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一节 大患
    当然运气好只是一方面,袁无为从未小觑过江烽本身的潜力。

    从寿州那边的细作传来的消息,江烽的武道进境又有很大的突破,据说已经和杨堪并驾齐驱了,这也让袁无为大为惊讶之余也有些明悟。

    锥处囊中,其末立见。

    黄沙淘尽始见金。

    江烽的实力已经开始渐渐显现出来了,而老七也早就说过江烽的潜力极为可怖,可哪怕是自己对江烽已经相当高看了,但还是小瞧了对方。

    老七的眼光的确高人一筹,老十九在这方面就差一截,哪怕他的武道天赋比老七强许多。

    为帅者始终要以知人善任善判大局为要旨,也难怪老七虽然在武道修行上略逊一筹,但却在家主他们心目中地位更高。

    寿州一得,江烽就极大的稳固了他的战略态势,已经初具气象了。

    哪怕没有光州,依托浍寿二州,浍州扼淮南要隘,寿州却把持淮水要津,两地遥相呼应,水陆皆握,其纵深大幅度增加,就不再像去年己方围固始那么捉襟见肘了。

    这是一个祸患,未来这个祸患还会更大,只是现在蔡州却顾及不了对方。

    细作也反映出来了江烽极为重视术法一道,专门设立了浍州道藏所,用于研究制作术法武器和器具。

    大概也是因为其麾下武将战力不足,要用术法器具和武器来弥补,而在固始那一战中也证明了对方的确取得了一些成绩,连赵榄都丧身于对手,这的确是一大威胁。

    久闻淮南之地历来在术法上颇有渊源,这寿州为其所得,只怕其在术法一道上的底蕴会更厚实,将来要和这个家伙斗法会越发棘手了。

    而且如果未来袁家真的转向东面,谋划颍亳,只怕还真的会和江烽产生纠葛。

    袁无为从来不认为江烽是一个甘于寂寞的家伙,这家伙现在已经夺下了寿州,未来势必要趁着吴地大乱时谋夺濠州、庐州。

    这也就意味着,将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袁氏和江氏就要隔淮对峙。

    虽然各自的图谋所在不同,理论上也可以各取所需,但是袁无为觉得无论是己方也会琢磨着给对方添乱,对方也想方设法给自己一边制造障碍。

    这只是一个猜测,未来变数还有很多,但内心深处袁无为已经把江烽列为了一大敌人,也许真的该如老七所说,早日寻个机会擒贼擒王,一举解决对方,也了断一桩心事。

    只是现在对方既然已经和杨堪水准不相上下,起码也是太息期了,不说其身畔肯定有高手护驾,加上他自己还有术法武器器具护身,就算是偷袭刺杀都非一般的天境高手能行了。

    莫不是还得要自己或者老十九亲自去走一趟?

    想到这里袁无为又禁不住摇摇头,越是往后,这种刺杀行为便越是难以奏效,弄不好就要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三哥,那江烽这般危险,不如我去大理之前走一趟寿州,看看有无机会……”袁无敌突然道。

    袁无为也没想到袁无敌会突然和自己想到一块儿,思索了一下才缓缓摇了摇头。

    “只怕这厮身畔高手不少,而且我最担心的还是其随身携带有术法武器和道具,让人防不胜防,而且我在想他刚夺下寿州,肯定对寿州那边不太放心,所以防范肯定很严,很难得手。”

    术法武器和道具在实力相差甚大时意义不大,但是在实力相若或者之差那么一个级数时就能发挥大作用,甚至起到关键作用,所以袁无为也还是有些不放心。

    “可若真如七哥所说,这家伙如果越来越厉害,日后岂非要成了我们袁家大患?”袁无敌反问:“要剪除祸患,就得趁其羽翼尚未丰满之时。”

    袁无为也有些犹豫。

    他对老十九的水准还是有些信心的,纵然江烽进境再快,撑死也不过就是太息期,老十九已经踏入了固息后期,距离小天位也就差一些磨砺和机遇了。

    江烽在寿州,寿州像梅况和田春来这些排得上号的强者他肯定不会放在身边,他也没那么大的魅力就能让这些人这么短时间内就忠心无二。

    而像杨堪这些大将也肯定不可能随时呆在江烽身畔,顶多也就是他那个处于养息期的贴身侍妾。

    可那女子修习的是梨山一脉,精于刺杀,但论实际战力却比起正经八百的静息期高手尚有距离,对老十九是构不成多大威胁的。

    唯一可虞的就是江烽可能随身携带有术法武器,这一点倒是需要注意,不过只要老十九小心一些,想必也是不会有太大危险。

    想来也是,像老十九这种已经臻于小天位的高手还要去充当刺客杀手,委实让人难以置信,而一旦失手被对方所伤,其代价也是巨大,所以真正到了这个水准,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人会用这种方式去搞什么刺杀了。

    也是这江烽委实给人的压力太大,才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就突飞猛进到这个境地,太让人有危机感了,所以才有此念。

    “也罢,十九,你可以去寿州一行,但是不要暴露行迹,若是有机会可以一试,但若是机会不合适,你便自行去大理吧。”袁无为定了定神,“记住,万勿强为,我们有的是机会,不争一朝一夕。”

    “嗯,三哥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我还等着上阵征伐四方呢。”袁无敌朗声笑道:“对了,无忧来了,这死丫头缠死人了,我得早点走了。”

    “别忙走,那王邈你也见过了,感觉如何?”袁无为笑着问道:“我看他好像有些郁郁寡欢?”

    “自命不凡吧?”袁无敌显然对这个外来者不太在意,“有些本事,已然是太息后期了,在他这个年龄,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了,起码比咱们汝阳八柱强,不过他性格太阴沉,又有些倨傲,自然不太受欢迎。”

    袁无为沉吟不语。

    老十九用这种言语来点评对方让他有些无语,王邈当然无法和老十九相比,但是二十出头的年龄已经是太息后期的角色了,正如老十九所说,汝阳八柱这些小字辈都比不上,相当不凡了。

    其实他是很看好这个叫王邈的家伙的,只是蔡州的这个环境……

    袁氏一族独大,群英济济,再加上赵、薛两家也是人才辈出,现在何氏也有人物露头,所以对外部没根没底的人才也就没有那么看重了。

    这王邈的底细倒是查清楚了,河朔豪门藩阀子弟,只不过这个豪门藩阀却是过气没落的豪门藩阀。

    他自己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就是想要复仇,家仇族恨。

    对于蔡州来说,这显然是一个不太现实的目标,蔡州虽然和大梁是敌对关系,但是却也和河朔扯不上瓜葛,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也不可能和河朔那边有什么牵扯,所以这也让王邈有些失望。

    袁无为倒是专门找对方谈过几次,但是袁氏乃至赵、薛这些家族子弟显然对这个外来者有些冷淡,这让袁无为也是很无奈。

    蔡州现在汇聚的这几家子弟都是为蔡州打生打死的,怎么会容忍一个初来乍到者就凌驾于这些子弟们之上?

    更何况你的忠诚度也没有得到证明,却又还是河朔豪门藩阀出身,更难以得到蔡州这边认同了,所以王邈也只能落落寡欢的出任客卿一职,这其实也意味着他对蔡州没有太多的义务,同样蔡州也对他没有太多的约束。

    豪门望族的确人才更多,但是这种对本土豪门望族的看重,的确能够强化他们的忠诚度,但是却也容易将外来的人才排斥在核心圈外,这似乎也就成了一个悖论。

    “他怕是在咱们蔡州呆不久了吧?”袁无为叹了一口气,目光里也多了几分迷惘。

    “三哥,一个太息期高手,至于么?他本来就不是咱们一路人,再说了,咱们袁、赵、薛、何四家中难道说人才还少了么?”袁无敌不以为意。

    “文樑、文極、文柏、文槐他们这一辈里边,经历了这一年多的恶战,汝阳八柱才真正成为了八柱,都已经跨入了养息期以上了,文樑已经踏入了太息期,文榆和文柏也都一样跨入了太息期,赵家新涌现出来那个赵柘也已经逼近了太息期,比原来的赵榄还猛,连我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进境太慢,怎么这些小字辈就一下子赶了上来呢?”

    袁无敌的话让袁无为心境略略好了一些,没错,袁氏一脉的底蕴绝非其他寻常藩阀所能比,几十年的韬光养晦,总算是培育出了一批俊彦英才,只是这般子弟太过优秀,也就让外来的人才显得相形见绌了。

    也难怪王邈在蔡州显得有些沉默,在实力上并没有多少占优,而在感情上自然无法和袁氏乃至赵氏、薛氏这些同甘共苦几十年的家族子弟比,受到冷落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不过袁无为也知道,这种情况怕是不能持久,一直这样下去,终究会让袁氏显现出不足出来,只是现在他却无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