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一十七节 暗手
    面对尚云流的这般表示,顾华无言以对。

    节度使府那边不愿意见到下边的大军头们实力太大,哪怕梁赞是颍亳这边的屏障,他们仍然希望削弱其实力,也许背后支招让鲁桐出手就是其中一环,现在让梁赞最精锐的这一部消耗也是一环,但顾华却无力反对。

    这种举措一直在进行,只不过军头们的对抗手段就是不断的招募兵士来充实,就像梁赞重新扩建了他自己的牙军一样。

    也只能扛过去再说了,只要不彻底崩盘,总还有机会恢复过来,顾华相信梁赞会在第一时间给自己补充士卒,他已经去信城里向梁赞如实讲述了自己面临的困境。

    让顾华迷惑不解的是为什么蔡州军会如此精准而执着的选择自己营寨作为进攻点,而且几乎是不惜代价。

    若是论战斗力,他不认为尚云流率领的诸部就比自己强,以蔡州军的战斗力,他们完全可以选择几个点作为突破,同样,也可以选择城南淮右军诸部。

    但是他得到的消息是城南淮右军却没有遭到进攻,甚至连袭扰都没有。

    这让顾华差一点就要觉得这是不是蔡州军和淮右联手做的局,如果不是界牌河岸一战淮右军给蔡州军的一战太过惨烈以及淮右和蔡州实在没有什么共同利益的话。

    但眼下顾华却只能咬着牙关熬下去。

    **********************************************************

    “这厮,真以为颍亳就是梁赞的地盘了?”尚云流轻蔑的将顾华的求援信丢在书案上,不屑一顾的道:“这都是被惯出来的,看看蚁贼在颍亳荼毒成什么样子?梁赞他们和蚁贼正面交锋过几次?白白养了这么多军队,却不敢上阵打仗?你说主君要着这些军队干什么?这才刚打第二天,求援信就来了,而且隔两个时辰就来一封,我都替他脸红!干不了就趁早向主君辞任这个颍亳团练使,让能干的人来干!”

    尚云流的话也引来堂下诸将的一番笑声。

    有大胆的将领也已经顺着尚云流的话接上:“大人说的是,蚁贼只是掳掠财货,他们可以避,可这蔡州军是要夺颍州,他们就避不了啦,否则根基一丢,他们就只能灰溜溜的回徐州养老了,当然不愿意,可要打仗就得要死人,就有损耗,他们当然希望我们去替他们打前站了,这种事情谁都想得到。”

    “哼,做梦!真把别人都当傻子了?”尚云流撇撇嘴,“梁赞不是对鲁桐很不满意么?干脆就把鲁桐两军给派出来主动出击嘛,这样也可以减轻顾华的压力,一举两得啊。”

    “呵呵,大人,梁大人恐怕是有考虑的,先消耗咱们这些外来户的,再来消耗不听话的下属,这有先后顺序的,毕竟鲁桐不听话,只要鲁桐服软,接受安排,他也可以重新夺回主动权的,可咱们这些人就是不用白不用了。”另外一名将领接上话。

    尚云流丝毫不忌讳这些话语传到梁赞耳朵里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梁赞不待见他,他也一样不太买梁赞的帐。

    原本节度使有令是他作为负责整个颍亳战场的指挥权,因为他手中率领的军队数量最多,但是梁赞却仗恃着他是地头蛇,而且辎重补给都掌握在他手中,不断指手画脚,不肯服从他的安排。

    原本他是希望梁赞将除了他作为颍亳团练使的亲领牙军之外的三军都派出城外,配合自己主动防御,但梁赞却不肯,只愿意让顾华和鲁桐轮流到城外防守,而要把所有来援军队派到城外防御。

    这也让梁赞和尚云流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反倒是作为友军的淮右军也很爽快了同意依托外城在南部进行防守的意见,大概也是不愿意让淮北方面插手干预淮右军的战事指挥权。

    经过几番争吵之后,尚云流才与梁赞达成妥协。

    梁赞同意了尚云流将林丰和高阳所部主力带出城外进行防御,但始终保持让林丰和高阳一人带领一部力量在城中驻守,算是一个平衡。

    “不过大人,蔡州军的确也有些古怪,似乎是看出了顾华部有些势单力薄,全力对顾华部发起攻击,以属下的观察,恐怕顾华部损失不小,这样下去,最多三日,顾华部就得要崩溃啊。”林丰没有像其他将领那样哂笑,而是很委婉的提醒着尚云流。

    尚云流这个家伙性格暴躁,刚愎自用,典型的顺毛驴,你要不顺着他的话头来说,铁定翻脸。

    但这样下去顾华所部如果真的撑不住崩了,对城外北面防线显然也是一个威胁,更不用说梁赞驻守城中掌握这诸军的补给,肯定会不依不饶,又要生出不小的幺蛾子来。

    林丰不是尚云流的嫡系,要和梁赞没太多的纠葛,所以他不得不从公允的角度来替顾华说说话,这是从大局出发,他不愿意见到这一战这么快内部就出问题了,那就真没法打下去了。

    虽然觉得林丰的话很不顺耳,但是尚云流也知道林丰不是自己可以随便打压训斥的小角色,勉强压住内心的火气,“依你之见呢?”

    见尚云流脸色不虞,林丰也觉得头疼,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暴君,与其弟在指挥艺术上简直有如天壤之别,“大人,某的意思是让顾华再撑一天,某观其求援也并非作伪叫苦,到时候我们可以派出一部主动出击,帮助其分担压力。另外,看大人是否可以通报一下城南方向,让淮右军也出兵帮忙分担一下,……”

    尚云流轻哼了一声,似乎是在斟酌这林丰的提议。

    林丰的建议很委婉,没有伤及他的自尊和面子,这让他心情稍微好一点。

    这一次来颍州,除了一个亲兵营外,尚云流没有带自己本部兵马,而是临时从下邳和萧县抽调而来的别部兵马,加之林丰和高阳都不是寻常角色,所以这也让他在指挥上有些别扭,但却不得不考虑这二人的态度。

    “也罢,某就派人去督促淮右出兵分散牵制蔡州军,这边,嗯,林将军既然你觉得顾华所部需要增援,那明日午后,由你带本部出兵发起进攻袭扰,帮顾华分担一下吧,具体方略,你马上下去做一个文案交到我这里来。”

    早就意识到这家伙会这么安排,林丰也不在意,他带了三军前来,都是自己亲自训练出来的精锐,并不惧于一战。

    而且他也很清楚,自己这一趟来,若是一战都不打,本身也说不过去,节度使府那边也不会答应,自己也在谋求能更进一步,也需要梁赞日后为自己说说话,所以他也有心理准备。

    “谨遵大人命令,明日某午后会亲自出战,就请大人替某掠阵。”

    林丰恭敬的一行礼,礼节上做得完美无缺,让本来还想找茬儿好好挖苦一反对方的尚云流也只得悻悻作罢,人家都这般识趣了,若是自己还不依不饶,也就显得自己心胸太狭窄了。

    ********************************************************

    汝阴城中西南坊市区中。

    这一片是汝阴城中豪门望族和官吏们聚居区域,连街巷都是以某家某姓命名,哪怕是外来官吏也都会想方设法在这一片买上一处宅院,以期能最快的融入到颍州大姓望族们中去,赢得他们的认可。

    而商贾们也都往往喜欢紧挨着这一区域修造宅院,如果能够在和这一区域居住的士绅们联姻,那就是他们最大的愿望了。

    大井巷巷口有一个小亭,小亭内一口六边形井口的大井,据说该井凿于东汉,距今已经近千年了,因此这条街巷得名大井巷。

    巷中有一处青砖碧瓦白墙的宅院,宽阔的院门外两具雄壮的石狮,大门紧闭。

    如果沿着大门通过两进院落,就可以看到这座院落背后还有一个复式夹层的小院,通过夹墙复壁进入,但是如果单从外边查看却是半点端倪都看不出来,这也是大户人家们的做派,以防一旦遭遇盗匪入侵,可以通过夹墙复壁逃入小院,在通过内里的地道藏匿或者逃生。

    在夹墙复壁的接口处有一个不算很高的哨塔,但是视线却能很好的覆盖整个小院,确保小院周围的视野安全。

    几骑健马沿着小巷疾驰而来,刚到院落门上,旁边耳门已经打开,迎出来的两名侍从结果从马上跳下来的武将,正欲说话,却被武将眼神严厉制止,吞了回去,赶紧迎候着武将入了耳门,耳门迅疾关闭。

    一行人一直走入第二进院落里,武将的目光才稍稍偏移了一下,旁边的侍从小声道:“大人,他们是一早到的,当时属下来不及通报,而且您在团练使那边,属下也不敢打扰,所以就请他们等着,……”

    武将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脚步也顿了顿,但最终还是一蹬脚,悍然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