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卷 虎视何雄哉 第一节 心乱
    景泰五年九月二十二,长安,龙原。』』天』籁小说WwW.⒉

    龙秋来风景异,长安雁去无留意。

    马球场上骏马奔腾,一干青年子弟们奔走欢呼,正在为赢得一局喜不自胜。

    一干仕女们饮酒宴乐,更有甚者则直接在球场一边开宝押注。

    马球历来是贵胄世家子弟们的最爱。

    龙原地势平坦,草地匀整,距离大明宫、太液池距离很近,出了重玄门纵马驰骋几炷香时间就可到,加上和禁苑紧邻,游宴射猎,击球娱乐都很极为方便。

    自夏以来关中少雨,不过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公卿世家子弟们的心情。

    对于他们来说,关中大旱,总有其他地方不会旱,两川、南阳、襄阳、河东、江陵、潭岳、吴越,这些地方都能够源源不断的为关中提供钱粮。

    “来啊来啊,三郎,看好哪边?押一注,凑个趣,十金?十金也行啊,乐呵乐呵吧。”

    “行啊,看你家老爹是赚了不少啊,从宥州过来那一百匹骆驼据说是你们家拉上关系的,到底是那些波斯商人还是粟特商人?好,二十金,玩玩嘛,……”

    “嘿嘿,这个月长安城里香料不价格涨了不少啊,又被那些粟特人给包销了?行啊,连粟特人现在都要和你家拉上关系了,……,好嘞,五十金,恁小气,起码也得百金吧?……”

    “好嘞,大郎,一百金,够意思,某记住了,……”

    三名女子站在地势略高处,感受着秋日里慵懒的阳光,漫不经心的看着球场内外的众生态。

    “那个家伙是谁?”身材高挑的绯服襦裙女子瞟了一眼那个走到哪里都在点头哈腰的青年男子,“到处撒钱,哪来的土包子?”

    “珊娘你不认识?这家伙现在可是在城里挺受欢迎啊,山南西道观风使杨文昌的嫡长子,杨公演。”另外一个个头挨了一截的少女微微笑道:“来长安城大概有一个多月了吧,咱们九家公卿族人怕是少有不认识他的,我家里他都登过两次门了。”

    中等个头的少女听得闺中好友这么一说,眼神也是微动。

    杨文昌,山南西道观风使?

    她听江烽提起过此人,说兴元府乃是王霸之地,建议关中应早日拿下兴元府及其周围的洋、凤、兴几州,作为关中战略纵深的延伸地,同时也可以为日后插足东川做准备。

    但朝中诸公对此建议却是争论不休,时日拖了经年,消息外泄,尉迟叔叔也是苦闷无比,这杨公演大概是为其父来游说公关吧。

    见少女面色微动,矮个少女笑了起来,“莫非瑾娘你还不识此人?我听闻他和二殿下颇为相善啊,还怀疑是不是想要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想法呢。”

    “哼,一个观风使的嫡子就想攀龙附凤?做梦吧。”高个女子不屑的道:“杨氏乃是宦人之后,出身不良,何以有资格痴心妄想?”

    “珊娘,话也不能这么说,那杨氏在山南西道也算是望族,而且我听我兄长说这杨公演武道群,已然过其父,有固息期水准,只差机遇便能踏入小天位了呢?”

    矮个少女小然是一个八卦女,对关中和长安城里的各种八卦新闻了如指掌。

    “哦?”矮个少女的这一番话倒是让李瑾和其他的闺蜜尉迟燕珊吃了一惊,“不可能吧?”

    这青年男子面带谦恭,在一干公卿子弟面前显得异常谦卑,加上出手大方,所以很得这些贵胄子弟们的喜欢,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逼近小天位的强者。

    “你们不信?这是我哥说的,他虽然没见识过这个家伙的表现,但是我哥的好友薛渊却亲口这么说过。”八卦少女见闺蜜不信,气哼哼的道。

    一听说是薛渊说的,李瑾和尉迟燕姗都不由得不信了。

    薛氏那是关中九大公卿家族中排名第五的徐薛氏家族中的年轻一辈屈一指的强者,早已经踏入了小天位潤丹期,据说已经达到了凝丹后期,乃是九大公卿家族中年轻一辈公认的第一人,与其余四家武道公卿家族中的四个年轻俊杰并称关中五鼎。

    这鼎之一说不是谁都能称得上的。

    关中本身游侠风气甚浓,不是你是公卿子弟就无人敢来挑战你了,你越是名声大,挑战你的人越多,而且你很多时候还无从拒绝,所以敢担得上鼎之一词的,没有真材实料你自己也不敢接受。

    那薛渊在关中五鼎中排行第二,仅次于鼎徐氏的徐茂,而徐茂名声虽大,但是这几年却少有露面,可以说关中武道一脉中青年俊彦中便是以薛渊和排行第三的尉迟燕侠为称尊,而尉迟燕侠也就是尉迟燕姗的兄长。

    若说是这个年轻踏入固息期,在长安城中以五大武道家族中倒也不让人惊讶,但是这却是来自兴元府的杨氏。

    杨氏一族源于杨复恭杨复光兄弟,但实际这两兄弟都是宦官,这些后人大多是他们两兄弟养子之后,所以其本身并非姓杨。

    但杨氏兄弟待这些养子们甚厚,所以这些养子们也都一直以杨姓自居,所以也就成了在山南西道和两川小有名气的杨氏家族。

    这杨公演如此年轻居然就能踏入固息期,不能不让人感到震惊,其父杨文昌也不过就是一个太息期高手,而这杨公演却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委实不凡。

    “这杨公演这一两个月流连于长安城,却不思归乡,意图何在?”李瑾沉声问道:“谋官,还是求财?”

    山南西道观风使杨文昌辖四州府,要说日子也并不难过,这四州府之地也就是汉中平原所在,物产丰茂,人口也不少,所以才堪称王霸之地。

    但是这杨文昌却是刮地皮的好手,在这四州府里搅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

    只是这杨文昌对军权却是抓得甚牢,养活了一支六万人的大军,让周遭各方都为之侧目,通共他下辖的四州府不过百万人口不到,他就能养活六万大军,也不得不让人怀疑他刮地皮刮来的钱是不是都砸在军队上去了。

    听然听得李瑾问及这个问题,两个闺蜜一时间都为之张口结舌,饶是那八卦女消息灵通,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呐呐道:“瑾娘,这却不知了,都说他是仰慕长安繁华,所以来感受长安风采,……”

    李瑾摇摇头。

    她虽然对朝中事务不甚关心,但是毕竟也是李氏皇族中的重要人物,平常耳濡目染,对这些勾心斗角的政治事务并不陌生。

    就像江烽所说,谁没事儿会跑来长安城里找罪受?不是皇室就是公卿大家,走在长安城里外来人都要矮一头,没有事情谁愿意来?

    来者必有意,必有图。

    来长安朝廷,求官者为最,州一级官员皆须经过朝廷吏部铨选任命,若是不能获得这个诏令,那便一辈子都只能是代理,便是名不正言不顺。

    求财者亦有。

    长安乃是交通西域和中原的枢纽咽喉,粟特、大食、波斯三大胡商族群尽皆以长安为中心,虽说现在大食胡商有逐渐向扬州和广州转移的迹象,但是目前长安仍然是当之无愧的中土第一城,加上更有百万居民消费,所以无论是胡商还是本地商人都依然以长安为商贸中心,货物中转、流通、批和分销尽皆在这里。

    所以来长安谋求商业生意的亦是不少。

    李瑾之所以对这杨氏如此敏感,主要还是受了江烽的影响。

    江烽三度提及了兴元府杨氏,自然不是毫无因由的。

    兴元府乃王霸之地,既然你关中李氏无法占据,那么就由不得其他占据此地的人会心存祸心。

    而且江烽也隐约得知这杨氏虽然在兴元府四州府很不得民心,但是却待军队甚厚,也就是说极得军心,无闻堂的评言称“将士皆愿为之效死”,所以在回浍州之后也还专门写了一封信给李瑾提到了这一点。

    一支六万人的大军就这么侧卧在关中旁边,关中居然视若无睹,不能不让人对关中这帮人的心理感到惊叹。

    当然,要说六万军队就能颠覆关中,那也有些夸大其词了,只不过这的确是一个潜藏的隐患,而这个隐患的存在一旦在某种特定环境下,那就可能变成致命的危险了。

    想到朝中诸公乃至自己两位兄长的态度,李瑾又有些意兴阑珊,朝中诸公都非蠢人,自然不会看不到杨氏的动作,其来交好朝中亲贵们,诸公大概也乐见其成,能多往腰包里捞几个嘛。

    而两位兄长也是各有心思,这杨氏还有西面和北面的这些藩阀们他们不也一样在刻意拉拢结交么?

    连二郎来一次长安也会引偌大风波,甚至险些丧命,也难怪二郎不愿意来长安了。

    两位兄长各自存着什么心思,难道说朝中诸公不知道?

    却个个装聋作哑,做出一副不偏不倚的模样,内里如何,何人得知?

    李瑾突然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看着眼前这秋日风光,一干同龄的伙伴们个个兴高采烈的在赛场上追逐奔驰,她觉得自己怎么越来越腻味这种原来自己觉得很是甘之如饴的生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