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九十九节 飞来横祸
    四个保存得最为完整的骑兵营分别从东西两翼的高地上席卷而来。??·

    虽然他们也觉察到了颍水中的船队正在不断靠近高地河岸,甚至还在调整着阵型,但是无论是袁无畏还是袁文都不认为淮右水军能在这个时候起到什么作用。

    只要淮右水军敢于登岸,那么他们就有把握让这些不知死活的水军有来无回。

    连坚韧剽悍的河朔步兵在蔡州骑兵面前都只能龟缩起来苦苦支撑,遑论盔甲更薄的水军?

    不过现实给袁无畏和袁文开了一个大玩笑,让他们在随后的接战中目瞪口呆,甚至超过了当时他们在围攻固始城时落木塔轰击带来的震撼。

    梅况站在船头,传令兵来往如飞,不断传递着命令。

    几艘大型兵船已经开始沿着河岸一字横开,不断调整着自己的方向,甚至略微有些重叠,但是毫无疑问,整个高地东面侧翼都完全暴露在兵船的船舷火龙炮和重型术法床弩的轰击覆盖面面前。

    桅杆上的帆已经落了下来,水手们不得不依靠大桨来调整兵船的方位,以期让其保持着相对固定的位置,让最具威力的火龙炮和术法床弩面对河岸。

    “大人,蔡州骑兵已经进入攻击范围,目标距离二百步!”

    梅况觉得自己手心也有些发腻了,汗意从手掌心溢出,这甚至比自己直接面对敌人冲击更紧张,关乎到这支成德军的命运,同时也是全新的淮右水军的第一战,即将展开!

    “大人,蔡州骑兵向河岸靠近,距离一百八十步!”

    “火龙炮准备,床弩准备!”梅况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两句话。

    随着传令兵手中旗帜挥舞,沿岸六条簇拥在一起的大姓兵船甲板上一阵忙乱,早已经撕掉炮衣的火龙炮炮口被抬了起来,水手们疯狂的绞动着绞盘,让炮口开始太高,而观察哨也开始进入观察位,准备进行第一击之后的评估。

    与此同时,术法床弩也开始被推了出来,并开始全面固定,床弩口位置也在绞盘下升高,弩矢簇口露出森蓝的锋芒。

    “大人,距离一百五十步!”

    “大人,距离一百二十步!”

    “距离一百步!”桅杆上的观察哨声音已经有些变形,变得格外刺耳。·

    “各船火龙炮,准备!”梅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甲板上又是一阵忙碌,虽然水手们早已经在演练中操纵过多次,但是真正的实战他们也只有那么一两次,其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用火龙炮子的代用品,所以说真正见识威力还得要在这种实战运用上。

    “大人,八十步!”

    八十步,相当于也就是一百二十米,可以说已经距离高地河岸相当近了。

    “射击!”梅况不再犹豫,下达命令。

    六艘大型兵船上的十八具火龙炮开始发威。

    这火龙炮名义上是炮,其实在工作原理上还是和投石车相似,只不过投射动力不再是用投掷臂,而是用巨大的金属绞簧,通过绞盘来将多枚经过专门打造出来的特质绞簧进行拉伸,最终释放动能来将炮子弹射出去。

    这个原理其实不复杂,但是在工艺上却很讲究,尤其是在绞簧的制作上要求极高。

    钢制的弹性绞簧根本不是现有的工艺水准能够达到的,这也是甘泉来到浍州道藏所带来的一个突破。

    道藏所的术法师们将绞簧制作的材质标准和制作工艺重新进行了调整,采用了经过多重锤炼的混炼精铁进行加工,并用水性术法进行淬火。

    这一批制作出来的绞簧水准大大超出了寻常精铁制作的绞簧,其弹性力度在受到术法加祝后水准更为出色,屈张度更强,更为耐用,所以才能承担起火龙炮以及术法床弩的投射需求。

    同时炮子装置于专用炮匣中,弹射时,炮子从炮匣中弹射出,通过一段炮筒来进行轨道固定,一方面可以通过摩擦让炮子在炮筒中起火燃烧,同另一方面通过炮筒可以有效的控制弹射路径,使其运行轨道更为精准,达到精确打击的效果。

    制作工艺最为复杂的莫过于炮子。

    炮子是用特殊的石料制作,采用骨胶、火油、磷粉浸润发酵工艺,这种石料也极为特殊,乃是浍州特产蓼石,这种蓼石经过骨胶、火油和磷粉浸泡之后一旦燃烧,便会在很短时间内发生膨胀炸裂,这样一来也就使得炮子在飞行燃烧过程中发生炸裂解体,形成类似于大型霰弹的效果。

    这也是在道藏所成立之后,江烽提出构想,然后道藏所立项,由罗真为首的一帮术法师来承担此项研究,最后在寿州水军归入淮右水军后,首先开始在水军船队上开始试验的。

    这火龙炮的威力要远胜于落木塔,实际上已经不完全是纯粹的术法武器了,而更像是术法和科学相结合的一种混合体。

    袁文意气风发的策马挥槊,数百铁骑在自己身后再度卷起一阵狂澜,很显然,成德军已经支撑不住了,虽然这种龟缩防守的确加强了防守密度,但是这更使得其无法发动反击,这种被动挨打的方式注定了他们只能在一轮接一轮的冲击中慢慢崩溃。

    异变陡生。

    眼角的余光似乎感受到了空中的某种变化,袁文下意识的斜望空中,从河岸方向的空中骤然浮起一片零零散散的黑点,就像是在空中飞行而来的一群飞鸟,速度很快,而且黑点迅速靠近变大。

    下意识的感觉到这群黑点中蕴藏着满满的恶意,但是反应却已经慢了半拍,黑点靠近,袁文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些黑点是一枚枚圆球,而且是熊熊燃烧的圆球,每一个圆球都在面盆大小,如同在空中狂笑的恶魔。

    “不好!”袁文心中骇然,刚来得及喊出声,燃烧的圆球在空中就炸裂开来。

    伴随着一阵火焰吞吐,每一枚圆球分裂成四五枚不规则的碎块,狠狠的从空中砸落下来。

    一枚碎块朝着袁文肩部砸来,袁文大吼一声,马槊横档,碎块砸打在马槊头上,四散飞裂,点点火星扑面而至,有几点火星落在了马身上,骤然燃烧起来,负痛的健马一阵狂跳,险些将袁文颠下马来。

    袁文来不及多想,连续几下拍打,但都无法让或是熄灭,最后他不得掣出手中腰刀,削掉健马身上几处带火燃烧的皮肉,方才让健马安稳下来。

    自己如此,那其他人呢?

    一些人显然就没有袁文那么好的运气了。

    有些直接被燃烧的石块击中,当时就被打下马来,被后续的战友跟上踩成了肉泥。

    而有的人虽然避过,但是在空中散落下来火星落在了自己身上,沾附着,迅速燃烧起来。

    反应得快一些的人意识到这玩意儿的厉害,赶紧脱下盔甲,而反应迟钝一些的,或者发现晚一些的,那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变成一团火球。

    谁也未曾想到从河中会突然飞出这样一轮燃烧的火魔出来,无论是蔡州骑军还是已经处于绝对劣势的成德军。

    没有等到蔡州骑军反应过来,第二轮的打击再度接踵而至。

    又是一片黑色如鸟雀般凌空而至,一样的动作,一样在空中炸裂,一样的砸落下来,没有任何花巧,就这么落下来。

    只可怜正在以密集的队形向成德军发起冲锋的这两个营的蔡州骑军几乎无法做出应对之策,这种在高速奔跑行进中要想调整或者变向,根本无法做到,最起码在短时间内无法做到。

    而这种飞行而来的火魔其覆盖密度虽然不大,但是要命的却是它会在空中炸裂解体,而且释放出来的磷粉却能附着于任何能沾上的东西燃烧,要么脱掉,要么削掉,否则不烧个透彻,决不罢休。

    当第三轮火龙炮的轰击击中蔡州骑军的阵型中时,蔡州军再也无法保持阵型了。

    无论是袁文怎么下令吆喝,都无法让这些士兵们保持纪律。

    骑兵们下意识的策马避开河岸这一线,而向中间靠拢,而中间本来就有三个营的骑军正在进行骑射攻击,被来自侧翼的同伴一挤,顿时混乱起来,整个攻击波顿时失效。

    第四波的轰击效果就远不如前三波了,但是却依然不可小觑。

    虽然无法直接打击到已经让开河岸这一线的高地,但是由于高地微微的倾斜角度,落地的石块中已有不少是呈圆形或者近似于圆形的,借助着高地的倾斜角度向下滚动,不断有火球滚入骑兵队中,引发真正骚动踩踏。

    袁文完全失去了控制力,他被动的被这些惊恐万状的士卒们裹挟着,疯狂的向中间涌去。

    这个时候要想策马回头根本不可能,从后来源源不断跟上的骑兵只能带偏方向,借助速度逃离,如果想掉头,那就等着后边的战友们撞上来吧。

    这一刻袁文只想哭,一千精骑,眼见得就要冲破敌人的大阵,现在却被这一切飞来横祸给毁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