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七节 实力考虑
    其实从郭岳提及了雷泽发现青蛟之后,江烽就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淮右军事力量膨胀得很快,从当初固始军到浍州军,再到现在的淮右军,这一年多时间里,实现了三连跳。

    从一军到现在加上水军、牙军、骑军,已经达到了八个军。

    如果这一次王邈在河朔的招募延揽成功,预计淮右军会迅速膨胀到十个军,这也就意味着淮右将拥有二万五千兵力。

    应该说,通过江烽提供的基础训练方式,比如队列训练、基本素质训练方法等,淮右军的普通士兵的基本素质是没有多大问题了,甚至在军纪上还要强于不少藩阀军,但是淮右军最大的短板仍然是各级武将军官的武道实力。

    淮右军短期内就会达到十个军,这也就意味着需要二十名军指挥使以及军都虞候。

    而按照当下各藩的标准,担任军指挥使基本上都要求应该是天境养息期的高手,军都虞候也起码要求是静息后期的高手。

    若是像是在大梁、河东、河朔、泰宁等军事力量较强的藩阀,一般担任主力军指挥使的都要求是天境养息后期的高手,甚至可能是太息期高手,而军都虞候也大多是养息前期的强者。

    当然并不是说武道水准越高,在指挥能力上就越强,但是一个无法在关键时候站出来率军冲锋或者独当一面的军指挥使和军都虞候,绝对是要逊色不少的,甚至可能会功亏一篑满盘皆输。

    在厢军指挥使的要求上就更高了,固息后期都是最起码的标准,而且都还有相当充裕的术法武器作为辅助备用。

    包括大梁、河东、河朔、泰宁、南阳这些军事强藩,真正遭遇大战需要动用一厢军力的情况下,基本上都是由小天位高手挂帅,甚至在较为重要的战事中还要另选一位小天位高手为副。

    可以说淮右军的成长基本上是建立在低烈度战事中成长起来的,没有真正遭遇过像样的硬战苦战,尤其是和那些强藩的正面硬杠。

    像江烽自己遭遇的几名强者高手中,也就只有袁无为和袁无敌堪称一敌,像梅况,若非其当时因病困扰,只怕寿州一战还真的有的打。

    但是前期的侥幸走大运,并不意味着淮右军会一直这么好运,所以江烽一直对自己麾下武将的高端战力有着迫切的提高压力。

    现在八个军的指挥使,第一军的杨堪已经进入太息后期,自然没问题,第四军张挺也已经具备了突破太息期的实力,就差那一步。

    水军这两位,梅况和田春来都没的说,固息后期和太息后期,牙军丁满也已经是养息后期,但是其他几军都还有些问题。

    像第三军的张越,骑军的秦再道,都还只是静息后期,尚未踏入养息期,像第二军的许子清也只是刚刚进入养息后期。

    他们几人都还是在江烽意识到问题之后,有意识的炼制了几炉丹药之后帮助他们提高了不少才达到这个境界。

    困扰淮右军的还不是军都指挥使这一层面,而是更高层面的比如主帅和厢军指挥使,又比如军都虞候,这两个层面的战力欠缺才是最致命的。

    偌大一个淮右军,竟然无一名小天位高手,无论是江烽还是杨堪抑或新加入的梅况,最高也只停留在在固息后期层面,而要突破小天位这个壁障,难度不小,亟待机遇。

    这对于一个拥有三州之地的藩阀来说,是极不正常的,也极易为周边的藩阀们所觊觎。

    哪怕你其他综合实力不差,但是在高端武力上的欠缺,就很容易让恶邻产生要在你身上赌一把的想法。

    这对于淮右来说相当不利。

    当大家都认为你实力不济,琢磨着想要在你身上来占便宜时,也就意味着你真的可能面临危机了。

    这一点江烽已经有了相当强的警惕意识。

    他甚至在考虑如果真的没有更高的办法来解决自己突破小天位的问题,索性就专程跑一趟武当山,厚着脸皮请陈抟老祖再帮一把,务必要让淮右在小天位层面上零的突破。

    淮右军在军都虞候这个层面短板更为明显。

    八个军中,唯有已经改任第二军军都虞候的鞠慎和第一军军都虞候赵文广算是符合了静息后期这一标准,其他诸军的军都虞候都难以满足静息后期以上的水准这一要求。

    这种巨大差距对整个淮右军的实际战力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除了这两个层面的差距外,像营指挥使、副使乃至都头这一级别的中级军官战力,淮右军仍然与其他诸强藩军队有较大差距。

    像营指挥使这个层面,一般说来也要求有天境养息期前期的水准,最不济也应当有结体期的实力,副使则要求有洗髓期的实力,而在都头这一级别,则要求通脉期水准,像锻骨期的武者,一般说只能担任副都头以下甚至队正这一类的低级军官了。

    但在淮右军却还达不到这个水准,像相当部分的都头级别军官都还只是锻骨期的武者,许多营指挥副使都还是通脉期的角色,而营指挥使中亦有部分还处于洗髓期。

    所以在整体层面上,淮右军仍然与像大梁、河东、泰宁差上足足一个层次,甚至比起河朔、南阳、蔡州、吴国、淮北这些次一级的藩阀仍然有些差距,顶多也就是与鄂黄、江陵、襄阳、潭岳这些在武力上相对较弱的藩阀在一个层面。

    但像鄂黄、江陵、襄阳、潭岳这些南方藩阀虽然在武力上逊色一些,却通过术法一道来弥补了这一缺陷,所以在战争中,他们会大量使用术法一道来作为改变战争的变数因素,并不逊色与诸如淮北、蔡州这些藩阀多少。

    淮右却因为是新兴起来藩阀,在术法一道上虽然也花了大力气来积累,但仍然受制于时间和底蕴,要想赶上这些藩阀,尚需时日。

    不过,淮右在术法一道上的发展势头很猛,江烽倒是很有把握只要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和机会,淮右的术法一道必定会蓬勃而起。

    但摆在淮右军面前的当务之急,仍然是要尽快提高各级武将军官的武道战力。

    江烽也考虑过许多办法,像通过各种渠道来收罗一些天材异宝开炉炼药,帮助现有武将军官提升实力;像通过诸如白马寺等于淮右交好的江湖门派来吸纳强者高手加入军中,充实实力,但都难以达到期望的目的。

    尤其是中高端武将这一层面,已经不是你靠吸纳延揽就能轻易招募到的了。

    而在自身现有武将群体中,纵然能够通过灵药秘宝加以提升,但像杨堪、丁满他们服药之后仍然需要通过特定环境下的砥砺激发方能有望实现突破。

    所以除了打仗之外,也就只有这种通过与灵物精怪的交锋来实现砥砺突破了。

    与战场上和敌军武将交锋相比,和这些灵物精怪的交锋无疑要可控得多,起码,你已经对这些东西有一个大致了解,你可以游刃有余的选择伙伴合作,武器、甲胄以及术法一道上都可以有很大的选择余地。

    最不济也可以考虑用术法遁术在危险时候逃脱,而像这些灵物精怪一般说来都会有自己特定的活动范围,只要能当场逃脱,一般都不会性命之危。

    当然,并非说这种事情就没有危险了,像蛟、鼋、鼍、魃这些奇物,本身也带有很多不确定性,尤其是在之前的情报收集不准确的话,对战中一旦发现对手太强,应对方略失当,那就很容易遭遇不测。

    但是这样的机遇的确难得,哪怕明知道其中风险很大,对于本身就相当自信的武道强者们来说,都一样前赴后继,乐此不疲。

    像这一次雷泽再出青蛟,而且一次性出现四头青蛟,可谓极为罕见了,若是能藉此机会让淮右军的这些个武将们得此锻炼机会,磨砺一番,相信不少人能够有很大的收获,而且如蛟类这些灵物,没准儿还能够在它们身上有所获,可谓一举两得。

    所以在郭岳提出了这个想法之后,江烽就已经在考虑让杨堪、丁满、张挺甚至秦再道、黄安锦、鞠慎这些将领们,只要能够抽得出身的将领们都去一趟雷泽。

    反正雷泽距离也不算太远,如果连夜兼程,三五日便可赶到,哪怕花上十天半月来守候,来去也就是一个月时间,江烽觉得值得。

    只要能在这一战中自己和梅况能突破固息期晋位小天位,那便一切都值得,若是杨堪和田春来能突破太息期踏入固息期,那便是大赚特赚了。

    而像丁满、郭岳、秦再道、黄安锦和鞠慎他们这些层次稍微再低一些的,那突破的机会就更大了,当然他们的风险也更大。

    为了以防不测,江烽也已经考虑要把邓龟年、甘泉和许静带上,而且要提前准备足够的术法器具和术法武器护驾,以免真的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