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九节 在行动
    “干得非常好,四郎!”崔尚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欣赏之意溢于言表。天籁小说Ww『W.⒉

    对方也值得自己这份夸赞。

    原本只是希望能够通过对舒州的施压来获得一些钱粮,没想到收获如此巨大。

    现在的淮右开销太大了,哪怕有波斯胡商的支持,仍然有些捉襟见肘。

    陈蔚在去长安之前就已经和崔尚专门长谈过了,需要适度控制军事上的开支,另外还需要广辟财源,否则很快淮右就会变成无底洞,难以收拾。

    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崔尚才开始将目光望向南方。

    现在淮右正处于一个消化融合的阶段,尤其是在吞并寿州之后,已经出现了一些不适的状况,迫使淮右不得不停下脚步。

    实在是因为寿州原来是完全独立于光浍之外,联系并不多,现在骤然将寿州拿下,而寿州本身体量就远胜于光浍,加之其地方望族实力很强,要将其纳为己用,本身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要将寿州军和寿州士绅望族彻底融入到淮右,让其彻底为淮右所用,这既需要时间,同时也需要用各种方式来将寿州与淮右命运绑在一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个矛盾体。

    要把寿州彻底纳入,一方面淮右许诺会继续向外扩张的步伐,以弥补在寿州一战之后利益受损的梅田两大家族的损失,同时还需要在安丰和寿春进行水利灌溉体系的建设,水运航道的疏浚,这些都是加快寿州融入浍州的必要措施,这些需要大量的投入。

    但现在这些要加快寿州融入需要海量钱银,而现在淮右却是囊中空空,这已然成了一个悖论。

    只有继续推进扩张、建设这些步伐,才能加快融合,才能让淮右更稳固,也才能让淮右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最终融为一体为下一步扩张打下基础。

    仅靠波斯胡商的支持是远远不够的,这就需要开源节流,而现在节流显然做不到,那就只能开源了。

    对舒州的这一战略算是开了一个好头,起码能够每年都能收到一笔不菲的捐输,对淮右来说也不无小补。

    至于说需要承担的义务,这本来就是淮右希望达到的目的,若是真的被卷入吴地局中,淮右也求之不得。

    “大人,不过我感觉舒州那边还是有些三心二意,或者说有些不情不愿,或许他们是现在觉得吴地局面不定所以才会勉强同意,一旦吴地局面明朗且属于他们押宝一方占优,恐怕就会有变化。”

    侯晨也不敢托大,对舒州的压榨也是建立在特定情况之下,现在舒州内有蚁贼,外部靠山不稳,所以才会答应这个盟约,如果吴国局面明朗化,他们就未必愿意这么老老实实的接受淮右的欺压了。

    “不用担心,四郎,吴地局面哪有那么容易见出分晓的?哼,我们淮右,还有蚁贼,越国,都在虎视眈眈呢,只要乱起来,就不是他们想要平息就能平息的了。”崔尚很自信。

    情报显示越国也开始接触吴国内部的各方势力了,就像淮右也在出手接触吴国内部人士一样。

    崔尚相信越国恐怕没有那么好心会去调解双方,他们应该是和淮右打的同样主意,锄强扶弱,促使吴地内乱激烈化扩大化,让双方都打到精疲力竭时,才来坐收渔利。

    在这一个问题上,淮右的想法也是一样的。

    无论是淮右还是越国,都不会让吴地内乱平息下来,那不符合淮右和越国的利益,只有一直打下去,两败俱伤,这才符合淮右和越国利益。

    到时候相信越国会主动来找淮右,或者淮右也会主动联系越国,大家来共商“大计”。

    “那大人,我们现在还需要做什么?”侯晨知道有些事情自己还没有资格知道,他很知趣,知道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

    “嗯,待到防御守捉使大人从寿州回来敲定这个盟约之后,就要尽快去督促落实,舒州这么多年安稳局面,虽有蚁贼过境骚扰,但是损失并不大,我们该把属于我们的东西尽快拿回来。”

    ******************************************

    舒州得手,河朔这边也没有落后。

    王邈也没想到这一趟来河朔竟然有如此收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悲哀。

    想当年河朔三镇何等意气风,豪气干云,无论是河东还是大梁都要礼遇三分。

    契丹人那时候还只是畏畏缩缩的土狗,吐谷浑人更是不值一提藏在旮旯里的老鼠,而强悍一时的泰宁军也要对河朔三镇俯帖耳。

    至于像淮北这种马屎皮面光的货色,更是在河朔三镇面前只有瑟瑟抖的份儿。

    但是现在一切都逆转了。

    契丹人对卢龙的渗透已经到了相当危险的程度了,王邈也不知道刘守光这个蠢货是怎么想的,竟然面对契丹人的渗透而荡起了缩头乌龟。

    也许正如江烽所评价的,河朔三镇已经沦落到了羊质虎皮,见草而悦,见豺而战的境地了。

    原本以为是成德军情况最糟糕,也最有把握,张氏在成德军根基不牢,威德不加,加上亦有原来的亲旧,所以王邈是有些把握的,没想到在卢龙军收获更大,几乎就要成了滚雪球的反应了。

    若不是担心那刘守光会恼羞成怒,日后连大梁方面的帐都不买了,王邈还能再拉上几千人马走。

    就算是这样,卢龙军加上成德军两地所得,都要过八千人,大大出了之前王邈预料的两军五千人这个规模,其中足足有过四千骑军,哪怕是在马匹甲胄上残缺不全,但这毕竟也是骑兵啊。

    而且王邈也深知江烽的标准,关键是人,要熟练的骑兵,至于马匹甲胄武器这些,反而在其次,而训练一名骑兵却需要多年,而淮右最缺的就是时间。

    一切都还处于暗中进行,但是王邈很有把握,敲定了很多事宜,现在只剩下回去之后向江烽禀报。

    这后续还涉及到要和卢龙军、成德军方面的交涉,因为这数千人马南下了,这些军官士卒的亲眷族人却是一个大问题,需要大梁方面来协调,以确保不至于被报复,甚至还要接应这些亲眷族人南下。

    在北上河朔之前,江烽也就给王邈交代过,浍寿两州土地不少,只要能招来士卒,在土地分配上不是问题,而且王邈也相信江烽在下一步的动作上,还有足够的余地。

    ************************************************

    “见过慈云、慈静二位师兄。”

    常昆知道此次两位师兄专门招自己来的意图,不过这般郑重其事,还是让常昆有些意外。

    看来二郎在寿州得手让寺中的师兄们都有些心神不宁了。

    之前自己就曾经力劝,希望寺中能把更多的精英弟子派送到浍州去,但是寺中几位主事师兄虽然也觉得浍州是一个值得投入所在,但是总还是有些舍不得放下大梁这边,总还是希望能够与大相国寺这边争锋一回。

    所以虽然也向浍州那边输送了一些弟子,但是始终还是有些保留的。

    像赵文广就算是去往浍州中最杰出者了,但赵文广也仅仅只是一个静息后期的角色,而现在寺中苦修的俗家精英弟子中养息期的亦有好几个。

    未曾想到二郎却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一下子拿下了寿州不说,而且关键的是还从朝廷讨来了光浍寿防御守捉使这一职位。

    这意味着二郎统揽三州已经是名正言顺了。

    而随着寿州的入手,二郎手中兵力急膨胀,机会也更加多,这对于仍然难以在大梁这边打开局面的白马寺中来说,其吸引力无疑大了许多。

    尤其是在赵文广已经荣登淮右第一军军都虞候职位的消息传来时,更是在寺中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若是要说寺中几位主事师兄不动心,常昆绝对不信。

    谁都知道越是加入在前,日后获得重用和擢拔的机会越大,尤其是在一个处于急上升期的新兴藩阀来说,连绵不断的战事会给有能力者提供莫大的机遇,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毫无疑问赵文广就抓住了这个机会,而如果在之前白马寺能够有更主动的动作,那么白马寺获得的机会肯定会更多,也绝不止于区区一个军都虞候了。

    好在现在不为迟。

    “常昆师弟,今日师兄找你来并无他事,本座记得前次江大人曾经遣人前来本寺商谈寺中弟子入仕浍州一事,当日我们几位师兄也曾商议过,觉得江大人诚意颇足,而且之前师弟也曾接引,所以也有意接受,只是寺中琐事颇多,稍有耽搁,这匆匆数月已过,却听江大人已经荣任光浍寿防御守捉使,且寿州已得,所以我们也有意尽早履行我们当日与浍州来使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