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七节 衍生
    “钟家二郎,我看不如这样,我们把双方各自主要负责哪方面行动的人罗列出来,然后根据各自擅长的特点来进行搭配,最终结合术法陷阱和术法器具,根据布置地点的特点,统一进行安排部署,以期达到一个最好的效果,怎么样?”

    江烽见钟晗身旁这个青年很有谋略,介绍起来也是有条不紊,笑着道。

    “江大人这么说,那敢情好,不如我们这边由镇南军节度使巡官危星峰来负责规划协调,也请淮右军方面推举一位来行此事项,……”

    目的一致,双方很快就大致意见达成协议,然后就具体方略开始进行商榷,淮右这边推荐的是张挺负责规划协调。

    镇南军那边也表现出了与淮右军这种鲁莽前来的不一样来,很快就拿出了关于杨叶洲的地形具体地图。

    这幅地图乃是用多块白帛拼接而成,看样子是通过几个方向角度逐步描绘而成。

    地图拼接起来之后将杨叶洲整个洲上的地理地形描绘得极为清晰细致,连每一处浅滩,每一处灌木丛,每一片芦苇荡,每一处高垄,尽皆描绘于其上,一看就知道这是下了不少功夫。

    更为难得的是镇南军方面还就这些地图有着极为详尽的文字性描述,每一处地点都做了一些细节性的介绍,对于邓龟年他们来说,这简直再好不过了。

    这么短时间内就能拿出这样一幅地图来,说明镇南军方面还是有些高手,起码在绘制地图上这一块是做得相当好了。

    虽然这幅地图在看惯了自己前世中种种等高线地图的江烽眼中还显得很粗陋,但是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相当难得的了。

    几番接触下来,江烽觉得镇南军中还是有些人才的,起码像钟晗表现出来的聪颖机敏,那危星峰表现出来的慎密沉稳,还有那个钟明、唐君山、刘竞雄、危星峻,都是些精英人物。

    这些人不仅仅是在武道上极具潜力那么简单,而且他他们都有自己独到的性格和思维,这恰恰是最重要的。

    江烽掂量评估了一下,除了杨堪、张挺、田春来之外,恐怕也就只有王邈可以和这几人有一比,像丁满、郭岳、鞠慎、秦再道都有不及,当然梅况不在其中,毕竟梅况的年龄要比他们大一截。

    没想到镇南军中也有如此多的人才,江烽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小觑了这些南方藩阀,原来觉得蔡州就是自己所见到的小藩阀中最具潜力的了,没想到这镇南军也有这般风采,还真是不可小觑天下人。

    既然确定了合作意向,接下来的自然就有更为精专的人员来合作。

    钟晗也见识到了淮右这边的实力,像江烽和梅况都是太息后期的人物,比其他来都还要略强几分。

    镇南军中除了他勉强算是固息后期外,也就只有危星峰算是固息前期,像唐君山和刘竞雄两个唐、刘两家的年轻翘楚,也只是太息期角色,钟明和危星峻二人还只是养息后期,但这种梯次结构,也足以显示出镇南军中极为良好的搭配。

    钟晗对淮右军的实力还是极为看重的,杨堪、田春荣皆是太息后期,张挺、丁满都是养息后期,郭岳、鞠慎也都是养息前期角色,只有秦再道、黄安锦他们略微逊色一些,但即便是这样,淮右军这边的实力也已经稳稳压过了镇南军一头了。

    这种情况下,合作反而更易达成,只有让对方尊重自己的实力,你才能获得同等的对待。

    相比与淮右军和镇南军两边武将上的暗自掂量甚至是较量,在术法一道上的合作显得更为平和融洽许多。

    镇南军在术法一道上的实力无疑要比淮右军强横许多,对方来的五个人当中就有实力极强的两名道法师,其中一人已经进入准道法宗师的境界,只是在玄神修炼上还差点儿火候而已,还有两名方术师和一名术法师,这等实力比起淮右整个道藏所都还要强,但是这仅仅只是镇南军术法一脉实力的一小部分而已。

    所以在这方面,邓龟年和甘泉姿态都放得比较低,更多的时候都是一种倾听和学习的姿态来配合对方。

    但是在关键时候,邓龟年和甘泉也都还是充分展示除了淮右道法一脉的实力,尤其是邓龟年在术法陷阱的设计上,甘泉在术法道具构思上的一些见解,也都还是赢得了镇南军道法一脉的认可。

    “紫剑兄,我觉得在这个伏弩的设计上还可以思维更宽阔一些,你可以想象,如果我们在这一处布置,看看这一带有不少树木,既然你们有南疆蛛皇丝这种材料,为什么不靠将其与伏弩结合呢?”

    “你们想象,南疆蛛皇丝韧劲极大,虽然青蛟力大,但是一旦我们多布设几重蛛丝,定然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将其缠住,而这个时候伏弩就可以挥作用了,尤其是可以根据不同角度,用金性术法加祝伏弩弩箭箭簇,这种破甲弩如果用特制冰寒星晶箭镞,一旦刺破蛟皮,其血脉被封冻,活动能力必定会受到影响,……”

    “玉篁兄,既然你们有黄竹术法阵,为什么不能在用蛛网编织,将黄竹编织其中,然后用罗网式陷阱布置在半空中,不一定非要摆放在地面,那样既容易被青蛟现,而且伏击几率也不大,太过于浪费了,今日我们去看过了,那东面一处两珠大树间,距离大概在十丈之间,如果用蛛网将黄竹术法阵编织起来,然后用泥土压实埋伏在地面上,一旦青蛟通过,无论是它走地面还是空中,击阵法,用蛛网弹力抛射在空中黄叶术法阵定然可以打青蛟一个措手不及,就算是黄叶术法阵无法对其造成致命伤害,但是绝对可以极大的削弱其防护能力,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再有多名武道强者埋伏在这里,你们觉得结果会怎么样?”

    江烽从一干术法师们的激烈探讨中离开时,正巧遇到了钟晗进来。

    这两日里围猎方案的设计主要还是围绕着术法师们的陷阱和器具、阵法的布置来进行。

    像两边武者的实力已经都摆明了,四名固息期强者,四名太息期高手,其余都是养息期和静息期的武者了,那么在方位角度上,在与阵法、陷阱的衔接配合上都要进行一个搭配,力求能让各方的战斗力最大限度的挥出来,务求一击必杀。

    高低搭配,武道和术法一道的配合,还需要双方的默契演练一番,这也算是熟悉过程。

    像江烽他们几人倒是不需要了,作为固息期强者,他们只需要挥出最强的实力,其他诸人都需要来配合他们进行,否则难以达到目的。

    *****************************************

    江烽和钟晗似乎都有一种默契。

    两个人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交换一下,就这么不紧不慢的漫步在了湖岸边上。

    “江大人,某此次能见到江大人,很有点儿一见如故的感觉,不知道大人……”钟晗目光望着平静的湖面,语意淡然,但言语中的意思却极为清晰。

    “呵呵,看来我们是心有同感啊,你我年龄相仿,不如我叫你含志,你叫我竟成,如何?”

    江烽也有同感,钟晗此人虽然不能说是性情中人,毕竟能够在这种世家藩阀中打磨出来的,棱角也早就磨平了,能够保持几分初心,已经很难得了。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钟晗大喜,他内心是真有些想要结交这位表现太过妖孽的新崛起的牛人,但更主要的还是他也是真心觉得江烽此人性格脾气和自己有些相近,很多话题观点也能够说得到一条路上。

    连江烽有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把自己代入一个中年人的心理状态,每每遇到这种情形,他都要在某种细节的触下,才会让自己的心理重新进行调适,让自己在某些方面恢复到现在的身体状态,这也让他经常有些尴尬。

    “竟成,吴地内乱在即的情况,想必你也知道了,不知道淮右打算在这场战乱中有什么态度?”钟晗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我们镇南军一直受制于吴地对我们周边一些势力的支持,这么多年来,我们卧薪尝胆,就是在等待这个机会,……”

    “这么说你们镇南军真的要在这个时段对江饶动手?”江烽沉吟了一下,“可是含志你注意到没有,这里边还有一个很大的变数,越国不计,淮北的蚁贼也是在厉兵秣马,就等着这个时候,我很担心一点蚁贼突出奇兵,会打乱我们所期望看到的吴地局面。”

    钟晗心中一凛,站住脚步:“竟成,你的意思是蚁贼会给杨溥一方带来希望?”

    杨溥是支持江饶的主要推手,镇南军最希望的是看到杨溥和徐知诰打得难解难分,再不济也希望徐知诰能获胜,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杨溥获胜,那意味着镇南军对江饶的进攻,又会遭到吴地的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