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七节 屠蛟!
    蛟尾疯狂的来回扫荡,而蛟爪也是迎着江烽的玄铁刀猛然挥出,蛟首也配合着蛟爪的舞动呲牙大咬,甚至到最后蛟首更是平视一擂,独角直顶江烽。

    失去了金晶剑的钟晗一个漂亮的翻飞越腾姿势,躲过了蛟尾的扫击,重新抓住了金晶剑,但是蛟尾很快回扫,距离太近让钟晗失去了回旋之机,这个时候钟晗才意识到自己不该去强取金晶剑,这把自己陷入了一个极其不利的局面了。

    游荡在蛟身旁的钟晗不断变幻姿势躲避着蛟尾的扫荡,但是狂怒中的青蛟已经不打算放过他们,哪怕自己付出一些代价。

    猛然拉开一定距离,蛟尾再度自下而上抽击,钟晗金晶剑轻点,借力飞起,但青蛟早已有所预谋,蛟爪闪电般的突然探出,狠狠一击。

    来不及多想的钟晗横剑格挡,但是蛟爪一击之力何其凶猛,蛟爪几乎要将金晶剑击弯,伴随着喷涌而出的大口血沫,钟晗再度飞出十余丈,狠狠的跌入泥地中。

    与此同时,江烽也一样陷入了困境,另外一只蛟爪诡异的从侧面袭击,他连发三刀,仍然无法阻挡住这悍然扑击的蛟爪,只等屈身弹退,但是早已经被青蛟算计进来的蛟尾瞬即反抽。

    根本没有给江烽多少回旋的余地,哪怕是有玄铁刀和术法甲衣护体,江烽也一样无法抵挡这无可匹敌的凶狠一击。

    玄铁刀当时就被击成弯弯曲曲如蚯蚓一般,而自己的胸、肋也都遭遇了重击,江烽估计自己最起码有三条肋骨断裂,口鼻涌出大股的血浆,内腑传来的沉闷滞重感让江烽也意识到这一次自己恐怕是真的扛不住了。

    不过钟晗和江烽的拼死一击,终于是为下边的术法陷阱、器具和武器赢得了时间,这短短的几息时间已经让准备妥当的术法师们有了可以应对的机会。

    一连串的雷霆蒺藜伏弩弹终于从地面竖立起来,伴随着雷霆伏弩从木匣次第张开的弩口中喷射而出,这种用术法机簧压缩之后弹射出来的弹丸脱离特殊的匣口,立即就开始燃烧起来,而且迅速在空中变成一堆膨胀蔓延开来的火球,一发接一发的扑向青蛟。

    这是用特殊的磷粉混合了炎阳晶石——一种产自火山岩中的矿粉,前者可以通过与空气的摩擦实现自然,而后者则是可以产生沾附和促进持续燃烧的效果。

    青蛟也意识到了危险,蛟尾狂扫,带起狂风,想要将这种质量较轻的粉状弹丸吹开,但是它却忘记了在伏弩弹中还藏着蒺藜。

    这种空心蒺藜是也用木结构掏空拼合而成,十分巧妙,在空中飞行时可以不断溢出磷粉和炎阳石粉让其保持加速燃烧状态,而这种东西显然不是风能够吹走的。

    几枚蒺藜弹击中了青蛟的身体,而哪怕只有些许磷粉,在空气中顿时可以泛起火星,而地面的术法师们几乎同时发动了火性术法,漫天的火焰瞬间就将青蛟包围。

    火焰的灼烧让青蛟意识到自己想要逃脱厄运恐怕很难了,哪怕它已经有了变身化龙的机会,但是这些人类显然不会给它这个机会。

    暴怒中,它迎着火焰而去,蛟息狂吐,蛟尾疯摆,它要捣毁它面前的一切敢于挑战它的东西。

    蒺藜击中了蛟身,瞬即炸裂开来,混合了磷粉和炎阳晶石粉的弹丸碎裂洒落在蛟身上,立即燃烧起来。

    但是青蛟本身就是水性灵物,自带水性灵力,燃烧的火势并不大,但这种灼烧感却会让青蛟更为难受,青蛟变得更为疯狂。

    一圈接一圈的火网被青蛟冲破,舞动的蛟爪和摆动的蛟尾已经让埋伏在地面的术法师们战战兢兢,青蛟只需要扑地一扫,他们就得要身死当场。

    关键时候还是要靠武道强者们站起来。

    虽然霹雳蒺藜伏弩弹极大的伤害了青蛟,并且使得青蛟的续战力受到了损害,但是这个时候青蛟是疯狂的,必须要在这个时候顶住青蛟的反扑,只要抗过了这一波攻势,青蛟就会迅速陷入死亡陷阱中。

    田春来的苍月刀幻起千重刀浪,迎着想要突破火网的青蛟而上,连续不断的劈中青蛟挥舞的蛟爪,刀锋凛冽,蛟爪暴烈,不断的交错格击,饶是田春来嘴角不断溢出血沫,但是他却半步不退!

    危星峰从侧面疾步冲来,明月枪挑起一个犹如满月的枪花,昂首叱然而进,每前进一步,枪花便会变得小一分,但是却更为明亮,枪枪不离蛟腹要害。

    刘竞雄和丁满从两翼夹击而至,大家都知道这是生死关头了,一旦被青蛟突破火网落地,那么等待着的就是所有术法师们的死亡,而他们这些武道强者能逃脱几个也很难说,也许能逃脱一小半就是幸运了。

    丁满的神王锏再度发威,轰然的气势狠狠对上了蛟尾的扫击,而刘竞雄的天日剑一样非同小可,点点滴滴,如拨草寻蛇,专门择其虚弱要害而击。

    甘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中一枚两头尖锐的梭形物体举起,猛然向前抛出,橙黄色的梭形物体在空中微微一滞,迅即缓缓向前滑动起来,就像有一道无形的力量托住它。

    双刃飞梭缓缓加速,凭借着术法师们的加祝之力,启动了其自身体内的特有术法之力,双刃飞梭在极短时间内就加速到了让人吃惊的速度。

    双刃飞梭宛如有人操控一般,从蛟颈处穿刺而过,带起两个血窟窿,青蛟疯狂的摆头,意欲用独角去撞击双刃飞梭,可是这却如何可能?

    一闪而逝,飞上半空,然后犹如一个回荡的秋千一般,双刃飞梭再度回旋飞射而来,在青蛟刚来得及昂起蛟首时,再度从其胸腹间穿刺而过,又是一阵血雨,前胸后背再度冒出一个血窟窿。

    这个时候青蛟强悍的生命力就表选了出来,虽然被这双刃飞梭连续击中,但是却没有能够让其安分下来,相反,青蛟变得更加狂野暴烈。

    蛟尾再度横扫,硬生生将邓龟年刚刚祭出的土龙击得粉碎,蛟爪连续挥舞乱抓,镇南军术法师们祭出的三具木性坎离捆索都被青蛟撕裂。

    天蚕丝和黑狼蛛丝织成的天罗网连续不断的飞起,虽然套住了青蛟,但是却根本无法阻挡青蛟强悍无匹的力道,不断有地面的木桩和巨石被青蛟拉起,显示出这些束缚已经无法阻拦得住陷入狂暴中的青蛟肆虐。

    “嘿!”

    眼见得局面已经有些失控,迫不得己的张挺只能纵身而起,丢开了眼见得已经被逼入死角的另外一头青蛟,在风磨铜大槊在空中陡然怒放,一道湛蓝的枪气浑然天成。

    与此同时,梅况也毫不犹豫的扑身而上,直扑到距离青蛟不到一丈处,绿沉剑陡然绽放出万千光华,“东风无力百花残!”

    刹那间绿沉剑犹如一道幽亮的光盘沿着蛟颈到蛟腹不断的盘旋切割,细细刷刷的剑雨下来,不断有血肉飘落。

    张挺怒吼一声:“开!”

    湛蓝色的枪气被那风磨铜大槊一带,直奔那摇头晃脑的青蛟而去,撞开了横在面前的蛟爪,直刺入张开的蛟口中,力透万钧!

    “嗷呜!”剧烈的疼痛让青蛟彻底爆发了,它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今日恐怕很难逃生了,再无顾忌之下,便彻底自爆丹元,雄浑无匹的丹元之力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

    蛟尾一击,梅况连哼的一声都没来得及,便被击出十丈开外,直落苇荻中,而从两翼袭来的刘竞雄和丁满更是被这蛟尾连带一击,直接抽得飞向空中,漫天的血雨飞洒而下,丁满的神王锏更是直飞出数十丈外,落入水中。

    危星峰和田春来凌空扑至,却被自爆丹元的青蛟一个翻身,双爪死死扭住危星峰的明月枪和田春来的苍月刀,然后猛力一扭一震,危星峰和田春来同时闷哼出身,直被被抛出泥地中滑行几丈开外,再也无法动弹。

    仅仅是几息时间,局面便已经变得不可控制,以自己生命做祭坛的青蛟释放出了最强悍的一面,这个时候它可以毁天灭地,哪怕只是这短暂的一瞬间,它却可以让任何敢于冒犯它的敌人彻底毁灭。

    眼见得敌人都在自己面前即将被自己彻底吞噬,兴奋之下的青蛟不顾自己遍体鳞伤,忍不住咧嘴狂啸,就在这一刻,一道身形悄然无形的出现在一旁,一点黑影不经意间被催动着射入蛟嘴。

    “嗷呜!”得意忘形的青蛟就像是被什么突然噎住了,哪怕是那张挺的风磨铜大槊刺穿了它的咽喉都未能让它这般突然间挣扎起来。

    龙角!

    这便是龙角之威!

    尚未彻底化龙的青蛟刚刚因为丹元自爆而被激发出来的威能却被直入体内的龙角威能彻底给压制了下去,许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催化出来的龙角终于在最后一刻发挥出了作用。

    犹如一个被活生生憋死的巨蛇,青蛟在地面上疯狂的扭曲挣扎起来,蛟尾蛟爪胡乱的摆动挥舞起来,整个地面就像是火山喷发,泥石横飞,沟壑纵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