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七节 目标东方
    “白陵,让舒州那边注意一下情况,这年头蠢人可不少,徐知询加入了杨溥一方,没准儿就有人觉得可以借这个机会向杨溥表忠心押冷宝了。”江烽摇摇头,“真没想到徐知询还真的要和徐知诰翻脸相向了。”

    对于徐知询加入了杨溥一方,的确有些出乎众人的意外。

    虽说徐知询是徐温的亲生子,但是徐知诰一直深得杨行密之后的独掌吴国大权的徐温的信任,等到徐温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力压制徐知诰这个养子,可能危及自己亲生子接掌大权的时候,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徐温一死,徐知诰便迅速确立了自己作为徐温接班人的身份,执掌吴国大权,这又和一直想要收回君权的杨溥发生了激烈矛盾。

    徐知诰一方面牢牢掌握大权,另一方面也在刻意淡化自己作为徐氏一族养子的身份,力图恢复自己原有姓氏李姓,这让本来就对徐知诰篡夺自己父亲权位的徐知询更为不满,只不过徐知询被徐知诰挤压放逐到江宁,逐渐失去了影响力,没想到现在杨溥终于和徐知询联手了。

    “徐知询作为徐氏的亲子,在军中还是有些影响力的,润州方面态度就一直较为暧昧,现在看来徐知询应该是得到了吴杨水军的支持,这才使得杨溥和徐知询真正形成了联盟。”杨堪接上话。

    自从拿下寿州之后,杨堪就知道未来第一军的主要进攻目标将是吴地的庐濠二州,至于说先取庐州还是先取濠州,还要根据情况而定。

    从理论上来说,庐州应该是第一选项。

    庐州腹地辽阔,位置重要,内有巢湖水域广大,肥水和濡须水让庐州可以通过肥水巢湖濡须水直入江水(长江),交通便利,拿下庐州,濠州就不在话下,甚至也对和滁二州也占据了绝对优势。

    但庐州是吴国开国君主杨行密发家之地,杨氏一脉便是庐州合肥人,在庐州有着相当厚实的影响力,杨溥从江都逃到江宁,估计下一步就会逃回庐州,淮右军如果要进攻庐州,恐怕就会遭遇杨溥军的激烈反击。

    这一点上,需要考虑周全。

    相比之下,濠州情况就要简单多了。

    濠州紧邻淮水,而且整个濠州只有三县之地,濠州驻军也不过一军,要拿下濠州并不是问题,只需要寿州水军沿淮而下,步军从寿州东下,可谓水到渠成。

    但是一旦拿下濠州,就与楚州接壤,极有可能就要与意图一统吴地的徐知诰发生冲突,而且,拿下濠州,也一样会引来杨溥的敌视,毕竟濠州也属于杨溥的势力范围。

    防御守捉使府就在同一条街的街头。

    江烽最终还是将原来的官衙让了出来,那是属于浍州刺史府的,防御守捉使府不合适再在那里办公。

    新的防御守捉使府也不是新建的,而是将就了这一处原本属于陈氏旁支的一座大宅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改造,加上这座官署就在哨塔下,安全无虞。

    哨塔上终日有八名士卒守卫,同时配备了两具术法强弩以及布设了专门的预警式木性术法植物联动报警装置,据说可以感知五十步之外的杀机。

    这具报警装置现在也是时零时不灵,主要还是和这种要借助于气机感应的装置与术法植物的搭配效果有很大关系,拿许静的话来说,这玩意儿有很大的改进余地,但现在就只能将就着用了,也只能暂时聊胜于无。

    一行人鱼贯进入了官署,谁都知道今晚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张万山早已经在厅堂里候着了,他很清楚自己主君的习惯,遇到这种事情,哪怕是洞房花烛夜,也一样只能舍弃。

    一行人一直进入到了最里边的密室中,这是防御守捉使府的核心所在,终日有亲卫负责守卫,不得江烽许可,任何人不得入内,擅入者斩。

    密室并不小,除了悬挂在正面的大幅地图外,更为让人动容的是摆放在密室正中间的这一具沙盘。

    平时这具沙盘都用带布幔的木架盖住,并有秘设的术法武器附着于上,只有在重大军议上才会开启。

    这是无闻堂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耗费了大量的心血才测绘和制作出来的沙盘,已经接近于现代战争中的沙盘,当然在详实和精确程度上还远远不及。

    但是这种直观的感受已经让这个时代的武将们叹为观止了,尤其是结合着配合了等高线和比例尺的地图来进行对比观察了解,可以想象得到这种感受是多么的令人震撼。

    平原、山地、浅丘、河流、湖沼、薮泽、森林、城镇,在地图上有特殊的图例,而在沙盘上更是栩栩如生,尤其是再用各种植物提炼出来的颜色加以区分,就更让人迷醉。

    对于武将们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具至宝,正因为如此,在制作上基本上就是罗真和他的两名得意弟子负责制作,甚至连邓龟年和甘泉这些无关人员都不清楚。

    而同样,有资格来这座密室的人员,除了诸军的指挥使外,连副使都需要经过专门的甄别,而政务官员中,除了陈蔚外,连王煌和杜拓都还没有资格一观,原来的寿州军中也只有梅况和田春来二人知晓。

    “吴军总计分为三部,其中忠于杨溥的忠正军和德胜军,两军合计大概在五万人左右,徐知诰掌握的东海军和镇海军大部,两军合计在八万人左右,徐知询掌握的镇海军一部,约两万人,其中有水军五千人,……”

    “杨溥的忠正军和德胜军两军战斗力如何?”率先发问的是张挺。

    “忠正军名义上是两厢,但右厢军名存实亡,只有左厢军较为完整,原本一直驻扎在濠州,后来一部移防到滁州,而德胜军情况也相似,只有左厢二万五千人,一直驻扎在庐州,但是目前忠正军和德胜军都已经集结并向滁州集结,目前濠州仅有一军驻扎,庐州目前还处于调动中,暂时还不清楚杨溥会留多少人马守卫庐州。”张万山语气有些急促,他也知道在座众人都在评估吴军的战斗力,“忠正军战斗力相对较差,如果一定要用一个比较的话,我的判断应该是和我们淮右牙军在伯仲之间,逊于第一军较多。”

    张万山这话有些打淮右军诸将的脸。

    淮右军步军五军,除了第一军那是当之无愧的百战之师,可以说淮右军的威名全靠这第一军打出来,而丁满的牙军要论训练强度却是最大的,也吸纳了大量来自大梁的军官和老卒,丁满的也是一直按照第一军的标准来要求,除了缺乏一些战斗履历和经验外,可以说很多人都觉得淮右牙军战斗力应该是称得上一流的,但显然这很多人没有包括张万山,张万山对牙军的战斗力依然有些持怀疑态度。

    现在张万山居然说杨溥手中战斗力较弱的忠正军和牙军战斗力在伯仲之间,岂不是意味着战斗力更强的德胜军可以碾压淮右诸军中除了第一军外的其他所有诸军?

    许子清和张越都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万山,你的意思是我们其他诸军战斗力都不及忠正军?更不用说德胜军喽?”

    “呃,忠正军和德胜军虽然也有相当长时间未经战阵,但是吴军一直坚持着术法部队与骑步军相搭配的原则,加上杨溥这几年也意识到了迟早要和徐知诰一战,所以对这两军尤其是德胜军的训练还是看得很紧,所以我个人判断,忠正军战斗力与淮右牙军在伯仲之间,而德胜军要强于淮右牙军,但不及第一军。”

    张万山知道这话要得罪人,但是这种时候他可不敢妄言,他也相信诸将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

    江烽也看出了诸将内心的不忿,他知道这个时候需要自己来压一压了。

    “我赞同万山的观点。我也不妨告诉大家,万山的评价并非闭门造车,而是经过相当厚实的观察评估得出来的,可能大家并不知道无闻堂为了收集忠正军和德胜军的训练情况,在庐州和滁州都派出了多少细作,这一年多来,他们每一个月都会传递回来关于德胜军和忠正军的训练和演习情况,甚至连忠正军、德胜军诸军指挥使的个人喜好都了如指掌,所以我认为他的评估是客观的。”

    江烽的话让本来想要聒噪的几名将领安静了下来。

    “我们淮右军很年轻,从固始军开始算起也不过两年,除了第一军外,其他诸军的建军时间更短,我们也缺乏更多的机会来打磨历练自身,我素来奉信,一直没有经历过苦战血战的军队就不能称其为合格的军队,除了第一军外,包括水军在内的其他诸军,我我觉得都还没有证明自己,我希望不管是在未来的颍州之战中,还是吴地征伐战中,各军都用自己的勇气和智慧来证明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