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五节 后患,剪除
    对江烽来说,繁琐的政务的确是让人所不喜的,但他也清楚作为淮右的掌舵人,他又不得不花心思来考虑琢磨。

    那种动辄将政务委托给下属来处理在他看来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最起码在目前是如此。

    淮右草创,正是确定方向确立体制的时候,要让下边的部属们明白淮右将来会是什么样,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格局机制来运行,同时还要让淮右能够有别于其他地方,展示出其优势所在。

    王邈的建议已经给了他一个提醒,淮右并非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令人乐观,淮右也还有太多短板缺陷需要弥补,否则在未来就会不断暴露出问题来,甚至可能在关键时候出大状况。

    所以他才煞费苦心的和自己麾下的这几位重要文臣磋商,以期找出应对之策来。

    现在基本路径确定,就该是落实了,这是陈蔚、杜拓和王煌他们的事情,他只需要督促和看到结果就行了。

    回到内院,江烽也感到些许疲倦,并非身体,而是心累。

    一方诸侯,藩阀之主,没那么容易,看别人风光无限,自己坐上这个位置,才明白这里边方方面面的苦衷难处。

    背后传来一抹香气,嗯,西域传过来的香料,浓郁中带着几许魅惑,也只有在内院里才有。

    “二郎,如果太累心,不如找个时间自我放松一下,比如秋游。”饱满的胸脯被男人的后脑挤压着,若是寻常,鞠蕖早已经含羞推开了,但是今日看见郎君的满脸疲惫,鞠蕖也有些心疼。

    “唔,蕖娘想去哪里?”江烽笑了笑,感觉到脑后的那份坚挺饱满,心中也浮起一抹旖念。

    先前陈蔚他们都异口同声说自己该纳妾了,蕖娘和小静的确年龄也都不小了,是该考虑了,而这件事情也交给了王煌来负责筹备。

    他不想太过草率,虽然只是纳妾,但是作为一个跨越时空者,无论是鞠蕖还是许静,在他心目中也都是自己的女人,他觉得自己理应隆重一些才对得起她们对自己的一番情意。

    “本来在寿州,就想去东台湖一游,可惜呆了一个月也没时间,若是有机会,我把小静也叫上,一块儿去东台湖,还有那八公山上一游。”

    鞠蕖和许静的感情与日俱增,两个人虽然性格不一样,但是却很能说到一块儿,这份和谐让江烽都觉得惊讶。

    去寿州?

    回浍州这么久,但几乎每隔一天江烽就要听取寿州那边传递过来的驿报,随时掌握寿州那边情况。

    总的来说寿州还是比较平静的,而且张万山也成功的在寿州打开了局面,尤其是成功的把梅田郑三家那边原来的情报体系接收了过来。

    虽然未必完整,还有一个过程,但是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头,意味着梅田郑三家已经意识到寿州不太可能脱离淮右的掌握了,开始接受了这个现实,并进入合作阶段了。

    想到管家人也已经陆续回到了寿州,筹建寿州窑这边的事宜江烽交给了郑居,现在似乎也该去看一看了,江烽点了点头。

    “小静也要去?”江烽随口问道。

    “她刚走,来坐了一会儿,对了,她还说,许宁想要见见你。”鞠蕖对许宁没太多好感,在她看来这个心机太多的女人实在让人不太放心。

    “哦,我知道了。”江烽能感受到鞠蕖的不悦,不过桥归桥路归路,许宁和他之间的关系与他和鞠蕖之间不一样,他有他的考虑,许宁在某些方面的确能给他提供一些不一样的思路,这很重要。

    “蕖娘,那你和小静商量一下,争取就这几天吧,我们去寿州。”

    ************************************************

    脸色有些阴沉在站在窗边,静静的注视着窗外,他没想到这一趟来浍州竟然会碰壁。

    原本以为江烽在寿州,没想到自己刚进寿州,江烽却又回浍州了,追到浍州,才发现现在的浍州已经和原来的固始有些不一样了。

    督院街是警戒程度超过了袁无敌的想象,街头巷尾均有甲士守卫不说,这一圈都有高墙隔离开来,而且还有哨塔,很显然江烽这个家伙是被吓破了胆,对自己的安全达到了风声鹤唳的地步。

    袁无敌亲自去踩过点,虽然没有靠近,但哨塔上两名岗哨视野极为开阔,手持的强弩也显然是术法强弩,虽然袁无敌觉得对自己的威胁性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若是集中攒射,恐怕也还是有些影响。

    更让袁无敌感到头疼的是整个淮右军高级军官都居住在督院街,密封的高墙内外毫无疑问有术法陷阱和术法器具埋伏。

    从一靠近高墙,袁无敌就能感受到术法气息,就连围墙上的爬山虎估计也应该是术法植物,绝非一般的藤蔓植物。

    试探了几次,袁无敌觉得都没有太大把握,直接冲进去当然没问题,但是达不到目的就毫无意义了,他不是莽夫。

    浍州城里的细作力量还是太弱了一点,始终找不到江烽出行的规律,江烽这个家伙吃住都在督院街内,除非有内线,否则你难以掌握其出门规律。

    更让袁无敌感到烦躁的是江烽似乎武道又有突破,虽然因为只有那一次远远的骑行而过没有来得及靠得太近,但模糊的气机感应让他意识到对方起码应该是太息期了,这让袁无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从袁无畏口中得知这个家伙名字时,不过是一个连天境都未踏入的角色,怎么就能在一年多时间里连续突破?就算是他在天境之前获得突破,那也就罢了,但进入天境之后这家伙似乎也是一日千里,静息、养息一掠而过,现在居然有有太息期之上的水准。

    这么下去,岂不是意味着一两年后没准儿这家伙就已经是小天位高手了?

    袁无敌越想越觉得这个家伙是个祸患,若是不早日除掉,日后怕就更是难制了。

    原本在浍州他觉得机会不多,都有些扫兴,打算放弃这次行动机会,自己按照自己的路径去西南牂牁蛮那边探险求突破,但在觉察到江烽的变化之后,袁无敌觉得自己恐怕需要改变一下计划了。

    他不能坐视这个家伙越来越强大,那只会对蔡州的威胁越来越大,袁无敌也不认为这种刺杀行径有什么不妥。

    既然是敌人,那么解决对方就要不择手段,战场上打败杀死对方固然好,但剑走偏锋解决敌人一样是好事,否则也不会有博浪一击震惊天下了。

    只是在这浍州城里蛰伏藏匿已经十来日了,却是半点机会也找不到,那江烽甚至可以整日不出督院街,偶尔出来也是一闪即逝,根本把握不了机会,况且在城中自己这大将军戈过于显眼,只要一拿出来总会招人眼目,所以也是相当不便,很容易被人觉察。

    袁无敌觉得自己这一趟若是完成不了刺杀江烽的任务,倒是需要向三哥提醒一下了,要在浍州加强细作力量,日后这淮右定会成为蔡州大患,情报收集工作要尽早加强,避免闭目塞聪,酿成大祸。

    脚步声传来,袁无敌转过头来,“怎样?”

    “大人,江烽行迹诡秘,毫无规律,有时候几日不出,有时候又是骤出骤回,很难把握住,而且随行基本上都是四名以上的亲卫,基本上都配备有术法强弩和术法武器,一旦遭遇情况,这些人机会用术法强弩和术法武器来助阵,极为棘手。”来的是蔡州安排在浍州这边的细作首领,算是在浍州这边对情况十分熟悉了,而且也刻意交好黄家,所以很多时候也能得悉一些消息。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只问你有没有确切消息,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十二日了!”袁无敌控制着自己情绪,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若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知晓江烽行踪,那就真的让人起疑了。

    感受到了袁无敌的怒气,来人也苦笑着摇摇头:“大人,我们已经尽力了。”

    袁无敌一阵心火乱窜,正待发作,对方又道:“不过我们从另外一个渠道得到消息,说江烽可能会在近期前往寿州,听说寿州那边要重建寿州窑,江烽本人很重视,所以专程参加。”

    “当真?具体时间呢?”袁无敌大喜,这也就意味着江烽要出城,那就对袁无敌太好了,出城之后自己这柄霸王戈方能不受任何制约的恣意施展。

    “大人,应该就在最近三五日里,给我这个消息的是浍州刺史府的人,他应该知晓一些情况,应当不假。”见袁无敌喜色外露,细作首领也松了一口气,这位爷蛰伏在这里也给了他们极大压力,本身江烽行踪就不是他们收集重点,但这位来了之后大马金刀要求提供这方面情报,之前并没有这方面的准备,所以才这么艰难。

    “很好,三五日我还是等得起。”袁无敌已经下了决心,“其他你们不必管,只需要替我摸清他什么时候出门,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