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九十四节 嬗变
    这种感觉很是微妙。

    一方面是对淮右在武道之外方面的进境突飞猛进,无论是术法一道,还是江烽时不时冒出来的所谓科学,都在不断的改变着淮右发展的格局。

    但是从另一方面,梅况却下意识的觉察到随着这种改变的要素越来越明显,作为一名武将,也许个人武道能力依然重要,但是要想在一场战争中依靠个人武力来决定或者改变战局的可能性却会越来越小。

    就像术法一道的勃兴就是对武道有着莫大的影响,尤其是那种武道高手在战场上纵横驰骋一往无前的先例越来越少,其以点突破带动全局突破的情形越来越被防守方以术法一道辅佐弥补。

    千军万马中,或者城墙堡寨后,原本像小天位这种级别的高手可以来去如风,毫无顾忌,但是现在也许一具宗师级别的术法武器偷袭,或者一个密集型的术法阵陷阱就能让你身死当场,或者身陷囹圄。

    时代在变化了,武道力量依然强横,但术法一道力量的迅速膨胀已经有要和武道比肩的趋势,而模糊中梅况感觉到江烽的出现似乎又在为这个时代的发展拨云见日,虽然他的那些“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指点,更像是天才的灵感绽放,但是却已经在不经意的改变着许多东西。

    除了这三角帆和诸多桅帆制作及操作方式外,像江烽道藏所锐金堂提出的冶铁混炼法,将冶铁炉中尝试着加入其它一些奇奇怪怪的矿物,同时采用了火性术法加以熔融,就已经收到了一些奇效。

    据说近期试制出来的一些头盔遮面就是这种冶铁混炼法的试验品,不但材质坚韧度提升,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大幅度减重,其设计理念也有一些新变化,受到了骑兵将领们的极大好评。

    因为现在还属于试制期,那种被誉为青金的材质冶炼产量还不稳定,质量也还参差不齐,所以制作出来的头盔遮面数量很小。

    梅况作为水军首领之一,当然也获得了一顶,但作为小天位高手,他已经不需要这些东西了,真正在他这个层面被人以兵器袭击至头部面部还无法躲避或者遮挡,那也就不用混了。

    这顶盔面被他赠给了自己麾下一名搏杀最为悍勇的营指挥使一个天阶静息期的高手。

    对于一个还属于静息期的武者来说,这种东西有时候就真的能起到保命作用了,尤其是在冲锋陷阵的时候。

    河风徐徐,清冷之意扑面而来,让想得有些痴了的梅况也清醒了不少。

    这颍水乃是淮水第一大支流,汝阴之下河面都甚宽,尤其是颍州境内多薮泽,许多都在颍水左右两岸,也有水道与颍水相通,哪怕是遇到天旱颍水水位下降,这等薮泽便能为颍水补水,而遇到洪涝,颍水便会倒灌入这些薮泽中,反为其补水,同时也能极大的消减颍水水位攀高的泄洪压力。

    正因为如此,哪怕是在冬春枯水期,颍水干流上的水量亦是不小,河面虽然比起夏秋之际减缩不少,但是仍然能满足船队呈“之”字形行船,哪怕是在逆风情况下,依然保持着相当快的速度。

    这种速度哪怕梅况是一个水上老手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以前,由于冬夏两季风向变幻不定,在河上行船,遇上顺风,便行船便很快,但遇上逆风和乱风,这种大横帆就不那么好用了,但现在情况却不一样了。

    三角帆和纵帆的结合使用,虽然使得船上操作的水手多了不少,工作量也大了不少,但是带来的改变也是明显的。

    船帆调整效率迅速提升,帆种帆形的转换也极为顺畅,更为重要的是在遭遇逆风和乱风时,行船不再像以往那样艰难,而是能够巧妙的利用风向带来对流,借用侧风来推进,极大的改变了整个船行的模式,这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现在寿州水军的第一军、第二军对这种行船操纵模式都还处于摸索阶段,很多时候还会处于手忙脚乱的阶段,但是江烽提出的这些林林总总的建议带来的改变仍然极为明显。

    起码现在就能看得出来,虽然是北风,但向西北方向行船的船速却丝毫不慢,远远超出其他船只的速度,也让一路上的交汇和被超越的船队目瞪口呆。

    水运的最大优势就是运量大,运输成本低,而限制水运的因素则是受制于水道通行范围,以及船行的速度,处于这个时期,江淮流域的水道密集,河湖众多,水运乃是主要运输方式,而如果再能在船行速度上得到了根本改善,这简直就是一大创举。

    “大人,按照现在的速度,预计明日午时就能抵达汝阴,今晚是否可以驻泊?”副手有些兴奋的从后面甲板上过来,沉声问道。

    梅况没有回头。

    他能领会到副手的兴奋和感慨。

    的确,这种行船速度的确让人感到震撼。

    比起原来的船行速度,同样的距离,起码节省了三分之一的时间,距离越长,就越是节约,越是逆风乱风,就也是能显现出现在这种三角帆结合纵帆的操作方式带来的优势。

    梅况也一样感到震动,节省了如此多的时间能够为水军腾出更多的精力来准备,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种船行速度改变了敌人的预期,更是可以让敌人无从判定自己的行进轨迹。

    “不,继续连夜行船,明日辰时就要到汝阴,略作休整,继续上溯,命令小艇加快速度,保持与我们的距离,随时掌握情况。”略作思考,梅况否定了副手的建议。

    “大人?”副手有些不解。

    就算是水军船队要上溯到颍水更上游去接应河朔军,但是也不至于这般紧迫才对。

    这一段时间里,船队都是昼夜兼程,水手们都相当疲惫,尤其是改用了新式桅帆操作术之后,不但所需水手数量增加不少,而且劳动强度也增大了不少。

    好在原来寿州水军在这方面的储备不少,还能满足,但是这样下来也相当劳累了。

    下边兄弟都盼着在汝阴休整一日,尤其是得到消息说汝阴方面已经和己方达成了一致,兄弟们可以放心大胆的进城,这就更好了。

    梅况摇摇头,转过身来。

    “颍州的局面有些复杂,蔡州军已经兵进沈丘几日了,虽然还没有得到情报显示其有什么后续动作,但是不能不防万一,河朔军不远千里而来,人生地不熟,加上疲顿不堪,极易为人所乘,不接到他们,我心里不踏实。我回来的时候主公也曾交代与我,要我务必加快速度早日接住河朔军,你和各营的兄弟们交待一下,再辛苦两日,待到接上河朔军返回汝阴,再做休整。本月兄弟们辛苦了,主公有令,无论有无战事,皆发双俸!”

    副手精神一振。

    发双俸?这可只有在打仗期间才有的好事,现在主公有令,无论是否打仗都要发双俸,无疑是一鼓舞人心的大好事。

    本来水军薪俸就不低,再发双俸,那自然士气大振,辛苦几日也值了。

    “好的,大人放心,兄弟们现在士气正足,辛苦一些值当。”副手搓了搓手,“那属下就去安排去了。”

    看见副手下去打旗语和信号,梅况心中也有些感慨。

    寿州水军整体并入了淮右,江烽对水军的看重也是不言而喻,不但未减待遇,未动人员,而且在舰船装备上还加大了投入。

    尤其是一些道藏所设计研究出来的器械和武器都优先往船队上配备,虽说也还带有实验性质,但是一些的威力巨大和新颖的设计也给水军带来了一股清风。

    不减待遇,不动人员,并不意味着江烽对水军就放纵了,相反,给了你们这么高的礼遇,那么自然也就有更高的要求,那就是战斗力的提升。

    江烽与梅况和田春来就多次探讨水军的使用问题。

    原来的水军主要作用就是控制水道,确保航道的畅通,保护本土航运利益,但是寿州归入淮右之后,江烽提出了水军的任务作用还要拓展。

    在江烽看来,水军的作用决不能仅限于水上,而且要辐射到水道两岸,也就是说水军力量一个不同于骑步军的重要区别就在于它可以沿着水道任意游动,而不虞担心被敌人的骑步军伏击、袭击和拦截,相反,它却可以利用其特殊的移动方式,不但可以遮断拦截,可以再任何它认为合适的地点登陆发起进攻,这种突击能力是其他军队不具备的。

    像一个军的水军,除开船上水手外,可以随时投入登陆作战的水军士卒超过一千五百人,紧急情况下甚至可以达到两千人以上,这种机动能力和突击能力在江淮这种水道密集纵横的地区尤为重要。

    再加上现在配备了新式帆种和操纵方式以及威力巨大的新式术法器械、武器,水军力量的性质都发生了嬗变,适用范围扩大了,攻击力量增强了,这大概也是当初江烽之所以如此重视水军的原因。

    在那时候江烽就已经有这种考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