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卷 虎视何雄哉 第二节 势乱
    两个闺蜜并没有觉察到李瑾心情的变化,仍然在评点着来参加此次秋日盛会的各方俊彦子弟。天籁『小说WwW.『⒉

    “那帮人就是南阳煮酒英雄会胜出的关东十杰?”

    “大概是吧,是刘翰带着来的,那刘翰据说虽然担任可南阳府尹,但是却不怎么管南阳府事,大多交给了少尹和长史,自己仍然这般潇洒过活,不过刘翰看上去真的很有气度呢,完全看不出已经是快到三十岁的人了。”

    “少樱,你是不是花痴了?听说刘翰还欲娶关中贵女为平妻呢,你是不是打算去嫁给那刘翰?”

    “呸!谁去给他当平妻?他家里都有三个平妻了,本姑娘是长孙嫡女,岂有给人当平妻之理?”似乎被闺蜜说中了心头事,长孙少樱脸带薄怒,双颊霞飞,气哼哼的道:“想要娶本姑娘,先把他原配休了再说吧。”

    “哇,说中了吧,还说不想嫁,结果却是打的让人家休妻的主意,刘氏以德治家,你要指望他休正妻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咱们关中长孙氏也算是一等一的的阀族,嗯,少樱要嫁,平妻里边少樱必须要排第一。”

    听得闺蜜的这般话语,那矮个八卦少女心里也有些动摇。

    她也知道要让那刘翰休妻是不可能的,不过口头上逞强罢了,可嫁给刘翰做平妻却又有些掉份儿,只是那刘翰委实英俊奋,尤其是就任南阳府尹之后,更是多了几分儒雅沉稳,在长安城中也是卷起了一波风潮。

    李瑾见自己的闺蜜一副花痴模样,也是暗自摇头。

    那刘翰她也算熟悉,的确有几分本事,很有点儿儒将气息,现在出任南阳府尹,日后也就算是要为接任其父的南阳节度使做准备了,当是一方藩阀之势,长孙少樱仰慕其风姿倒也正常。

    不过那刘翰似乎对自己这位闺蜜却不太感兴趣,这一次来长安居然来自己府上两趟,第一趟自己见了,第二趟还来,这让李瑾也有些腻歪。

    李瑾便以身体有恙不见,没想到这家伙隔了两天居然带着一枚据说是产自昆仑的血参来看望自己,让李瑾也是烦闷得不行。

    “燕珊,你别说我,我听说那阴朝凤也在纠缠你?”八卦少女见李瑾的目光看过来,有些羞涩的把话题转到闺蜜身上。

    “哼,无名小辈,不过是看他阴家薄面略作敷衍而已,他还真以为本姑娘看上他了不成?”轻轻一撇嘴,高挑女子意似不屑。

    “嘻嘻,燕珊,别在那里嘴硬,上次人家不过是没有认同你的观点罢了,你就这么怨怒于人?若真是人云亦云之辈,只怕你有看不上了。”八卦少女显然心知肚明,“再说了,人家凭自己一双手打出了关东十杰的名声,而且阴氏一直都是南阳望族,你凭什么说人家是无名小辈?人家仰慕你,想娶你回家当正妻,你还拿捏,别被别人抢了先,那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谁稀罕?”尉迟燕姗高傲的一抬下颌,“想娶本姑娘的人多了去,从灞水河畔能排到这龙原,本姑娘还怕找不到好的?”

    下方的球场上又热闹起来,又是一局结束,胜者扬鞭策马,甚至站在马鞍上狂呼乱叫,败者也是悠然自得,最在意的反而是那押宝下注处,十余人围绕着那押注者,进进出出,之见那金玉珠串来往,煞是惑人。

    “咦,小谨,二殿下带着那帮人过来了。”尉迟燕姗眼尖,看见二殿下和那当先的刘翰说了几句,目光向这边望了望,便带头举步而来。

    李瑾有些厌烦,秀眉微蹙,但是却又无从拒绝,自己一母同胞带来,若是自己避开,就有些伤兄长面子了。

    “小谨,是不是嫌弃我们的球技太差,不忍一睹啊?”紫金冠,炎龙袍,面若冠玉,不得不承认这皇家子弟几百年沉淀,再怎么也有几分气势。

    “二哥,你知道我不喜欢马球。”李瑾淡淡的道。

    “前几日里你说身体不适,三郎可是食不甘味啊,专门让人从南阳八百里加急送来血参,你服用后是否好些了?”见自己妹妹兴致不高,龙袍青年也不在意,自顾自的道:“这可是三郎的一片心意。”

    “尚未服用,不过我身体已经无碍了。”李瑾也是一欠身,“还是要谢谢翰兄的一片心意了。”

    “哪里哪里,小谨只要身体大好就好。”儒雅青年也不多言,淡淡的道。

    只不过这大蛇随棍上的一声称呼“小谨,还是让李瑾有些气闷。

    “唔,小谨,燕珊,少樱,三郎你们认识,不过这几位你们恐怕还不认识吧,都是我们大唐关东的英杰,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下……”龙袍青年兴致勃勃的道。

    李瑾也才算是第一次见到这所谓的关东十杰人物,除了与刘翰相伴而行的那名清秀儒生乃是越国钱家子弟外,其余五人都是关东十杰中的角色。

    据说这一届关东十杰没有藩阀子弟,就算是世家望族也只能占有一半名额,所以也就呈现出一半庶族寒门子弟,一半世家望族子弟的局面。

    关东十杰并未全部到来,入仕淮北时家的三杰已经早早返回了徐州,淮北由于蚁贼的肆虐,时局不稳,所以急需人才,开出了很好的条件,吸引了相当一批寒门庶族子弟前往。

    剩下的七杰中有两人据说也没有入仕南阳、淮北、吴、越四家的意图,而是自行离开了,剩下五杰,有两人确定入仕南阳,另外三人尚未正式确定。

    那生得一副好皮囊,尤其是一双长眉斜飞入鬓的家伙就是阴朝凤?难怪敢来追求尉迟家族的女子。

    “阴朝凤见过公主殿下。”

    “邓国辉见过公主殿下”

    “纪洋见过公主殿下。”

    “胡月周见过公主殿下。”

    “韩千尺见过公主殿下。”

    李瑾也很和蔼亲善的和所谓的关东五杰见礼,能入煮酒英雄会十杰中的人物,起码也是具有养息期中的人物了。

    据说十杰中的前三,比如那阴朝凤排名第三,已经是太息前期的角色了。

    当然阴朝凤本身也是南阳阀族出身,有这般身手倒也不让人吃惊,参加煮酒英雄会也大概是博个彩头罢了,没有这个彩头,他也会一样入南阳军中,看样子阴家应该是刘同一系的。

    龙袍青年很满意李瑾的态度。

    这帮关东十杰人物,要说武道有多强横也算不上,养息期到太息期的角色罢了,还有那所谓十杰榜副榜人物,也多是静息期的高手。

    别说太息期和养息期,在长安城中,哪怕是固息期高手你也算不上什么,但是这帮人却都有一个特点,年轻,都只有二十岁不到,成长潜力极其可期,相比之下,长安武道五公卿世家中,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却屈指可数。

    李琰也知道这个关东十杰主要还是南阳搞出来的,现在时家没落,吴国内乱在即,而越国又偏居东南一隅,十杰中的人物未必愿意入仕这几家,也只剩下南阳一家。

    只不过南阳阀族势力极大,对庶族寒门子弟极其轻视,这几年虽然这种情况有所改观,但是仍然十分浓厚,所以寒门庶族子弟未必愿意入仕南阳。

    只不过关中的情况比之南阳有过之而无不及,对寒门庶族子弟更是轻视,当然若是特殊人物,那又另当别论。

    李琰有自己的一些心思,不过这份心思还暂时不能宣之于众,而这些寒门庶族子弟中的精英若是被纳为己用,倒也能成一帮助力。

    都是年轻人,李瑾也非高傲不群的性格,而尉迟燕姗和长孙少樱更是活泼开放的性子,她们对这关东十杰虽然也不是很在意,但像阴朝凤和邓国辉这等南阳阀族出身的子弟,还是比较愿意结识的,所以很快气氛就被打开,熟悉交谈起来。

    秋阳暖人,浅草如茵,一干长安城中的公卿子弟们呼朋唤友,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开始他们的社交生活。

    “公演见过公主殿下。”一身青色布袍,玉琯束的男子悄无声息的加入了这个热闹的群体中。

    “你就是文昌公的公子?”李瑾对于杨公演显然就没有其他人那么亲和热情了,虽然她也知道自己实际上该保持着一种淡然的姿态,但是她却很难做到。

    江烽提起的杨氏威胁可能会是目前关中最大的威胁,尤其是在朝中关于收回山南西道观风使下辖的四州府的控制权这一消息泄露出来之后,杨氏不可能没有任何想法。

    “难得殿下垂注,正是公演。”杨公演脸上始终带着一种亲和的微笑,眼眸油黑如潭,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哪怕是李瑾内心深处有些敌意,也不得不承认此子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

    杨公演和李瑾一说话,立即就吸引了其他人的关注,李琰也走了过来,亲热的道:“公演,见过我妹妹了?”

    “瑾公主丰姿天成,让人望而生慕。”杨公演微笑着颔。

    “哦,走吧,公演,三郎他们在那边,听说你们和陇右那边又有纷争?”李琰笑着道。

    “癣疥之疾,何劳殿下记挂?”杨公演淡然而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