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二节 乱战
    城门楼两侧均安置有火龙炮和重型术法强弩,因为城门楼可能会是蔡州军重点进攻目标,所以这两处的安设就是以火力交叉方式来进行,既可以确保城门这一块的安全,同时因为向外推,也可以覆盖周边区域。

    无论是火龙炮还是重型术法强弩都是连同底座绞盘一起卸了下来,这也花了不少工夫,但这样的结果也使得这两种原本十分笨重不易转动方向的武器可以由士卒转动绞盘来实现一百八十度的方向移动,极大的提升了攻击能力。

    对这一点无论是颍州军还是徐州军都感到无比好奇。

    要知道他们不是没有重型弩炮,但就是因为这种角度调整极为麻烦,耗时耗力,所以极大的制约了战斗力,但现在淮右居然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所以当然想来搞个明白,但这却遭到了淮右的拒绝,这虽然并非术法原因,但是要加工这样一个绞盘底座却需要术法才能做到,所以当然要保持神秘。

    为此淮右军专门抽出了两都人马来负责守卫这两处安放的火龙炮和重型术法强弩,就是为了防止感化军窃密,若不是大战在即,恐怕感化军还真有可能强行来一窥究竟,虽然他们一窥之下也未必能弄得明白。

    “他们也是轮班在守卫?”鲁桐沉吟了一下。

    “回大人,是的,这帮淮右军,死脑筋,深怕别人偷了他们东西似的,警惕得紧。”

    鲁桐从城楼下向两翼看了一下,虽然已经天黑如漆,但城楼这一圈的火把甚多,楼上楼下仍然十分光亮,视线很好,他可以清楚看见城墙那边的动静,同样,城墙上士卒只要稍稍转头过来就能看见这边底下的情况。

    这是一个麻烦,但是却必须要解决。

    心念急转,鲁桐目光一转,一个手势示意,让对方靠近自己:“你马上去通知另外两个都的士卒立即到城门处集合。”

    “啊?”都头吃了一惊,不知道指挥使意欲何为。

    “本官获得消息,淮右军有阴谋,意欲谋夺城门,放淮右大军入城,就在今晚,我们必须马上解决这城墙上的淮右军!”

    鲁桐轻描淡写的解释让都头又惊又喜,惊的是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喜的是居然提前获悉,可以断然处置这帮淮右军,本来就看这帮把几样武器视若拱璧的淮右军不顺眼,能有此机会立功,当然求之不得。

    “是,属下马上去。”

    吩咐自己的副手立即通知部下开始紧急集结,自己则亲自去通知,城门上下的士兵立即开始如捅了蜂窝的马蜂一般动作起来。

    城门上下的剧烈动作立即引起了城墙上淮右军的注意。

    李汉生有些怀疑的观察着城门处颍州军的变化,这个时候照理说换班早就过了,但颍州军却在紧急集结,同时他还看到从附近军营中有兵士开始涌出来在整队集结。

    观察城外,还看不到蔡州军方面有什么异动,火把把四周照得如同白昼,论理蔡州军要夜袭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下半夜才是最佳时机才对。

    “大人,颍州军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他们得到了蔡州军要趁夜偷袭的消息?”吴长胜也感到很奇怪,“那他们怎么不通知我们戒备?”

    李汉生摇摇头,“不可能,若是有偷袭的消息,他们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你看那边,那是高阳部的徐州军,也没有任何动静,看样子倒是这边鲁桐部自己的动作,从军营里出来的人也都是鲁桐所部,咦,就这么点儿人?”

    的确,从军营出来的人军士数量不多,也就是一个营而已,正在集结向城门快速跑来。

    若是蔡州军夜袭,一个营能济得什么事?更何况连高阳部那边都没有通知,这就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难道鲁桐他们得到的消息精确到蔡州军只会进攻鲁桐所防御的区域,而不会去攻击高阳部防御的地段?那这也太荒谬了。

    一股子不安的感觉从李汉生身上涌起。

    他是老固始军了,从队正一步一步干到了现在的营指挥使,而给他当副手的吴长胜则是大梁来人,两人都经历了固始保卫战,也算是一起浴血奋战出来的交情。

    在来汝阴时,上边就专门交代过,一定要警惕,对任何人都要警惕,周围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敌人,哪怕现在是协防颍州,但是颍州军亦有可能下一刻变成敌人,务必要确保火龙炮和重型术法强弩秘密不外泄。

    其实要确保秘密并不难,那些粗重大件无所谓秘密,关键在于那几个关键要件,火龙炮的击发设置、绞盘底座和重型强弩的术法构件,一旦有变,只需要将火龙炮子猛击这些部位,就可以让其毁坏,让敌人一无所获。

    不过要说颍州军要对付自己一方,好像也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淮右军就在城南,这是在为颍州卖命,再怎么说,这几尊火龙炮和重型术法强弩也顶不上淮右军的助力吧?

    不过素来性子谨慎的李汉生还是示意让己方的兄弟戒备。

    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淮北本身和淮右也就说不上有多么深厚的渊源,合力对抗蔡州军也不过明知不是伴事急切相随罢了,真要有什么古怪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吴长胜也不敢怠慢立即就命令各都人马注意,自己也迅速到了城门楼的另一端。

    这也是两人的分工,各守一方。

    楼下的鲁桐倒不是很在意,虽然淮右军派了两都人马来守卫,但是区区两都人,自己亲卫不算,一个营的士卒,都是自己第九军的老部下,再有亲卫出手,可以说也就是一刻时间就能解决。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靠近高阳部那边的这一都人马,要想拿下还得要避免高阳部警觉,不过鲁桐也有算计。

    李汉生看着鲁桐亲自带着数百人马从城楼楼梯上来,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虽然觉得鲁桐要对己方不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是要对付自己,也不可能鲁桐亲自出马,一营人马就能灭了自己,但李汉生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鲁大人,这么晚匆匆而来,可是有什么急事?”一边示意自己麾下士兵先将置放在马面中的火龙炮和重型术法强弩围起来,李汉生一边迎上前去,警惕的问道。

    “是有些事情,那边我也需要去通知一下高大人。”鲁桐一挥手,两都士卒直接沿着城墙通过马面的后端,向远处高阳所部而去,显得很淡然。

    “哦?”李汉生心中一突,难道真的是蔡州兵要来夜袭?“可是蔡州军有动作?”

    鲁桐放慢脚步,瞥了一眼这淮右军派在城内的军官,这厮倒是相当警惕,一直保持着戒备状态,麾下士卒也是这般,一时间倒不好下手,当然,不是说解决不了,鲁桐得防着惊动那边高阳所部。

    但现在也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在看了一眼城门楼下远处,已经隐隐有了一些动静,显然蔡州兵已经依约而来,胜负就在此一举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鲁桐再回头看了两都士卒已经到位,然后这才宏声道:“不是蔡州兵有问题,而是你们淮右军有问题,给我杀!”

    话音刚落,鲁桐长刀飞扬,直袭李汉生。

    饶是李汉生心中警惕,但是武道水准的巨大差距让他根本没有可能躲避开鲁桐这一刀。

    长刀荡起一层光浪,径直从李汉生整个肩头疲入,惨叫声中,血浪冲天,紧随鲁桐身后的亲卫也立即发动,直接闯入淮右军中,而作势的两都士卒也反身猛扑过来,如滚汤沃雪一般席卷这一都淮右军。

    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大乱,虽然早有预案,但是当真正发现敌人是颍州兵时,淮右军还是无法接受。

    但是再无法接受,也只有面对,好在马面的范围并不大,一百士卒虽然不多,却死死在前面构筑了一道防线,只是这道防线在鲁桐及其亲卫面前如同一片窗纸,一捅即破。

    一场屠杀就此展开,几具火龙炮和术法强弩刚来得及燃起火,淮右军一都士卒便几乎在席卷而来的陌刀长矛中当场丧命,而与此同时在城门楼的另一端,吴长胜率领的另一都同样遭到了颍州军的突袭。

    巨大的兵力劣势和猝然的袭击让吴长胜所率的一都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除了能点燃几处火龙炮和强弩外,吴长胜只能悲哀的看着自己的士卒在对方疯狂的屠刀下迅速化为一具具尸体。

    当吴长胜和另外两名士卒纵身跳下城墙之后,城墙上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而与此同时,一片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也已经抵达了城门外,伴随着城门吊桥的放下,黑压压的蔡州军已经鱼贯而入,而这个时候,鲁桐已经率领着自己的亲卫和一营士卒沿着城墙,向北面的高阳部悄然发动袭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