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零二节 小天位之威!
    十几枚铁蒺藜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并不算密集,但是却很完整的包围网,但若是仅仅是十来枚铁蒺藜,那要想困住已入小天位的梅况,无疑是痴人说梦。

    袁无畏当然不痴,他等的就是那一刻机会。

    铁蒺藜在空中散落下来,吸引了周围无数人的目光。

    谁都知道这十几枚铁蒺藜有古怪,但是面对一个小天位高手,这种古怪能起到多大作用,实在令人好奇。

    而且看袁无畏的架势,显然不是想要借铁蒺藜来阻拦梅况自己好借机逃遁那么简单,而是要借此机会有所图谋,这就更扣人心弦了。

    梅况眼神锐利,身体半浮在空中,衣袂飘飘,宛然若仙,闲适悠然的气质让他平添了几分儒雅之气。

    只是他手中那枚青绿色的长剑中透出的丝丝血性和杀意,偶尔有一滴血水落下,浸入下方的泥土中,提醒着人们,围堵他的蔡州铁骑和龙雀尾起码有二十余人为此付出了性命的代价。

    铁蒺藜终于在最后一刻完成了包围网的构筑,绽放开来。

    这是蔡州术法道藏室的精心杰作,所有的蒺藜这都是用镂空铁皮制造,上有无数孔洞,然后特殊的蜜蜡封住起来,待到发动时,用元力丹气催发解封,让铁蒺藜中封住已久的种子突然见风生长。

    这种见风长的种子也是来自苗疆,经过了蔡州道藏室的精心培育才催发出这种效用。

    只见每一枚铁蒺藜中如同幻象一般,生出无数根须状的触角,几息之间就长出了长达三尺的根须,而且其生长速度还在不断提速,有增无减,仅仅是人们眨眼之间,似乎又长长了一尺。

    触须有若有生命和触觉一般,密密麻麻的相互交织,迅速形成了一道密织的天罗地网,向着袁无畏包围而来。

    梅况鼻腔中轻轻冷哼一声,作为他这个段位的高手,自然对术法不陌生。

    这显然是一种混合型的术法,但是以木性术法为主,选择了一些具有特殊功能的植物,通过木性术法来进行培育,促成其最特长的功效发挥到极致,已达到杀伤敌人的效果。

    不过在自己的绿沉剑下,哪怕是百炼精钢织成的网络,都得要化为渣滓!

    他唯一可虞的就是袁无畏当然不会在一旁旁观,随之而来的杀手应该在袁无畏身上,哪怕是袁无畏催发武力到极致,梅况也不惧,倒是其如果借势发动某些术法武器,倒需要慎重应对,免得阴沟里翻船。

    剑气如霜。

    一刹那间,梅况就将手中绿沉剑气催发到极致,三十三剑势化为一百零八剑,方圆三丈之内都能感受到逼人心魄的剑气杀意。

    周遭的莎草尽皆伏地折断,甚至几匹邻近的战马也都受到了波及,惨嘶连连。

    万千重根须在这连续一百零八剑的横扫之下,顿时化为无数断须,纷纷扬扬在空中飘落,连梅况都没想到自己这剑势之下,看似来势汹汹的根须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但放松之心尚未生,飘浮在空中的断裂短须便异变陡生。

    这些断须有若活物,不断继续自动生长,虽然生长的速度没有未被剑势扫断之前那么恐怖,但是仍然极为骇人,几息之间就已经翻倍,而且他们并不落地,就这样飘浮在空中,摇摇荡荡,一旦接触到其他须根,便迅速或交织,或连接,仍然按照其既定的包围网态势发展,完全超出了正常人想象的范围。

    “嘿!”

    意识到麻烦的梅况忍不住皱眉,再度催发剑势。

    剑气扬威,周遭的根须再断,但是情势却不变,依然如故,这些根须依然如有思考的活物生长一般,而且其密集程度更甚。

    蓄势待发的袁无畏忍不住轻声冷笑。

    淮右道藏所屡有杀招出现,让蔡州也是大为警惕,他们愈来愈意识到术法一道在战争中的威力妙用。

    蔡州道藏室的根基尚可,但是由于武道一脉的强势,所以蔡州道藏室的发展并不显眼,一直到浍州道藏所以龙角催发水性术法冲垮了河堤导致了汶港栅一战的失利,这才让蔡州方面开始把注意力放在术法一脉上。

    但是蔡州方面也清楚要想和周遭那些强藩们比拼术法一道,无论是基础还是渊源亦或是财力支持上,蔡州都有很大差距,所以蔡州道藏室只能择一两门偏门来着重发展以求突破,而且还真的取得了一些成果。

    眼前这蚀骨根须虫便是其中杰作之一。

    这种蚀骨根须虫乃是用近水千节鞭竹与依靠吞吃鞭竹为生的竹节虫混合体采用木性术法培育而出的玩意儿。

    竹节虫与千节鞭竹几乎是共生体,类似于藏边虫草,死后也依附在千节鞭竹上,久而久之,便能形成那种虫竹一体的奇观。

    现在蔡州道藏室将这种虫竹一体的植物用术法催发培育,然后择其生长极为迅速的根须来作为母体,以烈性药液浸泡,最后让其生长潜力受到压制,密封于蒺藜中,待到封禁解开,受到空气感染,便会迅猛生长,其根须上有着极为浓烈的腐蚀法力,不但能吞噬元力玄气,而且能对人的肌体伤害极大。

    梅况虽然是小天位的强者,但是在面对这种自然生长的术法植物时依然无解,这种断复生的超级术法植物若是没有腐蚀吞噬能力,那也就罢了,生长到一定程度自然就作罢,但是一旦缠上了某个目标,其天生的吞噬腐蚀能力便会充分展示出来,一直要到将目标身体的元力玄气和肌体吞噬腐蚀干净,方才作罢。

    面对越来越密集枝蔓纠缠上来的蚀骨根须虫,梅况也感到有些棘手。

    连续不断的催动剑式却未能达到预期目标,而且这越来越繁复的根须密密麻麻,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厚实的根须屏障,到后面几剑发出,竟然有一种剑入泥潭的粘稠感,其附着在上的力量也越来越重,那种腐蚀吞噬能力也渐渐开始体现出来。

    哪怕梅况明知道躲藏于一旁的袁无畏肯定还有杀招,但是他此时也不得不正视眼前这密集的根须虫带来的威胁了,这种奇异的术法植物一旦沾身,只怕还真的不好处置。

    当袁无为见到梅况猛然收剑时就知道对方是要放手一搏了,他从未指望这蚀骨根须虫能让一个小天位高手束手就擒,小天位高手还没有那么无能和廉价,他只是要借助蚀骨根须虫来缠住梅况,让其分心,以便于自己发动杀招。

    梅况倏然踏步前行,让自己的身体全方位的接触到那如波浪般浮动的根须,刹那间便是数千数万根触须缠绕在了梅况的身上,就像是一头拥有无数触须的吸血章鱼,要将梅况吞噬销蚀。

    袁无畏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来不及多想,猛然一拍腰间盘囊,一条土黄色的金属长链从盘囊中如同一条鲜活的游蛇,倏地滑了出来。

    “咦?!”

    在发动元力震动的那一瞬间梅况就发现了袁无畏的举动,他当然清楚袁无畏不会这么简单。

    这条浮空而起的金属长链长达一丈,粗若筷头,但土黄色的链身多达数十段,每一段上都附有各种倒刺、孔眼、符文、花纹等物事,一看就不是等闲之物。

    只是惊讶归惊讶,梅况的动作却没有半点停滞,挺身而入根须包围中,一瞬间梅况就感觉到了来自全身各处的刺痛。

    一息之间,万千根须便将梅况身上的衣物腐蚀成为渔网一般,根须触角更是死死附着于梅况的肌体之上,猛力扭动起来,就像是要将梅况身上的所有精血吸附吞噬干净。

    双手微微由内向外一扩,眼中精芒爆射,一抹赤红色从颈项沿着下颌向额际猛然一闪而逝,梅况双足顿地,轰然一踏,怒啸冲天!

    “碎!”

    由内而外爆发而出的元力玄气,层层叠叠,如同地震,轰然爆射而出。

    原本吸附在梅况身体上的根须触角一瞬间就被震得粉碎,但是这一重接一重的力道却未停息,仍然如爆竹般不断噼啪绽响,次第向外爆发。

    接触到梅况身体周围三尺之内的所有蚀骨根须虫就在这几息之间竟然被梅况这凶猛的连续暴击全身震成了粉末,纷纷扬扬的飘散下来,归于尘埃。

    这便是小天位之威?!

    居然将这坚韧无比的蚀骨根须虫震碎成粉末,让其竟然无法再生复活?

    骇然中袁无畏却已经无暇多想,伴随着那土黄色金属长链的升空浮动,犹如一条灵蛇,游走浮空,向着梅况而去,他手中却持握一枚暗棕色的术符,深深吸了一口气,狠狠的插入泥地中,然后猛然向地面一拳击下,术符遁入泥地中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袁无畏才又将斜插在背上的长戟重新取下,左足前踏,摆出一个进攻姿势,左右环顾一挥,轰然冲天而起,“梅况!纳命来!”

    “梅某命在这里,就怕你无命来拿!”梅况哂笑,狂傲之气勃发,“袁无畏,今日你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