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节 四面出击 2
    “九郎,沙陀人难道就是好东西?”枯瘦汉子一脸怅惘之色,拍了拍有些破旧的皮甲,不忿道:“沙陀人,契丹人,吐谷浑人,奚人,靺鞨人,嘿嘿,不但河东,这幽燕之地现在都被这些杂胡们给填满了,我们汉人被迫南走,这日子怕是没法过了。』』『天籁小说Ww『W.⒉”

    听得对方这般一说,王邈知晓自己的游说怕是十有**不会落空了。

    这位昔日儿伴,未曾想到不在成德军落足,却辗转跑到了卢龙这边混饭吃,只不过这成德军那边尴尬,卢龙军这边的饭一样不好吃。

    节度使刘守光谄媚契丹,却待下甚苛,除了其亲掌的牙军,其他诸军都是如同叫花子一般。

    像眼前这位何达何当阳所掌的一营骑军,号称幽燕铁骑的一营骑军竟然只有六百余匹战马,其中不少还是羸弱老马。

    要知道这里可是幽燕,本身就是产马之地,北面更是契丹、吐谷浑等杂胡之地,良马遍地,就这样一营骑军居然都无法按一兵双马配齐。

    而像武器甲胄更是破落不堪,后勤保障也是时断时续,尤其是士卒薪饷更是长期不。

    光是这卢龙军中除了牙军外,其他两厢十二军中,几乎每军都闹过哗变,原因无一例外都是欠饷欠粮,甚至不少士卒干脆就把营中武器战马偷卖,最后更是展到了军官带头如此。

    自己这位儿伴算是比较清正的了,但看看他身上这破败的皮甲,足下已然裂口的靴子,还有洗得白的青色衬袍,还有那口手柄牛皮绳磨得亮但显然刃口已经几经打磨的邯刀,就能想到现在这里卢龙诸军的艰难程度。

    “当阳,契丹人是啥时候开始南下的?”

    王邈上一次也曾来过河朔一行,但是主要还是在成德军和魏博军地盘上,卢龙军这边他最远只走到了沧州一线就南返了。

    当时在沧州他也就现了契丹人很多,但没想到整个卢龙军地盘上契丹人的数量已经如此之大,加上在成德军地盘上的所见所闻,这才意识到契丹人南下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潮流。

    “应该有好几年了,起码景泰元年契丹人已经随处可见了,不过当时靺鞨人和奚人也不少,但现在契丹人远远过了靺鞨人和奚人,而且嚣张跋扈的程度更不是靺鞨人和奚人能比的。”枯瘦汉子摇摇头,“幽燕之地居不易啊。”

    王邈也觉察到了这一点,他这一趟先行去了幽州,甚至到了檀州、蓟州和平州一线,差一点儿就去了营州,算是对整个北疆地区进行了一次考察。

    现在像檀州、蓟州和平州以及营州这些地方实际上已经被契丹控制了,这几个州契丹人已经占到了一小半,虽然汉人也还占多数,但是实际上已经沦为了下等人,当然汉人中一样有权势阶层,契丹人也一样有穷苦潦倒者,这倒不是绝对,但是从族群来说,契丹人却是掌握着权力。

    而卢龙节度使实际控制地区已经退缩到了幽州以南,现在也只剩下了幽州、易州、涿州、莫州、灜州和沧州,地盘缩小了很多,而且契丹人仍然在不断南下,侵蚀着原来属于汉人的地盘,迫使着汉人只能南下。

    如果按照现在这种形势下去,估计契丹人南下的脚步还会加快,像成德军控制下的几州,只怕也会逐渐变成现在的卢龙军地盘上的模样。

    “当阳,你就没有考虑过其他出路?”王邈不动声色的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用手指拈起一块酱羊肉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

    “其他出路?呵呵,九郎,像我们这等在军营里混了十几年,除了打仗还会干啥?还能有什么其他出路?莫非九郎觉得我们也要去给那些契丹贵人或者商贾们当保镖打手不成?”枯瘦汉子摊了摊手,“现在干啥容易?在军营里好歹还能勉强填饱肚子吧。”

    “不,当阳,我的意思是你何苦在这卢龙军一棵树上吊死?刘守光非人主,对契丹人惧怕到这种程度,恐怕这卢龙军易主是迟早的事情。”王邈目光平静。

    “倒也不能完全怪节度使大人,契丹人现在在北边的气势很盛,而大梁现在和河东争雄,根本没有多少余力来支持河朔这边,甚至还指望河朔能帮他们牵制河东,这等情况下,如何来抗衡实力越来越强的契丹人?”

    枯瘦汉子倒也非昧心之辈,替刘守光解释了一下。

    “所以你就打算一直留在这里?”见枯瘦汉子没有回答自己这个问题,王邈不肯放松。

    “九郎,不留在这边,我能去哪里?我这一大家子不说,下边还有几百号兄弟,人吃马嚼的,能去哪里?”枯瘦汉子苦笑着道:“若是你们王家还在当成德军的家,我当然愿意来成德军,可是现在张家不也一样?契丹人和大梁两边讨好。”

    王邈本来想挑明,但是还是忍了一下,“当阳,那现在契丹人和河东那边关系怎么样?”

    “契丹人和沙陀人的关系?”枯瘦汉子想了一想,“说不清楚,敌友不明吧。契丹人现在一门心思南下,卢龙这边是没办法,其实这几年里大梁希望河朔这边策应他们牵制河东,河朔这边已经只能做做样子了,这一点大梁也知道,所以河东这几年也没怎么和河朔这边刀兵相见,所以契丹人和河东之间的关系也是要根据情况而定。”

    “吐谷浑人呢?”王邈又问。

    “吐谷浑人和河东是宿敌,赫连氏与河东几乎每年大小战不断,据说契丹人在背后支持赫连氏,但我也只是听闻,真实情况如何,我也不知道。”枯瘦汉子见王邈问得这般详细,也有些好奇,“九郎,不是说你去了蔡州么?怎么还有这么闲心出来晃荡?”

    “我没在蔡州了。”王邈摇摇头,笑了起来,“这一趟就是出来看看老朋友老伙计,没想到你们在这边这么艰难,难道卢龙军这边都这样?你们不是骑军精锐么?”

    “呵呵,精锐?节度使大人现在的精锐只有那三军牙军了,其他都可以裁撤滚蛋了,如果不是怕引叛乱,只怕他早就下手了。”枯瘦汉子冷笑道:“光我这个营,今年的给士卒们的钱粮布帛尚欠半年,在这样拖下去,哗变也是迟早的事情。”

    王邈知道卢龙节度使刘守光手中三军牙军,共计满编七千五百人,再加上一营亲兵,这八千人是刘守光立身安命的依靠,再怎么缺,这八千士卒也是要给予满足的。

    但其他还是有十军人马,恐怕就只能拖欠着赖着走了。

    实在拖不下去了,就点儿,免得引起哗变,甚至刘守光也已经硬性裁撤了两军羸军,结果引起了叛乱,所以现在刘守光也不敢轻言裁撤。

    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两名披甲士卒上来,枯瘦汉子脸色有些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一名士卒犹疑了一下方才矮身过来,附在枯瘦汉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哦?确实?”枯瘦汉子脸色微变,几乎要一下子站起身来,但是随即意识到王邈还在,又坐了下去,“张寅呢?”

    “副使大人已经去整军了所以让属下来报告大人。”士卒有些紧张。

    枯瘦汉子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来,“你先回去,我马上回来,命令各都未得我命令,都不准出门,我先去问个明白。”

    “喏。”士卒拱手退了下去。

    “九郎,今日怕是不能陪你畅饮了,营中有急事,我得先回去。”枯瘦汉子眉宇间有一抹隐忧,但是更多的还是愤懑。

    “怎么了,当阳,要打仗了?”王邈也站起身来,问道。

    “哼哼,要真有仗打那就好了。”枯瘦汉子撇了撇嘴,“起码打仗总能给下边兄弟们几个,现在这样,都得要拖死。”

    “那你这般急切,究竟出了何事?”王邈关心的问道。

    “也罢,说出来也不怕九郎笑话,节度使府那边拨下一批钱粮,本是支应给我们左厢第五军的,算是先解决上半年的部分钱银吧,那第六军却鼓噪起来,说他们的钱银上月未足,强行要解下部分,这不,闹腾起来,怕是要动刀兵了。”

    枯瘦汉子也是一脸黯然,为了兄弟们的钱银要自相残杀,这等事情在卢龙军中也不算罕见了,只是落到自己身上,的确也有些让人感到无奈。

    “你们军指挥使大人要准备动刀兵?”王邈没想到这一趟来河间居然会遇上这种事情,虽然早就知道卢龙军的状况糟糕,却没想到竟然恶劣到这种程度,居然为了一批钱粮就要自相残杀,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说不准,第六军去年就哗变过一次,经过整肃,不过四营人马,而且也是残缺不全,他们也是节度使府一直想要裁撤的对象,这一次怕是也逼得狠了,所以才会出此下策,不过若是要打我们第五军的钱粮主意,却是打错算盘了。”枯瘦汉子已经随手提起搁在旁边条凳上的邯刀,拱拱手,“九郎,今日便无法陪你了,你且现在这里歇息两日,待到此事处理完毕,我们再来畅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