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七节 见面礼,得手
    袁文榆并没有自己已经成为别人投效淮右的投名状目标,此时的他正意气风发,手中长矛驰骋如风,杀得对面的卢龙军小队节节败退。

    在他的带动下,整个横街的战局正在开始扭转,并进一步向有利于蔡州军方面的局面转化。

    罗邺和张寅都是沙场宿将了,面对自己麾下子弟兵被斩杀,他们表现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冷静沉着。

    二人都知道这种天境高手,尤其是在周围还有一大帮士卒护卫的情形下,一招若是不能让其重创,那么接下来再想要他的命就难了,所以罗邺也是打定主意,务求一击建功,为此不惜代价,而后的补刀将由张寅跟上,绝对不能让其逃脱。

    在最短时间内罗邺和张寅二人都完成了换装,除了兵刃无法换外,二人都已经变得和寻常卢龙军士卒一样,悄悄的扎入奋勇向前的兵流中,巧妙的潜行靠近。

    两个人都已经将自己的气息收敛起来,对付这种天境高手,一旦危机靠近,便会生出自然的气机感应,罗邺和张寅要做的是尽可能的缩短对手的反应时间,让其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十丈之外逼近到三丈之内,袁文榆正所向披靡,手中长矛犹如一条恶蛟,奔腾咆哮,不断撕开卢龙军的防线,又有两名卢龙军士卒葬身于矛尖之下,其中还有一名队正。

    虽然他们殊死抵抗,但是仍然无法抵挡这种级差太大的冲击。

    面对麾下的崩溃,罗邺却已经进入了心如止水的境界,他需要拿出自己的最高水准,最强实力,来一举击杀对方,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击溃对方的自信,打击对方的嚣张气焰。

    手中的鸳鸯刀一旦露出来,那也就意味着已经毫无遮掩了,寻常士卒包括一般的军官是不会使用这种特殊兵器的,而在战场上有资格使用非制式武器的,起码也应该是营指挥副使以上的武将,而一旦暴露,罗邺身上的气势就足以让任何人感到警惕。

    猛然踏进一步,罗邺双手掣刀,身体微微下沉,弓步前行,骤然加速,“嘿!”

    青色的光波在一瞬间就划破了整个空间,倏然提速的身体在那一刻刺破了阻挡在对手面前的任何阻挡,两名蔡州兵甚至连哼声的机会都没有便被荡开软耷耷的扑地而亡。

    袁文榆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危机毕竟,汗毛倒竖的他心中一紧,身体骤然旋转,手中黑钢长矛化为一团黑云,奋然迎向来袭的青波。

    袁文榆一紧觉察到了自己遭遇了伏击,此时后悔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之前袁无为就曾经提醒过众人,务必小心,不要逞勇斗狠当孤胆英雄,为将的责任不仅仅是一马当先身先士卒,更要有运筹帷幄坐镇指挥的责任意识,但自己似乎在这一次上有些唐突了。

    猝然间袁文榆的黑钢长矛难以发挥出最强威力,罗邺手中的长刀刺破黑幕,欺身直进,丹元中的玄气全力爆发释放,汹涌而出的元力灌注在长刀中刹那间就撕开了对手的防线。

    一连串细碎而密集的碰撞声在两人的身体交接一瞬间爆发出来,两人元力玄气崩发激荡起的罡风一下子就将周围的士卒卷荡开来,引起一阵惊呼喧哗。

    这个时候其他人的任何补救动作已经来不及了,场间只剩下两个,不,还有一个已经飞临至空中的主角在表演。

    袁文榆眼中闪过一道惊惶的光芒,他没想到来袭者武道水准竟然如此之高,甚至比自己还强一线,很显然敌人是有备而来,而且就是针对自己,只可恨自己却茫然不知,还在这里逞英雄。

    心中虽然慌乱,但是手上动作却半点没有停滞,左手脱矛,猛然一拍腰间符文袋,术法瞬间爆发,一具贴体而生的护元盾浮动而出,硬生生挡住了罗邺志在必得的一刀突刺。

    只是空中的扑击也已经莅临,刀锋带来的剧烈刀芒已然让头顶的发丝断裂。

    间不容发的歪头,长矛猛然向上斜担,借助肩部向上的猛然一担之力轰然向上冲起,硬生生与猛劈而至的长刀撞击在一起,巧妙的把这势不可挡的这一击斜担化掉。

    这恐怕是袁文榆有生以来最为惊险的一击,凶猛的撞击传递过来的元力冲击,也让他身体禁不住一歪。

    而此时袁文榆腰部柔滑而坚韧的力量让罗邺这一刀一滑而出,沿着对方的腰际闪过,剧烈的摩擦力发出嗤嗤的尖啸声。

    罗邺也没想到对手竟然会藏有一具宗师级别的护元盾,而且释放的如此之快,恰到好处的挡住了自己这致命一刀。

    单手持矛的袁文榆逃脱这一劫,猛然挥臂,长矛猛然由下向上猛拉,回旋一击。

    猝不及防之下,矛杆狠狠的重击在罗邺的右臂上,喀拉一声,臂骨当场断裂,剧痛之下,罗邺再也拿不住长刀,跌落在地。

    转瞬之间似乎局势逆转,但这却不是最终。

    罗邺一直蓄势以待的左手刀在这一刻终于爆发出来。

    这一刀无声无息的一掠而过,甚至没有带起半点气息。

    贴身而搏,一寸短便是一寸险。

    只有二尺长的短刀悄无声息的一闪而逝,剖过了袁文榆的腹间。

    只感到自己腹下一凉,就像是突然失去了一点儿什么,袁文榆感觉到自己骤然有些脱力,连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

    “不!绝不可能!”他挣扎着向后一跃,想要摆脱这种无力感,但却只能踉跄两步。

    从空中被震弹而且再度飞扑而至的张寅连续三刀荡起,挡开了红了眼猛扑而上的三名蔡州军军官,一把拉起右臂耷拉脸色煞白的罗邺,飞身一纵,逃过了合围而来的蔡州军。

    卢龙军这边也意识到了战局的转机,怒吼着疯狂涌上,又是一场乱战,更加血腥而惨烈,所有人都舍生忘死的挥刀挺枪,哪怕同归于尽,也要见个分晓!

    ****************************************************

    袁无为得知袁文榆丧命的消息时如中雷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怎么可能?

    而且是被不知道姓名的对手所杀,这简直不可能。

    此次北上的淮右军武将袁无为都清楚,梅况固然是小天位高手,但是对方需要主持水军确保淮右军退路,这一点上袁无为的判断还是准确的,梅况也不敢轻离水军,否则真的被蔡州军断了退路,那就麻烦大了。

    而其余几人,包括王邈、许子清等人,袁无为都很清楚,都不具备单枪匹马就能斩杀袁文榆的实力,而且这还是在战场上,袁文榆周围都有龙雀尾卫士保护,哪怕是梅况偷袭,也未必就能一击建功。

    但这种事情居然就发生了。

    当问清楚具体情况时,袁无为也是无言以对。

    早就告诫诸将不要贸然出战,尤其是这种乱战局面里,更要小心对手在无力改变大局的情况下用这种手段来偷袭建功,没想到这袁文榆真的还犯了如此低级错误。

    小觑对手不说,而且毫无防范,可以说是大意到了极点。

    但是袁无为也知道己方还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低估了卢龙军的战斗力,尤其是对卢龙军中的两个武将情况的不了解,这也是造成袁文榆丧命的重要原因。

    卢龙军一直在河朔三镇的最北方镇守,除了与沙陀人打生打死外,还与他们交锋的就只有吐谷浑人和契丹人了,但无论是沙陀人还是吐谷浑人、契丹人,蔡州和其打交道的机会都很少,而卢龙镇更是与蔡州素无往来,所以蔡州军方面除了知晓卢龙军这次南下的两部是刘守光一直欲待裁撤的两部外,其他了解并不多,对于二将也只是大略知道名字和出身,其他真实实力并不清楚。

    没想到这个失误却导致了如此大的问题,直接使得袁文榆为此丧命。

    想到这里,袁无为也是愁肠千转。

    汝阳八柱一直是家族着力培养的新锐力量,可以说这也是家族最为器重的新生代领军人物,但就是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前有赵榄,现在的袁文榆,竟然就在淮右军手中折损了两人,如果说赵榄还是外姓,但是和袁文榆就是实实在在的袁氏本家子了。

    袁无为不知道这个消息传回蔡州,家中族老们会如何着想。

    该死的淮右军,明知道颍州之局不可为,却依然不依不饶的行此手段,让颍州战局本来是大获全胜的结果,却演变成这般模样,再看看城内四处升腾的浓烟,四门内外四散奔逃的士民百姓,可以说淮右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哪怕他们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是却成功的让己方的胜利打了一个大折扣。

    这江烽难道是袁家命中的克星?每一次遭遇淮右,都会生出无数意想不到的变化出来,而且每每都能让蔡州难受许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