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五节 会商
    一干将领们都陷入了沉思。

    吴地大乱,涉及到周边相当多的势力,杨溥和徐知诰这一对决显然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杀。

    双方积怨甚久,准备良多,这一战一旦打起来就是不死不休之局,周边诸多势力怕也是早就觊觎良久,就等着趁火打劫浑水摸鱼了。

    吴地本身覆盖数州,皆是膏腴之地,杨行密一统江淮吴地数十年,积累厚实,扬州江都、润州江宁尽皆是整个中土有数的繁华之地,谁能不垂涎?

    不说吴地本土,像是舒、宣、歙、衢诸州这些附庸之地,亦是多年未经战乱,无论是民众还是地方士绅都是囊中丰足,舒州已经低头服软,那淮右是否可以胃口再大一些呢?

    江烽自己也屡屡提醒自己,刚拿下寿州,正该是好好消化融合的时候,不要贪得无厌得陇望蜀,先侍弄好自己这一亩三分地。

    但是就这么坐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吴地这等膏腴之地被秦权韩拔陵这些蚁贼,被越国、闽国这些势力瓜分,尤其是在现在淮北因为蚁贼之乱也难以插足的情况下,自己却在一边傻坐,江烽真心想说一句,臣妾做不到。

    船桨轻摇,击打着水花,发出有节奏的水声。

    杨堪和张挺等人面露沉思之色,而梅况和田春荣却又是面色复杂,欲言又止。

    邓龟年、甘泉等人倒是坦然,这等事情也只有江烽他们作决策,作为术法一脉,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在军队需要的时候提供有力的支持,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

    “好了,看样子我这番话又触动了大伙儿内心的许多小心思了,吴地情况大家都知道,我们淮右该不该插手,插手理由何在?不插手理由何在?若是真的能插手,那又该怎么插手?这都需要好好掂量。”

    江烽知道这个话题回避不了,无论是杨堪、张挺和丁满这些背井离乡想要建功立业的,还是梅况、田春来这些涉及到家族利益者,都难以回避这场即将发生在身边的大战。

    “现在大家可以想一想,不过咱们心思还得要放在这伏蛟屠蛟这事儿上来,打仗,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战力,实事求是的说,我们在各方面的战力要与大梁、河东这些强藩比,相差甚远,就算是南阳、蔡州,我们亦有不足,此次来雷池咱们算是倾巢出动了,无他,就是要利用此次契机,提升自我。”江烽顿了一顿,“待一会儿和那边交涉,我们也可以看一看钟氏的实力,顺带也为下一步行动好好规划规划。”

    就在江烽给麾下诸将上课时,前面船上的钟晗也是神采飞扬,意兴高涨。

    “二郎,何须如此喜悦?”旁边一名年龄略长的青年忍不住道:“那江烽固然不凡,但淮右相距我们洪州甚远,纵然交好,怕是也难以得其相助。”

    “不然,八郎,你想想,淮右紧邻吴地的庐州、濠州,而庐州又是那杨氏的起家之地,一旦吴地战起,杨氏若是不利,淮右岂有坐观之理?”钟晗摇头,“一旦杨氏败亡,淮右介入,那徐知诰定要收回庐州,他们这一战还会继续打下去,那便是我们的机会。”

    “若是那杨氏得胜呢?”被唤作八郎的青年忍不住皱眉,他觉得自己这位好友想得太过简单了。

    “那也无妨,杨氏得胜,徐氏腹地,也就是那扬州、润州,摆在越国面前,钱氏又岂能放手?一样免不了一仗!我们若是能促成淮右和越国瓜分吴地,那是最好,他们无力来过问我们在江南西道的行动。”

    钟晗的话再度让青年皱眉,淮右和越国岂是这么容易被人指使的,而且这番构想完全是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在行动,吴地内乱会演变成如何,谁又能确定?越国和淮右能卷入多深,谁又能知道?

    一句话,自己这位好友还是太过了乐观了,想象力太丰富,但现实未必能如此简单,只是现在他却不好扫好友的兴,更何况现在交好淮右也的确没有什么坏处。

    **************************************************

    四艘船沿着水面驶出一个多时辰,方才抵近那青鱼寨。

    钟晗他们选择的根据地是在距离青鱼寨不到二十里地的大阳屿。

    那里是一处小岛,但小岛距离陆地很近,中间只有一个不足十丈宽的浅水带相隔,若是丰水期这浅水带过船无虞,但若是枯水期,便只有不到一人腰深,步行便可横渡。

    等到一干人下船,钟晗才发现淮右来人不少,而且武道水准尽皆不低。

    除了那江烽和梅况都是固息后期的高手外,像太息期的高手亦有几人,其余都是天境以上的高手,剩下那几人不通武道,但一看就知道术法师。

    钟晗暗自心惊,都说淮右初立,根基未定,不少人说这江烽不过是运气太好,侥幸得手,其实并无多少能耐,但看其麾下这一干武人的武道实力,就可略见一斑。

    仅仅是这帮人的实力,就足以支撑起一州之地而绰绰有余了,这还没有算淮右留守力量,谁敢说淮右无人?

    钟晗自然不知道,这一干人就几乎是淮右所有高端武力了,剩下的也就只有许子清、张越、赵文广、李桐、葛晗等寥寥几人,而且基本上都是养息期以下。

    这也是江烽孤注一掷的把大家伙儿给带到这雷池,就是借这个机会来好好打磨一下这帮人,力求能让他们都能有一个层级上的突破。

    钟晗也为江烽介绍他这边一行人。

    除了钟晗的几个同族堂兄堂弟外,其余诸人大多姓危、刘、唐等姓为主。

    之前田春来便向江烽介绍过,钟氏一族之下尚有几个大族,像抚州危家、袁州刘氏、洪州唐氏,皆是本地大族。

    看样子这些子弟应该都是来自镇南军下辖诸州的大姓望族,观其精气神,尽皆不俗。

    江烽粗略一看,就知道内里亦有两名太息期高手,其他也大多是养息期和静息期高手,亦有几名年少者尚未踏入天境,但也都是结体期和洗髓期的强者了。

    尤其其中一名比钟晗略微大一点的青年,和钟晗关系极其密切,太息后期,与杨堪实力在伯仲之间,极为警惕,眼光中偶尔流露出来的敌意也让江烽颇为好奇,估计这家伙是在替钟晗担心,倒是有趣。

    一番介绍之后,江烽一干人才知道情况并非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钟晗他们比江烽一行人先到半月,加上本身江南西道之地与雷池也就是一江之隔,所以青蛟现身之后很快钟晗他们就得到了消息,也才集合起这一帮镇南军麾下诸家之地,一起前来雷池,想要寻机实现自我突破。

    这十多日里,钟晗他们一方面也在打探了解情况,一方面也是抵近观察了解青蛟活动规律,同时也在观察周围还有无其他人前来。

    根据钟晗他们观察,杨叶洲中心有一处高约不足三丈的土山,土山应该就是青蛟藏身的泥窟。

    这座土山应该是历年来江水下泄堆积起来的浮泥,随着地势推高,浮泥干燥之后就形成了土山,再加上一些草木种子枝丫随着水而来,在上边生根发芽,迅速长起来,一二十年来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起码有三条青蛟!”钟晗脸色郑重,手中折扇轻轻在另一支手掌中敲击,“某可以保证,绝非外界所说是不是以讹传讹,也就是两条青蛟,被传成了三条,其中有一条起码是七百之龄,已经濒临应劫,青麟已经蜕变成了白甲,浑身已有云雾笼罩,……”

    这一番话让江烽这边的人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七百之龄的蛟,和龙也就只差一个应劫了,寻常的天境武者已经很难伤及这种只等应劫的蛟了,稍不留意还得要变成它的口中餐了。

    “除了这条临近应劫的青蛟,另外两条呢?”梅况沉声问道。

    “某尚不确定是两条还是三条,但某亲眼看到有两条大概在五百龄上下的青蛟共同戏水,方圆十丈之内水浮起一丈之高,竟然水不外溢,灵力之强,难以想象。”钟晗似乎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忍不住连连摇头,“若是三条的话,江大人,我觉得就算是我们两家联手,都没有太多机会,除非有一两位天位高手来。”

    “也就是说,钟家二郎,你也不确定是两条还是三条?”江烽耐心的问道。

    “不确定,三条或者两条青蛟年龄应该都差不多才对。”钟晗郑重其事的点头,“关键在于那头七百龄蛟出现时间较少,这几头出现几率相对较高,但一旦我们围猎那几条五百龄蛟,极有可能要把七百龄之蛟给勾引出来,甚至引起它的怒火,这一点尤为需要小心。”

    “钟家二郎,久闻镇南军术法一道极为昌盛,此次前来肯定要有所准备,我觉得我们恐怕需要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该如何来携手解决。”江烽也在打镇南军的术法一脉的主意,要说你去问都不合适,只不过现在大家都比较敏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