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八节 在路上
    “主公可是也对这等奇物感兴趣?”郭岳话虽不多,但是也能感觉出江烽的好奇之意。

    “呵呵,六郎,我还真没见过这类奇物,也不知这类奇物是否可以引来雷电渡劫?”江烽哈哈一笑,一副悠然神往的模样。

    这个世界还真有些不一样,也不知道是因为环境的变化导致这类奇物消失,还是本身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世界就不是一个。

    “应该没有错,据说青蛟每次产卵都在两到三枚间,所以青蛟出现都是两三条,一直要到自行修炼五百年以上褪去青麟化为白龙,方才各自分开。”郭岳顿了一顿,“青蛟化白龙便会引来雷电,若是能过这一劫便能化龙,若是过不去便只能留下一堆遗蜕了。”

    “我虽未见过那青蛟,但也知道那青蛟全身都是宝,蛟皮、蛟胆、蛟目皆是难得之物,不过斩蛟风险也是不小,六郎有把握?”江烽也对这等事情很感兴趣,若真是能博一个斩蛟英雄的名头,也很是让人自豪。

    “呵呵,大人,某怎么可能一人前往?若真是有这等青蛟,起码也要邀约三五人同行,还要准备一些神刃和术法器物,最后还得要商量出相应的应对之策,方敢动手,否则蛟没斩成,却成了那蛟腹之物,那可就成了笑话了。”郭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哪怕是天位高手,要想斩蛟也不易,盖因这等神物气机感应极为灵敏,稍稍觉得形势不妙,便会借水遁土遁逃跑,一两人是很难拦截住的,所以一般说来斩蛟屠龙都需要多人联手作战。”

    江烽和郭岳的笑声也引来了鞠蕖和许静的目光。

    二女也是结伴骑马并行,鞠蕖不用说,许静虽然不常骑马,但是骑术也不差,这一路数百里,自然只能骑马。

    倒是江烽已经在考虑是否可以将光州经浍州、霍丘到寿州的道路好生修整一番,以便于日后后勤辎重的运输更为便捷。

    从浍州到霍丘这一路间地势平坦,亦有不少地势低洼之处,虽然今年天旱,但仍然有不少薮泽,薮泽中苇草茂盛,禽鸟鱼类不可胜数,这等薮泽自然成为周围田地灌溉水源的绝佳来源,所以也是这淮水沿岸的一大特色。

    前行骑队也清楚这等草木茂盛之地最是容易藏匿盗匪,所以也都小心翼翼的避开这等薮泽之地,委实避不开的,也都小心翼翼的搜寻一番,以防不测。

    倒是江烽和郭岳十分坦然,一路谈笑风生,不认为在这淮右腹地能有什么人敢来捋虎须。

    ************************************************

    龙潭寺。

    这里已经是霍丘地界了,。

    连绵的薮泽让江烽也深刻感受到了这个时代江淮地区原始状态下的地形风貌。

    遮天蔽日的苇荻逶迤数几里甚至十余里,一个薮泽接着一片沼泽,期间间或夹杂着零碎的田地,偶尔能够看到几户农房炊烟。

    想想也是,在这个时代淮水还是让人生畏的暴君,恣意肆虐的洪涝让淮水两岸的地形不断发生变化,尤其是低洼地区很容易在淮水及其支流的肆虐下变成薮泽湖沼。

    如果没有良好的排洪灌溉体系,也许今年大丰收,明年就会因为洪涝而绝收。

    一路行来,已经能够看到驿道两旁勃发出来的生机,虽然还很稚嫩,但是这起码是一个好现象了。

    零零散散的庄户人已经开始在田土地忙碌,但总的来说,人口依然太少,虽然到处都在喊地窄人稠,但是江烽却知道实际上几乎每个地方都还有大量的荒地未曾开垦。

    一来是这些地方大多交通不便,易受盗匪袭击,二来缺乏灌溉体系的覆盖,开垦成本更高,三来没有更好的政策扶持,没有人愿意去干回报不确定的事情。

    霍丘这边应该算是不错的了,比起早已经开始启动复垦的盛唐和霍山,这边因为条件更好,所以发展反而更快,如果不是盛唐和霍山那边提前启动,估计会有更多的人来到霍丘和安丰,毕竟这边条件更好。

    再往前走的情况应该还要好一些,看着这四周已然成形的田地,江烽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他内心更希望蚁贼在淮北的肆虐时日更长一些,这样可以为浍寿两州带来更多的流民,现在连泗州的流民都已经来到寿州,只要能在持续几个月时间,江烽相信安丰和寿春那边的流民复垦计划会更加顺利。

    不过想想蚁贼一旦南下渡淮,恐怕又会在吴地卷起一场风暴,只是像楚、扬、润、常、宣诸州条件远好于这边,不知道到时候那些被战乱卷入的百姓会不会舍得背井离乡来浍寿这边呢?

    这个时候江烽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以一个藩阀的心态来看待周围发生的事情了。

    明明知道秦权统率这十万蚁贼一旦渡淮,大江南北怕是有数百万人会遭遇这场劫难,但是江烽却发现自己很难生出多少同情心,甚至还有些隐约的期盼。

    自己无比的期盼着这场战乱能够给自己治下带来机会,带来人口,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也许这就是自己想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同时,也在不断的被这个世界所改变?

    下意识的甩了甩头,江烽吁了一口气,目光望向四周。

    一人之力,纵然能博古通今,一样无力回天,蚁贼能这么忍耐在淮北诸州肆虐,折腾得淮北乌烟瘴气,就是不肯渡淮,所谋乃大,已经不是任何哪一个人,哪一方势力能阻挡的了。

    江烽甚至可以肯定,哪怕现在吴地君臣能和好如初同舟共济,蚁贼也一样要大举南下了,现在已经没有谁能阻挡蚁贼南侵的步伐,哪怕杨行密复生也不行。

    对于自己来说,能做好自己手中的事情,能接纳更多的战乱灾民,能御敌于自己辖地之外,那就是一大功德了。

    他甚至也可以想象得到,在数百里的淮水之上,蚁贼会有无数个方案渡淮,楚州、濠州都将是蚁贼渡江的攻击锋芒所在。

    尤其是楚州,只要突破楚州,那扬州就是囊中之物。

    细作斥候已经有消息传来,白水塘的水匪已经秘密加入了蚁贼,将成为蚁贼渡淮的先锋,届时蚁贼甚至会利用手中的水贼水匪沿着漕渠南下,截断漕运。

    而南面的韩拔陵部也会遥相呼应,从宣州向润州、湖州发起攻击,整个江南都会被战火所覆盖。

    想到这里江烽发现自己更多的是一种兴奋和期待,却没有多少哀民生之多艰的怜悯心态,不能不说自己真的变了。

    “二郎,怎么了?”看见江烽甩头,和江烽并行的鞠蕖侧首问道。

    “没什么,有些感触罢了。”江烽摇摇头,目光放眼四望,“驿道的情况不佳,也许该考虑重新整修一下了。”

    “恐怕现在还不是时候吧?我听陈大人说,或许把淮水上下游疏浚一番,更能利用起来,尤其是寿州那边水运条件更好,像我们浍州和光州,实际上都可以利用淮水在上游码头上下货,在通过牛马运到州城。”

    江烽没想到鞠蕖居然也能说出这样一番道理来,有些惊讶,笑了笑:“从光州经浍州到寿州这条陆路驿道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寿州以上淮水水量受丰枯季节影响较大,而且光浍两州州治以及诸县距离淮水也还有一定距,不过寿州以下倒是应当以水运为主。”

    “二郎,只是修建这条驿道的耗费不会少吧?”鞠蕖犹豫了一下,“现在淮右怕是很难……”

    江烽笑了起来,打趣道:“那是不是可以考虑让你两个舅父再借给某些钱银呢?淮右需要花费的地方太多了,或者就当蕖娘的嫁妆?”

    一句话就把鞠蕖脸说得通红,连带着一旁抿着嘴微笑的许静脸庞也红了起来。

    “还有小静,我也在和子清说,是不是考虑许家也拿出一笔嫁妆来啊,我现在手里缺钱,恐怕想做许多事请都没钱,就算是我像许家借贷吧?”见许静忸怩的模样,江烽忍不住身处想要调戏对方一番的心思。

    目光有些迷离慌乱,许静拂弄了一下垂落下来的秀发,整理了一下肩上的斗篷,“二郎,家里自打收回了在光州的宅院之后,其实那些宅院也没有人住,阿姐也说如果我们要长住浍州,不妨就把光州的几处宅院卖掉,也许能为二郎凑些钱银,……”

    江烽心中有些感动,虽然是假托许宁的口来说,但江烽知道这大概也是许静的真实想法,嫁与自己之后,只怕就真的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也没有多少机会单独居住,所以还不如把光州的宅邸卖掉,也算是一份心意。

    “小静的心意我领了,不过光州的宅邸还是保留着吧,那毕竟是许家的祖邸,我也还没到那个地步,这两年我们会难一些,但是只要熬过这两年,我们会好起来,我保证!”江烽目光又忍不住望向了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