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节 收益
    仓促间江烽也无法仔细观察,只不过在自己三柄玄铁斩马刀被青蛟所毁之后,自己也就没有趁手的兵刃,这倒是正好。???

    这把造型有些古怪奇异的环刀看样子倒不像是凡品,而且那刚才刺破自己手掌心之后,竟然让自己和这柄刀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煞是奇妙。

    只不过现在自己元力玄气未复,持握这柄刀当然没问题,但若是想要使将起来,恐怕还有些吃力。

    想到这里江烽又看了看,看不出这柄刀的材质是什么,非铜非铁,倒像是某种合金铸锻而成,而这种造型风格,也不像魏晋以来的风格,倒有些相似先秦时候的匠作。

    前面传来一阵声音打断了江烽的思绪,现在也不是查看这柄环刀究竟的时候,既然到了洞底,也就该是查探蛟窟有无宝藏的时候了。

    一阵光亮传来,郭岳率先进入洞窟底部,江烽和张挺紧随而入,这个时候大家才现蛟窟底部格外宽大,只不过仍然是盘曲蜿蜒,犹如一个四通八达的迷宫。

    那边唐君山和刘墉等人已经先下到了洞底,最大处就像是一个厅堂,中间有一个状如石笋般的圆柱,间隔的空隙有一丈左右,四处都有孔洞向外延伸开来,使得整个地下洞窟都显得格外奇诡阴森。

    火把举了起来,虽然这处洞穴在地下,而且格外潮湿,但是空气流通却不差,火焰忽明忽暗,飘摇不定,显示出这洞穴底部的来风方向不定。

    往东方向的洞穴明显要比其他三个方向的孔洞大上一圈,如果预料没错,那么那个洞穴应该是险些化龙的青蛟所居,其他三处洞穴要小一圈,应该就是其余三头青蛟居所了。

    而中间这一处类似于厅堂的洞窟应该就是平素几头青蛟沟通亲近的地方了。

    在确定了整个洞穴中再无其他生物之后,剩下的工作就显得相对轻松了,无外乎就是搜寻一下几个洞穴,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了。

    汇合了的两群人也就分成了四个组,分别混编,对四个洞窟进行搜索。

    剩下江烽几个人也就在中间这个空洞里查看。

    这个最大的空洞直径在三丈左右,并不像想象中的完全是泥土构成,而明显是十分坚固的岩石结构。

    这也意味着虽然这上边的洞穴是江水堆积而成,但是这下边其实是一处岩石洞穴,青蛟也就应该是生于此。

    只不过随着江水每年将淤泥冲来,慢慢堆积得越来越厚,甚至将洞穴彻底堵塞,而青蛟还不得不用自己的身体来不断疏通这些洞穴孔道,避免被堵死。

    很快搜寻就开始有了成果。

    第一批多达十余枚大小不一的鲛珠被现了。

    青蛟在吞吃了鲛蚌肉后将鲛珠吐了出来,然后放在自己巢穴旁,这种鲛珠自带淡淡的光彩,可以在黑暗中起到一些照明作用,和夜明珠有异曲同工之妙,却又胜过夜明珠许多。

    夜明珠是矿物形成的圆珠,而这个鲛珠却是鲛蚌养成的珍珠,但是却又不同于一般的珍珠,要比珍珠珍贵百倍,其不但具有照明效果,而且更具有提神醒脑、养神聚精的效果,更是美颜润肤的珍品,巨富人家女性求得一枚贴身而藏,不能说永葆青春,但是也的确能滋养容颜,养生驻颜。

    只是这种鲛蚌生于水底深处崖缝间,极难捕捉到,只是偶有渔人能够在打渔时偶尔能捞到这种鲛蚌死后留存下来的鲛珠,所以价格奇高。

    紧接着在几个蛟窟又6续现了数十枚鲛珠,这应该算是价值最大的一批财货,另外像蛟牙等物虽然也算是稀奇,但是价值却不好计算了。

    数十枚鲛珠对于淮右来说可以算是一笔不小的财货,尤其是那些大若拳头的鲛珠,价格更是昂贵。

    按照张挺的判断,这等大小的鲛珠在汴梁城里起码可以卖到千金一枚,也就是说一枚鲛珠竟然相当于接近万贯,这岂不是意味着数十枚鲛珠,能换来几十万贯钱财?

    当然这种计算有些离谱,一来小一些的鲛珠是卖不到这么高的价格的,二来一下子有这么多的鲛珠出世,估计价格就会大打折扣。

    比如如果只有一枚鲛珠出世,也许就能卖上千两黄金,甚至更高,但是如果三枚鲛珠同售,也许就只值五百金一枚了,如果再多,也许就会变成三百金甚至一百金一枚都有可能。

    物以稀为贵,鲛珠虽然珍贵,但如果数量太多,那价格自然也就要大打折扣了。

    但无论如何,这批鲛珠都是一大笔财富,再说了,除了汴梁城这等通都大邑外,也还有诸如洛阳、长安、扬州、江宁、广州、杭州、太原这等大都市可以贩卖,只要别集中在一时一地插手,这鲛珠的价格就不会太低。

    如何来分配这批鲛珠也成了问题,江烽还有些担心,但是很显然他小觑了南阳和闽地,他们对鲛珠倒不是很感兴趣,但对青蛟却是格外有意,包括镇南军也是如此,这也让江烽大为意外,只能说土豪们的心思他永远不懂。

    最后己方共同协商,南阳方面和闽地方面放弃了鲛珠的分配权,除了之前承诺的赠送其一头青蛟外,另外再将另外一头的青蛟蛟皮、蛟筋、蛟肠等物赠送给了南阳和闽地两方,但是保留了蛟胆、蛟丹。

    而淮右军和镇南军的分配就显得更圆满。

    钟晗相当会做人,很大方的放弃了鲛珠分配权,鲛珠全数归淮右,而在青蛟尸体分配上,镇南军获得了两头半青蛟的所有,而淮右军则获得了那头自爆丹元的大龄青蛟,算是皆大欢喜。

    ****************************************

    一干人返回了青鱼寨,开始疗伤和清理收获。

    应该说这一次对淮右军来说算得上是运气极好,没有一人丧命,而且收获颇丰。

    除了经济上的收益外,更重要的还是这一批武将都经历了一番非凡的历练,江烽确信自己已经突破了小天位壁障,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元力玄气慢慢的积蓄起来。

    而像梅况、杨堪等人究竟如何,他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江烽觉得恐怕一样受益匪浅。

    梅况的恢复状况很快,江烽感觉梅况的情形应该和自己相似,只不过他的恢复度没有自己这么快,但也应该是突破了小天位壁障,至于杨堪、田春来这些人的受益也不会差多少。

    而这批鲛珠的收益,对于财政几近枯竭的淮右来说,无疑是解决了大问题。

    三十多枚鲛珠,根据张挺等人的初略估算,哪怕是按照较低的价格,也能售卖出两万金,也就是十六万贯左右,这对于整个淮右来说,称得上是一笔实打实的巨款了,要知道当初江烽去大梁和南阳乃至鄂黄寻求支援,也不过就是两三万贯就把他打了,现在骤然就能拿到二十万贯左右的收入,如何不让人欣喜若狂?

    当然要想一下子将这笔鲛珠变现肯定不可能,骤然出手,能卖到十万贯就算是不错了,但如果能够分散地点分阶段初步出手,尤其是通过有过硬的渠道能卖到各地,自然就能得到一个满意的价格。

    江烽也知道这一次镇南军这般大方肯定有其他原因,甚至他也能揣摩到一些钟晗的想法。

    镇南军久欲对江饶动手,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了吴地内乱在即,肯定要借此机会下手,但恐怕又有些担心吴地的局面未必能按照他们设想的那样变化,所以才会这样不遗余力的讨好自己,希望能够在局势有变不符合他们意图时,请淮右帮助策应支持一番。

    不过这对淮右来说并非什么坏事。

    出兵吴地是江烽既定的战略,之前之所以一直迟迟没有拿定主意,就是担心寿州的局面尚未彻底稳定。

    但是经过这几个月的磨合,江烽对掌握寿州局面已经越来越有信心,尤其是经历了这一次历练之后,江烽相信以梅况和田春来为的梅田两家应该更加牢固的绑上了淮右这辆战车上,未来吴地一旦乱起,寿州就可以作为出兵吴地的跳板和桥头堡。

    而侯晨出使舒州,又迫使舒州签订了城下之盟,还可以利用舒州之力来作为助力,舒州和江州只有一江之隔,届时亦可通过舒州来为镇南军这边作以策应。

    可以说现在淮右局面一片大好,当王邈游说成功的河朔兵马返回淮右时,那就是万事俱备之际,只待吴地内乱一起,淮右大军便可直出,取濠州也好,攻庐州也好,一切皆可根据形势变化而定。

    当然,这是一个最理想的设想,王邈带河朔兵马入淮右,要将这支兵马并入淮右,也会有一个过程,而且河朔兵马,素来桀骜,其忠诚度也远非本土士卒可比,要想让这支军队彻底归属于自己,也还得下大功夫。

    不过江烽还是很有信心,只要入了淮右,哪怕是百炼精钢,也得要让他化为绕指柔。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