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四节 合纵连横,利益之争
    “吴地局面我们现在还不好确定,但是毫无疑问会迎来一场大的变动,所以我相信贵军也有自己的打算安排。”

    厅堂不大,青鱼寨本身就是一个小渔村,这还是渔村中的一个老祠堂改造出来的,破旧不堪,但是总还算能容纳得了在座的众人。

    “的确,正因为如此,我们镇南军觉得和淮右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相反,如果我们相互之间能够加以策应的话,对我们双方来说,应该是一个双赢之举。”

    坐在江烽对面的是脸色还有些苍白的钟晗,虽然也已经突破了小天位境界,但是他的恢复情况显然没有江烽快,这也显示出两人在水准上已然有一些细微的差距。

    江烽经过了一夜的恢复,状态迅回升,已经恢复到了之前固息前期的状态,看样子也许用不了三日,他就能正式晋位小天位凝丹期的境界,真正具备一个小天位高手的实力。

    而钟晗的情况要慢许多,看这个样子需要七到十日方能达到小天位境界,这其实也体现了各自武道水准上的进境,虽然在晋位之前都是固息后期,但在晋位之后的消化吸收以及融会贯通上就还有高下之分。

    坐在杨堪下的梅况情况也要比钟晗略好,但也不及江烽,他也一样突破了小天位壁障,而且目前的状态要比钟晗更好,但他的年龄要比钟晗大上十岁,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甚至要略逊于钟晗。

    江烽很清楚自己能够如此快捷的恢复元力玄气,恐怕不仅仅是自己先前水准高于钟晗和梅况那么简单,实际上在之前,梅况在治愈了痼疾之后实力还要略强与自己,但是在这一轮突破之后,自己已经走到了他的前面了。

    这其中的原因更多的是自己修炼的五禽功法对于蓄养精气更为精妙,而自己虽然前期进度很慢,但是基础却打得格外牢实,十多年如一日的修炼,这份根基不是随都能具备的。

    也正是如此兄长才能被那陈抟相中收为门徒,否则以陈抟眼界之高,岂是寻常角色能入眼的?

    自己厚实的基础越是往更高阶段,就越是能显现出不凡,这一点相信在进入小天位之后会更明显。

    杨堪和对面的危星峰情况相若,但是杨堪知道自己在实力上比起从固息前期跨入固息后期的危星峰要略弱,因为自己这一战中只是突破固息期这个壁障,进入了固息前期,距离固息后期尚有距离,这和他前期提升较快有一定关系。

    危星峰踏入固息前期已经两年了,而在太息期更是足足逗留了五年,但即便是这样,危星峰在整个镇南军中已然被誉为镇南军中四杰人物,除了钟氏兄弟之外危家的头号青年俊彦。

    所以杨堪也很知足,他知道下一步自己需要谋划的不是如何突破,而是进一步苦修,为尽早进入固息后期打好基础。

    他有这个自信,和张挺拉开的距离,张挺很难再赶上自己,越是往后,这种差距越难以赶上弥合。

    张挺现在还在养息期也许不觉得,但是当他进入太息期之后,他就会意识到,每前进一步,都会比以前付出大许多的努力。

    “我也希望我们能够有一个双赢,但吴地情况变化未必能按照你我双方的意愿来进行。”江烽看了一眼面带思索之色的钟晗,“更何况淮右与镇南相距甚远,要想策应,怕是不易啊。”

    钟晗听出了江烽话语中的婉拒,有些心焦。

    江烽所言也有道理,淮右的目标是吴地,而镇南军显然无法对淮右有实质性的帮助,镇南军的目标是江饶二州,可吴地内乱,江饶二州不可能对吴地有什么帮助,相反镇南军还寄希望于淮右能在吴地占据优势,给宣、歙、衢三州施加压力,迫使其无法支援江饶二州。

    “江大人,我们判断吴地内乱非短时间内能见出分晓,尤其是在蚁贼和越国都可能介入的情况下,您说的吴地局面究竟会向哪个方向展无法判断,我们也很赞同这个观点,这恰恰是我们双方合作的基础。”危星峰给了钟晗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接上话道:“不瞒您说,我们的要目标是要收复江饶二州,您也知道江饶二州是当年钟延规丧心病狂借助杨行密的帮助分裂我们镇南军之举,所以我们镇南军必须要收回江饶二州,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我们不吝付出任何代价。”

    危星峰的话让淮右军方面的诸人忍不住一阵窃窃私语,这几乎就是有些类似于求助的宣言了,问题是现在淮右军有这份力量来帮助镇南军么?镇南军就真的这么需要淮右军的帮助?

    江烽也有些疑惑,目光落在钟晗和危星峰身上,这两人要说只能算是镇南军中小字辈,钟静还在,而且钟晗上面还有一个哥哥钟晔,要说钟晔才是嫡长子。

    钟晔和钟晗都是嫡子,但是却非同母所出,盖因钟晔的母亲和钟晗母亲是两姊妹,钟晔母亲过世后,钟静续弦,娶了钟晗母亲,生下钟晗,所以钟晔和钟晗都是嫡子。

    现在危星峰代表钟晗话,但是钟晗能代表钟静么?

    或者说,这里边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江烽的敏感没有错,钟晗之所以如此急切的想要拉拢淮右军,自然有其理由,只是这等理由却不好宣之于众,而是在下来私下里时,江烽才知晓。

    **********************************************************

    “没想到钟氏也是这等情形。”江烽抚摸着额际,说不出的感慨。

    这种门阀世家制度带来的就是嫡庶之间的巨大差异,而即便是嫡子之间,嫡长子和次子之间的差距仍然巨大,在这种家庭环境中,相互之间的竞争攻讦似乎已经成了惯例,尤其是当这种竞争者之间实力相若各有拥戴者时,就更容易引内部的矛盾冲突。

    南阳刘氏如此,这镇南军钟氏也是迹象隐现,相比之下自己这种白手起家者,反而没有这么多羁绊,这大概也是有利有弊。

    “主公,其实这也正常,都是嫡子,而且钟晔的母亲已逝,而钟晗母亲正得宠,钟晗本身也算是出类拔萃,若是没有点儿这等心思,反倒是奇怪了。”田春来对此不以为然,“看看钟晗身边的这些子弟,都应该是镇南军各州大族子弟,我估摸着钟晔身旁也应该有一拨这种人,算是两头下注吧。”

    江烽心中也是明悟,其实像杨堪、丁满、张挺这些大梁将门世家子弟投效自己,未尝不是这些世家的多头下注的一种表现,这种情形在那些名门望族中表现更为突出,比如崔尚。

    “唔,那你们觉得钟晗提出的条件如何?”江烽问及实质性的问题。

    “镇南军胃口不小,吞下江饶二州,居然还在打鄂州的主意,可真是有些狂妄了。”杨堪冷笑着道:“不过这是好事,杜氏暗弱,枉自执掌鄂黄蕲三州,却无所作为,镇南军若是要图谋鄂州,南阳势必要拿下沔州,把蕲黄两州交给我们也算是一个公平交易吧。”

    “此时言之过早,镇南军这不过是抛出一个不切实际的诱饵,等他们拿下江饶二州,狗年马月的事情了,再说了,拿下江饶二州之后,他们还有余力来图谋鄂州么?怕还是要我们出兵蕲黄来为他们做牵制吧?端的是打得好主意!”张挺不屑一顾,“饼画得漂亮,但要吃到嘴里,没那么简单。”

    江烽目光落在梅况和田春来的身上,“况兄,春来,你们怎么看?”

    “七郎和过之所言甚是,从长远来说,这不失为一个构想,但是对我们淮右来说,有些遥远了。”梅况和田春来交换了一下眼神,沉吟着道:“我和春来之前就探讨过,蕲黄太过遥远,设若主公真的出兵庐濠和滁四州,倒是不妨考虑拿下宣州。”

    宣州?

    江烽微微点头。

    梅况的意见正合他意,杜氏好歹还算是目前淮右的盟友,这背后插刀之事若是没有合适的理由,很容易招来诟病,而且江烽现在也无意四面树敌。

    他的目标就是盯着庐濠两州,如果可以,在吞下和滁两州,至于宣州,这是进入江南的跳板,若是可以,他当然想要拿下,问题是这需要合适的契机。

    否决镇南军的图谋杜家这一方略,把目标改在宣、歙、衢三州,不知道镇南军该如何作想?

    “就是怕镇南军会有其他意图。”田春来慢吞吞的补充道:“我觉得镇南军之所以拿出这样一个方案,大概也是怕我们淮右把手神过江南吧?不过他们也不想一想,就算是我们收不伸进江南,那宣、歙、衢三州就轮得到他们镇南军?越国和闽地就会坐视他们镇南军蚕食鲸吞?做梦吧。把这个话题挑明,也许能让镇南军方面头脑清醒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