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节 出发
    江烽在寿州呆了十天时间。天籁『小说WwW.』⒉

    既然打定主意要将梅田两家彻底纳入淮右体系内,他当然不吝拉拢收揽人心。

    虽然不是梅田两家的族长,但是梅况和田春荣两人在梅田两家的身份地位却非比寻常。

    梅况在梅家地位很是然。

    毕竟对于寿州这种数十年都未有过小天位强者出现的地方来说,梅况的固息后期已经算得上是孤独求败了,更不用说梅况现在痼疾得治,身体痊愈,已然有了挑战小天位的实力,这自然就成了梅家当之无愧的代言人。

    在这个时代,一个寿州这样的地方士绅望族中如果能有一个小天位强者的出现,对于一个家族的地位和影响力提升都是不言而喻的,现在梅况隐隐就成了整个寿州本土士绅的武道一脉扛鼎者。

    田春荣的情况又有所不同,在田家,田春荣不仅仅是武道水准最高者,而且田春荣还是上一代嫡次子一脉。

    可以说,在身份地位上,田春荣比起出身旁支的梅况要高出不少,加之田春荣在武道修行上极有天赋,堪称田氏一族的翘楚人物。

    虽然现在看起来他比起梅况仍然稍逊一筹,但是梅况已经年近四十,而田春荣却还在三十刚出头,可以说等到田春荣到梅况那个年龄时,兴许就已经晋阶小天位了。

    在江烽看来,梅况和田春荣二人的重要性还不仅止于二人在武道上的修为,更在于两人的头脑。

    梅况性格沉稳冷静,颇识大体,待人接物不卑不亢,很有些泰山压顶不变色的风范,江烽很是欣赏。

    而田春荣此人眼光广博,看事观物深刻,而且也是雄心勃勃,很符合江烽的意图。

    只要能抓牢这两人,梅田两家就不在话下。

    而且江烽也有意要将二人推上位。

    在他看来,目前淮右格局大局已定,梅况和田春荣二人都应该看得到现在梅田两家要想获得更大的展空间,只有紧紧追随自己勇往直前。

    当然,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江烽不能存着利用梅田两家之心,存有消耗梅田两家之力的想法。

    不过江烽还真没有这种想法,寿州的繁荣也是建立在梅田郑三家大姓多年积蓄培育之下,虽然现在寿州大权尽归自己,但自己只是要把寿州民力调动起来作为自己继续向外扩张只用。

    这和梅田郑三姓的利益并不冲突,甚至还可以相辅相成。

    江烽相信只要头脑清醒,都应该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和目的和他们的利益正在日趋一致。

    事实上梅况和田春荣也已经认识到了,否则他们也不会接受自己的邀请去雷泽屠蛟。

    这其实就是一个拉近双方关系,促进双方的感情融洽的一个绝佳方式。

    在战争中携手迎敌,在拼杀中生死与共,这种通过血火洗礼建立起来的感情远胜于那种迎来送往觥筹交错结下的情谊。

    所以这一次江烽也是很坦然大方的邀请了梅况和田春荣加入到这一次南下雷池屠蛟行动中去。

    屠蛟并非易事,不但需要多人通力合作,而且亦有相当讲究。

    一方面需要让诸人极可能在对阵青蛟的搏杀中将自身潜力激出来。

    因为像这等灵物精怪只有在被激怒之后才会将它自身的灵力爆出来,而灵力爆之后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气机感应锁定,被锁定者的全身元力玄气可以这个期间被激出乎寻常的水准。

    这就是之所以更多人宁肯选择搏杀灵物精怪而非上战场搏杀的另一原因,但是这同样又带来另外一个弊病。

    那就是一旦被灵物精怪锁定,那么你就很难逃脱其气机锁定追踪,哪怕你逃出百丈之外,这些灵物精怪一样可以依靠气机感应追踪到你。

    所以另一方面就需要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以防灵物精怪爆之后给己方人员造成致命杀伤,而这种情况几乎在每一次对阵中都屡见不鲜。

    因此在这种情形下,每一次行动需要在人员和物资等诸多方面都要有充分的预备,同时每一个人都要存有必要的保命手段,否则一旦出现意外,那就是万劫不复了。

    江烽和梅况、田春荣先行返回浍州,而杨堪则稍后才返回。

    毕竟第一军是防守寿州的主力,他一离开,张越就要成为整个寿州的主将,而张越的武道水准还停留在静息后期,不那么让人放心。

    在浍州这边,一干人也是整装待,除了江烽、郭岳、梅况、田春来、杨堪外,张挺、秦再道、丁满、鞠慎、黄安锦都要前往,浍州就由许子清留守。

    这样庞大一支队伍堪称汇聚了整个淮右的精华了,一旦这支力量被歼灭,那么整个淮右也就只有不战而降了。

    江烽为此也是专门进行过研究,就是考虑这样大规模的武将离开,会不会给外敌以可乘之机,比如说蔡州和南阳。

    吴国和淮北不用考虑,他们现在自身难保,鄂黄这边可能性也不大,他们天生就没有冒险的气质。

    唯一可虞的就是蔡州和南阳。

    蔡州都还要好一些,根据情报显示,蔡州现在已经把主要注意力放在了颍州上,如果不出意外,蔡州估计很快就要寻机对颍州动手,他们前期的渗透和拉拢工作已经开始动了起来,这种情况下不太可能轻易改弦易辙。

    南阳是最危险的。

    刘氏在霍丘的伏击就已经说明了南阳已经把淮右,把江烽列为了大敌,而且他们也在浍州有细作安排,甚至能够准确的掌握到江烽出行的轨迹。

    这相当危险。

    不过刺杀和大兴刀兵又是两码事,江烽不认为在刘家刺杀铩羽而归这么短时间内就敢兴兵。

    但是为了预防万一,江烽一行人从寿州返回时并没有回固始,而是直接到了霍山。

    这样哪怕是南阳和蔡州在固始城里安排有细作眼线,他们也只知道江烽去了寿州尚未返回,却不知道江烽一行直接从霍山南下舒州去了雷池。

    **************************************

    邓龟年、甘泉和许静等人都是先行出到霍山等候,而像丁满、秦再道、鞠慎、黄安锦等人则是分头出,而秦再道更是以野外拉练为名随着骑兵出城,然后独自脱队而来。

    江烽一行人到了霍山县城外汇合,甚至连霍山县城都没有进,便径直南下了。

    按照寻常路径,如果是大部队南下,就需要绕道庐州的舒城县西面,然后再进入舒州,不过对于江烽宜兴人来说,就无此必要了,直接从霍山南面翻越山岭,可以直抵舒州城。

    无论是邓龟年还是甘泉,对于翻山越岭都不是问题,唯一这方面弱了点儿的就是许静,不过有鞠蕖相助,这也都不是问题。

    经过舒州时,江烽也强忍住进城一观的**,崔尚专门到霍山接着自己进行了汇报。

    江烽也是大喜过望,没想到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让舒州签署了盟约,这其实就是一个不平等条约。

    这让江烽下意识的想到了北面的契丹人,原来时空历史中契丹人不也就是用这种手段来迫使南方的汉人政权来捐输纳贡,为此壮大了契丹人的实力,也让契丹人的胃口越来越大。

    想到这里,江烽也越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和紧迫性。

    如果真的如王邈所说,契丹人的野心已经随着自身实力的膨胀越来越露骨的暴露出来了,河朔三镇现在这等情况也根本无法抵挡契丹人南下的步伐,尤其是像刘守光根本就没有胆量去撕破脸和契丹人一战。

    这种情况下,恐怕契丹人很快就要从蚕食手段变成鲸吞方式了。

    江烽已经要求无闻堂加大力度向北方渗透了。

    对契丹人的实力,现在南方各地,甚至像大梁、南阳、蔡州、泰宁这些强藩恐怕都还不太了解。

    他们对契丹人的了解更多的还停留在一二十年前,总还觉得契丹人就是一帮鬼鬼祟祟的土坷垃,但是这些土坷垃已经能够让河朔三镇的卢龙军和成德军面对他们的欺凌时不敢撕破脸了。

    刘守光不是傻子,为什么不敢撕破脸,固然与其性格有关,但是更多的恐怕还是他觉察到了自身与契丹人的实力差距了。

    江烽也不了解,但是他能从各方面分析和感受到契丹人势力的膨胀度,契丹人敢支持吐谷浑人挑衅河东大晋,本身就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他们也还和卢龙军、成德军交好,而这两军却是大梁牵制河东的重要力量,契丹人表现出来的强势和野心,已经呼之欲出了。

    这种情况下,如果淮右不尽早建立起针对契丹人的情报体系,日后一旦形势有变,真正到淮右需要正面应对契丹人时,那就来不及了。

    所以他要求无闻堂要适时调整情报收集方向,要把契丹列入未来情报收集的主要方向,其级别甚至不低于蔡州和南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