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一节 合成作战
    “没想到龟年和甘泉他们这一段时间里也没有闲着啊,动作很猛啊。”江烽站在塔台上遥望着前方三百步开外正在鏖战的双方。

    接连不断的术法攻击不断爆发,土系陷阱,木系阵法,火系攻击,除了主要局限于单兵攻击的金系术法武器没有展现外,基本上都一一展示出来了。

    第二军第五营和第三军第二营的对战算是比较大规模的实战演练了,尤其是加入了道藏所术法师们辅助进攻和防御。

    千人规模的对战在战场上已经能够起到相当大的作用了,除非是大规模的战役,寻常的数千人对战,一个营的失利,都会对战场形势演变起到一定影响。

    每一方都有超过七名以上的术法师助阵,或者说用助阵这个说法已经不太准确了,而是最为单独的一支打击或者防御力量在发挥作用。

    比如集体催发术法陷阱和术法阵,又比如两三名术法师共同启动术法盾来防御敌人尖兵箭头的冲击,再比如以合成术法来达到延阻敌人攻势的效果。

    如果说以前两者是割裂的,但是现在术法力量和军队的作战配合已经初见雏形了,这让江烽也颇为兴奋。

    吴地素以术法昌盛著称,可以想象得到,无论杨溥和徐知诰打成什么模样,淮右要想去摘这个桃子,都免不了有一战,届时,不可避免要遭遇吴地术法力量。

    如果不及早适应,寻找如何来应对这种术法打击,损失巨大都还是一回事,如果影响了战局,那就成了大问题了。

    两个营的对战相当激烈,完全看不出有半点演练的模样,这也是王邈力求要达到的效果。

    一都人马从侧翼发动袭击,原本是通过绕行到高处,准备居高临下发动冲锋,但是却被对方提早发现。

    三名术法师在一什刀盾兵的保护下,发动土系术法,当即在对方冲锋的道路上裂开一道长约十丈宽逾一丈的沟壑,虽然深度也不过五尺,但是就是这样也足以打乱袭击者的攻击进程。

    然后这边的弓弩手趁机隔着沟壑发起攻击,使得对方在企图通过沟壑的企图遭到彻底失败。很快就被裁判方判定这一都人马失去战斗力,退出战场。

    “干得漂亮!”杨堪也忍不住抚掌赞叹。

    他还没有返回寿州,和梅况、田春来都留在了浍州,现在他们的伤势都还没有痊愈,要想彻底恢复,尚需时日。

    “没想到这术法一道和军队的进攻相配合,竟能发挥出如此巨大的威力,这种土系术法阵恐怕需要术法师消耗的玄神不小,如果针对骑兵的袭击,却能发挥出更好的效果,值得借鉴。”

    田春来目光闪动,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显然也被眼前这一幕震惊住了。

    要知道江南缺乏战马,加上地形以浅丘为主,而且水道纵横,所以历来骑兵是一大弱项。

    但骑兵在野战中的强大冲击力和高速机动能力又是步军和水军都无法相比的,所以在淮水以南,骑兵强弱几乎就是一个藩阀是否算得上强藩的门槛。

    像昔日寿州虽然富庶,却因为地势和自身原因,一直没有像样的骑军,就更不用说如何来应对骑兵拿出专门的战术对策了。

    梅况同样脸色剧变,他也知道原本浍州道藏所的实力不弱,后来随着寿州术法一道的人才也加入了浍州道藏所,成了淮右道藏所,实力更是突飞猛进。

    包括梅田郑三家的术法人才回寿州时都谈到了到淮右道藏所之后的所见所闻,以及对自己的术法一道水准的提升,尤其是一些他们之前从未想到过的研究方向和思路,都让他们脑洞大开。

    但是毕竟田春来和梅况都对术法一道不是很精通,之前寿州的术法一道虽然也有造诣,但是更多的还是局限于局部的防守和预警,以及单个的术法武器研究,根本没有形成体系,所以虽然这些子弟们回来说得眉飞色舞,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没有太直观的感受,触动不大。

    一直到今天见到眼前这一切,看到那土系阵法带来的裂地沟壑,看到那火系术法的火海无边,看到那木系术法的遮天蔽日,都让他们真正意识到术法一道可以改变一场战争的结果,尤其是在恰当时候发挥出来,其效果更是难以预测。

    “主公,吴地术法一道某也有所闻,或许他们在某些方面有精专之处,但是某以为,像这等专门为军队进攻防御所设计的术法阵法和攻略,他们绝对没有。”梅况语气里也多了几分肯定,“甚至可能从未想到过这些方面,更谈不上研究了。”

    江烽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些提点和指引会给道藏所带来这么大的变化。

    他不懂术法的原理,哪怕和邓龟年、甘泉以及许静他们多次探讨,仍然难以理解其中奥妙,但他却能从邓龟年他们的演示和描述了解到术法的威力所在,而如何将这些威力糅合到术法阵并运用于进攻和防御中去,江烽却大有心得。

    所以他在和罗真他们研究是也提出了许多看似不切实际异想天开的想法,最初大家都难以接受,但是当慢慢摸索之后,他们才发现很多东西不是做不到,而是需要一个过程,或者需要分解成更多的步骤方才能达到。

    江烽原本以为道藏所和军队的合作还需要一段时间和过程,没想到王邈却因为考虑到征伐吴地的战事即将拉开序幕,所以迫不及待的先行要让第二军第三军适应术法攻击,所以抢先启动了这一演练。

    而随着演练的深入,从最初的适应和防范应对,逐渐开始铺展到了术法攻击配合军队的攻击和防御作战,这一两周连续不断的演练也让第二军和第三军在这种纷繁复杂的术法演练中得到了极大的锤炼。

    “九郎,还是你看得远啊,我这个防御守捉使都有些失职了,都没有意识到道藏所这么久来就有如此大的进展,更没想到和军队的配合能够形成如此默契的配合,产生如此大的威力,我该检讨自己啊。”

    江烽话语里不无感慨之意,望向王邈的目光里也多了几分赞许。

    “主公,这不是某的成绩,全靠道藏所邓先生他们的表现,说实话,先前我也没有想到我们淮右道藏所有如此上佳的表现,最初我也只是希望我们淮右军能适应一下术法攻击,避免日后在和吴军作战时措手不及之下被打乱,没想到这份表现却让我大出所料,……,所以某不敢居功。”

    王邈却表现得十分得体,既没有谦虚,也没有自傲,只是很寻常的阐述了一个事实,这让周围的诸如杨堪、梅况、田春来和张挺等人都对其刮目相看。

    当初王邈就任衙推一职时,诸将是很有些不以为然的。

    甚至也有人想江烽是千金买马骨,向外界展示其对来自任何地方的人才的重视。

    也有人以为这是江烽希望利用王氏在河朔一带的影响力招募兵马所以才给王邈委以重任。

    但是现在看来,哪怕没有这些因素,王邈也绝对的当得起江烽的看重,尤其是其在江烽、陈蔚和崔尚都不在的情况下,依然敢于果敢决断,丝毫不在意外界的怀疑,光是这份气魄就足以让很多人侧目了。

    至于说这份演练的成效,那都还在其次,大家也不是傻子,都能看见这其实是道藏所充分展示出了其实力,和王邈有一定关系,但绝非王邈首功。

    见王邈这般说辞,江烽也不再多言,王邈的表现有目共睹,倒也无须过分夸赞。

    倒是王邈汇报的河朔军南下一事让江烽有些挂心。

    接近万人的河朔军南下,对于淮右军的格局必然会带来巨大变化,江烽也没有想到王邈这一趟走下来居然收获如此之大,甚至有些超出了想象和预期。

    现在淮右军也不过一万多人,这还算是加上了临时组建起来的第五军,以及两军水军,河朔军一来,淮右军实力暴增,当然,征伐吴地,多了这一万军队是大好事,但如果对这支军队的消化不好,也会给淮右带来隐患。

    不过既然已经确定了河朔军南下,崔尚甚至专程去了汴京协调,江烽也相信崔尚能够拿回一个满意的结果来。

    大梁此时尚需要淮右,无论是对蔡州还是南阳,淮右都能充当一块平衡石,当然,可能大梁也不愿意这块平衡石太重,让它都不好使用了。

    只是从河朔南下,势必要过大梁和淮北,大梁也就罢了,过淮北只能是从颍州过,而蔡州现在对颍州虎视眈眈,河朔军大举南下投奔自己,会不会让蔡州起疑?

    或者自己亦可藉此机会索性就占了颍州?

    要知道现在淮北时家对除了徐州之外的其他四州的控制力,在蚁贼的疯狂肆虐下,已经下降到了相当危险的程度。

    可蔡州会容忍么?

    哪怕是自己无心占颍州,蔡州就能放任河朔军南下么?更为麻烦的还有数万河朔军的亲眷家属,蔡州军会忍得住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