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节 伏,杀
    话音未落,道旁十步之外黄土猛然掀起,炸裂开来,两道诡异人影贴地猛然窜行而至,汹涌而来的战气滔天弥漫。?网?

    与此同时,道旁右侧一丈开外,连环滚动的巨木陡然从地面弹射而起,形成一道密集的墙幕,黑森森的滚压而来。

    紧接着从道旁的灌木丛中更是突然飞射而出一连串夹杂着火星的石弹,以一种不规则的罗网方式向着江烽和郭岳包卷而来。

    在鞠蕖伏地窜行时,江烽也是有点马镫,身体在空中一个空翻腾身而起,手中的斩马刀一抡,一道凌厉无匹的刀气划空而过,三根碗口粗的巨木在他这倾力一击之下,顿时变成木屑碎渣飞裂开来。

    但对方催的木性术法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接踵而至的数十根木柱在空中翻腾滚动,从江烽侧翼迎上的三名亲卫甚至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便被巨木径直砸落马下。

    有一匹战马更是被巨木直接砸碎马头,沉重马身立时将一名士卒压断了腿,凄厉的马嘶声让人不寒而栗。

    郭岳从马身上向前飞纵,乌黑的九锻玄铁棍幻化成一道直径一丈的黑色磨盘,夹杂着无匹的风云劲气,嘶嘶啸叫着,迎上了密集袭至的石弹。

    很显然这不是寻常的石弹,而是带有某种术法特性的石弹,而且其构筑成一个诡异的石弹阵型来袭,肯定会在最后一刻生异变。

    郭岳也是将门出身,大梁虽然对术法一道不是很重视,但是他却和邓龟年他们非常熟悉,时不时要去道藏斋一行,也经常和那些术法师们探讨过术法一道的威力和应对方式,对这类术法器具更是警惕。

    九段玄铁伏魔棍迎上数十枚次第袭到的石弹,出一连串的剧烈脆响,石弹碎裂开来,白色粉末混合着火星骤然演变成一片火网,刹那间就将郭岳死死包围在其中,变成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

    “嘿!”已经意识到不对劲的郭岳来不及多想,猛地沉身扎地,怒吼一声,金刚不坏体神功在体外循环盘绕,瞬间提至极致,再凶猛的外放爆开来。

    “轰!”火网向内凶猛的一聚一收,最后似乎经受不住那强劲无匹的元力劲气向外的剧烈挤压之力,炸裂开来,星星点点的火焰落在了四周围绕的士卒和健马上,猛然间燃烧起来,引一片混乱。

    郭岳也没有意识到这术法器具竟然这般厉害,自己的元力丹气险些就难以抗衡住这帮术法师的突然袭击了。

    这突兀的提聚元力丹气再向外释放爆极为消耗元力,饶是他已经是养息后期,仍然有些气紧喘息。

    没等他喘息过来,石弹来袭处异响再起,“嘣嘣嘣嘣!”

    连环强弩从无数个角度爆射而起,刹那间又形成了一个巨大箭雨包围网,将郭岳连带着周围十余骑全数裹挟了进去。

    郭岳终于意识到了危机,这显然是有针对性的伏击,而且是针对天境高手的伏击,每一步都全数是带有术法色彩的攻击,术法和术法器具,也许下一步还会有术法武器!

    一道道金色环形波纹在郭岳身体上绽放,连带着全身上下都有一种混杂着一层金色气雾萦绕。

    他的金刚不坏体之功刚刚踏入第二重,可以说江烽的丹药起到了绝大的作用,虽然他的武道进境也只是养息后期,但是金斑火鳝的鳝骨之力却对他的金刚不坏体修炼极为奏效。

    可以说他是在最后一口气上才突破了第二重境界,甚至还处于起伏状态下,很不确定。

    但是不管怎么,他的金刚不坏体总算是突破了第二重,而第二重就是第二重,那就不是第一重能比的。

    身体猛然膨胀起来,郭岳面如淡金,双眸精芒四射,玄铁伏魔棍荡起重重乌光暗影,迎风而上。

    密集攒射而来的弩矢在空中出凄厉的尖啸,似乎要把整个空间撕裂开来,连已然顾不得许多的郭岳心中也有些骇然,这起码是七重以上的特质术法强弩,甚至已经不能用术法强弩来形容,而是真正的道法弩了。

    这种道法弩已经远出了寻常术法强弩的标准,不但制作需要特殊材质,制作工艺同样需要玄神加祝。

    更为重要的是操作此物亦要术法师催玄神方能启动,也就是说这已经不是寻常士卒能够随意使用的术法强弩,而是必须要由具备书法基础,也就是要有玄神功底的术法师才能启用的器具了。

    在己方拥有百余骑兵的前提下,如此近距离的动这种术法攻击,在郭岳看来,那几乎就是要牺牲这些术法师来达到目的了。

    但这种牺牲带来的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

    道法弩矢一扫而过,当场就有五名亲卫骑兵一身不吭的倒了下来,而饶是郭岳金刚不坏体之功二重之力催到了极致,但是仍然有一枚弩矢突破了他的护身元力,击中了他的肩部。

    一尺长短的弩矢瞬间的射穿了郭岳的肩头,形成了一个鸽子蛋大小的血窟窿,痛彻入骨的郭岳忍不住怒吼,手中九锻玄铁伏魔棍狂舞,两名刚来及举起玄甲术法盾的方术士被其连人带盾一棍扫飞。

    “嘿!”最后一名隐藏在土坑中的术法师面如土色,只是已经无法躲避,在郭岳玄铁伏魔棍捣入他的胸膛之前,咬着牙抛出了一枚暗黄色的盘形飞环。

    刚来得及躲开那一枚那枚啸叫着飞旋而起的环形刺轮,郭岳就感觉才能够背后又有一抹冷风袭来。

    不出所料,这果然是一枚术法武器,而且是那名术法师最后以拼死之力掷出,加祝了其临死之前的所有玄神法印之力。

    飞环轻灵的在空中环绕,携带着一抹冷风沿着一道弧形飞驰掠空缓上的锋利如刀的刺刃在空气中绽放出森蓝之色。

    江烽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布置得如此周密狠辣,术法陷阱,术法器具,甚至术法武器,一应俱全。

    能够如此手笔,甚至不惜牺牲几名术法师来动伏击,显然不可能就只有几个术法就把自己打了,可以想象随之而来的敌人会更加凶猛难缠。

    没等他想通,从地面蹿起的两道身影一左一右骤然提,尤其是左面那道身影更是飞跃至空中,嘿然动。

    “玄黄霸拳?!玄黄战气?!”

    当然飞跃至空中那道身影不断在空中变幻身影,最终幻化成一道道庄严厚重无比的神像时,江烽才意识到对手竟然是太息期的高手,南阳刘氏难道就已经到了这般不顾行迹的地步?

    玄黄霸拳十八式一口气被刘鞅在空中动了十六式。

    这是刘鞅自习练玄黄霸拳一来第一次一口气施展出十六式,而且也是第一次不遗余力的全身心动。

    他已经现了江烽绝非情报所显示的江烽只是什么养息期高手,若是回去之后定要好好惩处那帮家伙,竟然在请报上出这样大一个纰漏。

    以江烽表现出来的气势,显然应跨越了太息期,甚至应该是固息后期了,这种情况下刘鞅才明白为什么袁无为愿意和自己联手,他当时还觉得袁无为态度似乎有些矛盾,原来他也没有把握独自解决江烽。

    若是换了在函谷关一行之前,江烽觉得恐怕自己还真无法接下对方这雄浑无匹的玄黄霸拳。

    狂暴无比的玄黄战气被以霸道无比的霸拳演绎出来,骤然间就把战力挥到了极致,哪怕对方只是太息期,但是江烽仍然感觉到了那股子扑面而来的凶猛悍野,那股子毁天灭地的暴戾霸气!

    还不止于此!

    一口气出十六拳之后,刘鞅单足点地,双斧横飞之中,四名骑士在怒吼声中被连兵刃带人震出三丈开外,嘴里喷涌而出的血块足以证明他们的肺腑已然遭受重创。

    而刘鞅甚至连半点阻碍都无,径直扑入,双斧飞抡,在空中演变成一个巨大的暗黄色光轮,携带着无尽的杀意,席卷而来。

    江烽双眼微眯,手中玄铁长刀连续舞动,接踵而来的木柱在长刀犀利无比的刀气下变成漫天飞舞的木屑,纷纷扬扬,犹如天女散花,但江烽知道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对手在明知道自己的实力前提下,仍然毫不犹豫的猛扑而上,哪怕他有玄黄战气,江烽一样敢让其有来无回,但是刘氏子弟岂是不明时务之人?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十六击玄黄霸拳带着汹涌的劲气扑面而至时,就在那道矫健的身影催动着斧轮光影撕裂了空气般的暴袭而来时,江烽的余光已经觉察到了身旁不到三步外的灌木骤变。

    “嘶嘶嗦嗦”的怪异声音几乎是一下子就催了那一丛灌木的异变,看上去十分常见的赤葵刹那间绽放出一轮极其诡异的猩红,带着淡淡的腥气,原本不过是一尺左右长短的葵须突然膨胀起来,骤然弹射而出,犹如无数道触角,形成一道宽约的一丈的包围网,呼啦啦,将整个空间都要包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