关系却不大,呃,吴地那边战事也有变化,另外颍州王邈也送回来紧急公函,……”

    崔尚虽然也关注关中局面,但是最急切的还是关乎淮右自身利益的吴地和颍州局势变化。

    “该来的也该来了。”江烽没有问具体细节情况,但他知道拖了这么久,无论是吴地,还是颍州,都该迎来一波剧变了,“走吧,今晚我也没打算睡了,通知诸军的指挥使也一起来吧,议定就该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