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四节 差距
    江烽重伤袁无敌时,鞠蕖也是被那七星天蚕给折磨得快要发疯了。

    连续十七剑刺中天蚕蚕体,但是天蚕光滑的身躯和扭动的身形总是能在最关键时候躲开那着力一刺,而天蚕的智慧更是让鞠蕖心中骇然。

    每当自己靠近一刺时,那天蚕总会在不经意间扭动身体,陡然靠近,然后就是狰狞的一抱,飞禽大咬。

    连续两次险些被这个家伙得逞,鞠蕖发现自己竟然奈何不了对方。

    刀枪不入,而那双蚕牙竟然在自己轻吕剑刃上留下了印痕,这让鞠蕖心痛得发憷,这可是刀砍斧劈都不留痕的宝刃啊,竟然被一条蚕虫给咬伤了。

    好在这蚕虫虽然厉害,但是浮空行动速度却不算快,只有当自己靠近对方时,它才能偷袭,一旦拉开距离,这家伙便难以偷袭得手。

    “小静,这玩意儿刀枪不入,有没有其他办法解决?”当看到江烽迈着蹒跚的脚步返回,周围的骑兵也开始合围守护在四周时,鞠蕖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来了一些了。

    刘氏二人也已经逃出了包围圈,土龙符的凶猛冲击力不是寻常骑兵能抵挡得住的,更不用说还有刘浔这个武道天境养息期的高手,而赤焰天星轮也成功的阻截住了本身就已经受伤了郭岳,不得不承认南阳在术法一道上的成就已经力压其他中原藩阀了。

    “我不知道,这是南阳自创的术法蛊虫,生命力极强,且用术法驱使,我也只是听闻,从未见过,这等蛊虫极为罕见,没想到此次却被他们带来。”许静摇摇头。

    骑兵们已经按照既定方略开始警戒,搜寻,查探是否还有隐匿的刺客,这等时候反而是最危险的,当大家放下心来时再行冒险一击,获得成功的几率极大。

    江烽倒不太在意,若是这般刺客能拿袁无敌和刘氏嫡子的性命来作此冒险,自己真要遇刺也算是命了。

    虽然鞠蕖奈何不了那天蚕,并不是说天蚕就无敌了,真要狠下心来,以烟火焚烧,一样可以让这七星天蚕灰飞烟灭,鞠蕖的心思也是想要将其击伤俘虏,交与许静来琢磨琢磨。

    江烽也注视着这仍然在空中和鞠蕖缠斗不休的七星天蚕,很显然这玩意儿多半还是一个试验品,动作虽然敏捷,但是行动速度却不快,否则真要大成,这玩意儿还真难打发。

    “小静,你看是否能够以龙角催动术法,将其冰封?”许静也来到近前,仔细察看着江烽的右胸,江烽的右胸都被一种青灰色的雾霾笼罩着,挥之不去,许静看得也是脸色煞白。

    “二郎,你这伤势……”许静眼里都有些泪影了。

    “没事儿,天魔神拳的噬魂力而已,若是袁无敌修炼到了小天位,估摸着我挨这一招就九死一生了,但他也不过是固息后期,和我相若,甚至元力还略逊于我,没事儿,只不过这噬魂力很是顽固,我需要慢慢来消融他这噬魂力。”

    江烽不太在意,无论哪种功法,最终都要归结于元力程度来作衡量。

    袁无敌的天魔不灭体相当厉害,自己先前那一刀飞射而出断其左臂,但是江烽甚至不敢断言这家伙能不能让左臂复生。

    他这天魔神拳一样极为厉害,关键在于其能将噬魂力残留附着在对手伤势中。

    若是对手元力不及他,这噬魂力就会不断的吞噬你的元力,直至你力竭而亡,而若是你元力强于他,也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精力来慢慢消融,这期间你就需要小心了。

    听得江烽说得笃定轻松,许静这才稍稍缓解心中担心,回答先前江烽的问题:“这天蚕母虫据说来自南方沼泽边缘林中,也不知道冰封是否会让其冻死?”

    “冻死活该,咱们也没指望能拿它干啥,怎么,你想俘虏它研究研究?”江烽听出了许静话语中的意思。

    “嗯,南阳在木系术法的创造上很有独到之处,就像这种昆虫和鸟兽通过术法来培育,能培育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出来。”许静点点头。

    “但你现在也没有办法逮住它啊。这玩意儿连鞠蕖的轻吕都差点儿给咬断了,谁敢近身?”江烽笑了起来,“试试吧,看看能不能冰封它,我相信它的生命力恐怕不是一次冰封就能致死的。”

    周遭的骑兵在郭岳的指挥下不断的对周围进行搜索,而其余几名骑兵也在有条不紊的救治伤员。

    这一战江烽这亲卫都百骑,当场战十一人,重伤十九人,轻伤十八人人,伤亡加起来接近一半,可谓惨痛,不过下江烽看来对方损失更大。

    南阳方面起码有五名方术士角色被杀,还有两名应该属于潜伏的密谍也被斩杀,另外那逃脱的刘氏子江烽虽然不知道具体身份,但是江烽看到了刘浔。

    既然连刘浔都舍生忘死的要救那人逃脱,肯定是刘同或者刘玄的嫡子。

    从刘浔在南阳的派系中来看,那名被自己重创的家伙多半是刘同嫡子,刘翰不太可能,刘同次子刘光或者三子刘鞅可能性最大,也符合情报反映出来刘氏二子的武道实力。

    袁无敌这一次遭受重创,哪怕他有天魔不灭体的复生之功效,但要重新长出这条胳膊,恐怕也会耗费元气不小,而且重生的这条胳膊能不能达到原来胳膊的水准,也是一个未知数。

    江烽也知道像这样的刺杀袭击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得不偿失,但是一旦成功却能收益巨大,这大概也是这些人乐此不疲的原因。

    不过上升到刘同嫡子和袁无敌这样身份的角色来刺杀自己,就真的让江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了。

    他意识到恐怕小觑了南阳和蔡州对淮右和自己崛起带来的恐惧和威胁了。

    这一次刺杀失败,让刘、袁两家带走一身伤害,下一次呢?

    还真不好说。

    江烽知道这一次刺杀失败很大程度是源于南阳和蔡州两边并不清楚自己实力的迅猛攀升,如果知晓自己已经是固息后期的标准,打死他们也不会派出这样的组合来对付自己,起码也应该是来一两个小天位高手才对。

    无论是南阳还是蔡州都并不缺小天位高手,情报显示南阳方面,如果刘同和刘玄两边合起来,起码有六七位小天位高手,而蔡州起码也是三四位小天位高手。

    当然像刘同刘玄和袁怀河这种阀主级别的角色是不可能如此冒险来行刺杀之举的,即便是如风火林山这一级别的角色之前也未曾听说有行刺之举,但今日的情形以前也一样未曾听闻,却发生了,很难说日后会不会演变成为有小天位高手出手了。

    这也足见南阳和蔡州对自己和淮右崛起的忌惮。

    同样,南阳和蔡州也觉得用这种手段解决问题最便捷最划算。

    当然,这一次之后,他们会好好盘算一下再用此等手段是否划算了,但如果再有,江烽知道,那么无论如何,都会是一个非常震撼的结果。

    在连续用了五次龙角术法催动冰封之术后,七星天蚕终于被封冻了,每一次封冻,七星天蚕都用缩小自己身体来企图逃脱,但是许静都用紧跟而来的再次封冻来封杀七星天蚕逃脱的企图,直到最后一次七星天蚕已经恢复到了本身大小,再也无法缩小,被许静封冻在一个半尺大小的冰球中。

    看见许静额际的汗珠,江烽有些怜惜的替她用丝绢擦拭了一下,“小静,就这样,这玩意儿会不会苏醒重新挣脱出来?”

    “应该不会,这种环境下,天蚕只会休眠,先前它不过是困兽犹斗罢了,已经耗尽了它的余力,只要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它就只能一直休眠。”

    许静有些羞涩的看了一眼周围,对江烽的这种举动既感到暖心,又有些不好意思。

    “那你打算怎么来处置这玩意儿?对你们道藏所的研究有价值么?”江烽有些好奇,淮右道藏所在这方面的水准还是逊色不少。

    “肯定还是有价值的,木性术法覆盖面很宽,道藏所里也有一两位同仁在这方面有些造诣,如果交给他们,会对研究大有帮助。”许静抿着嘴唇看着晶莹剔透的冰球中已经陷入休眠安静下来的天蚕,“而且这种天蚕蚕种都很罕见,大概也只有南阳才有,而且我觉得还有很大的改进培育余地。”

    “我们淮右道藏所看来差距还是比较大啊,这南阳真是大手笔,随便扔点儿东西出来,都能让我们束手无策,若不是这些术法道具,刘浔他们两人别想逃脱。”江烽喟叹道。

    “二郎,你也别太灰心,南阳道藏一脉也是几十年的积淀,淮右道藏所不过才一年多时间,能有今日的水准已经非常难得了,假以时日,我们赶上南阳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许静安慰道:“更何况,即便是南阳在整个中原,道藏一脉也是排在前列了,除了吴、越之外,估计其他也就只有河东和江陵能与南阳有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