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七节 气度,格局,军法
    犀利刻薄的言语丝毫不逊于张挺,但是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却更为刺耳。

    “应该说主君很舍得了,至少在某所见过的关中军、河东军、大梁军、蔡州军、淮北军、南阳军以及河朔诸军中,像这等新建的军队,能够有如此齐备的盔甲武器,如此良好的后勤保障,在中原乃至关中驻军中,也可以排进前三了,除了大梁军和南阳军强于淮右军外,连关中军和蔡州军都不如,更不用说河朔诸军了。”

    王邈还在补刀,不谈第二军第三军的真实战斗力,却在大肆夸奖第二军第三军的装备保障,言外之意许子清和张越又如何听不出来,这是说第二军第三军当不起这般装备保障,不值。

    淮右财力本来就不足,和那些老牌藩阀相差甚远,但是在军队装备配置上却是舍得下血本,这一点让文官们都很是不满,但是淮右从一县之地迅速扩张到三州十县,文官们纵然再不满意,也不好当面抨击这等奢侈浪费之举,毕竟这也是军队一手一足打下来的江山,你文官们坐享,还在唧唧歪歪,那就要激起武将们的愤怒了。

    但这并不代表这种举动就符合文官们的意见,尤其是在军队的表现达不到文官们的期许时,这种攻讦声就会骤然变大,哪怕是江烽也不得不侧耳听一听。

    “王大人,请你说实质性的东西,别绕弯子骂人。”张越按捺不住了。

    “那某就来说说实质性的东西吧,二位将军姑妄听之吧。”王邈一正色:“某的观点很简单,第二军第三军都只能算是一支十分平庸的军队,训练刻苦,纪律严谨,装备精良,士气正常,但关键在于,缺乏血性,缺乏经验,缺乏韧劲,总而言之,缺乏一支能打胜仗的军队的必要气质。”

    一番话让许子清和张越都为之色变。

    许子清和张越不是那种混日子的庸碌之辈,能够被江烽安排在这个位子上,若是连一点儿批评意见都听不进去,那江烽就真的是瞎眼了。

    若是王邈信口评点,只会贻笑大方,但王邈这番话却是句句入骨,让二人都感觉到骨子里发寒。

    没说这支军队有多么糟糕,只用了平庸二字来点评,却让许张二将无法开口反驳,尤其是后续指出平庸所在,更让二人难以应答。

    缺乏血性,那是因为未经过真正一战,或者说未经过一场苦战血战熬炼,这种军队本质上还是由流民农夫组成的集合体,只是貌似军队而已。

    缺乏经验,这个就简单了,没有经历真正的战事行军,集结,应战,突击,或者遇袭的应对,这种军队只能叫雏儿,甚至一场夜袭也许就能让其炸营崩溃。

    缺乏韧劲,所指也很明确,这种军队也许以强击弱,打顺风仗看不出什么,但是一旦受挫,或者打逆风仗,又或者相持抗压,就会士气顿丧,甚至崩盘。

    虽然对王邈的态度很是不满,但是王邈轻描淡写的点出第二军第三军存在的问题,而且相当精准,并非胡乱攀诬,许张二人也不是那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不得不承认对方戳到了自己的软肋上。

    许子清沉默了一阵,方才稍稍缓和了一下声调:“衙推大人所言,某和张将军也知道,只是第二军第三军成军时间尚短,也没有赶上与蔡州军那一战,突袭寿州一战中,战事并不激烈,所以……”

    王邈摇了摇头,“许大人,某也说了,现在不是讨论第二军第三军存在问题原因的时候,因为战争的胜负并不会因为一支军队是不是存在客观原因就改变,一旦失败,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那衙推大人的意思是……?”许子清有些恼火,这家伙说话太硬太直,也太伤人了。

    “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如何迅速扭转,最起码要让这种局面得到实质性的改善,这才是最重要的。”王邈沉声道:“至于原因,大家都清楚。”

    觉得王邈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但这家伙说话态度语气太狂妄了,许子清和张越都有些难以接受,哪怕这家伙说话在理。

    “那衙推大人觉得目前应当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张越咬着牙道。

    “第一个问题,无法解决,血性只能在真正的战场上磨练出来,不是靠训练能成的;第二个问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吴军擅长术法辅助,未来吴地之战,我们势必会遭遇,所以宁肯我们现在付出一些代价来进行实战演练,也胜过在战场上付出几倍的代价,甚至是失败的代价;第三个问题,某的建议,需要第一军与第二军、第三军进行大规模的混编,或者等到河朔军入淮右之后,与河朔军进行大规模的混编,并通过三个月以上的训练来磨合。”

    “衙推大人的意思是,河朔军的战斗力远胜过我们第二军第三军?”许子清再问。

    “若论士气,相若,但情况不一样,淮右军这边是缺乏实战砥砺,所以军心未定带来的士气不足,河朔军则是缺乏希望,所以士气不足,但前者难以解决,而后者一旦归附我们淮右,就不是问题;若论战斗力,淮右军纪律性略好,装备更精良,但河朔军经验丰富,战斗状态更好,这一点上,淮右军远逊。”王邈毫不客气。

    被王邈的话挤兑得难以接口,许子清和张越也是觉得纵然再争辩也无多大意义,河朔军未到,难以看出端倪,只是这家伙这个时候这样忙不迭的提出来,目的何在?

    “二位大人,某并非想为难二位,但是第二军第三军未来也许是入吴地的主力,河朔军进淮右,如果我们淮右军的表现比起河朔军相差太远,会骄纵其心,不利于日后主公对其的收服驯化,我们需要向河朔军展示,或许我们在某些方面不及他们,但是我们在应对某些战争经验上强于他们,起码我们要给他们一个我们淮右军和河朔军各有千秋的印象。”

    王邈的话让许子清和张越有些明白了,许子清迟疑的问道:“衙推大人的意思是要让我们第二军第三军在某些方面的表现压过河朔军?”

    王邈悠悠一叹,“莫非二位大人还觉得某是有意要借河朔军来打压淮右军,为某自己挣得一份立身之本不成?”

    许子清和张越都有些尴尬。

    在内心深处,他们都是有此看法的。

    这位衙推大人主动请缨要到河朔去招揽人马,在张越和许子清看来,这就是一种加重自己在淮右军地位分量的举动。

    王邈自己就是出身河朔豪门,尤其是在回来称可能会招募到近万人的河朔军加入淮右军,这本来就足够引起震动了,现在整个淮右军也不过一万多人,而且还有两军水军和一军刚刚组建起来的第五军,这一万河朔军,特别是在骑军还占有相当比重的情况下,可以说将极大的改变淮右军内体系格局,这不由得不让许子清和张越内心有所虑。

    而王邈在做出这么大举动之后,又紧接着要求第二军第三军实地演练,并且“吹毛求疵”,怎么看都是想要为下一步河朔军入淮右之后,河朔武将来卡位占序作铺垫,这如何不让许张二人内心的担心和恼怒爆发出来?

    王邈直接把话题点穿,见许子清和张越一时间都不说话,内心也有些不屑。

    这些淮右将领心胸未免太狭隘了一些,某就算是真有意要在淮右体系内挣得一席之地,或者要领驭淮右军格局中某个派系,也绝非现在,最起码也得要等到淮右军一统整个江南之后去了,若是真的只存着这点儿心思,自己又何须颠沛流离这么多年之后来淮右这等新兴的小藩阀?

    当然,王邈也知道处在各自不同的位置想法自然不同,他很佩服江烽的豪迈大度,但是淮右军中相当一部分武将已经隐隐有跟不上时代的迹象,这一点他觉得需要提醒一下江烽了,哪怕只是得罪人之举,但他也要做,否则日后只会让淮右军付出更大的代价。

    “二位大人,某内心所想无须对人言,但让起码让淮右军面对入淮右的河朔军时能有些许优势所在,我想这一点二位大人肯定是乐于见到的,吴地之战河朔军必定会参与,若是日后我们老淮右军表现远逊于河朔军,我想无论是对主公还是诸位,都不利,所以我希望最起码我们淮右军在应对吴军最为强大的书法阵型和术法器具攻击时,表现得更为应对自如一些,这不是坏事,这可以让主公在驯服河朔军时有更充足的底气,我希望这一点二位大人能够明白。”

    说到这里,王邈语气骤然转硬:“河朔军未来一两个月之间便会陆续南下,届时,他们一样会观察和评判淮右军的实力,第二军第三军只有这一两个月时间来提升我们的优势,尤其是对术法战争的应对能力,河朔军在这一点上是短板,所以我希望用这一点来为主公赢得足够的底气和尊重!所以,我的要求就是第二军第三军从现在开始立即加强这方面的实战演练,道藏所会全力配合,违者,军法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