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节 惨败
    不仅仅是袁文樑率领的左侧骑军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同样在右侧发起攻击的蔡州骑军所遭遇的待遇也是一模一样。

    甚至因为右侧的河岸更为开阔,云集了更是多达八艘大型兵船一字排开,火龙炮连续的攻击几乎让整个右翼两营骑军彻底崩溃。

    铺天盖地的火弹呼啸而至,如同一个个从地狱中释放出来的火魔,终于挣开了一些束缚它们的锁链,让它们可以无所顾忌发泄它们对这个世间的恶意,这种经过精心制作的火弹所吸附的磷粉亦是特制,其燃烧性能远非寻常磷粉所能比,再加上冬日里草枯叶干,一旦引燃,加上河畔河风乱窜,更是将火势发挥到了极致,使得整个蔡州军的阵型被彻底打乱。

    无论是袁无畏还是袁文樑都已经陷入了极度困境中,虽然他们极力想要稳住阵型,想要尽最大可能,最快速度调整好这个局面,但是在这种局面下,哪怕是袁怀河和袁无为亲来亦是无效。

    人人争先恐后的想要避开那要吞噬一切的火魔,尽可能的想要将危险留给别人,只想先于战友脱离这种已经无力挽回的危险境地,所以在这种情形下,一切根本无法挽回,哪怕是延缓亦是无力。

    但情况还不仅如此。

    为了躲避来自两岸河中的兵船火龙炮轰击,两翼的蔡州骑军都不得不向中间集中躲避,以期躲避到火龙炮射程难以达到的距离,而这又给了术法床弩的极佳机会。

    通过淮右道藏所精心制作的术法床弩是在固始保卫战之后浍州道藏所就开始和浍州军开始合作研制的,但是由于当时浍州道藏所的术法人才尚且不足,尤其是在对术法床弩的改良上尚有许多设计上的硬伤,所以这项工作进行得不算太快,后来罗真找到江烽,专门提出了这种术法床弩日后对守御城池的重要性,江烽才开始有意识的琢磨。

    从那个时代而来的江烽虽然并非什么工业设计型人才,但是精熟历史的他还是很清楚这种床弩的利弊关键在哪里。

    尤其是在意识到这个时空中出现的术法与自己所处时空中的科学并不矛盾,某些原理异曲同工,有些领域则有相得益彰的奇效。

    如同自己那个时空物理和化学以及生物学之间的某些交织一般,在这个时空中,虽然科学还处于相对落后的萌芽状态,但是术法一道却已经开始了迅速发展,而科学上的某些原理的运用,如果能与术法一道结合起来,便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特殊妙用。

    优化设计使其操作更方便,减重使其更轻便和拆卸装配,提升床弩关键部件,使其弩矢飞行摩擦力更小,飞行距离更远,弩矢穿透性更强,这些江烽都能提出一些大的框架想法,但是如何来实现,就只能依靠道藏所这一班人来解决了。

    即便是这样,在术法师们觉得是异想天开的想法被慢慢实现之后,道藏所那班人都对江烽绝才惊艳的奇思妙想佩服得五体投地,那些之前他们从未想到过的许多构思,在反复研究之后被一一证实,这让道藏所一帮人都觉得或许江烽在具体的术法研究上欠缺耐心,但是却在术法的发展方向上和一些具体设计上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远远超过他们知晓的任何一个术法宗师。

    而这种天赋的重要性远胜于寻常术法玄神的修炼天赋,或者具体术法的使用上的天赋,因为这是对整个术法界具有普遍性的指导意义。

    正因为如此,淮右道藏所一帮人才对淮右术法一道的未来充满信心,也更希望将淮右道藏所建成未来中土首屈一指的术法研究机构。

    随着火龙炮的停歇,重型术法床弩又开始发动攻势。

    “嘣!嘣!嘣!嘣!”

    “嗖!嗖!嗖!嗖!”

    伴随着绞弦的闷响,暗黑色的粗大弩矢如同一枚枚择人而噬的毒蛇,蜂拥而出。

    距离可以远及四百步之遥的术法床弩,在第一时间就给密集在中部的骑兵队带来了想象不到的杀伤。

    数十台术法床弩在桅杆瞭望哨上的观察哨位指引下,可以不断抬升匣口的高度以使得射程达到最佳,。

    可以想象得到,这种长达六尺粗若儿臂的弩矢一旦被发射出来,其带来的穿刺威力是多么的恐怖。

    密集的床弩射击,每一轮发射都会有多达百枚的弩矢疯狂的飞行而出。

    每一支弩矢一旦击中目标,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穿透两到三名士卒或者马匹,造成巨大的伤害。

    原本就因为被两翼的同僚给挤压得无法展开攻势的中部三个营的骑兵,就这样在拥挤得环境下遭遇了从两翼夹击而来的床射击,弩矢在空中飞行发出尖厉的啸叫声,让人肝胆欲裂。

    在改良了操作方式之后,通过绞盘自动上弦的的方式使得安放在弩匣中的弩矢可以按照顺序被士卒们以手动推动轮盘的方式来上弦,其速度何止增长了三倍!

    原来每一次上弦都需要耗费半柱香时间方才能上好,而且还得要是熟练士卒方才能达到,但现在,一个只需要稍加培训的士卒,就能在半分时间里将弩矢绞上弦!

    当然这种工艺上的改良对于整个床弩的许多零部件的质量也提出了很多改良要求,尤其是耐用程度上更是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同样,对各种零部件提出的高标准高要求,也制作成本一路攀升,甚至连罗真都觉得虽然威力巨大,便捷易用,但其成本和高耗损率就限制了这种重型术法床弩的使用面。

    如果想要全面铺开装备,以淮右目前的财力,根本无法支撑起来,哪怕是在水军上装备,也只能暂时在水军第一军上换装,而水军第二军上也只安装了一部分。

    即便是现在,淮右水军装备的术法强弩的耐用性上和成本上都让人咋舌,先行装备水军上其实也是一种试点,起码这种可以移动的军队中使用,稳定性无虞。

    残肢败体,血肉为泥,哀鸣倒地的伤马,伏地不起的伤卒,还有那残存的如无头苍蝇般四处躲藏的骑兵,整个河岸高地上尸横遍野,哀鸣震天,犹如遭遇了一场恶魔的屠戮,构筑成一副让人血脉贲张的地狱图景。

    可以说这一轮术法床弩的攻击取得的效果远胜于火龙炮,但是如果没有火龙炮带来的巨大威慑力致使两翼的骑兵阵型被打乱,迫使他们在恐惧之下都像中央蜂拥躲避,形成一个密集得如同待宰羊群般的阵型,术法床弩五不可能取得这样不可思议的战绩。

    袁文樑几乎要把眼眶瞪破,血丝沿着眼角留下来,加上烟熏火燎的面颊,本来英俊的面容此时却如同鬼魅,散乱的头发上被火星沾上烧掉了一大簇,发出难闻的焦臭味道。

    环顾四周,整个局面已经无法挽回,袁文樑没有看到袁无畏,但是他也很清楚,袁无畏一样无法挽救这个局面,而且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敌人绝对不会放弃这种大好时机,哪怕对面的成德军在自己率领的蔡州军冲击下损失惨重,但只要有这样一个机会,他们都会拼出老命来反咬自己一口的。

    手中的马槊都有些变形了,在连续猛击多块石头之后,袁文樑有硬杠了三枚飞射而来的重型弩矢。

    这种完全用绞弦发出的弩矢不是人力可以抵挡的,但是想到自己背后还有那么多兄弟,袁文樑就无法后退和躲避,他必须要迎上,哪怕自己要付出代价。

    三枚粗若儿臂的弩矢被他硬生生用马槊砸落在地,这起码挽救了十多名骑兵士卒们的性命,但是袁文樑的虎口震裂,甚至连元力玄气亦是消耗不小。

    问题是敌人的术法强弩仍然在不但的发射,只要不从这块高地上退出到术法强弩射程之外,蔡州军就不得不一直面对这种让人肝胆欲裂的弩矢射击。

    *

    就在袁文樑拼死指挥着骑兵们像中间靠拢并开始调整队形后撤时,袁无畏却已经在考虑怎么来应对敌人的反噬了。

    骑兵的优势不是敌人水军和步军能比拟的,尤其是在机动能力上,哪怕是现在自己一方遭遇了重挫,损失惨重,但是残存的骑兵机动能力犹在,只要撤离了这一片区域,便可迅速撤退。

    但敌人会放过这个机会么?袁无畏不认为对方这么蠢,尤其是寿州水军头号首领乃是梅况,这个据称已经是固息后期以上,甚至可能是小天位阶段的强者也不知道在不在这支水军中。

    如果真的是不幸遭遇此人,再加上成德军还有一支数百人的骑军仍然在和己方缠战不休,那么梅况以及成德军和水军中的强者肯定不会放过这样一个绝佳机会来反噬一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