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零三节 杀招中的杀招
    长戟如龙,带起浩荡之气,紧随那游动的金属长链而至。

    这也是袁无畏的特意选择。

    那金属长链那是蔡州道藏室的另一杰作。

    混合了厚土和乌锥银的特质术法材质打造出了这一具天河链,这具天河链兼具金土两性术法特性,尤其是厚土占据了重要分量,道藏室更是用土性术法符箓来进行催动,这样也就免去了武将无法使用玄神催发的难处。

    同时乌锥银乃是产于乌蒙山区的特质银矿冶炼而出,具有浮空而行的特性,且具有极好的法性容纳能力,最适合用于制作术法器具,这样一来将土行术法注入其中,便可成为一具特质术法器具。

    蔡州术法宗师何友培用了一年时间打造出这样一具术法武器,就是用于蔡州武将能在关键时刻发出这一招杀手锏,务求一击建功。

    现在袁无畏终于将其祭了出来。

    单单靠这具术法武器袁无畏也还是没有多少把握,那蚀骨根须虫何等厉害,但是在梅况小天位之威的强势之下已然灰飞烟灭,若是妄想以一具术法武器就要解决一个小天位强者,袁无畏也未作如此奢望,但是如果加上了自己的全力一击,这份不可能也许就会变成可能。

    浮空而动的天河链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围绕着梅况的发出的攻击之势也越来越凌厉。

    不断盘旋游动,不时探入,每一环金属链条都有着不同的功效,尤其是那些充满空洞的链条,更是让梅况充满了警惕。

    绿沉剑再度出击,但是每一击都只能让这根金属链条的速度加快几分,这种吸收对手攻击之力来促进自身加速的特性也让梅况颇为骇然,这种术法武器表现出来的威力再度超出了梅况的预估。

    “叮!”

    天河链的尾部突然断裂了一环,陡然加速直袭梅况面门,与此同时也已经捕捉到了这个机会的袁无为猛然发力加速,在空中舞动长戟,怒啸长空,“击楫中流!”

    梅况觉察到了危机的来临。

    这个造型独特的术法金属链是他第一次遭遇,以前不是没有遇上过术法武器,但是以前的术法武器都几乎是功能单一的攻击性术法武器,但是这条术法金属链却不一样。

    不但有多环,而且每个金属环上都有不同的攻击效果,虽然尚未窥其全貌,但是梅况知道既然袁无畏一直等候这个机会,自然有所仗恃,若是没有点儿新鲜玩意儿,那袁无畏也就别玩了,直接是来送死了。

    当袁无畏的铁戟气势提到了极致呼啸而来时,天河链再度异变。

    “嘣!嘣!”两声,天河链断成了三段,一段陡然下袭,直袭梅况腰腹之下,另外一段则盘旋缠绕,围着梅况头部疯狂飞行,几枚金属环中钢针绽射,符文光芒流动,显然是已然发动了术法攻击!

    最后一段最短,只有两三环,但是却速度最快,绕行到了梅况的背后,骤然落地,直入地面。

    梅况面色微微一变,身体陡然浮空,绿沉剑剑气千重,迎上了扑面而来的袁无畏,但是另一只手却已经是横握成拳,嘿然发声!

    围绕梅况头部飞行的那一段天河链几乎是一眨眼间,就被梅况硬生生一拳击中。

    就像是丧失了一切力道,这一段天河链横飞而出,直飞出三丈之外,才重重的撞入地面,消失不见。

    但是梅况不是没有付出代价,三具已经幻化出了真身的巴蛇张开的大嘴咬中了他的胳膊,虽然被其一拳击碎了术法之力,但是那术法之力的反噬却仍然通过三枚大蛇的一咬传递到了身体中,直接闯入了他的经脉中。

    与此同时两枚追脉针也刺入了梅况的手中,瞬间窜入了梅况经脉中,化为一抹暗劲潜入。

    术法宗师的玄神之力非常人可以承受的,尤其是以这种方式释放,哪怕是梅况贵为小天位强者,依然在这一瞬间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伤害。

    连续催动元力玄气,仍然未能彻底消减掉这一术法攻击,一抹红晕在梅况的而后沿着颈项蔓延。

    而此时袁无畏的铁戟也携带着无匹的气浪袭至,在那临近的一瞬间戟锋幻化为十二枚攻击锋。

    暗黑色的锋芒在空中形成三道弧形的攻击面,每一道攻击面中的攻击锋两明两暗,交织幻动。

    “嘶嘶”作响的是锋面快速突破空气壁障时发出的剧烈摩擦声,让人毛骨悚然。

    “星河万千!”

    绿沉剑悍然迎上,青波荡漾,淡青色的光浪层层叠叠,如同一枚冉冉升起的青色太阳,毫不畏惧的撞上了那十二枚攻击锋。

    “喀拉!”

    一声碎响,光圈陨碎,但是攻击锋却一样止步于前,梅况脸上红晕更甚,那一段直袭腹下的天河链,被他提膝硬撼,凶猛的术法攻击力再度从膝下经脉中闯入,但是却被他硬生生压制。

    而后从背后袭至的那一枚落地天河链却陡然发作,一头凶猛无匹的暗黄色土性巨虎从地面涌起,云生雾起,猛然一口,吞噬掉他整个左腿膝盖以下的部位。

    梅况整个足部就像是笼罩在一层模糊的暗黄云雾当中,那虎头状的幻象狰狞扭曲,不断变化着形象,似乎是在吞噬着什么,又像是在消化着什么。

    这一刻,强烈的吞噬力将梅况体内的元力玄气几乎要吸空,一阵虚脱感让梅况骇然。

    下意识的梅况运足全力发动了元力护盾,强劲的护盾之力沿着身体经脉向左足突发冲击!

    但是那足部的吞噬粘稠之力却是恁地顽固,硬生生的顶住了梅况悍然发动的护盾之力冲撞,形成了僵持局面。

    梅况虽然已经估料到袁无畏发动的术法武器非同凡响,但是却没有想到如此诡奇,如此厉害。

    天河链一断为三,一招比一招凶狠,前两者也就罢了,但是这后面最后一环不经意的入地一击,竟然陡然发动了宗师级别的土系术法地虎噬!

    这才是真正的杀招中的杀招,来自宗师级别的暗藏术法,隐匿在天河链这道术法武器之中的超级术法,哪怕是小天位强者,在这种宗师级别的术法面前,一旦应对失措,也要付出代价!

    这一噬之力极为狂暴霸道,几乎将梅况的左足部彻底消熔,那种虚无感让梅况小天位的元力玄气形成的护盾都被侵蚀,他甚至能清晰感觉到自己元力玄气的溶蚀带来的空洞感。

    “嘿!”

    梅况双足连续踏动,凶猛的小天位之力连环涌出,向着地面撞击,每一踏,直入泥地两尺,然后向前踢出。

    斗大的泥团混合着凶猛的力道与术法之力撞击交错,形成一个巨大的模糊漩涡,甚至让整个空间都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梅况,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袁无畏声音变得有些嘶哑,戟锋狂抡,身体也悍然扑上,长戟幻化为双戟,在近距离一口气刺出了三十二戟,与此同时,身体也全面与梅况相接,肘、膝、肩连续发动冲击,誓要在这一击之下见分晓。

    梅况目光骤然变得阴冷下来,身体奇异的扭动起来,宛如一个漂浮在水中的水草,袁无畏的每一击似乎都击中了他的身体,但似乎又都没能发上力,就这样诡异的迎合在了一起。

    “噼!噼!啪!啪!”

    一连串细碎的响声在二人身体交接处次第响起,两人的身体倏分倏合,迅如闪电,让人眼花缭乱。

    终于,两道人影都踉跄着分开,然后站定,遥遥相望。

    梅况淡淡的目光落在袁无畏身上,然后垂下目光,用手指弹了弹自己的衣襟,微微笑了起来。

    “有点儿意思,我自踏入小天位,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吃瘪,不错,袁无畏,这一次你设计得很精妙,这道金属链我虽然不知其名,嗯,但应该是你们蔡州术法宗师吴桐的拿手杰作吧?差一点就让你得手了,不过你好像太小觑这小天位的分量了,真以为这术法之力就可以逆天改命?武道天穹之浩瀚,又岂是区区术法之力能改变的?”

    袁无畏目光也在梅况身上逡巡游弋,似乎要从对方的态度上窥探出一些什么来。

    但他最终失望了。

    梅况并没有掩饰什么。

    没错,天河链、蚀骨根须虫,乃至自己的铁戟都给梅况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尤其是天河链入地那一环发动的地系术法地虎噬,更是蔡州道藏室三大术法宗师之一吴桐的杰作,给梅况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但是小天位就是小天位,哪怕术法之力再是凶悍,仍然难以打破这个壁障,给梅况造成的伤害难以起到致命的效果,哪怕是叠加了自己铁戟的攻击锋,仍然未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反倒是梅况的绿沉剑最后的遥空一击,却让自己的心脉受到了重创,这个时候袁无畏才深刻认识到自己和小天位强者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巨大,饶是自己费尽了心思,也引得对方入了彀,仍然无法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