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五节 心境
    郭岳终于回来了。

    他心情很不好,倒不是因为受伤的原因,猝不及防之下被术法强弩所伤也很正常,而是因为两度遭遇术法武器的阻截,自己竟然无法突破,这让他很是憋闷。

    作为一个天境养息期的高手,居然被两枚术法武器所困扰,甚至在这一战中基本上没有能发挥出多少作用,这让他觉得自己这个亲卫都都头都有些不合格。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两枚术法武器都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第一枚就让他几乎催发了第二重的金刚不坏体之功才拼着险些受伤的一击将那枚不知名的盘状飞环击碎。

    第二枚赤焰天星轮就更为厉害,其轮刺极其锋利,三名骑兵的斩马刀都被轮刺击伤。

    为了击破这枚天星轮,他不得不用九段玄铁伏魔棍强行破杀,而天星轮极为灵动,几次击中对方轮环,都被天星轮特有的扇叶式卸力装置所化掉撞击之力,反而让天星轮飞行速度更快,更难捕捉到。

    一直到最后冒险用棍头击中轮环中央的活动扇叶,却又被喷射出来的赤焰击中,若非自己的金刚不坏体之功已经达到了第二重,郭岳知道今日自己就真的要撂下搁在这里了。

    即便是这样,天星轮中的赤火毒焰仍然灼伤了他的肩部,迫使他不得不立马削掉了那块皮肉,避免毒焰蔓延。

    “主公,已经搜索完毕,敌人留下了七具尸体,其中五名应该是术法人员,另外另外应为接应配合的人员,虽然他们身上没有其他印记,但应为南阳方面的人员,没有发现蔡州方面的人手。”

    郭岳古铜色的面颊有些苍白,眼中笼罩着浓浓的怒意,“没想到南阳和蔡州居然联手了,连袁无敌这等人物也自甘下流,行这等龌龊之举。”

    “六郎,这从某种方面来说也说明我们淮右让南阳和蔡州都感到压力了啊,你的伤势如何?”江烽笑着摇摇头,修炼金刚不坏体之功,肌肉修复能力很强,这一点他知道,所以并不太担心。

    “没事儿,那枚弩矢倒是有些劲道,伤了我一根经脉,需要几天来修复。”郭岳提都没提那毒焰造成的伤害,皱起眉头,“主公,这刘、袁二家联手,怕是有些麻烦,这亲卫都恐怕还要加强啊。”

    江烽沉吟了一下,摇摇头:“刘袁二家联手没联手还说不清楚,但今日之事还无法断言他们就联手了,他们应该是凑巧碰到一起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哦?”郭岳颇感惊讶,“主公何以得出这个结论?”

    “那刘浔我认识,乃是南阳节度使府中负责情报的重要人物,估计应该是协助那刘氏子此次行刺行动的,但却只顾刘氏子性命,丝毫没有管袁无敌的下场,加上袁氏竟然无一人配合,显然不合情理。”江烽摇摇头,“双方逃离现场的方向也不尽一致,当然这不算什么,可袁无敌也没有对刘氏不吭一声就撤离没有任何态度,足见他们也就是临时纠合起来而已。”

    “那就好,只要他们是临时纠合起来就好,属下还担心这刘袁两家若是携起手来,日后麻烦就大了。”郭岳也舒了一口气。

    显然今日这一站给他很大的震动,对手竟然用两个术法武器就把自己这个亲卫都的都头,一个天境养息期的高手给缠住脱不得身,这固然和自己以往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有关,但是也足以说明南阳一方在术法一道上的水准。

    在这刺杀行动中都能展现出这般实力,而袁氏更是派出了袁无敌这种接近于小天位的高手来干这种卑陋行径,下一次呢?他这个亲卫都首领压力就大了。

    “未必啊。”江烽苦笑。

    他有感觉,这一次刘袁两家哪怕是临时联手刺杀未能成功,只怕还会更增添刘袁两家的警惕心,哪怕短时间内也许不会再有刺杀之举,但是也许会促成这两家的联手合作,尤其是在光州的问题上,会有什么变数,还真不好预判。

    “哦,主公为何这般说?”郭岳虽然不爱说话,但骨子里还是一个直肠子,对很多问题也考虑不到那么多。

    “六郎,你以前听说过有哪家藩阀如此兴师动众来行刺杀之举么?”江烽反问:“今日我却遭遇了南阳和蔡州两家的这般举动,足见他们两家对我们淮右的忌惮。要说我们淮右的实力与南阳和蔡州相比,都还有相当差距,但是他们却都不约而同的打这种主意,一是觉得这种方式见效最快,二是恐怕他们都有心再打光州的主意了啊,这一次未能得手,也许就会刺激他们真正联起手来了。”

    郭岳略加思索,也觉得江烽所言有理,皱起眉头:“那主公我们该如何应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光州现在还有朝廷这块挡箭牌,如果说换在以前,也许南阳和蔡州还要顾忌一下,但是我感觉南阳似乎有点儿态度变化了,还有些吃不准了。”

    江烽也有些弄不准南阳怎么会大动干戈的来刺杀自己,蔡州也就罢了,刘同这般做就有些不太正常了,难道是南阳真的要对鄂黄动手,所以要先取光州,求得先手?

    只是刘玄去年在蔡州一战中损兵折将,损失不小,才吞下安州,这就又要对鄂黄动手,这不是在逼着鄂黄拼命么?这好像也不是最合适的时机才对。

    想到这里江烽也而有些为鄂黄悲哀。

    杜家这种姿态很容易让人生出觊觎之心,尤其是在对刘玄夺取沔州的态度上过于软弱,让南阳更觉得鄂黄可欺,得陇望蜀的心态就会在南阳方面滋生出来。

    下一步蕲黄二州都会成为南阳的目标,若是鄂黄不及早谋划对策,只怕就真的危险了。

    等到收拾完之后,江烽一行这才启程前往霍丘。

    **************************************************

    霍丘位于固始和寿春之间的中间节点上,距离浍州和寿州的距离相若,且离淮水亦是不远,幅员辽阔,地势平坦,加之薮泽众多,灌溉条件良好,所以是江淮地带最肥沃的地带。

    霍丘与安丰紧密相连,又有芍陂的灌溉之利,所以一直被视为寿州的粮仓。

    虽然遭遇了这一场袭击,但是一路行来的变化,尤其是靠近霍丘城周围的变化,还是让江烽的心境变好了不少。

    应该说郑家在霍丘的重建上还是花费了很大心思的,这从霍丘县城附近招募来的流民屯垦情况就能略见一斑。

    接到消息的霍丘县一干官员也在霍丘城郊接到了江烽一行人。

    在看到江烽一行死伤如此惨重,霍丘县一干人也是面如土色。

    虽然知道这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敢于谋刺江烽的肯定不会是寻常蟊贼,但毕竟发生在霍丘县境内,还是让地方官员心里不踏实。

    好在江烽及时宽慰了对方一干人,才让这帮人放下心来。

    霍丘县令郑桐是郑氏族人,但是并非郑氏嫡系一族,而是旁支。

    他同样是文人出身,只不过一直在寿州府衙内从事仓曹一职,这一次下放到霍丘担任县令,也是利用其长期在下边工作的经验来尽快把霍丘这边的局面打开。

    江烽也没有多少时间来和其废话,只是询问了霍丘目前情况以及存在的困难。

    当下三州的官吏们大多已经知晓了江烽的习惯,不喜赘言,不喜繁序,喜欢直截了当步入正题,有事说事,这位郑桐县令显然也知晓这一点,早有准备。

    言简意赅的介绍了目下霍丘的境况,然后重点谈了霍丘当前存在的困难,归根结底,还是人少,水利设施需要建设和恢复的地方很多,短时间内要想有大改观很难。

    当然在具体的细节上,这位郑桐县令也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以亲招亲,让已经在这边落足的颍亳泗三州流民到淮北去招揽亲眷来霍丘垦荒;又比如由官府出面鼓励借贷,加大垦荒力度,官府限制借贷利息。

    一些建议可用,但一些建议显然会伤害本地士绅大族利益,不过其心可嘉。

    从霍丘的垦荒力度来看,进度还是比较快的,尤其是随着陈、黄、许等光浍大族进入,对于郑氏来说也是一个刺激,若是郑氏不能更好的推动复垦,那么势必会被这些外来大户们所挤占,所以在这上边力度都还算比较大。

    但归根结底时间太短,要想让霍丘恢复到蚁贼之乱之前,尚需时日,而江烽的目标则不仅仅是恢复到旧有的情形,更要超过原来,达到满足整个淮右军军事行动的需要程度。

    出来走一趟,总能让人心情舒畅不少,起码看到自己辖地内生机盎然的模样,江烽以为遇刺的心境也在迅速转好起来,想到寿州的未来,他的期待值更高,对未来的发展也更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