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节 围猎 1
    江烽和十丈开外的梅况交换了一下眼神。

    不出所料,只怕钟晗所言属实,这一次撞上大运了,居然有很大可能是真有四条青蛟。

    这个大运对江烽他们来说是祸是福现在还不好说,虽然和镇南军的联手大大充实了双方的力量,尤其是在术法端,更为明显,但是四条青蛟,尤其是有一条已经是濒临化龙的青蛟,这其中风险就有些大了。

    出现了两条青蛟,这也就意味着淮右和镇南军两方需要将这两条青蛟困守下来,然后迫使其发出求救,让另外两条青蛟来救援,最后将其一网打尽。

    这里边需要注意的关节有许多,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导致功亏一篑。

    但江烽和钟晗两方也已经尽最大努力来布置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能不能成,本身其中也还有不少运气的成分,不能奢求。

    两条青蛟的飞行速度显然比前两次要慢许多,不时嬉戏玩耍,漂亮的天青色身体不超过五丈,在空中缓缓掠过,带起一阵剧烈的破空风声。

    江烽仔细的观察着这两条青蛟。

    如果按照田春来和危星峰所言,这两条青蛟应该都已经超过了三百龄,但是应该还不到五百龄,正值壮年,要降服这两条蛟,没那么简单,甚至可能要付出代价。

    江烽看到了梅况身体已经绷紧,绿沉剑握在手中,开始蓄力运气。

    对付这种青蛟,一出手就必须要尽全力,看看那青蛟长达一丈多的铁灰色光秃秃的尾部,只要一抽击,可开山裂石,若是武者正面杠上,再强悍的护体元力玄气都承受不起。

    要分别龙和蛟,其实很简单,一般说来龙有双角,而蛟五百龄以下无角,五百龄以上才会有独角;龙尾有翅和棱角,而蛟则是秃尾,有点儿像蛇。

    当然更为明显的就是蛟只有双爪,而龙有四爪。

    龙和蛟有很大区别,并意味着蛟的实力就差了,包括淮右军和镇南军在的所有人其实都没有这种经验,而且蛟龄长短也决定着蛟的攻击力,所以没有人敢说胸有成竹。

    江烽也开始调匀气息,但他知道时机还早,要在术法阵发动之后才能择机发动致命一击,否则只能伤其表面,又无法困住对方,意义不大。

    黄安锦的身体也如同弯弓一般,微微躬起,充满了力量,等待那最后一刻的爆发。

    虽然看不见其他几处埋伏点,但江烽相信所有都已经进入了临战状态,现在就等青蛟活动到最适合伏击的地方,在猛然发力。

    邓龟年也有些紧张。

    这几日里和镇南军那边的术法师们配合交流也很融洽,谁都知道这一次屠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稍不注意可能就会给双方带来损伤,而这都是双方想要极力避免的。

    之前镇南军先来半个月,迟迟不敢下手,就是觉得即便是有术法一道的相助,他们也没有多大把握,担心恐怕屠蛟未成,结果先折损己方人员,那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但是在有了淮右一方加入后,镇南军觉得有把握了。

    淮右军方面有两个固息后期高手,还有两名太息期的强者,光是这一点就让实力凭空增长一倍以上,再加上虽然术法一道上的实力不如镇南军那边,但是邓龟年和甘泉他们也是各有所长,一样有杀手锏。

    哪怕是许静,手中也还有一个神物龙角,而龙之威压这一式纯粹的靠玄神催发的气机感应一旦发出来,相信应该是可以对青蛟有所压制的,只不过大家都不知道这种压制力有多强,毕竟谁也没有尝试过。

    关于术法陷阱,邓龟年要和镇南军那边的首席术法师秦玉篁多次切磋,几易其稿,最终才确定了方案。

    在布置时也是几经周折,前两次的布设都没有达到目的,而这些术法陷阱在威力上又都有时间限制,所以一旦错过,又只能撤回,等待合适时间,重新布设。

    这一次终于来了,终于等到了青蛟入伏。

    这种机遇不能错过,连邓龟年都有些耐不住了。

    按照之前的约定,术法陷阱将会由镇南军那边首先发动,因为镇南军方面布设的术法陷阱更周全,准备也比淮右军这边的更充分。

    所以现在邓龟年必须要的耐心等待,等待术法陷阱发动那一刻。

    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一刻。

    **********************************************

    两条青蛟轻灵的飞舞着掠过空中,不断发出吟叫声。

    芦苇荡里显得格外平静,眼见得就要进入紧邻的灌木林立的垄地上空。

    “起!”

    一声低沉的轻叱声从邓龟年侧方十丈外响起。

    伴随着一连串密集的“嘣嘣嘣嘣”声,以及接踵而至的悉悉索索声,整个芦苇荡和灌木地中都顿时骚动起来。

    黑压压的几片密集的弩矢形成了一个品字形的包围网,死死的将两条青蛟飞行路线的前后左右牢牢的封死,甚至还有几只粗大的弩矢在飞入半空中突然炸裂开来,瞬间绽放出数十枚如猬针一样的细小弩矢。

    猝不及防之下,两条青蛟的反应也是异常灵敏矫捷,几乎是同时诡异的盘身,收缩身体,瞬间就躲开了大半弩矢,但是那几只在空炸的弩矢的确距离太近,再也无法躲过,齐刷刷的射入青蛟的身体各处。

    “嗷呜!”

    凄厉如吼的蛟鸣犹如一场巨大音波浪从芦苇荡到灌木丛中席卷而过,甚至连整个地面似乎都像是受到了这一轮音波的冲击,呈现出一阵模糊的震荡。

    无论是江烽还是梅况亦或是钟晗等人都不得不提聚元力玄气抵御这蛟鸣,而像向秦再道和黄安锦等人更是在受到了蛟鸣声冲击之后都是心中一阵烦恶难受,甚至有一种胸中发空的沉闷感觉,不得不提聚全身元力来抵抗这青蛟看似随意的蛟鸣。

    江烽和梅况都是一阵心惊,这青蛟威力如此之强,之前的方案能行么?

    但事已如此,也只有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硬杠了。

    梅况先江烽一步冲天而起。

    清越的剑鸣声中,一道暗绿色的光带刹那间划空而过,瞬间就在一条青蛟的腹部划过一道暗红色的血痕。

    痛彻骨髓的伤害让青蛟彻底暴怒起来,“嗷呜”声再起,凶猛如潮的鸣叫带来的音波冲击直接冲向了梅况。

    梅况手中的绿沉剑泛起一道扇形的光晕,迎着蛟鸣音波冉冉而上,元力激发的剑罡带起了汹涌的剑气层层叠叠的撞上了呼啸而来的音波。

    密集而细碎的撞击在在空中发出诡异而独特的响声,犹如那大珠小珠落玉盘,只不过多了几分肃杀,少了几分柔和。

    梅况只觉得自己胸口一闷,心中也是剧震。

    他知道自己受伤了,虽然伤不重,但是这还只是第一项过招啊,而且青蛟只是发动蛟鸣音波攻击,居然就能让自己无坚不摧的剑罡战气反震回来伤及自己,这青蛟竟然厉害若斯?!

    难怪镇南军这帮人之前十多天时间都迟迟不敢下手,可以想象得到,光凭他们那帮人,哪怕他们的术法陷阱再厉害,要想拿下青蛟,一样是不现实的梦。

    心中虽然琢磨着,但梅况手上的绿沉剑却半点不落下。

    身形奇异的侧飞,躲过那音波攻击的主方向,绿沉剑再度发威。

    剑气万千见,点点金芒从绿色的光影中不断飞洒而出,每一点金芒洒出,就会让青蛟的怒号声更大一些。

    梅况已经开启了绝杀模式,将自己的最高水准催发到了极致,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拼命不行了,而他们来屠蛟的目的,也就是需要借助青蛟的威力来把自己的最强水准的一面给逼出来,而且要毫无保留的逼发出来。

    这个时候两道身影也同时蹿起。

    一道是从东面飞射而至,金色的光柱盘旋飞舞,搅起重重光浪,凶悍无比的撞在了另外一条正欲飞扑而下袭击梅况的青蛟腹部。

    陡然间一团斗大的血团飞溅而起,浓烈的血腥气息顿时弥漫在空中。

    另外一道身影则是伏地蹿起,然后一式极其狂放的拔高跃起,暗黑色的光带势不可挡的向着与梅况对峙的青蛟猛劈而下。

    金色光柱的持有者是钟晗,金晶剑乃是镇南军府上三大名剑之意,据说是天然火元玄晶窟中落入了雨金被融化后化为金水流出,与火元玄晶中的特有物质融合,化为金晶。

    而这金晶不但自带天然火性,而且镇南军又让术法宗师专门锻造,才将其铸成这把金晶剑,可谓无坚不摧,饶是青蛟蛟皮坚韧无比,一样被轻而易举洞穿。

    伏地蹿起的身影自然就是江烽了,虽然他手上仍然是定制的玄铁斩马刀,但是和梅况的绿沉剑和钟晗的金晶剑相比,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了,但是这已然阻挡不了他将三皇炮锤之力导引到兵器上的狂野之力。

    这一刀,他要试一试青蛟的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