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一十八节 融合
    黄顺昌和谭正如约而至。

    从二人的面色就能看得出来,这两日里二人和自己怕也是一样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的确,没有人能眼睁睁看着寿州三县沃土数百里而无动于衷。

    对于士绅来说,商业生意是锦上添花,田土才是根本,所以陈、黄、谭这三家才冒着宁肯得罪江烽的风险也要力争。

    他们可以放弃商业上的生意,但是田土却是不能失,哪怕是换来盛唐和霍山两县的旱地,也可以接受,毕竟田土只要有人舍得劳作,就会有收获,不比生意,投入巨大,却盈亏两说。

    “亏大了!”

    “上当了!”

    “现在我等该如何?”

    “我等在盛唐和霍山投入巨大,流民牛驴、种子以及借贷的钱银所耗甚大,当下岂非只有坐看?”

    “此等情形刺史府怕是要给我等一个说法,料霍丘、安丰和寿春三县被蚁贼荼毒成空,仅凭那梅田郑三家也难以支应重建吧?”

    “嘁,防御守捉使大人岂能让梅田郑三姓再独揽寿州事宜?我等入寿州是应有之意,当初江大人也曾承诺会支持我等到盛唐和霍山,现在岂有不允我等去寿州之理?”

    “以防御守捉使心性,断不会让一家或者几家独大这种情形的出现,这一点放心,关键在于我等该如何进入,……”

    “陈固兄,以某之见,还当邀约许氏,若是那许氏双姝能吹吹枕头风,此事定能顺畅,……”

    三个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但是态度却是异常一致,那就是寿州既然已经纳入,而且三县也成一片白地,这要重建重垦,在盛唐、霍山已经有了先例,没道理在寿州陈黄谭诸姓不参与进去。

    “唉,可我等钱银耗尽,若是江大人同意我等参与,钱银从何处来?”

    “是啊,霍山那边我谭氏一族耗费千贯,现时哪里还拿得出银钱来?”

    三人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寿州那边的重建重垦当然要参与,那都是比盛唐和霍山好许多的上等良田,蚁贼荼毒,无数人家命丧,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只要能拿下土地,招来流民一两年间就能恢复旧光景,十年八年之后变成了家族根基所在。

    这却是一道难题,三家在盛唐和霍山的田土垦荒和招募流民上都花费巨大,眼见得这都开始要见到收益了,没想到这寿州又有如此好的机会,这如何不让人着忙?

    “陈固兄,某却得到一个消息,也不知是否可以一试?”谭正捋了捋山羊胡须,目光有些闪烁。

    “哦?谭正兄,何不道来听听?”陈固和黄顺昌交换了一下目光,不知道这家伙又有什么主意。

    “某闻那蕖娘子的舅父乃是长安大胡商,江大人意欲向其再购买一批夏州战马,但是苦于缺钱粮,有意以光浍二州商税和田赋作抵向长安胡商借贷购买战马。”谭正沉吟着道。

    浍州意欲扩建骑军不是什么秘密,浍州骑军至今只有两营,而按照规划浍州骑军是要建成一军,战马差距甚大,而战马来源只能是通过关中那边从西域、夏州等输入。

    战马价格昂贵,一匹价格超过一金,以浍州现在的财力根本支撑不起,要想买马,只能借贷,而长安胡商素来以财力雄厚著称,同时也精于放贷之事,所以这也是一拍即合。

    “噢?”陈固和黄顺昌立时就明白了谭正话语中的意思,可以向胡商借贷?!

    “谭兄是从哪里获知这一消息的?那胡商们可愿借贷给我们?”

    这是两个问题。

    一是谭正怎么知晓这个消息的。

    浍州扩建骑军不是秘密,但是骑军军马从何处来,购买军马的军资从哪里来,这却没多少人知晓。

    二是若真是浍州方面与长安胡商搭上线了,那也是浍州官府以田赋商税这等固定收入来做抵押的,像他们这等士绅商贾能否从胡商哪里获得大笔的借贷?

    要知道要想进入寿州开发,那恐怕不是千儿八百贯就能打发得了的,动辄就是数千贯,甚是上万贯。

    谭正嘿嘿一笑,“某二弟之女,嫁于骑军都虞候为妻,这个消息是从那边传来的,应该无误。至于说胡商能不能贷给咱们,我倒是觉得这不是问题,毕竟寿州田土之肥沃丰饶,远近闻名,他们应该这是一笔没有风险的买卖才对。”

    一席话说得陈固和黄顺昌都是点头不已,陈固更是直言不讳:“既是如此,倒不妨把鞠氏也拉进来,虽说鞠氏在咱们浍州这边人不多,但是亦有不少鞠氏族人也从申州那边迁至浍州了,正好大家齐心协力,……”

    黄顺昌和谭正二人尽皆言好。

    ******************************************************

    “过之走了?”江烽手持狼毫,头也不抬,在书案上涂抹着。

    “走了。”崔尚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浍州几乎是空城一座,第四军才只是把名头挂起来,过之大概也是急于要把第四军打造出来,兴致很高,他临走之前也说准备按照大人所提供的训练之策,花半年时间来好好打磨一番。”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半年时间?”江烽抛下手中狼毫,沉吟半晌,“万山呢?”

    “万山还在和梅田郑三家的相关人员谈话,这段时间他和苏铁一直在做这事儿。”崔尚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们还是太小瞧了寿州,之前的准备做得很不够,侥幸拿下寿州,要让其和光浍二州融为一体,还需时日啊。”

    的确,从接手寿州这半个月来,无论是江烽和崔尚还是杨堪他们,都深深的感觉到了寿州和光浍二州的不一样,有时候甚至连江烽都在反思,这取寿州这般容易,怎么接手寿州之后却恁地艰难?

    水军虽然打散混编,让梅田两家出身的军官交换任职,勉强做到了相互监督,保证了忠诚度,但是其对战斗力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至今水军的训练都还没有恢复正常,这让江烽也是大感头疼。

    寿州残余的步军也进行了整编,将田氏控制的寿州第四军,梅氏第三军残部,以及原来郑氏部分溃兵和私军一部,全数整编之后与原浍州军第一、第二、第三军以及浍州牙军进行混编,重组为淮右军第一军、第二军、第三军、第五军和淮右军牙军,其中淮右牙军扩编至四个营。

    步军的状况相对要好一些,毕竟浍州军三个步军加上牙军,在数量上是占据绝对优势的,将寿州兵直接混编入进来,对浍州军战斗力有一定影响,但是却不大,假以时日就能恢复过来。

    张万山和苏铁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做对寿州细作斥候的收编工作。

    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

    和之前的浍州斥候细作不同,寿州的斥候细作专注于收集淮北淮南诸藩阀的工作,其在这方面的情报收集工作做得要比浍州方面强不少。

    毕竟他们之前对西面的藩阀并没有太多关注,而关乎寿州存亡的淮北淮南才是他们的根本。

    对于现在的江烽来说,淮南吴地才是自己最关注的,而这方面做得最为细致的无疑是梅氏一族的斥候细作,同样对淮北了解最深的,自然也就是田氏一族了。

    现在这些资源都要统归到无闻堂旗下来。

    对于浍州方面要接手这方面的资源,梅田郑三家都还是有些抵触情绪的,和军队摆在明面上不一样,这方面的资源都上隐于各家族中,要让三姓交出来,肯定是不情不愿的。

    这就需要大量的协调沟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每一步都走得不容易。

    那一战中双方的损失也都不小,这也在两军中积郁了一些怨气,增加了双方的敌对感,要消除不容易。

    总而言之,寿州这一切对浍州方面来说都太过陌生,而梅田两家一时间还难以让人放心,里边的磕磕绊绊还需要慢慢磨合。

    “那白陵,你觉得要让寿州最快融入的办法是什么呢?”江烽微笑着反问。

    这个问题倒是把崔尚问住了。

    “重建也许是一个好的办法,现在霍丘、安丰和寿春除寿春城内外,其他都几乎是一片白地,而蚁贼在寿州肆虐期间,霍丘和安丰的士绅几乎被杀虐一空,尤其是霍丘这边更是被围困几个月之后破城,除了郑氏尚存外,其余中小士绅都几乎被涤荡一空,如果引入光浍两州士绅来重建,这恐怕有助于我们加强对寿州的控制力。”崔尚苦笑了一下,“这恐怕没有两三年也难得达到效果。”

    “重建是一个办法,但是见效仍然太慢。”江烽胸有成竹的摇摇头,断然道:“对于寿州三姓来说,郑氏是迫于无奈,梅氏心存不甘,田氏首鼠两端,要把他们三家彻底融合到我们浍州军来,重建太慢,效果不彰,用铁和血才是最好的融合方式,这也被历史所证明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