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八节 晋位
    吐着血沫,江烽用弯曲的玄铁刀支撑起身体,看着已然发狂的青蛟。

    整个青蛟周围三丈以内一片狼藉,泥石飞舞,树枝苇叶被撕扯乱扔,任何只要敢靠近青蛟的东西,都无一例外的会被撕得粉碎。

    许静在间不容发间被飞射而来的鞠蕖带走,一瞬间之后,她的立足之地已经被蛟尾扫成一片平地。

    虽然青蛟仍然在狂乱肆虐,但是江烽知道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只不过这却已经让自己一方付出了惨重代价。

    包括自己、钟晗、梅况、杨堪、田春来、丁满、危星峰、刘竞雄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江烽甚至不知道杨堪、梅况他们是否留得性命。

    这一场历练之战演变成这样,大大出乎自己所料,之前虽然也都说屠蛟历练,肯定有危险,但是危险程度如此之高,只怕日后就真的没有人敢来玩这种历练砥砺了。

    狂暴之后,这头青蛟的动作已经开始慢慢减缓下来,龙角威能压下了青蛟丹元自爆释放的威能,让它无力挣扎。

    龙和蛟之间的差别就显现出来了,加上龙角又是被术法催发,威能更甚,青蛟丹元自爆之后慢慢委顿下去,等待它的只有死亡一途。

    不过另一头青蛟却没有臣服,相反受到这头青蛟丹元自爆的刺激,那头青蛟也开始变得狂暴起来。

    唐君山、郭岳以及秦再道、钟明、危星峻等人已经有些压制不住这头越来越狂野的青蛟,而失去了风磨铜大槊的张挺虽然侥幸蛟爪余生,但是赤手空拳又如何敢于青蛟搏斗?

    虽然还有天罗网的牵制让这头青蛟不至于马上失控,但是唐君山他们却无力解决掉这头青蛟,甚至局面还越来越危险。

    尤其是像秦再道、钟明、危星峻等几人,他们的武道水准只是静息期,根本无力对青蛟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屡屡对决中,都是一招就被震得口鼻冒血,这伤势虽然不至于致命,但是血气翻涌的滋味也不好受,而且还来不及疗伤就得要跟上,否则唐君山和郭岳根本无法抵挡得住青蛟的疯狂攻击。

    江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此时的他只感觉自己全身元力玄气都已经被震散了,手中支撑的玄铁刀都觉得重逾千钧。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头青蛟随手挥击将郭岳的金刚伏魔双环震开,然后蛟尾一击又将郭岳抽出几丈开外,口吐鲜血,伏地不起。

    难道这局面就演变成这样,一直到看到张挺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把大枪,重新加入战团,但是依然未能改变局面,好在鞠慎也终于赶到,天残陌刀终于抵挡住了青蛟的攻势。

    *******************************************************

    “继川兄,该我们上了吧?”刘墉活动了一下身体,含笑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王继川问道。

    “嗯,该我们上了,再晚,我们就赶不上趟了,而且还只能招人怨恨。”王继川手中的吴钩剑已经掣出,目光仍然死死盯着那头已经被龙角打压下去的青蛟,“真没想到淮右的术法一道也不弱,居然能用龙角威能强压下青蛟的丹元自爆,我还以为这一次淮右要铩羽而归了呢,没想到居然被他们赌对了。”

    “继川兄,你觉得这个机会是不是最好呢?”刘墉目光流动,似乎有点儿耐人寻味。

    王继川甚是机敏,摇摇头:“墉兄,别打那些歪主意,你看看那个江烽,虽然面目狰狞,但是却还能撑得起来,我琢磨着若是这家伙真要舍命一搏,恐怕你我未必能拿得下他呢。再说了,我也不会认可你的做法,除非把所有人杀光,否则你我就是得罪了淮右军和镇南军两边人马了,你也许无所谓,但是我们闽地却不愿意见到这一幕,所以我不能允许出现这种情形。”

    刘墉目光微微一凝,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王继川的目光,王继川坦然直视,丝毫不惧对方有若实质的目光,“我说的是实话,我们闽地不能容许这种情况出现,哪怕刀枪相向。”

    刘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摇摇头,他还是有些心有不甘。

    现在正是削弱淮右实力的大好机会,就算是无法斩杀江烽,但是也绝对能让淮右几员大将的性命留下来,只是这王继川的态度若是恁地强硬,却让刘墉不得不放弃。

    虽然他本人有把握能解决王继川,但是王继川还有两个弟弟,以及他们手下还有一拨人,刘墉没有太大把握。

    刘墉也知道王继川的意图,闽地这是要交好镇南军和淮右军,图谋吴地了,只可惜这一计划南阳却无法参加。

    当然刘墉也明白之前王继川所言在理,现在的自己这一支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于伯父和堂兄他们之间的对决中赢得主动,不至于被伯父和堂兄他们将父亲和自己这一支扫地出门,这才是关键,至于其他,都可以暂时搁在一边。

    “也罢,那我们就去当一回好人吧。”刘墉淡然而笑,跨步而出,手中已经入变杂耍一般握住了一柄大枪,红色的璎珞在枪头上格外醒目,似乎是吸取了无数人鲜血染成。

    ******************************************************

    战局陡转。

    江烽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支生力军的加入,本身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的青蛟在新来者七八个高手加入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被斩杀。

    尤其是当头两人,一个毫无疑问乃是南阳刘氏,其表现出来的玄黄战气已然登临了固息后期,不比自己逊色多少。

    还有一个虽然略逊一筹,但也是固息前期的水准,但却非南阳刘氏一族,观其举手投足之势,却有沧海扬波之风采,难道是闽地王氏?

    闽地王氏一族的伏波击浪气,据说源于王氏一族先祖观海浪拍击礁石所悟,其劲道浑厚苍凉,生生不息,不亚于南阳刘氏的玄黄战气,江烽看其中有好几人这种气劲均有小成,显然都是来自一族,倒是让其颇为意外。

    这等青蛟出世,连闽地王氏一族都为之意动,还是王氏一族有意要假借青蛟出世染指江南的一个征兆?

    若真是后者,江烽倒也能理解。

    闽地王氏一族自王审知之后儿孙辈开枝散叶甚多,其中不乏良臣猛将,尤其是听闻其孙辈中更是人才辈出,只是受制于北面的吴越两地强势压制,只能困居闽地山间,现在看起来也许闽地王氏有些不甘寂寞了。

    “可是光浍寿防御守捉使江烽江大人?”

    沉静的声音从已经走到了距离江烽前方不足一丈处,青年男子抱拳拱手一礼。

    此时的江烽虽然神志极为清醒,但是手足全身却是旧气方去,新劲未生之时,可以说现在随便来一个壮汉都可以将其暴揍一顿,随便来个锻骨期高手都能将其格毙。

    他清楚此时的自己是真正突破了小天位的壁障,但是突破之后却没有那么容易就能即时晋入小天位高手,还需要慢慢蓄养一段时间,让体内的元力玄气重新滋生起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跨越,从天境到小天位,不像从养息到太息或者太息到固息那么简单,这是真正的鱼跃化龙,就像是那青蛟化龙一样,只不过青蛟未成,被扼杀在摇篮中,而自己成功了。

    但成功了却不意味着自己马上具备了小天位的实力,这还有一个不长不短的过程,江烽估计自己在两到三天内就能彻底蜕变为小天位高手,但这两三天间,他还得要处于一个不太稳定的阶段中。

    但是眼前对方已经找到了自己,虽然不清楚对方来意,但是此时他却不能露出半点怯。

    “正是江某,来者可是闽地王氏子弟?”江烽此言倒也不算失礼。

    虽然他年龄和对方相近,但是身份却已经不一样了,对方多半是王氏一族并未担任重要官职的子弟,就像钟晗一样,来历练者,多是担任闲职者居多,何况王氏这小一辈者,也没有哪个身份能和江烽平起平坐。

    “王继川见过江大人。”青年再度一礼。

    “哦?果然是固始乡人,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某早有意遣人前往闽地拜会王公,只是赘务拖缠,今日能在这里见到,也是幸事。”江烽举手一礼,然后走前两步与对方把臂。

    王继川感觉到对方手上有些虚浮,略感惊诧,不过想到对方刚与青蛟恶战之后,也能理解,只是这般表现却还是有些异样,莫非此人真的在这一战力突破壁障,晋位小天位?

    此时郭岳、唐君山等人已经过来,听闻了王继川与江烽的对话,也都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闽地王氏和南阳刘氏同时出现在这里,到也让淮右和镇南一帮人心里都不由得嘀咕起来,虽然对方表现出来了善意,但是己方损失颇大,这个时候是断难对抗对方的,也需要小心对方突然变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