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七节 神物
    江烽还真没想到自己已经如此招人忌惮了,他之所以这般强化在督院街这边的防范,其实也还是拜那一日袁无畏拂晓刺杀所赐。

    想想袁无畏单枪匹马杀入,险些就把当时自己和秦再道、张越三人给当场灭杀,这固然与自己三人当时水准太低有很大关系,但是袁无畏当初也不过就是一个养息期高手而已。

    现在随着淮右势力的膨胀,如果真的某一方敌对势力意图要通过刺杀方式来虚弱己方实力的话,当然就不可能再是养息期高手这个层面了,起码也会是太息期以上,甚至不排除小天位高手这个级别。

    所以江烽要求在督院街的防范体系设计完全是按照应对小天位高手的预警水准来的,当然,这种预警和防范主要是通过术法器具和术法陷阱来完成。

    如果真的是小天位高手,这种术法器具和术法陷阱更多的还是只能起到预警和阻延的作用,真正的对决还得要靠自身实力。

    不过真的到那一步,江烽倒也不惧于一两个小天位高手敢这么猖狂的闯入进来,他会让对方明白,武道和术法的结合在特定环境下一样可以把那些不可一世的小天位高手打入地狱。

    预定在十月下旬纳鞠蕖和许静二女过门这一件事情已经挑开了。

    鞠蕖和许静二女自然兴奋、喜悦夹杂羞涩,内心却也是期盼无比,两女年龄都不小了,在这个时代过了十四岁就需要考虑婚姻,二九年华实际上已经算是大龄剩女了,所以能得偿所愿对二女是算是一个慰藉。

    去寿州一行也算是婚前最后一次培养感情的机会,鞠蕖自然不必说,许静也难得的从忙碌中抽身。

    拿江烽的话来说,算是提前度蜜月了,真要纳二女入门之后,紧接着就是年边,而如果不出意外的外,吴地内乱就会爆发,而淮北蚁贼也会大举渡河,南下入侵吴地。

    江烽也清楚自己现在一举一动牵动人心,对自己的安全他同样也很重视。

    不过在自己地盘上,他到不觉得会有谁会用什么卑劣手段把自己怎么着,尤其是自己已经到固息后期,距离小天位也就一步之遥,他反倒是更担心其他人会不会被敌人列入刺杀目标,毕竟自己这方面的底蕴实在太弱了一些。

    从浍州到寿州,骑行如果加急赶路,一日可到,不过江烽并没有打算这样急着赶路,他打算在霍丘休息一夜。

    霍丘乃是打造浍寿粮仓的一个重要基地。

    霍丘、安丰、盛唐、固始四县,再加上一个寿春,其中霍丘、安丰两县最是重要,一是地势平坦,二是灌溉发达,三是幅员辽阔,加上地处浍寿两州之间,又有淮水运输便利,所以也是重中之重。

    霍丘县令江烽也迟迟未定,考虑到霍丘是郑氏的发家地,所以最终江烽还是同意了郑氏的推荐,选择了郑氏族人郑焕出任县令,但是在县丞和县尉等人选上,江烽就直接安排由光州许氏和浍州陈氏子弟担任了。

    当然这种平衡也是基于在能力没有问题之上的,对于江烽来说,怎么把招募流民并让其能安稳的留在这片土地上才是最重要。

    这又需要与为这些流民提供援助生存下去的郑、陈、谭等大姓的支持配合才能做得更好,所以首先要基于能力无虞,才能考虑其他。

    江烽并不知道自己一行数十骑一出城门,便有眼线,迅速通过各种渠道把消息传递出去了。

    展翅高飞的警鸽,穿行如风的米雀,分别向着两个方向飞去。

    江烽也不是没有准备,除了鞠蕖跟随他一起出门外,还有一个都的亲卫,百骑,另外就还有郭岳了。

    郭岳不太喜欢作将,这一点其实江烽早就看出来了,但是毕竟他是郭泰的兄弟,郭泰为浍州一战而亡,他必须要有一个态度,但在郭岳明确提出他更喜欢短兵相接的搏杀而非率领大军之后,江烽最终也还是同意了郭岳统率之的亲卫队。

    自己的亲卫队只有一都人,而郭岳也就是一个都头身份,但是江烽给自己的亲卫都命名为撼山都,这也就意味着在关键时刻,亲卫一样可以用来冲锋陷阵,这也让郭岳非常高兴。

    郭岳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清楚自己虽然在武道天赋上不逊于自己那位兄长,但是在行军布阵和运筹帷幄上却远不及兄长,尤其是对形势的判断指挥上更是弱点,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笃定心思就是充当一个冲锋陷阵或者堵漏顶风的干将角色。

    单单是为江烽的亲卫都担任首领他也觉得有些遗憾,但是当江烽将其亲卫都命名为撼山都之后,郭岳反而兴奋了。

    实际上江烽也一直有意要建一支规模不像牙军那么大,但是战斗力更强更精锐的部队。

    他的本意就是要以自己的亲卫队来做基础,日后大概要建成一个营左右,兵贵精不在多,一个营的精锐在关键时候能够发挥特殊作用,就像蔡州军的龙雀尾一样。

    而郭岳的武道水准无疑可以承担起这个重任。

    “六郎,进境如何?”秋日艳阳高照,江烽心情也颇为不错。

    “多谢主公的丹药,大有裨益,只是这散化确需机遇啊。”郭岳寡言,说话也是直来直去。

    江烽也不在意,自打寿州之行回来,除了日常政务外,他也把不少心思花在了炼制丹药上。

    寿州的纳入为炼制丹药提供了极为良好的条件,寿州境内的芍陂乃是江淮一带有数的大薮泽,其间生长着不少独有的水生奇物,诸如银月荻、云鼋、金斑火鳝等都是独有之物。

    像黑沙鳗虽非特产,但是芍陂所产黑沙鳗个大血凝肉厚,也是奇佳的补血养气之物,只是这类奇物所产甚少,像云鼋和金斑火鳝这等奇物更是可遇不可求。

    不过今年天旱,芍陂水面急剧缩减,不少原本是被水面覆盖之地也显露了出来,竟然被人捕获了一条金斑火鳝,虽然这条金斑火鳝的年龄不足百年有些可惜,但也算是天生奇物了。

    正巧浍州军夺下寿州,当这条金斑火鳝被送到寿州售卖时,就立即被郑氏买下送与了江烽。

    江烽也是喜不自胜,这条金斑火鳝的血肉都是大补佳品,若是尤其是火鳝脊骨更是配制丹药不可或缺之物,所以江烽也是将这条金斑火鳝带回了浍州之后方才用来炼制丹药。

    只可惜要炼制《青囊书辑要》上的那味丹药尚缺不少其他药物,急切间虽然在南阳和江宁去求购,但仍然差几味药物,所以江烽也只能咬着牙关留下半条鳝骨,只用了半条鳝骨来炼制丹药。

    即便是欠缺几味主药,但这半条鳝骨炼制出来的丹药依然不同凡响,像对杨堪、张挺等人虽然作用不大,但是像对张越、秦再道、郭岳、李桐、葛晗、黄安锦等人却不同凡响。

    尤其是张越、秦再道、李桐、葛晗、黄安锦等人更是直接突破了天境,进入了静息期,张越、秦再道二人更是直接进入了静息后期,而郭岳现在更是从养息前期进入了养息后期。

    江烽之所以留下半条鳝骨也就是指望等日后有机缘能配齐《青囊书辑要》中所有需要的药物,再来精心炼制,或许可以在关键时候助自己麾下一臂之力,突破关键层级。

    郭岳也服用了这一枚玄火凝精丹,但这等药物服用之后也许炼化,像张越他们从天境之下突破炼化相对容易,而天境之上炼化却不易发挥作用,所以还需时机。

    “倒也不急,六郎,这下半年也许就有机会。”江烽也笑了笑。

    炼化的最好办法无疑是通过战争中真刀真枪的拼杀,将所有潜力激发出来,这是最见效的方式,下半年蚁贼南渡,吴地内乱,哪怕淮右不能全面介入,江烽觉得恐怕要彻底避开也难,总会碰上些避不开的时候。

    “呵呵,但愿如此,若是寻不到合适机会,某倒是想去雷池一行,听说雷池又发现了数条青蛟,已有不少人想去雷池碰碰运气。”郭岳也有自己的打算。

    雷池位于江州、蕲州和舒州交汇一带,青蛟也并非什么太特别的奇物,乃是蛟类中最低等的一类。

    当然好歹也是蛟,若是能找几人联手来一战,或许能激发出最大潜能,实现突破,若是能顺带斩杀一条青蛟,那也能收获不少。

    他也知道军中诸将怕是都没有这等时间,所以也联系了汴梁城中一些原来的朋友,看有无愿意一去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回音,若是有愿意的同伴,他也准备向江烽请假南下一行。

    “哦?雷池发现了青蛟?可曾核实过?”

    对于这类在原时空中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神物,江烽也是颇为好奇,那龙角就曾让江烽揣摩过许久,来这个时空这么久,也听说诸如云鼋、赤蛟、玄鼍、阴虺、岩龙等神物,但是却从未真正见过,听得郭岳这么一说,他都有些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