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九节 设伏
    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天』籁小说WwW.⒉

    这已经是双方第三次联手设伏了。

    前面两次,虽然也侦测到了青蛟的行踪,但是青蛟的行动度太快,而且似乎是觉察到了一些什么,所以都是一闪即逝,没有什么机会。

    这种事情本来也就没有十拿九稳之说,虽然明知道青蛟就藏身于前方小山丘下的蛟窟中,但是却无法靠近。

    没有术法陷阱和术法器具的帮助,纵然能够斩杀青蛟,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小。

    这一次无论是淮右军还是镇南军来的都是各自的中坚力量和潜力人才,每一个都相当重要,都是想要通过这一轮围猎来打磨砥砺,实现突破自我提升,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折损,否则就失去了来磨砺的意义了,所以当然不会去选冒险行事。

    江烽、钟晗、梅况、危星峰、杨堪、田春来六个人各带了一个伏击小组,每个组二到三个人,用于伏击青蛟。

    像江烽就是和鞠蕖加上黄安锦联手,田春来与郭岳、秦再道携手,杨堪和鞠慎携手,梅况则是和张挺合作,丁满则负责保护和策应邓龟年、甘泉以及许静的术法组。

    鞠蕖卧伏在江烽身旁,左手轻轻摩挲着轻吕。

    轻吕闪动幽亮的光泽,经过了术法师的玄神加祝,轻吕的锋利和坚硬程度都会在一定时间内得到提升,这对于刺破蛟皮来说,意义重大。

    术法师的作用是宽泛的,而且越来越受到重视。

    随着各地的术法一脉对金木水火土五行术法的研究不断深入,源于五行的术法也开始不断细分深化,同时也会产生出无数种相互结合的变种术法。

    比如金性术法,可以衍生出多种功法,像对矿石的探寻就需要金性术法和土性术法的配合。

    又比如对矿石的冶炼,如果金性术法和火性术法搭配得宜,不但可以让冶炼出来的金属质量更加,而且可以同时叠加其他特异属性。

    再比如对一些特制武器的制作,如果金性术法和木性术法的合理搭配,就能够让两种属性进行混合,达到最佳效果。

    黄安锦埋伏在江烽右侧一丈所在,对于他来说,经历这种屠蛟围猎,还是第一次,也让他有些紧张。

    好在经历了蚁贼围城和蔡州军来犯两战,对于黄安锦来说,刀尖上走过来的人了,倒不至于手足无措,只是这青蛟乃世间灵物,要通过屠蛟来实现自我的升华,他还是有些激动。

    他现在已经是静息后期了,对于他来说,这一年多世间从一个天境以下也就是一个通脉期的高手连续不断的突破,跨越到了静息后期,他自己都非常满足了。

    能走到这一步,除了遭遇了两场战争的生死较量将所有潜能激出来了外,江烽专门为他们炼制的玄火凝精丹作用也不可小觑。

    像自己这种并非豪门世家出身的子弟,侥幸在白马寺的旁支习得武道已经殊为不易了,完全是靠自家的勤修苦练方才达到了通脉阶段,后来能突破到固体期在很多人,甚至包括他自己在内都觉得有些难以想象了,但没想到却还能这玄火凝精丹的帮助下再度飞跃突破。

    这一点他自己都很不解,他的进境远胜于杨堪、丁满和张挺等人,要知道他们服用这玄火凝精丹并不比自己少,但是效果程度就大相径庭。

    无他,因为他能走到之前通脉期完全是靠苦修,突破到结体期则是靠生死之间的搏杀激潜能,他最缺的恰恰是这种天材地宝炼制的丹药滋养,所以才会效果这么好。

    而像杨堪、丁满虽然未必是嫡出,但是毕竟也是大户人家出身,自小也不缺这一类丹药的滋养,效果自己就要逊色不少。

    玄火凝精丹的滋养让其根基得到了很好的弥补,而且江烽也很重视他的提升,第二炉的玄火凝精丹又让其服用了几枚,但他已经感觉到自己靠寻常的训练已经消化不了了,要想彻底消化实现突破,就必须要有想生死搏杀那样激潜能的战斗。

    这一点江烽也很清楚,所以才会专门把他叫上。

    同样秦再道也是这样,他们就亟待突破。

    侧卧的江烽显得很放松。

    他甚至还有些闲暇来打量身旁鞠蕖的身材。

    这等战场拼杀,自然是要把一切准备得最停当,所以鞠蕖也是一身劲装,只不过劲装外却罩了一层有些难看的鱼皮甲,甚至还有些许淡淡的腥味。

    这不是寻常的鱼皮甲,制作这身鱼皮甲的原料来自于淮水,乃是淮水中游之流一种极其罕见的紫龙鱼鱼皮。

    据说这种龙鱼以腐尸为生,而寻常龙鱼鱼皮呈淡红色,三十年后成年可变成深红色,只有在吞噬了大量人的死尸之后,这种龙鱼才会变成紫色,否则一直到死,这种龙鱼也不会变成紫色。

    而淮北的战乱让淮河这一年中多了无数死尸,也正是这种情况下,才让一些龙鱼能有以人尸为食变成紫红色。

    这种紫龙鱼的鱼皮极为坚韧,不但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弱元力丹气的击打伤害,更是可防一般的箭弩突袭,除非是术法强弩,否则很难穿透。

    这也是江烽收复寿州之后郑氏送给江烽的礼物,江烽也让罗真专门就这几张鱼皮制作了这一套鱼皮甲,交给鞠蕖。

    鞠蕖也没有推辞,她知道自己的主要责任就是要防范外敌对江烽的刺杀,只有自己更强,才能最有效的保卫情郎。

    在江烽斜对面十丈开外是梅况。

    梅况显得很平静,甚至盘坐靠在泥垄边上,打起坐来,一副入定模样。

    绿沉剑就连鞘插在泥垄弯折处,红色的剑穗让有些阴森的绿沉剑多了几分喜庆。

    鞠慎则按照常理匍匐在一旁,他知道自己水准逊色这个家伙不少,所以他不敢托大,需要用最警惕的心态来把自己的水准挥到最好。

    三天了,也该有点儿消息了。

    这三天里,江烽和钟晗他们甚至现了南阳军来人的现身。

    不过江烽没有理睬他们,这些家伙看样子也是初来乍到,还没有摸到门道,还需要在这淌水里搅合一番,能不能有所收获,就要看各自的表现了。

    *******************************************

    “噗……噗……噗……噗”

    空气中传来一阵回波,转化为了特制的皮鼓在芦苇荡中出轻微的闷响。

    所有人心都是一震。

    梅况睁眼,江烽起身。

    “来了!”

    这是蛟类冲出水中或者泥地中出的特有冲击波,寻常人是听不到的,但是通过术法竹叶编制的通风盘皮鼓会受到震动,被人现。

    当然这种灵物说什么无人知晓,但是它们的声音却有特定的音波,会被这种通风盘测试到。

    两条奇异的青色光影从沙洲中部的山丘中冲天而起。

    说冲天而起有些夸张了,蛟还不具备腾云驾雾的本事,它们顶多就是能挣扎着在离地面五丈之内的空中飞舞,当它们应劫化龙之后,才可以真正做到入云九霄。

    芦苇荡中,灌木林下,泥垄土旁,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盯着了这两道青色的光影。

    蛟和龙不同。

    龙基本上是单独生活,不会结伴而行;蛟则不一样,一般说来蛟卵都会是成对出现,孵化之后,也就会结伴,多者可达三枚,甚至四枚,当然四枚很少见,一般是两枚,少数情况下会是三枚。

    幼蛟长期栖息于水底或者泥沼深处,一般说来都会在三百龄之后才会出现在水面和地面上,而这个时候也就意味着它身上的蛟皮已经完全成熟,寻常武器已经难伤其身了。

    一出现就是两条,看来这蛟窟不小,甚至四条青蛟的可能性会很大,否则就不该是两条,而该是三条同时出现了。

    两条天青色的蛟身翻滚着从空中掠过,嬉戏打闹间出清越的叫声,已经近乎于龙吟了,但还不是龙吟,真正的龙吟一起,埋伏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得不提聚元力丹气来抗衡。

    两条青蛟动作极为敏捷矫健,但是也许是轻松惯了,它们移动度并不快,不断的相互张牙舞爪,似乎正在交流着什么。

    看起来似乎是绝好的时机,江烽环顾四方,但邓龟年他们的信号还没有来,这说明这两条青蛟尚未进入最佳的伏击区域,还得等一等。

    没有术法陷阱和术法器具的帮助,难以困住青蛟,而困不住青蛟,就算是伤了对方,也会被其逃脱。

    按照商定的计划,无论是青蛟是三条,还是四条,先要启动一批术法陷阱,将第一批的一条或者两条青蛟困住,不忙下杀手,而要迫使其求援,使得剩余的青蛟飞出来救援,到那个时候,此时真正的一网打尽的时候。

    为此,邓龟年和镇南军的术法师们也是殚精竭虑的设置了三重陷阱,就是为了能将青蛟一网成擒,否则一点被其逃脱,再想要捕捉到,就几乎不可能了,而蛟窟中的宝藏也就别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