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八节 目的,定计
    交浅言深,照理说江烽与这钟晗虽然颇为投缘,但是也不可能商谈涉及到这般深层次的问题上来。』天籁小说Ww『W.⒉

    不过江烽这两日里却和梅况、杨堪、田春来、张挺等人商议过,都觉得目前镇南军和淮右相隔较远,但是却又都和吴地牵扯得上一层关系,不妨可以考虑展成为盟友。

    而钟晗表现出来的积极态度无疑也有此意,对钟晗一方来说,围猎青蛟无疑成了次要的目的,如果能够与淮右军达成盟约,甚至比围猎青蛟更为重要。

    镇南军的要目标是要收复江饶二州,以他们现在态势,也只能考虑这个目标,大钟氏这一族实力不弱,就算是获得了彭、卢两家的支持也还有一番硬仗要打。

    现在淮右的战略意图还因为淮右自身实力的缘故一时间还无法确定,但是如果一旦淮右要图谋吴地,那濠州和庐州二州是当其中的,其次还可以考虑紧邻庐、濠二州的和、滁二小州。

    至于楚、扬、润、常诸州虽然更为富庶膏腴,但江烽却也知道一来那是蚁贼们盯着的地方,二来,紧邻的越国怕也不会轻易放手,加上本身徐氏一族在这几州根基甚牢,所以未来走向还不好判断。

    所以不考虑楚扬润常这几州的情况下,淮右的目标其实是吴国西部诸州,这也是杨溥影响力较大的区域,而杨溥要和徐知诰抗衡,势必要敦请江饶和紧邻的舒、宣、歙、衢州兵相助。

    现在舒州已经在淮右的强压下结成同盟,不可能再为杨溥提供袁军,而宣州却被蚁贼韩拔陵部袭扰,自顾不暇,甚至还向江饶和歙、衢二州求援,加上这种情况下,原本是杨溥几大助力的西部诸藩就无法指望了。

    按照正常情况推演,本身杨溥实力就逊于徐知诰不少,现在再无援兵,败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这里边也还有两大变数,一是蚁贼南渡的时机和目标,二是越国会在多大程度上介入吴地内乱。

    如果这两者都是存着要一举消灭徐知诰,那也许等不到杨溥败亡,徐知诰就先完蛋了,如果演变成这种情况,那杨溥也许就会虎口逃生了。

    杨溥的虎口逃生,无疑是镇南军最不愿意见到的,一旦吴国继续得存,那么江饶二州始终会成为隐患,所以对镇南军来说,如果淮右军能出兵庐、濠、和、滁四州,一举拔除了杨氏一族的根基所在,那么就可彻底断绝大钟氏一族的外援根本,同时威慑宣、歙、衢诸州,让其不敢动弹,那样一来镇南军就可以好整以暇的来解决江饶二州的问题了。

    这就是钟晗急于交好淮右的主要原因。

    江烽提出的这个问题钟晗其实早就考虑到了,但江烽这么说,似乎就隐含着淮右军还没有做好干预吴地局势的准备。

    可吴地内乱已经箭在弦上了,按照镇南军这边获得的消息两到三个月内,吴地内乱必起,蚁贼秦权部必定南渡,而在宣州逗留的蚁贼韩拔陵部也势必进军润常二州。

    这一战打起来,结果如何,本来是可以预测到的,但是多了蚁贼这个变数,就真的难以预断了。

    “含志,不太好说,蚁贼秦权部在淮北逗留甚久,照理说早就在淮北待不下去,但是他们宁肯去泗州,甚至去徐州和海州打秋风,都不肯渡淮,不是他们无力渡淮,白水湖的水贼早就投效了蚁贼,这是蚁贼的伏笔,他们就是想要等到最佳时机来打吴国一个措手不及,只是杨徐两家已经是水火不容,这等情形下亦要反目,所以这也是天意。”

    江烽不无感慨。

    事实上这个问题江烽能看到,越国钱氏能看到,淮北时家也能看到,甚至时家现在已经有余力来清剿蚁贼却不愿意虚耗兵力,不也就是看到了蚁贼南下渡淮是迫在眉睫了,所以宁肯以围堵之势来遏制蚁贼势头,却不愿意以大军硬撼蚁贼主力。

    蚁贼对这种情形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也都有意克制了在淮北的肆虐行径,就是在等机会。

    这种情况吴国杨徐两家会看不到?他们当然心知肚明。

    但是杨徐二家样是势不两立,杨溥收回权力,许氏一族便死无葬身之地,徐氏夺权成功,杨氏一族便会被斩草除根,这等情况下,毕竟他们还没有真切感受到蚁贼的凶悍,

    “既然是天意,那竟成何不顺应天意,淮右兵出庐濠,也是顺应天意之举吧。”钟晗有些急切的道。

    “含志,你这是在推我上火炉去烤啊,朝廷无令旨,我淮右军何以出吴地?”江烽话一出口,才觉得有些虚伪,又道:“当然,朝廷令旨可以讨要来,毕竟这战争一起,遭殃的还是士绅民众,只是我淮右看似风光,亦有许多隐患啊。”

    “哦?在某看来,淮右当下情况非常好啊,寿州乃是有名的粮仓,只要能恢复到蚁贼肆虐之前,一州之地养活三州之人根本不在话下,且淮右军也历经了与蚁贼和蔡州军的战事,表现出色,这等情况下,何来隐患之说?”

    钟晗意似不信。

    如果一定要说淮右有什么隐患,钟晗觉得恐怕就是没有完全控制住寿州,但是从梅况和田春来这两个寿州三姓中的两大姓翘楚人物对江烽的态度,又否定了钟晗的怀疑。

    加上那郑氏本身就是主动投靠江烽的,他在和田春来的谈话中也得知,那郑氏一族中的顶梁柱郑弘更是担任了光浍寿防御守捉使府的巡官,所以钟晗觉得寿州现在应该是稳入囊中才对,那这江烽的忧心何在?

    江烽一时间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淮右存在的问题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是军事实力的不平衡,或者说外强中干,或许打一场防御战没问题,但是真正要打野战和攻城战,问题多多。

    二是寿州三姓乃至整个淮右的士绅阶层,还没有真正从内心认同自己,这是最大的隐忧。

    或许自己已经在军事层面让这些诸姓中的翘楚人物意识到了淮右未来的前景,认识到了跟随自己才是最佳的选择,才有更光明的前途,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看。

    尤其是这些士绅阶层中的中下层,也就是以中小士绅和大姓望族中的旁支庶出群体,这些人才是士绅阶层中的中坚力量。

    他们还没有享受到好处,尤其是在拿下寿州之后,自己为了尽快获得一个稳定的寿州,基本上是全盘接受了寿州大姓望族。

    也就是说,在这场战争中江烽没有为光浍二州的中小士绅赢得他们想要的土地和生意,寿州依然是寿州三姓的寿州,除了一些光浍大姓可以参与到重建中去分配一些利益外,绝大部分光浍两州中小士绅,还有寿州本地的中小士绅,都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这也是江烽无奈之举。

    寿州和光浍二州不一样,寿州是典型的大族控制局势,三姓势力太过强大,如果江烽有足够的时间,他完全可以彻底消灭梅田二姓,将梅田二姓的土地、财产和生意进行再分配,必定可以赢得挂光浍二州的士绅和寿州中小士绅的鼎力支持,但是时机不合适。

    一旦肢解了梅田二家,淮右水军便会土崩瓦解,短期内无法形成战斗力,而同时梅田二家必定会反扑引起混乱,没有一两年时间,无法重新稳定寿州局面。

    而寿州是江烽未来霸业最重要的一环,同时吴地的局面也已经到了关键节点,只有牢牢控制住寿州,他才能依托寿州为桥头堡,染指吴地西部诸州。

    为此他不惜付出了巨大的退让,让梅田两家续存,甚至还许诺给他们可以享受未来吴地西部诸州的利益,否则梅田二家岂有如此心甘情愿驯服态度,如此坚定的支持自己?

    事实上江烽也清楚,两大隐忧要解决,都只能通过持续不断的战争来解决,或许会经历一些失败和挫折,但是如果你不这么做,那么这些隐患隐忧就会越来越大,甚至到最后可能就会演变成一场关键性的失败就让自己这个政权土崩瓦解。

    这种想法从最初的有些模糊和动摇,随着寿州局面的稳定,梅田两家的诚心归附,再加上王邈去往河朔的大有所获,已经在江烽心中日益明确起来。

    对吴地一战已经无可避免,无论是杨溥与徐知诰的胜负如何,无论是蚁贼和越国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加入战团,淮右都要出兵,庐濠二州是最基本的要求,甚至可能要包括和滁二州。

    这相当于是要给光浍寿三州的士绅阶层一个让他们心动心痒的利益大饼,让他们真正尝到甜头,只有这样,下一步的战争,他们才会心悦诚服甘之如饴的冲锋在前。

    正因为如此,江烽才要迫不及待的将这帮武将带来雷池,他要通过这一场围猎来提升武将们的战力,同时密切他们之间的关系,使他们加快融合,为未来一战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