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三节 二者我欲得兼
    江烽的反击让愤怒欲狂的田志武哑口无言,同样也让其他几人无言以对。天籁小说

    这话说得没错,江烽酬谢郑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甚至将梅田两家的利益割出来交给郑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没理由为了照顾你梅田两家的情绪就不奖励郑氏,那日后谁还会投效于我?

    不但要奖励,而且要大奖特奖,要广为宣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江烽不会亏待跟他干的人。

    所以江烽才要将盐业和酿酒这两块划给郑家,当然划给郑家并非说就不允许梅田两家经营了,只是打破了这两家的垄断。

    “防御守捉使大人,我方才虽然说了我们不会参与家族中事,但是您这样损害我们梅田两家利益,肯定会影响到梅田两家子弟对您的忠诚度,我觉得您应该在这个问题上有所考虑才是。”

    梅况不相信江烽这等人会这么草率,尤其是在如此看重水军的情形下,做出这样伤害梅田两家利益,却又不将梅田两家子弟清理出水军,这显然不符合情理。

    “嗯,子钰,我当然有所考虑,但这会和我们淮右军的未来展挂钩。”江烽微微一笑,“不仅如此,为了加快霍丘、安丰和寿春三地的重建,我也会要求浍州陈、黄、谭等几家来寿州,主要是对在新垦田地和恢复就有田土建设上,……”

    江烽的话再度让诸人变色,如果之前还只是单纯的寿州三姓之间的争斗,而现在江烽甚至把浍州大姓引入,那就真的是要掘寿州三姓的根了,这是要取而代之么?

    “大人,你这么做意欲何为?”田春来语气都有些不太客气,关乎家族生存他们不能不紧张。

    “春来,别那么紧张,所以今日我来找你们几位一起宴饮沟通,就是要把这个问题讲透,避免无谓的怀疑和猜忌。”江烽坦然道:“浍州诸姓进来,这是我的要求,因为就目前梅田郑三姓要重新将霍丘、安丰和寿春三地恢复到蚁贼来之前的状况,耗时太长,没有三五年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郑家也承认,霍丘、安丰地广田肥,但是现在被蚁贼肆虐荼毒一空,要将三县重新建设成为我们淮右的粮仓,投入大,耗时长,可我等不起。”

    “所以大人就要引入浍州大姓来?大人不知道这是在掘我们寿州三姓的根么?没有了田土,我们何以为士绅望族?”梅勋冷冷的问道。

    田春来和梅况却没有梅勋那么浅薄直白,他们注意到了江烽最后一句话,等不起?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江烽今日摆出来的姿态,显然不是要激怒诸人,而是要通过这个沟通渠道达到某种目的,单单是这样,能达到他的目的么?肯定没那么简单。

    “梅家的田土恐怕要比郑家少得多吧?”江烽哂笑,“田土为基,但是一个家族要想展壮大,绝不可能只依靠田土收入,难道说梅氏一族的主要收益是靠田土么?连郑氏自己都承认他们的主要收益来自于冶铁业和粮食贩运,而非纯粹的田租,田租不过是起一个平衡和积累的作用罢了。”

    江烽的话也让梅勋张口结舌,他也没想到这位防御守捉使大人庶族出身,对经济生意这方面也是如此精通。

    梅况和田春来交换了一下眼色,缓缓道:“大人,您说了这么多,都是以损害我们梅田两家的利益来为您自己需求服务,可您总得要给我们一些念想不是?”

    江烽笑了起来,这两个家伙总算是明白过来了,知道自己有后话等着。

    “嗯,我方才就说了,我等不起,为什么等不起?因为我需要在最短时间内让寿州和浍州重建起来,让固始、霍丘、安丰、盛唐、寿春成为淮右粮仓,能够养活足够的百姓,能够支撑我养活足够的士卒!”

    江烽给的话让一干人微微色变,养活足够的士卒大概才是这位防御守捉使大人的真实意图吧?

    这位可是从一年多年执掌一县之地起步,开始了他的蚕食鲸吞行动,短短一年多时间,经历了这么多场战争,一县之地到现在的三州十县,其胃口之好,野望之大,已经足以让人明白,他不会止步,他还会继续在向外扩张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所以他才会迫不及待的要把这条件最好的五县建成淮右粮仓,以供他日后征战保障。

    “可能你们也意识到了我很看重水军,你们内心大概也很疑惑,既然我很看重水军,却又还把梅田两家子弟摆在水军里,明知道梅田两家对我有怨气,怎么还这样做?”江烽继续道:“我当然知道,如果要稳稳当当的把水军掌握在手中,要么就得给梅田两家足够的利益,让梅田两家与我绑在一条船上,要么就应当果断的把梅田两家子弟清理出水军,选拔那些庶族和渔户出身的下民来接替梅田两家子弟,慢慢来重新打造,只有这两个选项才对,……”

    江烽的话也让几人微微点头。

    这才是正理,当然后者可能在一段时间里就甭想水军能挥多大的作用,要打造一支具有战斗力的水军,没那么容易,但你也必须要这样做,只有这样你才能把水军牢牢掌握在手中。

    “选择后一个做法是最稳妥的,但是我说了,我等不及,我要尽快让这支水军挥作用。”江烽不动声色的道:“子钰和春来你们都应该清楚当下寿州周边的形势,为什么我会说我等不起了?”

    梅况和田春来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田春来沉吟道:“莫非防御守捉使大人有意东向?”

    “嗯,那春来你觉得我们淮右现在是否具备这个条件呢?”江烽反问。

    田春来一时语塞,倒是梅况接上话:“防御守捉使大人壮志雄心值得钦佩,可是淮右三州根基初立,民心未定,恐怕有些操之过急,欲则不达啊。”

    “嗯,根基初立这话正确,但是民心未定,不知道这民心未定是不是指寿州民心未定,或者就是说现在寿州三姓还不稳,嗯,或者再直白一点,就是我刚才的做法难以让梅田两家接受,可能会有变故?”江烽进一步道。

    梅况没有回避江烽有些咄咄逼人的问话,坦然回答道:“正是,如果大人这么做,我想无论谁大人梅田两家族长,都难以平服族内人心,哪怕大人以武力强压下来,但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嗯,说得好,说来说去,还是寿州三姓的利益没有得到满足和保障,可如果我把一份可预期的利益和寿州三姓,尤其是梅田两家的利益联系起来,或者说捆绑起来呢?”江烽再度追问一句。

    梅况和田春来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他们二人都算是梅田两家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了,为家族争取更多的利益也是他们身上需要承担的义务和责任。

    其实从江烽开始提出了那么多剥夺削弱梅田两家利益的条件,梅况和田春来就想到过可能江烽会有其他的条件来弥补,但是他们一直不知道江烽会从什么地方来弥补,但是现在他们明白了。

    见梅况和田春来脸色肃穆,却没有说话,其他几人也都慢慢回过味来,一时间表情都有些复杂,但都没有说话。

    “刚才我都说了,浍州的陈、黄、谭三姓要进入寿州来,虽然他们是来加快寿州粮仓的建设,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这其实我给他们三姓的补偿,但你们可曾知道最初我在固始推进检地之策时,陈氏和谭氏都是最反对我的检地,但最后我和他们讲明了道理,给了他们承诺,最终他们服从了我的命令,盛唐和霍山是补偿,而寿州就是回报了,我希望可以再次复制这样一个过程。”

    江烽语气非常平静,但是话语里自信的气息扑面而来,在座的众人都能够感受到江烽那份睥睨众生的霸气。

    “子钰和春来大概都对淮北淮南的局面有所了解,不知道是否觉得如果梅田两家能够和我未来的军事行动捆绑在一起,是否能够复制这样一个过程,让梅田两家未来也和浍州几姓一样获得更多的补偿和回报呢?”

    在座的众人终于有些坐不住了,这是江烽**裸的把利益摆了出来,而且也明确表示这份利益要获得那就需要和他未来的行动绑在一起。

    锅里有,碗里才有,要想为梅田两家争取到更多的利益,那么就要未来的军事行动中全力以赴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田春来有些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喉结蠕动半晌,才涩声道:“大人意欲濠州还是庐州?或者舒州?”

    “鱼我所欲也,熊掌我所欲也,二者我欲得兼,不知可否?”江烽微笑着反问:“我认为未来一段时间里也许会是我们淮右面临的最好时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做好充分准备,届时可以根据情况来做出抉择,子钰,春来,你们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