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节 运气也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朵赤红色的光焰从刀刃上冉冉浮动,遽尔连为一线,伴随着刀锋轻盈的舞动,一朵接一朵的光焰不断浮起,最后在刀刃上化为一片光带。

    刀身一振,隐隐的啸声中,一抹光带飞旋而出,疾如星火,一闪即逝。

    紧接着刀身的振动由慢及快,越来越快,从刀身上飞射而出的光带越来越多,伴随着飞舞的刀身四散奔逸,迅速形成个密织的光球。

    “嘿!”男子收刀一揽,左手拇指一捺,反手虚握,轰然一拳,橙红色的拳影倏闪倏灭,一道淡淡的暗红劲气遥空而出。

    三丈开外,一座土丘如同被无形陨石击中,轰然炸裂开来,泥土四溅,黄尘漫天。

    “好!”

    场外的几人都忍不住拍手赞叹,这一式化实为虚的凌空遥击堪称出神入化了,举手投足就能发出一击,天焰龙拳到了这个境界,才真的可以说无敌于天下了。

    两道淡淡的白雾在袁无为鼻息间不断吞吐伸缩,他已经放下手中的龙焰天王刀,双臂翼展,然后缓缓回收,似乎要将空中虚抱的气息完全纳入胸中。

    整个以袁无为头颅为中心的周围竟然泛起一抹淡淡的红光,只有在几丈外的人们才能隐隐看见。

    “三兄终于突破了天境中段壁障,进入小天位了!”

    “咱们袁家又添一个天位强者,听说十九哥也已经进入固息后期,直逼天位了。”

    “嗯,七哥也踏入固息前期了,我听说十九哥打算趁着下半年无事,要去大理一行,看看能不能寻找一些机缘来实现突破呢。”

    几个袁家晚辈在一旁忍不住欢呼雀跃,天位强者之威委实让人心动神摇,也激起他们的无限向往。

    沉重的蹄声从东北方向而来,如同一条黄龙般的土尘漫卷而来,在距离尚有三十余步之遥时,马上的骑士已经凌空飞起,“呔!”

    乌黑色一柄长戈带起一道人影,在空中连环越空跨步飞行而至,“君临天下!”

    长戈化为两丈大笑的乌色磨盘,发出“呜呜”怪叫声凌空袭至。

    袁无为半闭的双眼微微睁开,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右手轻轻一拍插在泥土中的龙焰天王刀。

    龙焰天王刀如同有生命一般轻灵的飞跃而起,无比熟稔的滑入袁无为手掌中,没有半点阻滞的便幻化成一道赤红色的光轮,昂扬而上。

    “轰!”

    乌色的暗影带着无匹的罡风气劲凶狠无比的砸了下来,与悍然迎上的赤红色光轮撞击在一起,赤乌两道气劲纠缠在一起之后又倏然迸射开来,如同两道海啸掀起的狂浪撞击在一起又倒卷而回,让整个场面都是一片尘雾。

    袁无为没等对方回过气来,身体已经凌空跃起,手中龙焰天王刀已然发动,“红云万重!”

    “霸王拦江!”

    两道身影疾如闪电,瞬间就在空中连续交手十三式,长戈对环刀,罡风飞扬,战气四射。

    周围看得目瞪口呆的一干人早已经躲到了二十步开外,目不转睛如痴如醉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对决,在长辈们已经很少动刀兵的情况下,要想看到这种不留手的实战对决已经很不容易了。

    乌色的霸王戈陡然由下至上一记斜挂,袁无为身体飘逸闪过,欺身而进,龙焰天王刀连续三刀,细如春水,巧如绣花,死死封住了对手的闪躲去向。

    迫不得己的持戈者只能猛然一按长戈,借助戈尖点地之力,身体陡然向上空翻,弹射而起,“三哥,小心了!”

    “霸王槌!”

    青灰色的几道战气随着对方在空中飞舞盘旋的身体骤然爆发而出,如列缺霹雳炸响于天际,铺天盖地而来。

    “来得好!且看我天焰龙拳如何!”

    袁无为也打起了性子,身体一沉,索性落地,丢开手中龙焰天王刀,双手握拳,上半身向后斜倾,双拳连环做盘马弯弓式,连环击出:“天龙驮象!”

    赤红色的拳力在这连环击出的一瞬间已然化为了实质性的拳力,肉眼可见的劲气拳力演变成了半透明的汹涌战气,轰然涌出!

    沉闷的钝响不断在对方的对击中爆发响起,整个空间中的空气似乎都被这来自两方面的强大压力压缩在了一起,最终绽裂溅射开来,四散飞逸的气流发出凄厉的尖啸声。

    那道乌色的身影在赤红色的拳力笼罩,左冲右突,好不容易摆脱,却发现那刀锋已经逼近了自己咽喉。

    “哎呀!”一个倒翻,足见点地,然后又是连环滚出,可是那道刀锋始终如跗骨之蛆一般尾随而来,一直到终于抓住了长戈时,才堪堪挡住了这一刀,“三哥,不用这样吧?我的霸王槌可是留了三分劲的。”

    袁无为收刀回背,嘴角微微一撇,“老十九,你觉得你不留劲,又能如何?”

    “嘿嘿,我不留劲的话,你的天焰龙拳还能只用五分劲么?”袁无敌长戈一收,已然站在了袁无为面前,“小天位之威啊,三哥,等我这一趟出去,若是能撞上机缘,突破小天位,定要再找你一试,看看究竟是你的天焰龙拳厉害,还是我的霸王槌霸道!”

    袁无为微微一笑,也收了龙焰天王刀,“你打算何时走?”

    “就这两日间。”袁无敌也将霸王戈收了起来,“本来前日就打算走,可刚听到消息,所以才来和三哥问一问。”

    “可是那江烽夺占寿州之事?”袁无敌眼中冷芒一闪即逝。

    “嗯,江烽这厮居然如此胆大,竟然敢突袭寿州,也不知道寿州三姓蠢得如此厉害,竟然被他一鼓而下,现在据说他已经得了朝廷的光浍寿防御守捉使职位,名正言顺统揽三州了。”

    袁无敌的话语里充满了不忿,想当初这家伙也就是一个天境静息期的武者,现在居然能夺得三州之地,几乎要与蔡州相若了,这如何能让人心里平衡?

    “老十九,光州恐怕江烽也只是挂一个名头罢了,朝廷给他这个光浍寿防御守捉使职位,怕也就是他拿光州换来的。”

    袁无为对其中内情当然了解更多。

    “江烽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知道这光州他坐不稳,索性就交给朝廷,换来一个光浍寿防御守捉使的名头,倒也给了他出兵寿州的大义,只是没想到他倒是真有几分胆魄,居然还真把寿州给拿下来了。”

    “三哥,我看七哥对那江烽畏惧得紧,总是说此人深不可测,只是他这武道水准也有限得紧,没想到却还能拿下寿州,这寿州是真的无人了么?早知道如此我们就该先下寿州!”袁无敌有些遗憾。

    “寿州武道高手倒是无甚出名之辈,只听说那梅况和田春来略有薄名,但寿州乃是淮北淮南的要害之地,时家和吴国都有利益瓜葛在其中,之前怕是无人敢轻易插手的,只是现在”

    袁无为心中也有些遗憾。

    寿州一地的重要性无需多言,问题是原来时家和吴国都是断不允许外来势力插足的。

    只不过现在淮北时家被蚁贼给搅得一团糟,无力过问,而吴地却听闻君臣交恶,有内乱之兆,这两方恰恰在这个时候都无力干预,这江烽怕也是瞅准了这个机会才突袭得手。

    时家,现在已经有些外强中干的迹象了,也不知道家主他们的想法敲定没有,究竟该何去何从,也该是做个决定的时候了。

    见袁无为一时间有些出神,袁无敌也不打岔,只是静静的摸索着手中的长戈。

    “老十九,你这一趟要去多久?”袁无为突然问道。

    “最少也得要半年吧?怎么了?”袁无敌愣了一愣。

    “最多半年就回来,去大理也不算远,来去时日三个月绰绰有余,给你三个月时间在山中晃荡,若是有机缘也该遇上,若是没有,早些回来好。”袁无为淡淡的道。

    “啊?三哥,莫不是”袁无敌精神一振。

    “我总觉得我们蔡州也该有所行动了。”袁无为也知道去年这一战中蔡州损失太大,和大梁的争锋的确有些得不偿失,他已经给家主建议过,是否可以想办法缓和与大梁的关系,而将目光投向东方。

    时家的表现太让人失望了,而且在去年那一战中,时家的态度也说明了许多,没有力量来援助蔡州,却又有精力趁火打劫出兵宋州,只不过被大梁又打了个丢盔弃甲,这不是盟友该有的行为。

    只不过家主也还有些顾虑,袁氏的名声已经够差了,这如果再度调转枪口向淮北时家,不但大晋和泰宁军的态度会转冷,甚至变成敌人,而且日后蔡州袁氏恐怕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一个朋友盟友了。

    问题是现在若是继续和大梁纠缠,除非大晋能够全力与大梁争锋,否则蔡州就始终会面对大梁的巨大压力,永远无法长大。

    想到这里袁无为就不由得对江烽这厮的运气羡慕无比,这个家伙能够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走到现在这一步,除了其他一些因素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运气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