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请假,身体仍然没有恢复,耽搁一天。
    金晶剑扶摇而上,泛起一道巨大的扇形炫丽光环,径直迎上仍然在耀武扬威的抽打地面土丘的青蛟,哪怕是最强悍的蛟尾,光带也丝毫不惧。?网???

    轰然蓬勃而来的光带携带着无匹的强剑气,这才是固息后期实力的真实体现,无坚不摧!

    江烽同样华丽的冲天而起,早已经换了一把玄铁斩马刀的他,在身体升腾至最高处时,这才低叱一声,“着!”。

    狂暴汹涌的刀芒沿着刀刃冉冉而起,转瞬之间,七十六刀喷薄而出,在空中卷起一道磅礴的刀阵,浩浩荡荡的席卷而来。

    仅仅这两人的表现,就看得隐藏在一旁的刘墉和王继川等人眼泛异彩,这等固息后期的巅峰实力,哪怕是他们也还要略逊一筹,这一剑,这一刀,似乎就要见分晓。

    “喀拉!”灰白色的蛟身突然泛起一阵赤红色的光芒,那道黝黑霸道的乾坤轮转锁就在一瞬间断裂开来,巨大坚固的铁枷竟然被那头青蛟情急之间扭裂成三段,而轮转锁居然被硬生生倒扭崩裂成几块,脱落下来。

    钟晗和刚从地面蹿起来的田春荣以及本身脸色有些苍白的梅况都是脸色为之一变,“不好!”

    青蛟化龙?!

    这怎么可能?

    既没有应劫天雷,天气上好,怎么这头青蛟居然出现了化龙异象?!

    这特么不是要人命么?

    没有小天位,甚至小天位凝丹期后期以上的强者,你要想屠龙,那就是做梦,和送死无异,哪怕你多来几个也是白搭!

    但这青蛟泛红,头顶的乌角也在异变,身上原来的青麟也有异变为红色的龙鳞的架势,这特么是真正在化龙了!

    无论是钟晗和江烽都不知道为什么青蛟会在这个时候化龙,尤其是在天气晴好的情况下,既无天雷,青蛟怎么可能应劫化龙?

    他们却不知道这雷池之所以得名雷池,这大雷水、古雷水之所以得名大雷水、古雷水自然是和雷有些瓜葛的。

    为什么雷池是最容易出蛟化龙的,其他诸如彭蠡湖,洞庭湖,星宿海,云梦泽,这些地方一样水泽巨大,也有蛟化龙之说,却远不及这雷池来得多,就是因为这雷之一字。

    这雷池之水与江水平行,但是却吸纳了江北孕育的阴雷之气,尤其是在江水中游,雾气弥漫,往往将雷雨天气中尚未出的阴雷积郁下来,覆于水面,浩荡下行,在特定的环境和特定的时段下,偶然会因为一些气机感应,激阴雷爆,只不过这种机会极为罕见,绝少出现,甚至没有多少人弄得明白,这一次却被江烽和钟晗他们赶上了。

    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双人刀剑合璧,激的强烈气势,形成了气机感应,引了孕育在水面的阴雷爆,提前触动了青蛟化龙之机。

    真的无法怨其他,只能说运气使然,赶上了这一遭,也不知道这算是运气好,还是不好。

    蛟和龙的区别可就大了去,而且蛟化龙之机,更是不得了,可以让这头青蛟平添几分籍借上苍的气势,因为这阴雷便可为青蛟所用,它完全可以阴雷之力来反噬江烽钟晗等人。

    躲藏在一旁的刘墉和王继川等人同样也被这骇人景象吓了一大跳,这真是撞上大运了,居然赶上了青蛟化龙之机,可这天气是如此晴好啊!

    忍不住面面相觑,本来想要下场助一臂之力的两人又都忍不住按捺下心思。

    这青蛟化龙之机可非同小可,稍不注意,这点儿就只能去给青蛟填牙缝了,刘墉和王继川都的不愿意让自己一帮人去冒这等风险。

    这不划算,还是先观察一下更合适。

    刘墉和王继川一帮人可以藏匿身形坐观,但是江烽和钟晗却无法回避等待,这下边全都是他们的兄弟和亲朋旧友,一旦化龙之威爆出来,这些人根本抵挡不住,若是他们这两个武道水准最强者再逃命,那就真的要折损大半在这里了。

    间不容间,江烽和钟晗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眸中看到了对方决然之意,微微一点头,心有灵犀般的纵身而且,悍然联手迎上了已经挣脱了乾坤轮转锁的青蛟,刀剑合璧,再度对决。

    梅况和田春荣以及危星峰等人也都意识到了危机降临,尤其是看到江烽和钟晗两人联手刀剑合璧时,就明白了两人的意图,必须要在青蛟彻底化龙之前斩杀对方,否则一旦化龙,那就真的是无可抵挡了。

    但是陷入化龙阶段的青蛟也已经不是江烽和钟晗二人可以抵挡得住的了。

    微微泛红的青蛟受到阴雷气机的刺激,变得狂暴无比,双爪陡然分开,一爪猛然迎上了江烽劈击而至的玄铁斩马刀。

    凶猛的撞击力让江烽一声闷哼,身体陡然弹出三丈之外,强劲的反震力当时就让江烽胸中一闷,一股腥气从嘴里溢出,连运三转,仍然未能化解这一反震之力,让江烽也是骇然。

    与此同时,钟晗的金晶剑却没有硬撼青蛟的另一爪,他摇动长剑,从侧翼连续动十二剑,翻滚的剑气酣畅淋漓,不断在青蛟右面的蛟身上落下点点伤痕,但是化龙之机的青蛟连蛟麟都变得坚韧了几度,虽然仍然在青蛟蛟身身上留下了多处伤痕,但是其刺入深度却远远低于钟晗的预想。

    青蛟显然不满足于现状,蛟尾倒竖,轰然抽动,钟晗侧身躲避,然而蛟尾的扫击度显然出了之间,灵动的一收回,便悍然回旋而击。

    钟晗迫不得已,只能用金晶剑轻点蛟尾,意欲借力闪避,只是这蛟尾扫击之势太过凶猛,没等钟晗借力成功,便疯狂扫至。

    钟晗此时的拿捏就显得格外高明了,身体如暴风骤雨中的一片飘叶,总能间不容的躲过那最凶狠的力量撞击,只是在最后一刻,依然撞上了青蛟的趁机探爪一击。

    “轰!”钟晗七窍流血,眼角、嘴角、鼻孔,甚至耳孔都溢出了血丝,这一击是青蛟愤怒之极的偷袭,他不得不硬杠上。

    这份力道远远出了他所能承受的底线,哪怕是他借力回弹,但瞬间的冲击力仍然一下子就将他的护体玄气击破了。

    犹如落叶一般在风中飘落,钟晗神志一阵模糊,难道就这么丧命于此?

    一道身影从侧翼奔雷般飞掠而至,长刀陡然掷出,“嘿!”

    江烽也来不及多想,田春来和梅况他们已经来不及了,也只有自己舍身一救了,他知道钟晗这是在瞬间暴击之后的脱力,加上护体玄气被击破,这一落下去,比寻常人还不如,只怕就真的要去掉半条命了。

    他只能一边掷出玄铁刀暂时阻挡一下青蛟的追袭,一边伸手接住钟晗的身体,让其免于这致命一跌,同时还得要催元力帮助其马上清醒过来,尽可能恢复行动能力。

    好在梅况、田春荣和危星峰等人也还算反应够快,第一时间就增援了上来。

    梅况的绿沉剑一闪而至,如丝缠万千,连绵不绝。

    “为谁风露立中宵!”

    这是梅况独创的“离别剑式”,据说是感伤与其妻逝去,这也是梅况当初因情伤神而导致痼疾难愈,现在身体痊愈之后,对剑式的体味更深一层。

    连江烽都忍不住暗叹一声,好剑法,翩翩点点,似浅尝辄止,又像是寻机而入,力道掌握掐大好处,精妙无双。

    青蛟也是通灵之物,对危险尤为敏感,意识到梅况这一剑的威力,忙不迭的扭身想要避开其锋芒所指,只不过梅况这一剑也是精华所在,岂能容其如此轻易脱身?

    “何事秋风悲画扇!”

    又是一招剑式动!

    扇形的绿色光弧幽幽闪动,转瞬之间就像蛟身包围切入,饶是蛟麟已经泛红升级,仍然抵挡不住这一式挟带无穷剑气而来的杀招。

    血肉纷飞,嚎叫连连,青蛟也没想到这一剑如此厉害,它更不知道这是梅况先前创之后,才再度提升到巅峰状态的巅峰之作。

    田春荣和危星峰也在这个时候终于赶到了,危急关头,两人也是联手爆。

    只不过随着化龙之机的不断深入,青蛟的威力越显现,蛟尾犁地,泥石开裂,再度挥击,飞沙走石间,斗大的泥块土石扑面而来,迫得田春荣和危星峰二人,不得不提聚全身元力玄气挥枪直入。

    青蛟也觉察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越猖狂,怒吼连连间,摇头摆尾,整个身体不升反降,意欲降落地面再来威,这让刚刚把钟晗扶住降落地面的江烽也是暗自叫苦。

    这许多术法器具都是针对青蛟在空中所设,这要一落地,以青蛟的威风,只怕三五两下,就能把整个地面搅乱,所有布设都得要落空,到那时候,恐怕大家伙儿就真的只有看谁的命好能逃脱走人了。

    “江大人,不能让青蛟落下来,务必迫使它升空,提前动术法!”钟晗在江烽的帮助下缓过那一口气之后,也是面带焦灼之色,“要不就来不及了,赶紧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