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六节 联手,合作
    钟晗笑了起来,“江大人,吾观淮右也来了不少术法师吧?围猎青蛟,单靠咱们这些武者,很容易被其逃脱,必须要有术法一道的辅佐方才有胜算,我想淮右肯定也有准备,不如我们两家都开诚布公的介绍一下我们各自的想法,您觉得如何?”

    江烽很喜欢这位钟家二郎的性格,当然,钟家二郎的高颜值和翩翩的风度,也是两个加分项。

    “行,我看可以,要不,我现介绍一下我这边各位兄弟的情况,谈一谈我们自己的一些打算,钟家二郎再把你们的情况说一说?”看见钟晗点头,江烽也不客气,他也是有意要在对方面前展示一下实力,自然不会留口。

    从梅况开始,江烽把自己这边的武将们都做了一个介绍。

    他注意到自己谈到杨堪、张挺和丁满、郭岳时,钟晗还不太在意,应该是早就听闻几人的名字,介绍到梅况和田春来时,尤其是田春来时,表情就有一些变化,江烽心里也大概有了一个底儿。

    不出自己所料,这个钟家二郎显然是对淮右与吴地的关系更为重视。

    像杨堪、丁满他们虽然武技不俗,但是都是大梁系的武将,而且跟随自己时日更久,没什么好说的,但梅况和田春来却不一样,一个是梅氏第一强者,一个是田家第一高手,而且嫡子,这个时候能跟随前来,也就说明了自己已经在寿州站稳脚跟,获得了寿州本土三姓的绝对支持,将寿州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了。

    这种情况下,淮右就有余力可以对外干涉了,吴地内乱,淮右该如何应对?这恐怕才是钟家二郎此次最热心的原因。

    江烽介绍到邓龟年和甘泉、许静时,对方一干人也是有些意动。

    邓龟年的大名他们也应该有所闻,原来汴梁道藏斋的二号人物,现在成了淮右道藏所的一号领军人物了。

    甘泉更让他们惊心,这个家伙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气势也显示此人在玄神修炼方面已经到了道法师以上的级别了。

    就算是许静,一个女性方术师,也相当不简单了。

    “所以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将青蛟引到沙洲东北面的浅草区,在那里我们会埋设一些陷阱,另外我们也准备了一些术法器具,届时可以根据围猎时实际战斗情况,再来择机发动,给青蛟致命一击,……”

    “江大人,请恕我直言,若是寻常一两条年龄较小的青蛟,你们的这种方式可能会得手,但是按照我给你们介绍的情况,这种方式就可能会有一些弊病了,甚至可能会失败,……”

    钟晗还没有来得及介绍镇南军方面的人手,就否定了江烽的意见,这让淮右方面的人都有些不满,杨堪和丁满等人都面带不悦,这无关观点差异,而是觉得钟晗太过无礼。

    不过江烽倒是很欣赏这个钟二郎在这种事情上的爽直,没有必要客套谦虚,这种事情也不容半点含糊,明白无误的指出来问题更好。

    “哦,钟家郎君,我先前就说了,我们才来,可能对这边情况不是很了解,你们掌握的情况更详细精准一些,所以我们愿意听从你们的意见,只要我们能达到目的。”江烽双手搓了搓,很坦然的道。

    “不知道江大人你们淮右的目的是什么呢?”钟晗也并非愣头青,很巧妙的问道:“不会只是历练砥砺这么简单吧?”

    钟晗此言一出,江烽这边人都听出了里边的弦外之音,看样子这里边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才对。

    “历练和砥砺对我辈武人来说非常重要,这是我们来雷池的重要目的之一。”江烽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含糊以对。

    钟晗眼中精光闪动,嘴角挂笑,“江大人可是也是为了蛟窟中的宝藏而来?”

    江烽心中一震,但是面部表情却是半点未露,一抹惊讶的表情刻意掩饰般的掠过,似乎要有意隐藏,却被钟晗看在眼里。

    “呵呵,钟家二郎,这宝藏一说近乎以讹传讹,谁知道有没有?”江烽的表情一如以往的自然,似乎是既为钟晗的消息灵通感到惊讶,又因为被对方知晓而有些遗憾。

    “江大人不用避讳什么,宝藏一事也并非以讹传讹,青蛟素有喜光癖好,这雷池以上这段江水本身就是鲛蚌藏身最佳之地,只不过这江底水急浪湍,鲛蚌藏身于之处极难寻找,多藏于泥沙深处,或者临岸崖缝中,除了青蛟能寻找吞噬这些鲛蚌外,也就只有鲛蚌自然死亡才能产出鲛珠了。”钟晗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鲛蚌寿命最长可达三百岁,若是有机缘亦可羽化应劫化为鲛人,青蛟尤喜食鲛蚌,所以鲛珠被青蛟遗留于蛟窟中也属正常,若是能犁庭扫穴,获此宝藏,收得鲛珠不会太少。”

    江烽一行人还真没有听说过这个说法,此时被钟晗这么一口道出,江烽还能沉得住气,但是其他一些人就难免有些面带惊诧之色。

    只不过这些表情落在钟晗这边人眼中,都觉得可能是淮右这边人没有想到镇南军这边也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感到惊奇和惋惜。

    这鲛蚌江烽也是在这个时空中来之后才听说的,应该是生活在江水和彭蠡湖、云梦泽、洞庭湖等与江水相通的湖沼中的一种特有大蚌。

    据说蚌壳直径最大可达六尺,足以吞噬人畜,其蚌壳中可产鲛珠,最大可达拳头大小,为世之珍品,有一鲛珠易千金之说。

    江烽轻笑起来,望着钟晗:“真没想到钟家二郎竟然对蛟窟的了解如此之深,那我们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钟家二郎可有合适的分配方案?”

    钟晗微微点头,显然是早有思想准备,“江大人,不如这样,如果我们此次围猎能够成功,预计收获应该算是两方面的,一是青蛟本身,蛟皮、蛟目、蛟筋、蛟胆、蛟肠、蛟油皆是宝物,无论是术法一道,还是用于炼药制药,都是不可多得的东西,这应该算是一方面,另外就是蛟窟中的东西了,我们所了解到的就是蛟窟中应该有不少鲛珠,价值巨万,也可以算一方面,江大人您觉得如何?”

    江烽环顾四周,和杨堪、梅况、张挺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微微点头:“嗯,这个分配也算不错,不过钟家二郎,这青蛟身上的东西当然没问题,可这鲛珠还只是一种可能,究竟有多少也不好说,若是只有那么一两枚鲛珠,那就有些显失公平了,钟家二郎,你说呢?”

    钟晗笑了起来,也下意识的回头和自己的同伴们交换了一下眼色,“江大人这话也没错,那江大人觉得当如何?”

    “我看还是将这两样东西都合在一起,平均分配更妥当一些。”江烽微微一笑道:“不过……”

    钟晗立即接上话:“不如这样,待到事毕,我们再来分配,大人意向如何?”

    江烽略作思索点头应允,“也好,到时候我们再来商议,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还是如何来解决掉这几条青蛟的问题,钟家二郎既然你们了解更多,不如就来好好商议一番,看看究竟用哪种方法来围猎青蛟。”

    “江大人你们刚才的建议是建立在只有一两条青蛟,而且青蛟的蛟龄较短的情况下,青蛟实力有限,但现在情况有变,青蛟起码有三条以上,而且其中一条已经具备了接近龙的实力,它们共同生活在一起,而且可以通过气机感应来相互召唤,所以像你们刚才提到的那种浅水地带,地域太过开阔,更易让其发挥,且更容易逃脱,对我们不利。”

    接上话的是那名和钟晗关系最为密切的那名青年,很显然他对这一次围猎青蛟准备得相当详细,提出的方案也更有针对性。

    “所以我们建议要将战场设在沙洲中心区域,也就是蛟窟所在附近,因为这里距离其巢穴更近,这些青蛟因为眷念巢穴而不会轻易离开,在这里地势更为适合设置大型术法陷阱,也更适合我们全面展开战斗力,尤其是在我们双方合力的情况下,更可以将我们双方战力发挥到极致。……”

    “另外,我们也可以考虑我们双方武者的配合,尤其是像一些具有特殊武器的武者,如何与其他人来进行搭配,同时也要摸清楚青蛟的弱点,这些都需要仔细探讨,我们还可以组搭成几个小组合,包括攻击和防御,……”

    应该说这个家伙的建议更具有可行性,这一点无论是江烽还是梅况、田春来和郭岳他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都纷纷点头认可。

    邓龟年也觉得如果和对方一群人中的术法师合作,应该可以在术法陷阱上拿出更具威力的作品出来,通过这种实战型的交流,也可以让己方的道藏一脉得到极大提升。

    尤其是像这些来自南方的道藏一脉,他也很感兴趣,和中原、河朔这些地方的术法一脉还有相当区别,也各有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