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三节 斩手
    鞠蕖的心思也就是想要把那首先狙击江烽的刘氏子留下来。

    本来就和刘家仇深似海,甚至不惜冒死刺杀刘玄,也是后来跟随了江烽之后鞠蕖这份刺杀心思才慢慢淡了下来,更多的也是知道以自己的实力要想刺杀一个小天位的武道高手是多么的不切实际。

    但是这并不代表鞠蕖对刘氏的仇恨就消失了,现在这送上来的机会,加上这刘氏子又来狙杀江烽,才造成江烽这般狼狈,若不是许静突然发威,只怕就真要酿成弥天之祸了。

    这个时候鞠蕖要斩杀已经陷入昏迷的刘氏子心思就更重了。

    只是鞠蕖也没想到对方一上手就给自己来了一个大招,术法器具——七星天蚕。

    她甚至不太清楚这浮动在空中的玩意儿究竟是啥。

    几息之间就从一根普通小蚕膨胀到了三尺许,莹白光润,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放大了许多倍的家蚕,可是那锋利如钩的蚕足,和尤其硕大的蚕牙,透露出来的那份阴冷森然,让鞠蕖也意识到这玩意儿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蕖娘小心,那是七星天蚕!”许静已经回过气来。

    虽然她一瞬间就催动了水龙化为冰龙,但是她也知道像这种七重冰龙对于一个固息期的高手来说显然是难以起到致命威胁的,甚至连太息期高手都对付不了,但是只要能起到迫使对方无法困缚江烽的作用就行了,而她也的确达到了目的。

    袁无敌举手之间就将冰龙击得粉碎,甚至用不灭心火直接消融了冰龙,那份凌厉之劲道,让许静都忍不住后怕,这就是差距。

    虽说许静自信如果给自己更多的时间,自己可以将冰龙催化到八重,甚至九重,但是毫无疑问,九重冰龙也难以抵挡这种已经毕竟小天位的武道实力,除非自己可以把冰龙催化到十重。

    但要想把冰龙催化到十重以上,起码都需要拥有道法师的玄神水准,而她现在还远达不到。

    敌人层出不穷的术法器械、武器也让许静意识到术法一道在各家都已经成为一大辅助力量,虽然淮右也在加大力度推动术法一道的发展,但是敌人也没有停步。

    从南阳的种种手段就能看得出来,而赤焰天星轮,玄黄土龙符,以及这一枚七星天蚕,无一不在昭示南阳在术法一道的推广使用上走到了许多藩阀的前列了,这一点上淮右还有差距。

    七星天蚕并不是纯粹的术法器具,而是通过木性术法培育出来的一种蛊虫。

    许静也早就听说过南阳在木性术法上颇有造诣,而且肌肤创造色彩,尤其是他们在动物、昆虫上的种种尝试创新取得了很大成效。

    比如青獾,已经成为南阳防谍的有力武器,而像这七星天蚕也一样。

    七星天蚕是选取南方沼泽地带生活的蛊虫,通过木性术法改良和培育繁殖出来的特殊昆虫。

    它本身能吐天蚕丝,而天蚕丝极为坚韧,寻常刀枪不入,可避水火和元力冲击,而天蚕不但可以浮空,而且本身的蚕足和蚕牙极为锋利,可咬断撕裂金铁,一旦被术法催动瞄准目标,便不死不休。

    只不过这种七星天蚕一来培育甚难,二来其本身可以吐丝,天蚕丝极为贵重,所以甚少有人用来作为术法器具,但今日刘浔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鞠蕖一听许静的话语便知道这多半又是和术法有关的玩意儿,只不过这种东西居然是活物,而且这种长到三尺长的天蚕,还是让人忍不住不寒而栗,尤其是女孩子更是对这种东西感到恶心。

    没等鞠蕖想清楚,那七星天蚕却已经身体猛一伸缩,便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猛扑而来,一双有若手指粗细的蚕牙泛起森寒的光泽。

    鞠蕖身体灵巧的一闪,轻吕已经划空而过,没想到那七星天蚕却是恁地灵动,几双蚕足毫不畏怯的撞击在鞠蕖的轻吕锋刃上,竟然发出铿锵的金属撞击声,让鞠蕖大为骇异。

    “蕖娘,这七星天蚕蚕牙、蚕足坚硬赛过金铁,它要害就在腹下那条白线,其他地方都难以致命。”

    当鞠蕖获得了许静的指点与七星天蚕缠战不休时,江烽与袁无敌的对战也进入了分出胜负的阶段。

    雄劲凶猛的打击让江烽和袁无敌都有些吃不消了。

    这种毫无花巧的肉体搏杀,几乎就是元力玄气深厚程度的对决,实力强者胜,但对于同属固息后期,元力相差无几的情况下,最终结果也许就是两败俱伤了。

    所以在意识到了这一点上,两个人从贴身肉搏又开始渐渐拉开距离,最终都不约而同的拾起了搁置一旁的武器。

    大将军戈与玄铁长刀再度纠缠在一起,火星四溅的碰撞声中,两道身形不断交织在一起又分开,分开又交织。

    论元力玄气,江烽略略胜出一线,但是这一线也极为有限,而袁无敌却胜在了大将军戈的威力强于江烽的玄铁斩马刀,毕竟属于名刃水准,甚至已经接近神刃,对于江烽元力的发挥有很大的压制作用。

    袁无敌越来越意识到今日的刺杀已经失败,对江烽武道实力的错误判断是最大失误。

    谁也未曾想到江烽会是固息后期,即便是他当时发起狙杀时,也觉得江烽顶多也就是固息前期,再有自己抢得先手,格杀对方应该是不在话下的。

    所以当一举占得先机时,他发现对方竟然是固息后期时,他心里就已经有些不淡定了,当时他就觉得自己纵然能够斩杀对方,只怕自己也会付出相当代价,但这个代价值得,他要承受得起。

    但现在,一切都已经逆转过来,斩杀无望,那么就需要考虑退路了。

    连续舞动长戈,震荡起重重劲气,利用大将军戈长兵刃优势,袁无敌渐渐与江烽拉开距离,在看到刘浔用术法武器开道,悍然突出重围时,袁无敌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走,也许就走不了了。

    即便是这样走,袁无敌也清楚恐怕自己要付出一些代价,但现在他却不得不做此选择。

    长戈陡然向地面一划,整个一丈之内的地面泥土被袁无敌这突如其来的一记悬割尽数掀翻起来,一尺厚的地表泥土竟然被袁无敌这猛力一揭一抖,重达数千斤的土块轰然倒翻过来,向着江烽席卷而去。

    与此同时,袁无敌长戈再度向后猛击,三名从后面猛扑上来的骑兵被连人带马震出三丈开外,此时不走,该等何时?

    在袁无敌猛然一抖长戈划地时,江烽就已经明白对方再打什么主意了。

    这么容易就被对方脱身,江烽觉得自己真的就白瞎了这固息后期的水准实力了,三皇炮锤之力贯注全身,江烽大吼一声,犹如劲弩出匣,弹射而出,硬生生撞入那翻卷而来的土块中。

    这一撞,犹如奔牛擂墙,轰然炸开。

    四散飞逸的泥块根本没有对江烽造成多少阻碍,此时的他目光已经牢牢锁定了正在加速逃离的袁无敌。

    足尖轻盈的踏地一点,身形跃然登空,玄铁长刀猛然向前一举,“破!”

    幽然如练的刀气破空而出,疾如迅雷。

    已然感觉到了危机的袁无敌来不及多想,在空中一个翻转,但是那刀气却如同自动追踪一般,伴随着江烽玄铁长刀一拉,刀气随之斜倾而动,在空中发出凄厉的尖啸。

    该玩命了!

    袁无敌悍然沉身下挫,双手紧握大将军戈,连续划动,一口气刺出十二戈,凌厉无匹的十二道劲气纠合在一起,形成一道狂风壁障,轰隆隆向前推进,撞上那一道刀气。

    壁障断裂开来,刀气剖开了这十二道劲气,而此时江烽已然猱身而上,长刀横挂,交与左手,右手已经再度击出三拳,“袁无敌,纳命来!”

    “想要我命,好啊!那你得有命来拿!”袁无敌见难以脱身,悍勇之气勃发,毫不犹豫的同样脱开左手,陡然出拳,“看看你的三皇炮锤厉害,还是我的天魔神拳霸道!”

    戈对刀,拳对拳,再度交锋,只不过此时二人都已经被彻底的激发起了拼命之心,再无复有先前还存着保留几分后手的心思,每一拳,每一击,都是全力施为。

    从地面到空中,再度交手十八招,袁无敌将他的天魔神拳发挥到了极致,阴冷的空气几乎要让整个空间窒息,而江烽同样将三皇炮锤催发到了巅峰,每一击都是天地人三重劲力勃发,贯革破甲,无坚不摧。

    “砰!砰!”

    最后一击,江烽三皇炮锤狠狠的印在了袁无敌的左胸之上,这一击直将袁无敌击出十步之外,犹如一具断线的风筝,飞坠而落。

    同样袁无敌的那一式天魔噬魂也击中了江烽的右胸,侵蚀入骨的天魔噬力也同样让江烽整个右半边身体麻痹下来。

    “嘿!”江烽用尽全力掷出玄铁长刀,犹如一道光练划空而过,在袁无敌即将坠地那一瞬间,刀光耀眼,眼见就要刺入对方腰际。

    “啊!”袁无敌身体猛然一扭,活生生用左臂挡开那一刀,半条胳膊被斩落下来,一个踉跄,便飞射而起,“江烽,你给我记住,此仇不报,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