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四节 小钟氏,大钟氏
    “梅兄,某观汝方来人亦是不少,想必亦有不少杰出之士,不过恐怕梅兄你们对情况了解并不多,很多具体详情超出你们的想象,我等已经来这里半月有余,一直觉得棘手,不敢轻举妄动,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我们寻个地方再来细细商议,你看如何?”

    钟晗的目光在梅况身后逡巡,他感觉到梅况背后还有不少人,影影绰绰,看不清楚情况。

    梅况虽然武技不俗,但是观其行迹表现,瞻前顾后,似乎也非这群人的主事者。

    听闻寿州以被那光浍寿防御守捉使江烽所得,梅田郑三姓尽皆臣服于那江烽麾下,此次梅况却能来这雷池,恐怕也非其自作主张之举,而是受命于人才对。

    梅况略一迟疑,江烽也知道这种事情梅况不好代自己做主,索性就站了起来,走前几步,“就依钟家二郎之意,不如去我等暂居的青鱼寨如何?”

    钟晗目泛奇光,上下打量了一眼江烽,一拱手道:“可是光浍寿防御守捉使江烽江大人?”

    “正是江某,镇南军节度使大人身体可好?某在长安时曾与令叔父偶遇,得闻镇南军节度使大人身有小恙,想必已经不妨事了吧?”江烽微笑着点点头。

    “谢江大人关心,家父已经痊愈了,今日能在此遇见江大人,乃某之幸,斗胆待家父相邀,若是江大人有暇,请到洪州做客。”

    钟晗说话颇为得体,不愧是世家才俊,连江烽都有些为对方的翩翩风度心折。

    比起自己这等草莽寒门出身的人物,这些世家子弟待人接物风范的确有些不一样,倒是和梅况、田春荣、杨堪、张挺这等相似出身子弟相若。

    “镇南军的盛情,江某心领了,嗯,若是此次雷池之行之后尚有余暇,某也意欲前往洪州拜访镇南军节度使大人。”江烽含笑接受了钟晗的邀请。

    见江烽接受邀请,钟晗大喜过望。

    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淮右的掌舵者,可谓飞来之喜。

    江烽虽然崛起时间很短,但是其惊艳绝才的妖孽表现也让大江南北的藩阀们侧目而视,尤其是从一县之地陡然爆发,吞下光浍二州,本身就足以让人震惊了,却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寿州,可谓气候已成。

    虽然镇南军远在大江以南,但是却绝非对江淮和中原地区一无所知。

    钟晗也是其父在军谋上的主要助手,近年来更是逐渐成为其父在军事上的得力臂助,其对周边局势也是格外关注。

    尤其是在吴地内乱在即的时候,他就对能够影响和左右吴地局面的邻藩更是特别重视,而淮右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淮右吞并寿州时间不长,照理说不太可能再对外兴兵,更应该自我消化调整,尤其是吴国这头巨兽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插手的,稍不注意遭遇反噬,只怕寻常藩阀也承受不起。

    但今日钟晗却看见梅况对江烽的态度非同一般,很显然梅家对江烽已经隐隐有唯其马首是瞻的味道。

    若是寿州三姓的首姓都对江烽这般姿态,加上那主动投靠江烽的郑氏,估计那田氏的情况也差不离,这寿州便是稳稳的握在了江烽手中了。

    这等情况下,淮右的态度就不可轻忽了,淮右也具备了可以插足吴地局势的实力。

    “那太好了,只待此间事了,某便即刻回洪州禀明父亲,静候江大人莅临。”钟晗连连点头,兴奋之色溢于言表,“那江大人,我们就先行一步,到青鱼寨相候?”

    “好,某等随后就到。”江烽含笑点头。

    钟氏两艘船行效率也是异常高,迅即掉头,向外水行去,江烽一行人也纷纷登船,跟随而去。

    “主公,这钟氏子倒是格外热情啊。”杨堪望着前方扬帆而行的渔船,若有所思的道。

    “唔,镇南军要说和我们并无瓜葛,中间还相隔舒州,嗯,若是算上大钟氏,还有江饶防御使辖地,似乎还真有点儿搭不上界,可这钟家二郎这般姿态,怕也不会无的放矢吧?”江烽看了一眼梅况和田春荣,又瞟了一眼张挺。

    梅况和田春荣交换了一下眼色,最后还是田春来接上话:“大人,怕是和吴地之乱有关。”

    “哦?”江烽也想到了应该和吴地之乱有关,但是这其中的关节瓜葛却还没有梳理清楚。

    毕竟他之前对江南这边复杂的情况不太关心,尤其是这些江南西道的小藩阀们之间的各种恩怨情仇更是一般人所不太了解的。

    “钟静有二嫡子,嫡长子钟晔,性格狂傲跋扈,在镇南军中不太得人心,但是其却是嫡长子,加之其正妻乃是卢氏女,所以地位还算稳固,而钟晗自小勤勉,加之天资聪颖,所以很受钟静喜爱,其正妻乃是彭氏女,颇受下边人爱戴,……”

    江烽忍不住摇头。

    这好像又是一出夺位战的味道啊,都是嫡子,只不过长幼有序,如果没有特别的意外,钟晔胜出当无异议,钟晗再受钟静喜爱,钟静也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立钟晗为储。

    在这个时代,好像哪个地方都存在这种狗血事,其实这也正常,像杨堪这些人不也就是因为是庶出而直接丧失了家族中所有权利,不得不外出投奔自己来寻求出路么?

    “可这和大人有何关系?”秦再道忍不住问道。

    “当然有关系。”田春来苦笑着道:“小钟氏,也就是镇南军的正朔,一直对江饶二州的分裂出去耿耿于怀,钟静更是一直视江饶二州独立于镇南军之外为平生大憾,也曾发下宏愿,要重夺江饶二州,但江饶二州一直在大钟氏控制下。”

    江饶二州地理位置重要,有居高临下之势,一旦独立势成,要想重夺自然不易。

    “大钟氏虽然实力不如镇南军小钟氏,但是其背后有吴国以及吴国附庸宣州、歙州、衢州等地支持,所以镇南军几度征伐都是无果而归,以至于后来镇南军对吉州和虔州、韶州的控制力也变弱,最终导致彭、卢两家控制下的这三州也事实上独立于镇南军之外,现在小钟氏不得不靠联姻来拉拢彭、卢两家。”

    江烽微微点头,有吴国支持,镇南军当然别想夺回江饶二州,一个强大完整的镇南军显然不符合吴国的利益。

    应该说在当时吴国也是有意要进军江南西道的,只不过历史走偏,钟延规的大钟氏续存下来,而吴国的势力也没有能延伸到江南西道来,倒是让江南西道呈现出一种小战国的局面。

    至于说现在,杨行密早已成为冢中枯骨,而现在君臣不容,吴国也将走向崩溃的边缘,崩溃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谁也说不清楚,但是毫无疑问,大钟氏盘踞的江饶二州又会重回镇南军视野。

    如果没有了吴国及其附庸的支持,江饶二州还能守得住么?

    虽然吴国内乱最终会有一个胜利者胜出,但是这同样不符合吴国周边的藩阀们利益,这些藩阀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参与插足进去,尽可能的让吴地局面内乱更厉害一些,持续时间更长一些,以便于他们能从中渔利,

    “春来,看样子钟晗是想要帮助其父完成这个收复江饶二州的宏愿,嗯,借此提升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江烽歪着头想了想道:“或者他就想要趁机夺储?”

    “大人,这就不好说了,钟静现在身体尚好,钟晔和钟晗或许都存有此种心思,但是恐怕也只能在暗地里各自使劲儿了,至于钟静过世之后,也许就是各凭实力各显神通的时候了。”田春来沉吟道。

    “也就是说,现在钟晗这般热情的对我们淮右,也是有意想要让我们淮右成为牵制吴地,避免吴地干预他们收复江饶二州?”江烽摸着下颌,“我觉得这好像和我们的意图并不矛盾,是不是?”

    一干将领都神色暧昧的笑了起来,看到江烽这般表情,他们就知道主君怕是又在打什么主意,像钟晗这等主动送上门来的货色,既然有求于淮右,岂有不趁机要为淮右谋些什么的?

    梅况目光里倒是多了几分深思,“大人,吴地对江饶二州的支持其实也是间接的,主要是通过宣州、歙州和衢州来实现的,这么多年来,吴地从未真正出兵过,钟晗打的主意不算聪明。”

    “也未必。”江烽好整以暇的摇摇头,“况兄,估摸着镇南军未必只盯着江饶二州呢,吴国是其周边这些小藩阀的主心骨,一旦吴地乱起,我估摸着像宣州、歙州、衢州以及这些地方都怕是心神不宁了,那东面的越国和咱们的乡人闽地王氏,岂会坐视?这等机会,哪怕是闽地不宁,也忍不住要伸手吧。”

    江烽的意思很明确,一旦吴地内乱,势必牵连到周遭诸多依附于吴国的小藩阀,像大钟氏,像宣州、歙州、衢州,牵一发动全身,周遭更大一些的势力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