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六节 相邀
    又是一阵沉默。

    梅田两家已经不复再有往日的默契。

    虽然以往两家也各有利益,各有靠山,但是双方在各自占优的生意上却还是能相互尊重各自利益,达成默契,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淮右,尤其是在寿州,不需要这种默契,特别是对梅田两家,如果真正默契了,反而危险了。

    郑家就像是虎视眈眈的猎犬,随时观察着,希冀能找到其中猫腻,猛扑上来撕咬,甚至想把两家彻底葬送。

    更不用说那淮右无闻堂无孔不入的细作,更让梅田两家心神不宁。

    都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梅况和田春来二人自然心底无私天地宽,但却难保家族中有些头脑不清醒者,总还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卷土重来。

    这些家伙暗中做些勾当,自家讨死也就罢了,但连累了整个家族就百死莫赎了。

    田春来端起茶盅,茶盅盖轻轻撞击了一下茶盅,发出叮一声轻响。

    就像是发出了一声暗号,梅况和田春来原本转开的目光又重新回转来,交融在一起。

    “况兄,你说今日大人召集你我二人所为何事?”田春来咂了咂嘴,终于还是问道。

    “无外乎两事。”梅况脸色很淡,似乎并不在意,“一为你我二家之事,二为你我两军罢了。”

    “你我二家之事某能理解,田家无不可对大人所言之事,某自信无惧。”田春来眉峰深锁,“这水军之事,尚在熟练中,莫非……?”

    梅况摇摇头,淡淡一笑,“大人心思某也难以猜度,若能猜出,你我二人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梅况的话里有些揶揄的味道,不过田春来倒不在意。

    江烽出其不意的拿下寿州,让他们这些当事人都难以相信,所有人都认为当时的浍州不可能如此大胆,但事情却摆在面前,不服不行。

    “以某之见,大人怕是有意要用我们水军了。”田春来沉吟了一下,“只是不知会对谁用兵。”

    梅况也认同田春来的观点。

    田春来虽然武道水准比自己略逊,但是自己年龄却要比其长好几岁,而且田春来在战略眼光上丝毫不输于自己。

    下意识的摩挲着自己瘦削的下颌,梅况眼睛眯缝起来。

    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想过。

    江烽如此重视寿州水军,甚至为了确保水军战斗力不受太大影响,不惜对梅田两家做出相当大的让步,自然不会只是养着水军做样子那么简单。

    据说这也让郑家颇为不满,认为乃是郑氏的献城才让浍州军能如此顺利的拿下寿州城,现在江烽却对梅田两家本该是剪除,起码也该是大力削弱的梅田两家这般宽纵,委实让人心中不甘。

    为了安慰郑氏,江烽特地擢拔郑弘入光浍寿防御守捉使府中担任巡官一职,这也算是郑氏开始步入江氏核心圈子的一个征兆,也让梅田两家内心百味陈杂。

    “我们水军能用的区域就这么大,下不过楚州,上不过申州,而且寿州以上水道狭窄,这秋季一过,水量变小,怕是用不得。”梅况慢悠悠的道:“说来说去也就只能下游了。”

    田春来眉宇间也是思考的神色,“若是淮右要对吴地动手,怕是用水军还不如用步军来得方便吧?”

    “也未必,兴许大人有意两面出击呢?”梅况揣摩着江烽的意图,“当时大人就成很含蓄的提起过,淮右怕是不能无视吴地内乱,要有所作为,这怕是要应了这句话吧。”

    说难听一点儿,这也就是要趁火打劫,若不是淮北时家现在被蚁贼所乱,只怕淮北也会插一手,现在淮右要插足,也是应有之意。

    问题是水军怎么插手?通过水路突袭濠州或者楚州?没有那么简单的事儿。

    无论是杨溥一方还是徐知诰一方,只怕也都会有准备,登陆之后水军战斗力便要大减,未必能如愿。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梅况和田春来都下意识的站起身来。

    “况兄,春来兄,久等了。”江烽笑意盈面,进来便与二人打招呼,“那帮波斯胡商纠缠不休,念念不忘要在盛唐和霍山复建茶园,以便日后浍州茶能输入西北,耽搁了一会儿。”

    梅况和田春来也都是心思敏锐之人,目光碰了一下,心中都明白先前二人所言怕是真的了,要动刀兵了。

    瓷器、丝和茶是西北最为渴望之物,波斯胡商久欲得手,这寿州瓷窑就是在波斯胡商大力支持下才能如此之快的复建起来,这其中免不了要给淮右钱银捐输。

    现在波斯胡商又把主意打到了盛唐和霍山的茶园上,江烽此言意味着他已经对胡商们松了口,这也意味着胡商们又会拿出一大笔钱银来捐输给淮右,而如此紧迫,除了战事需要外,想不出其他理由。

    “大人欲开放胡商入浍州开辟茶园?”梅况沉吟了一下才道:“盛唐、霍山两地所产茶甚好,只是限于交通不便,一直未能真正打开局面,若是这胡商愿意,到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江烽眼中露出欣赏之色,这梅况不愧为梅家第一人,不仅是武道超群,而且眼光独具,有经世济民之才,一句话就点到了关键之处。

    盛唐和霍山两地交通不便,而茶园大多处于丘陵山区,若是要大规模扩建茶园,为了便于输出茶叶,这道路改扩建也是势在必行。

    江烽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要把波斯胡商拖下水,哪怕打破定制,破例让波斯胡商们可以在新建茶园中获得一些份子,没想到却被梅况一眼看穿。

    这梅况脾性中正平和,气度不凡,若是能为己所用,倒能成为自己一大臂助。

    “况兄身体可痊愈了?观况兄气色,应是无碍了吧?”江烽上下打量了一下梅况的气色,笑着道。

    梅况躬身行了一个大礼,正色道:“梅况谢大人的关心,经年痼疾,已然痊愈,恩同再造。”

    “况兄不必客气,你我宜属一家,何须如此生分?”江烽摆摆手,想起什么似的,问道:“那况兄既无痼疾困扰,可有破壁之意?”

    江烽一句话让田春来都忍不住眼露异色,看了过来。

    这是在询问梅况有无突破小天位之意愿了,莫非江烽也有此意,要联手而击?

    饶是梅况心宁气定,但在这种突破武道壁障的问题上,也被江烽这话问得有些无法淡定,讶然道:“大人何出此言?莫非……?”

    “嗯,某闻雷池又出青蛟,有意邀友一行,不知况兄和春来可有兴趣?”江烽含笑问道。

    青蛟?梅况和田春来都是精神一振。

    各地深山大泽皆出灵物,蛟、龙、鼋、鼍等产于大泽,虺、魈、魃等生于山中,这些都是武道高手们最希望遇到淬炼自我的灵物精怪。

    这等物事只要能遇上,尤其是在准备妥当的情况下一战,不但能尽可能的规避危险,同时又能让自身武道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对于寻求武道突破高手来说是最为合适的。

    若是能解决这等灵物精怪,还能从其身上获得各种寻常难以触及的奇珍异宝,可谓一举两得。

    所以像江湖门派的高手和世家望族的子弟,若是没有更好的机遇,都更愿意在武道水准陷入瓶颈时前往灵山大泽,以求能遇到这种机遇,一举突破。

    当然,战场上也是最好的砥砺机会,只不过战场上的风险要远胜于和灵物精怪对决。

    盖因战场上的敌人各种手段无所不用极,尤其是还有敌人的同伴和各种术法器具和武器的威胁,很容易遭遇不测,稍不注意就是未能突破武道境界,却先把命丧了。

    看见梅况和田春来都有些意动,江烽也知道这勾到了二人的心痒处。

    田春来已经是太息后期,若是能有机遇,也许就能跨国固息期的门槛。

    而梅况更牛,早已经是固息后期了,之前因为疾病而导致武道退化,已然落到了固息前期,好不容易痊愈后江烽也给其了一枚玄火凝灵丹,让其将水准重新恢复到了固息后期,现在也是只等一步就可踏入小天位。

    所以当郭岳提到了雷泽又出青蛟之后,江烽就格外关注这个消息。

    据说这一次雷泽发现的青蛟多达四条,这也是前所未有,寻常青蛟产卵一般是二至三枚,孵化出来也就是两三条青蛟,这种一次四条青蛟,显然也是极为罕见的。

    加上雷泽本身就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而人迹罕至,所以这也算是一次良机。

    “某欲和郭岳、杨堪等人前往雷泽一行,若是两位有意,不妨一道,咱们也见识见识这青蛟之威究竟如何。”江烽见对方意动,也就正式相邀。

    “不知寿州这边能否脱身?”田春来犹豫了一下,“若是杨大人和我们二人皆随大人一行,这寿州……”

    “无妨,郑弘、张越还在寿州,赵文广也能替代杨堪暂掌第一军,你们也可安排虞侯暂代。”江烽知道二人其实已经接受了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