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零一节 穷寇
    袁无畏很清楚,这是迫在眉睫的现实危险!

    尤其是对已经有些丧失了战意的己方来说,更为危险!

    现在己方士卒无心一战,只想能逃脱劫难,如果梅况和成德军的首领能组织起哪怕二三十人武道高手尾随而来,只怕都能给自己一方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要尽量避免这种情形的出现,最大限度的为这支蔡州骑军多保留几分元气。

    想通了这个道理,袁无畏便不再纠结和懊悔,一边命令自己的副将带领残余的普通骑兵撤离,自己也点了十余名在武道水准上较强的武者呈一道半弧形留在了后面,并迅速将这个意思传递给了袁文樑。

    袁文樑立即反应了过来。

    此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袁无畏在心思慎密和考虑问题的长远上要比自己更强,家族中对袁无畏的看重,让其领军并非无因。

    此次战败也绝非袁无畏的责任,甚至可以说非战之罪。

    谁都未曾想到淮右水军的实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远远超出了想象。

    火龙炮的突出奇兵,对整个阵型的破坏性,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术法强弩的超强威力,杀伤力的巨大,甚至颠覆了袁无畏和袁文樑的想象。

    战后蔡州军方面曾经估算过,火龙炮给两翼骑兵造成的损失顶多不过三四百骑,但是当两翼骑兵阵型队形被彻底打乱之后,随后登场的术法强弩的密集攒射直接让超过两千名的骑兵丧失了战斗力!

    他们或直接被射杀,或者在混乱拥挤中被踩踏挤压伤亡,或者就彻底丧失了斗志再向后逃亡中相互争夺逃命之路互杀而亡,总而言之,其造成的损害程度几近于火龙炮直接造成的损害十倍!

    这不能怪袁无畏和袁文樑指挥失当,谁也想不到淮右水军竟然如此厉害若斯,居然可以直接从水面上进行扫射,如果是寻常箭弩也就罢了,哪怕是术法强弩他们也能接受,但是像这种火龙炮,以及还有射程竟然变态的达到了四百步之遥的重型术法床弩也被敌人搬到了兵船上,这就真的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之前寿州水军的实力他们不是不清楚,蔡州在寿州的细作斥候虽然说不上多强,但是对寿州水军的基本情况还是知晓的,而且当初寿州方面对防谍上也并不重视,所以寿州水军实力早就被外界所知晓。

    但袁无畏和袁文樑怎么也没有想到寿州水军摇身一变成为淮右水军之后竟然有如此巨变,变得超乎想象的强大。

    尤其是像火龙炮和重型术法床弩这种超级大杀器,居然可以从船上发射,这种超出了预想的袭击带来的失败实在是非战之罪。

    蔡州骑军终于溃败了,袁无畏纵有天纵之才也难以扭转这种局面,被彻底打垮了战斗意志的军队是难以在这种局面下扳回来的,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能够保持着撤退的节奏,不至于被敌人趁势反扑,但这个结果都未必能实现。

    蔡州军此次来袭全数是骑军,而幸运的是还有三个营的骑军因为在于成德骑军绞杀在一起,所以还能抽出一些余力来让整个蔡州骑军不至于彻底崩盘,哪怕是成德骑军想要趁机发难,但是三个整营的骑军从理论上来说仍然可以阻止对方的阴谋得逞。

    整个高地向下延伸的这一块枯草原上就像是一块枯黄色的地毯被涂抹的东一块鲜红,西一块乌黑,花花绿绿,带着一抹黑色拖尾,向着远处遁去。

    成德骑军虽然趁势掩杀了一阵,但是效果却并不佳,和他们缠战在一起的蔡州骑军总算是以命换命的方式捍卫了蔡州军的尊严,成功阻截住了成德骑军的追杀。

    不过淮右一方显然不会轻易这么罢手,对于梅况来说,这等情况下如果不能咬下对方一口肉来,显然就是一大失败。

    *****************************************************************************************************************

    绿沉剑泛起千重光浪,三名骑兵只来得及喊出半声便身首异处,手中长矛呛然落地,冲天而起的血浪在空中划过,形成一道凄厉的风景线。

    而另一侧袁无畏的长戟已经袭至。

    对于梅况来说,袁无畏已经无法对其构成多大的威胁了,虽然袁无畏已经是固息前期实力了,但是跨越了小天位实力之后,连固息后期水准都不具备的袁无畏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影响,他可以在十招之内就能斩杀对方。

    但袁无畏明知道这种情形,却仍然敢于前来阻拦,自然也有所仗恃。

    梅况是一个生性谨慎之人,袁无畏围绕着自己不断进攻,自己连出几招都险险伤及对方,但是对方始终不肯罢休,似乎真有点儿要用他自己的性命来为他的部下们赢得逃跑机会的味道。

    但梅况知道袁无畏不会是这种人,这等已经踏足天境固息前期的强者,岂是这么容易舍生取义的?他能仗恃的无外乎就是武道之外的东西,术法或者说术法武器而已!

    长戟犁地,一道气浪划空而出,在空中发出尖厉的啸叫。

    梅况身体在空中微微偏转,绿沉剑由下向上斜撩,剑光如影随形,不但轻而易举的破解了袁无畏这凌厉的一击,更是乘势欺身而进,左手并指如刀,陡然点出。

    “嘿!”袁无畏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单臂微屈,身体向后滑出,悍然发动十二拳,“破!”

    汹涌滚动的拳力在空中发出一阵炽热灼烫的波动,漫天的拳影在这炎炎火辣的劲道带动下,更是让人有一种无法喘息的窒息感。

    “焱阳三指劫!”

    梅况讶然之色尚未消退,袁无畏又再进一步,左手手指连续弹动,如拨弄琵琶,“金刚般若,琴心三叠!”

    刚猛无比的气劲连续三重爆发,发出噼啪的炸裂响声,似乎要将整个空间撕裂。

    这一下子就真的让梅况有些震惊了,这个家伙居然将佛门秘技金刚般若劲通过其自创的琴心三叠韵释放出来,只是这家伙现在的水准尚未进入小天位境界,若是这家伙与自己的境界相若,那么这一手混合秘技就真的要让自己吃亏了。

    不过现在,梅况倒不是不惧,一力降十会,自己凭借小天位的实力,碾压对方不在话下,若不是担心其还有杀手锏藏身,梅况就要断然下狠手了。

    “来得正好!”梅况悠然一笑,绿沉剑猛的击中长戟,沉重刚猛的长戟竟然被梅况轻薄无比的绿沉剑贴住,陡然一旋,两股气劲撞击在一起,相隔三尺的地面上顿时形成一个巨大的地漩涡,急速旋转起来,让整个泥土都轰轰烈烈的飞速绕行起来。

    两名蔡州军的龙雀尾飞身交错跃起,手中长矛划空投掷而出,疾如雷电,直袭梅况背后,与此同时,另外三名骑兵则是绕行旋转,手中角弓连续攒射,十余枚箭矢在这一瞬间便射出,很显然这是蔡州军中威力极强的连珠射手,而且起码都是天阶洗髓期的神箭手!

    侯勇怒吼一声,手中分水刺连续晃动,伏地疾窜,一双精钢打造的分水刺卷起千重乌浪,直袭三名骑兵。

    袁无畏身形陡然一伸一缩,眨眼之间便摆脱了梅况绿沉剑的黏着,铁戟连点,刺骨的劲气直透骨髓。

    “袁无畏,若是让你在某的面前都要能把某的下属伤了,某这个淮右水军指挥使也不用当了!”

    饶是梅况低调沉静,也被袁无畏的猖狂给激得有些火气了。

    这是在当着自己的面要打自己的脸,虽然明知道这背后恐怕袁无畏是有什么阴谋手段的,但是梅况素来坚信一点,那就是在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枉然。

    而现在自己和袁无畏之间的差距,他相信绝不是一些小手段就能弥补的,哪怕袁无畏真的不惜颜面要用术法武器来袭击,梅况觉得自己也一样能够接得下来。

    梅况手中绿沉剑陡然向外扩展,剑气千重,刹那间就将三名骑兵和两名龙雀尾笼罩了进去。

    怒吼连连,两名龙雀尾再度交错分袭,一连串的铁蒺藜从他们腰间囊袋中飞洒而出。

    十余枚铁蒺藜在空中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抛物线交错而落,形成一道奇异的罗网。

    梅况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

    连中自己十七剑的两名龙雀尾吐着血沫滚地而落,但是那脸上却有一种疯狂的笑容,而且自己剑气入对方身体,才发现这两名龙雀尾绝非寻常的蔡州龙雀尾高手,而是已经进入了天境的角色,哪怕只是天境静息期的角色,但是一下子用两名天境静息期的高手来换取十余枚铁蒺藜的包围网,显然有些不可思议。

    这显然有阴谋,而且是专门针对自己而来的阴谋!

    梅况立即将自己的元力玄气提升到了最高境地,敌人的阴谋绝不仅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