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二节 见血
    袁无敌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旁竟然还隐藏着一个术法师,不,已经是方术师级别了,他的全部注意力已经注意到了江烽身上,甚至连那鞠蕖都难以分去他多少心思。

    他不得不这样做,江烽已然是固息后期,水准已经和他相若,若非自己借助江烽和刘鞅的恶斗突发奇招占得先机,这一战还真的难说胜负,但现在,先机已得,江烽想要扳转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灭心火是他苦修的杀招,只要不出意外,江烽就飞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只是,他却从未想到身旁会有一个方术师,而且还手持龙角神器。

    龙角滴溜溜的在空中悬停飞转,许静宝相庄严,瞑目催发玄神。

    许静的水准还只停留在刚晋级方术师的水准上,这也是她这一年多来苦修玄神所得,但是要想轻而易举催动龙角这样的神物,显然还力有不逮,她不得不排除干扰坐下,尽可能让自己心境平复,催发龙角之威。

    当不灭心火飞舞旋转着不断冲击着江烽最后一道元力防御底线时,江烽汗出如浆,此时的他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那不灭心火无影无形,外人根本看不到,但是他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不灭心火巨大的腐蚀熔融能力,每一次迫不得已的接触,自己的元力便飞速逸散,迫使他不断变换身形躲避,但是那不灭心火速度却越来越快,频率也越来越高,让他已经躲避不过了。

    九息之后,许静睁开眼睛,玄神气息已经和龙角感应为一体,伴随着强大的玄神催动,整个这一片天空似乎都要阴沉下来了。

    许静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骈指一点,龙角淡红的光晕骤然大放光芒,一道从地面飞旋而起的水带轰然升空,与天空中沉降下来的雨雾结合在一起,刹那间便幻化成一条水龙。

    “疾!”伴随着许静朱唇轻绽,手指一动,水龙缩小了一倍,但是却更为灵动凶猛,呼啦一声便向着那还悬停在空中的袁无敌猛扑而去。

    当天空阴沉下来时,袁无敌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儿,这种天气骤然变化若非盛夏时节雷雨季节,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只能是有术法师在做法。

    没等他明白过来,那幻化成形的水龙已经轰然袭至,甚至没有给他任何回旋的余地。

    眼见得江烽已经左支右拙,得手就在眼前,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水龙袭击,怒不可遏的袁无敌还想要挽回,猛然左手收回不灭魔指,化为天魔神拳,一拳击出,想要试一试这水龙的实力。

    但他显然小觑了许静通过龙角催发的水龙实力,水龙进一步缩小,已然缩到了只有一丈长短,但是那凝固的水质却变得坚若磐石,甚至有固化的趋势。

    许静目不斜视,手指在凌厉的一点,“冻!”

    刹那间,整个水龙变得棱角分明起来,咔嚓咔嚓作响,一息之间,竟然幻化成了一条全身冰刺覆盖的冰龙。

    猝不及防之下,袁无敌知道已经无法再遥控那不灭心火了,挤不甘心的收回长戈,怒吼怒吼一声,长戈荡起无尽罡风,悍然迎上。

    许静紧闭双唇,左右双手合十在分开猛击地面,“分!”

    冰龙就这么硬生生在袁无敌面前炸裂开来,演化成三头个头更小的冰龙,盘旋袭来。

    袁无敌这个时候已经注意到了几丈开外的许静,他没想到这个孱弱的女子竟然能有这般手段,还能在最后关头幻化冰龙,怒意满满之下,长啸一声,长戈连续震动,一口气发出十七戈!

    三头冰龙在瞬间就被袁无敌狂怒之下击得粉碎,甚至在不灭心火的蒸发下,化为缕缕白雾消失在空中,但是这一刻江烽却已经纵身而起。

    “袁无敌,我看你今天如何无敌!”

    被袁无敌困缚半天,内心早已经憋闷无比的江烽此时终于可以发泄内心的怒火了,玄铁斩马刀再度飞扬,重重光浪迎面而出,三皇炮锤之力贯入玄铁斩马刀内,竟然让这一柄只能称得上是上品的斩马刀绽放出幽森的暗芒,长逾三尺,吞吐不定。

    “长河落日!”

    这是江烽在晋入固息期之后首创的烽火刀法第一式。

    长刀急速前摧,由于速度极快,剖开空气时发出尖锐的“嗤嗤”啸叫声,玄铁长刀也从乌蓝色变成了暗红色,甚至还有重重光晕从刀刃上透出来。

    袁无敌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江烽这厮挟怒而来,狂暴无匹的劲气将周围的空气挤压一空,那一柄寻常玄铁长刀竟然被他催动起刀芒外放,哪怕是隔着三丈之遥,他都能感觉到那刀芒上撼人心脾的锋凛。

    袁无为大骇,这个家伙的水准竟然比自己还强一筹,已经距离小天位只有半步之遥了?!

    来不及多想,长戈一挥,金属质感极强的霸王戈陡然立定,从颤抖到平直,再到发出鸣响,一阵炫目的颤栗波动开始在霸王戈上弥漫开来。

    “霸王举鼎!”

    长戈横担,袁无敌不退反进,这个时候一退那便气势消退,现在他必须扛过对方这一击,只有这样他才能稳住阵脚,否则,就凭这一招他就再无翻身机会。

    犹如站在天际风口,扑面而来的劲风将衣服盔甲都要撕扯掉,袁无敌第二次感受到了强者之威。

    这是除了袁无为之外的唯一能够给他带来心悸感的人,而这个人换了是刘翰或者刘墉,是葛恒,是杨空或者朱惊照,他都不会感到惊讶,唯独是江烽,让他无法接受。

    长刀扑面劈至,霸王戈斜挂横担,一连串凶猛的撞击在刀戈之间不断爆发,时分时合,爆射出点点金光火花,犹如电弧在空中闪烁。

    声音却不像想象中那么刺耳,那是因为被双方激荡的元力吸收,演变成犹如阴雷滚动般的沉闷钝响,直入肺腑,让人几乎呕吐。

    从刀戈撞击伴随着两人身体越发靠近,最终演变成了拳、脚、肘、膝,最后到肩、腰、背、头,整个身体的每一处都化为了攻击的武器,每一次接触都能感受到来自对手摧心毁肺的强劲冲击力。

    无论是江烽还是袁无敌的口鼻耳眼均已经溢出了鲜血,这是一场不死不休之战,照这样演变下去,也许就是两败俱伤。

    就连鞠蕖都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上手,尤其是两人在进入实质性的肉搏战之后,刀戈都被扔到了一边,根本看不清两人的动作,只看见翻飞腾挪的身影越发模糊,带起周围的泥沙草叶树枝更是云生风起,蔚为大观。

    刘浔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己方犯了大错误,而且大错误还不止一个。

    郭岳和鞠蕖都在算计之中,在刘浔的计划中。

    郭岳和鞠蕖这两人,通过术法武器便能解决一个,最不济也能缠住一个,而自己完全可以抵挡住另外一个,其他术法器械和术法陷阱完全可以让周遭这些骑兵陷入混乱,那么刘鞅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斩杀一个养息期的江烽。

    哪怕江烽再有进境也不过就是触摸到太息期边缘罢了,而刘鞅已经是太息后期,这等情况下,尤其是还有术法武器的助阵之下的突袭,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斩杀对方应该不在话下。

    所以当袁无敌出现之后,刘浔甚至还有些担心袁无敌在解决了江烽之后会不会对刘鞅不利,因为他感觉得到袁无敌已经是固息后期,与刘翰、刘墉都是同一层面,真正要对刘鞅下毒手,尤其是在双方携手合作的战场上,要突下独守的话,只怕就算是有术法武器也未必能护得住身。

    他怎么也没想到局面却会在骤然间演变成这样。

    三公子竟然活生生被对方打成重伤,而袁无敌的突袭竟然无法一招得手,不灭心火都无法瞬间建功,甚至演变成对方的方术师突然发动术法反击,迫使袁无敌反落下风,这江烽竟然已经是固息后期,丝毫不逊于袁无敌的水准了。

    当对方祭起龙角催发术法时,刘浔就知道事不可为了。

    这个时候再去奢谈什么全身而退就是痴心妄想了,他要做的就是拯救刘鞅,把刘鞅这条命带回去,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一口气丢出了身上所携带的三枚术法神符和武器,赤焰天星轮对准了郭岳,这是逃命的最大阻碍,而玄黄土龙符择抛向了前方,他要用这个土龙符来开道。

    而最后一枚七星天蚕则是用来断后的。

    一只手夹起早已昏死不省人事的刘鞅,刘浔猛然一击土龙符,土龙符在空中幻化成一头三丈有余的土龙,浓烈的土腥气息让人几欲作呕,宛如山洞的龙口一口就吞掉了一名冲锋而来的骑兵,刹那间就将其淹没在蠕动的龙体中。

    背后传来阵阵寒意,不用猜,刘浔也知道是那个曾经一度刺杀过玄公的鞠家女子了,没想到她会是江烽的贴身保镖,手中七星天蚕悄然从袖口滑出。

    七星天蚕在空中连续伸缩,几息之间便长大成了三尺长短的巨型天蚕,晶莹润白的蚕足和蚕牙在空中显得异样的狰狞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