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九节 合流,联手
    透过略略有些发黄的苇草向外望去,道路上行人不多,偶尔有一两名小贩顶着秋日艳阳急匆匆赶着路,间或也有一两骑从道路上疾行而过,看得出来不是游学的士子就是赶路的旅人。

    今年整个中原江淮雨水都少,连带着这原本是薮泽之地也都变成了草木茂盛的洼地,虽然踩着地面仍然有些潮湿松软,但是却成了最好的伏击点。

    茂密的苇荻足以藏匿千人而不虞被发现,若是有车弩这一类的远程术法打击武器,只怕效果会更佳。

    挺拔的身躯忍不住昂起来,已经换了一身劲装的青年,游目四顾,还没有动静,预计一个时辰之内目标将到达伏击圈,结果如何,就要看对方的造化了。

    “一切都布置妥当了?”看见刘浔勾着身体悄然而来,青年又把身体伏了下来。

    “云空他们还在布置,那边传来的消息,骑队很警惕,向外搜寻的范围很大,驿道两旁百步之内都经过了搜索。”

    刘浔的脸色不是很好,显然有些担心此次伏击,哪怕是有术法陷阱辅佐,但是目标带了百骑卫队,而且还有一个据说是新上任的亲卫都首领,也是一个天境高手,他觉得有些棘手。

    云空他们几个只是术法师一级,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安设制作出多么高级的术法陷阱显然不可能,好在云空他们也有准备,本身就携带有一些资材器具,除了要预设陷阱外,也还有术法器具来实施伏击。

    若是同公能够同意那几名方术师和道法师来就好了,刘浔忍不住就有些惋惜,既然打定主意要伏击对方,那怎么还能畏首畏尾,舍不得那几名方术师和道法师?

    江烽的威胁已经确定,既然打定主意要彻底铲除对方,又何须舍不得几名方术师和道法师?

    甚至如果说刘翰不便出门,让二公子刘光和三公子刘鞅联手来做此事,岂不更稳妥?

    不过这是上边决定的事情,刘浔也知道来人越多,风险越大,也是淮右这边初立,尚有许多漏洞,要像南阳这样,岂能容许如此多的高手藏匿其中?

    “哦?对陷阱有无影响?”青年浓眉一掀,“百步之内都要搜索,这江烽就如此怕死?术法器具还能派得上用场么?”

    术法器具都是由术法师们来操作使用,若是被隔离于百步之外,恐怕就难以发挥作用了,若要等双方搏杀起来才逼近,又怕被敌人的骑兵斩杀。

    刘浔也知道两难,想了一想才道:“大型陷阱要看对方有无随行的术法师,若有,恐怕难以避过,若是小型陷阱倒是无虞,至于术法器具,恐怕需要让他们提前进入阵地埋伏。”

    “你是说用匿身术?”青年对术法一道也不陌生,皱了皱眉。

    匿身术和隐身术都是术法一道的术法,能够有效藏匿隐蔽术法师的身体,但是这不是没有弊端。

    一来需要玄神祭祝,会消耗玄神,对下一步的催发术法器具肯定会有影响,二来一旦被敌人发现,那肯定就会直接遭遇击杀,可谓一柄双刃剑。

    青年略作犹豫,断然道:“让他们进入设伏地用匿身术藏匿,术法器具提前与陷阱一起发动,不要再等我们,由我们来配合他们!”

    刘浔一惊,“三公子,你的意思是我们也要……”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青年的目光坚定起来,“我们埋伏于道旁土中,他们几个按原计划进行。”

    刘浔明白刘鞅的意思,他们都是刘氏子弟,玄黄战气都是家学渊源,哪怕刘浔是旁支,玄黄战气也有几成。

    玄黄为土,刘氏玄黄战气与土性相合,闭息土中,哪怕是距离很近,敌方武道水准再高,也很难通过气机感应来发现。

    刘鞅的意思还要用闭息之法藏身于道旁土中,最近距离的埋伏,以求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刘浔还在犹豫,刘鞅却已经突然扭头。

    一股凌厉的气机从薮泽中感应而来。

    刘鞅和刘浔都是大吃一惊,从薮泽深处而来,难道说江烽已经提前在这一线进行了搜寻?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来不及多想,刘鞅手中的两柄战斧已然从背后取下,身形一纵而起直扑而去。

    袁无敌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遭遇外人。

    他是从薮泽的南面飞越而来,他也看中了这一埋伏点。

    却没想到刚靠近薮泽边缘就感受到了气机。

    暗沉沉的两朵黄云由下而上暴卷而至,周遭一丈之内的苇杆荻茎碎裂开来,枯黄的碎屑变成锋利无比的暗器,带起无尽的劲气突袭而来。

    来不及多想,袁无敌手中长戈一横,硬生生杠上了对面连续劈击而来的双斧,雄劲的战气与猝不及防之下的袁无敌撞击在一起,直将袁无敌震出三步之外。

    勃然大怒的袁无敌忍住想要怒吼的冲动,天魔不灭体发动,欺身而进,长戈骤扬,方圆三丈之内顿时化为一片风云卷荡的漩涡,森冷的不灭杀气漫卷而起。

    “天魔不灭体?袁无敌?!”

    “玄黄战气?刘家?!”

    两人在空中错身一触即分。

    袁无敌硬生生收回长戈荡起的元力,而刘鞅也缩身一跃,两柄混沌战斧发动的玄黄战气带起一阵尖啸,划空而过。

    袁无敌在一株苇杆上站定,阴冷的目光注视着对方:“刘翰?不像,当南阳府尹了,也不该出现在这里才对,刘墉?也不是,听说他都上固息期了,你,太息前期,你是刘光,还是刘鞅?”

    对袁无敌有些托大的口吻心中很是不满,但是刘鞅也知道对方的确要胜过自己一筹,考虑到也许二人目标一致,这口恶气他也就忍了,“我是刘鞅,没想到能在这里遭遇不灭天魔。”

    袁无敌手中戈尖轻轻一点苇杆,身形如大鸟一般浮空而起,落地,长戈入地,双手背负,目光闪烁,嘴角浮起一抹若有所悟的笑意:“刘三公子在此作甚?莫不是……”

    “那不灭天魔又在这里干什么呢?欣赏风景?”见周遭芦苇荡中一阵人影晃动,刘鞅皱起眉头:“袁十九,时间不多,我们不打哑谜,可是为江某人而来?”

    “呵呵,看来吾道不孤啊,没错,袁某就是为江某而来!”袁无敌阴恻恻一笑,“想必刘三公子不是为了护卫江某吧?”

    “十九公子,咱们也不废话了,某欲取江某首级一用,你意如何?”刘鞅也知道时间很紧,既然袁无敌也有此意,双方合作就没什么不可能了。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怎么合作?”

    袁无敌见对方这般急切,也知道肯定江烽一行快要到了,这刘鞅虽然只有太息前期水准,但是看他却带来了不少术法师,这身旁的男子怕也有静息期的水准,差强人意,若是再有一些术法器具,倒是真还有一击之力。

    “那十九公子就在此埋伏,我们已经预设了埋伏,我们也会在路旁接应,待到我们一发动,就请十九公子择机而动,我们目标只有江烽一人,若是有谁在一旁羁绊,尽可斩杀。”刘鞅也不废话,径直道:“我们尚有一些术法器具配合,十九公子届时尚需小心。”

    “也好。放心吧,你们那些术法伎俩还伤不了我。”袁无敌点点头,“那我就在此守候。”

    *********************************************************

    十余骑沿着道旁席卷而过,驿道旁的田土里大多荒弃着。

    薮泽的苇荻一直延伸到距离路旁不到三十步处,微风轻拂,茎秆摇曳,竟然多了几分闲适的心境。

    从午间赶路而来,汗意浸润着衣衫,虽然已经是深秋,但是仍然有些燥意,亲卫们仍然一丝不苟的按照既定程序搜索着,间或有一些鸟雀小兽从苇荻从中惊慌失措的跑出来,甚至还有那么一头野兔直奔到马前来了。

    江烽险些就要动手抓住这小玩意儿,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懒得动弹,这午间的阳光照得人懒洋洋的,甚至连思维都有些迟钝了。

    “咦?”许静微微蹙起眉头,感觉到自己怀中的龙角有些震动,讶然的环顾四周,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怎么了?”鞠蕖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许静的目光仍然在游弋,龙角有异动,难道这周围有什么奇物?

    除了奇物自带的气息可能会触动这本来是就是神物身上的一部分——龙角,那就只有术法气息才会触动了,可这荒郊野地里,怎么可能有术法气息?

    等等,许静心中一动,下意识的一紧,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表情,颤声道:“蕖娘,怕有不对,二郎,小心!”

    鞠蕖反应极快,腰间轻吕早已滑入手中,身形一闪,已经伏地而逝。

    许静怪异的声音让本来有些昏昏欲睡的江烽一愣,看到许静有些发白的脸色,心中警讯骤起,下意识的将马鞍旁的长刀握在手中:“六郎小心,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