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零七节 鏖战连连
    火光闪耀间,田春荣几乎可以看到浍州军已经突入了金锣街中,喊杀声震天,几处宅院火光四射,凄厉的惨叫声不断传递出来,让人几乎要窒息。

    田春旺缩到了马车边上,全身颤抖;田志德和田志和已经从马车上掣出了邯刀,准备一战。

    嘴里发苦,田春荣没想到这样一道难题就突然摆在了自己面前,虽然田氏大宅中也都有私兵护院,但是谁都知道这种私兵护院要和成建制的军队对抗无疑是以卵击石,而现在眼前这一幕也印证了这一点。

    丁满外粗内细,从田春荣脸上犹疑的表情也看出了一丝端倪来,田氏显然没有做好对抗的准备,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浍州军会突入城中,现在更是将其家族宅院团团围住。

    “田大人,某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们浍州大军已经入城,北城水军和南门西门的步军也均被我浍州大军包围,我们乃是奉防御守捉使之命前来接管,无意多造杀孽,只要田氏一族愿意配合,我们不介意日后的寿州多给田氏一族一分机会。”

    丁满的话就像时一根凿子在田春荣本来就不密实的心田中早凿开了一道缝隙。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刚毅果决的人物,甚至他也早就觉得田春来比他自己更适合担任族长,只不过却又贪恋族长身份给自己现在生活带来的好处,妻妾成群,生活富足优渥,所以很多时候都有些得过且过的味道,甚至也遭到了族中不少小辈们的攻讦。

    只是田春来素来和他交好,很多时候他也愿意听从田春来、田春立等人的意见,所以这个族长位置倒也还算稳定。

    他也颇有自知之明,知晓自己这种性格恐怕是很难在乱世中生存下去,所以也曾考虑过是不是将族长之位交给田春来,但是最终还是没有下这个决心。

    没想到现在却迎来了这样一场劫难,要他来为整个田氏一族的将来做一个决断。

    “姓丁的,你不过是姓江的手底下的一个牙军指挥使,有何资格替他做这样大的主?”田志德眼珠子已经红了起来,看着声声惨叫不断传来,自己这大伯却又迟迟拿不定主意,忍不住高声怒吼:“大伯,这个时候还等什么,斩杀这些家伙,他们浍州军没有几个人!”

    “若是丁满做不了这个主,那我是不是可以做这个主?!”几道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满身血迹的江烽当先而行,犹如魔神,手中玄铁长刀似乎还在滴血,“梅况被我斩杀,梅氏一族负隅顽抗,其罪当诛,某不欲多造杀孽,田大人,一念之间,就是百条人命,我给你三息时间,你考虑清楚!”

    丁满等人也是又惊又喜,没想到江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显然也是经过了一番血战,“主公!”

    江烽摆了摆手,示意丁满不必多礼,目光却盯在了田春荣身上。

    无闻堂的情报也显示这个田氏一族族长田春荣性格并不强势,但是很善于团结族内人,在田氏一族中也还算有些威望,和武技已入太息期的田春来,以及另外一名以术法研究著称的田春立关系都处得相当不错,所以才能在田氏一族中站稳脚跟。

    但这并不代表田春荣就会立即俯首帖耳,关乎一族利益,没有谁会立即让步,只是现在江烽却没有多少时间给田春荣来考虑,三息时间若是田春荣还不能作出决定,江烽也就只有断然下令斩杀无赦了。

    田春荣没想到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这个年轻人就是江烽,他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斑驳的血迹,硬朗的目光,还有带着几分侵略性但却有些收敛着的气势,就是这个家伙?!

    三息时间就要作出决定,田春荣不知道这个决定会给田氏一族带来什么,但他知道无论自己做出那个决定,恐怕都会不好过。

    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发苦的唾沫,田春荣挪动了一下自己发僵的身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春来春立他们……”

    “田春来现在已经被杨堪他们拿下,但放心,未伤其性命,至于田春立,久闻其和梅氏一族的梅亭为寿州术法双英,某就任光浍寿防御守捉使,道藏所会进一步扩大,欢迎有志于道法一脉的英才加入,田大人,你意如何?想必你也不愿意只看到郑氏一族在寿州独大吧?”

    江烽含笑看了一眼,站在丁满身后的郑氏族人,漫不经心的道。

    田春荣心中一动,他听出了江烽话语中的含义。

    对于寿州来说,江烽是外来户,而且江烽乃是庶族出身,据说现在婚配都尚未有,也就是说他肯定不会允许像郑氏这样的地头蛇一家独霸寿州,只有均衡才最符合江烽的利益,而田氏无疑可以充当这个来平衡郑氏的角色。

    也许这是江某人内心的真心想法。

    “江大人此言当真?”

    “若江某食言,人神共弃!”江烽眼睛一亮,郑重承诺。

    “好!那田氏一族愿归附大人!”田春荣一咬牙道。

    “大伯!”田志德、田志和大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志德、志和,你二人若还承认我是田氏一族族长,那就服从我的决定!”田春荣望向二人的目光变得凌厉清冷。

    田志德、田志和二人面面相觑,却见一直龟缩在马车旁的田春旺站了出来,“志德、志和,还不放下武器,听你大伯的安排!”

    田春旺虽然不通武技,但是却是田志德的嫡亲叔父,见自己叔父这般一说,原本还存着一拼心思的田志德也是喟然叹气,摇摇头,丢下了手中兵刃。

    见此情形,江烽大喜过往。

    说实话,他对收服田氏一族也没有太大把握,实在是寿州城内局面太过于混乱,南门、西门两个步营的攻打战事尤酣,北门水军虽然被江烽指挥以术法火箭袭扰,但是这只能说是短暂拖住对方,很快对方就会意识到这一点,支援南门和西门战场,届时浍州骑军的阻截能不能达到目的,真的很难说。

    现在田氏一族愿意归附,那也就意味着北城水门内的水军便可立即招降,而南门田氏控制的步军一样可以收降,这样一来浍州军便可集中精力攻打西门步营和北城水门外的水军,这对于能够最大限度的保存寿州元气的同时,又能最大限度减轻浍州军损失简直太重要了。

    “好,田大人,事不宜迟,就请你立即与某一道去北城水营,劝降田氏水营!”江烽知道现在需要争分夺秒,“另外阿满你带这几位立即赶去南门,劝降南门步营!鞠慎,你们立即增援张挺他们,拿下梅氏一族!”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田春荣也就不再犹豫,这个时候越是能为田氏一族保留一分实力,日后也就更能为田氏争取更多的利益。

    他也从江烽要自己随他一道去北门水营感觉到江烽对水营的重视远胜于步营,看样子这位光浍寿防御守捉使大人似乎对水军十分看重,估计寿州步军没有被对方打上眼,反倒是水军可能会成为日后对方重点关注目标。

    *********************************************************

    就在江烽劝降田氏一族时,张挺和黄安锦却已经陷入了苦战当中。

    张挺也没想到突袭变成了明战。

    设立在长宁街口的术法禁制让突袭的牙兵右营遭受了巨大损失。

    谁也未曾想到梅氏一族竟然会在长宁街两头都安设有术法禁制阵,术法强弩阵的扫射让发起攻击的牙兵瞬间就损失了三十余人,甚至连黄安锦小腿都挨了一箭。

    紧接着在突击梅氏家族族长梅庸的大宅时又遭到了土系阵法连环陷阱的伏击,浍州牙兵左营的进攻受阻于高墙外。

    而得到警讯的梅氏一族也迅速组织起私兵,依托院墙和哨楼展开防御,而梅氏一族在长宁街中设置了种种术法道具攻击器械,也让牙兵营吃足了苦头。

    这还不说,梅氏一族甚至组织起了小股的反击力量,主动出击对张挺他们发起反攻,这也大大出乎张挺他们的意外。

    如果不是郭岳率领亲卫队及时赶到增援,只怕牙兵左营的局面还要更糟糕。

    张挺飞身跃起,足下土层连环涌动,顿时将几名士卒吞噬了下去,又是土系阵法!

    张挺气得脸色发青,怒吼一声,手中黑色长棍荡起重重风雷,猛然向前吐出,直逼前方悠然自得的那名道士。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道士长剑斜挂,剑气千重,生出千朵白莲,叮当脆响间,化掉张挺凶猛的攻势,顺手又是一波剑影闪动,两名刚来及加入战局的士卒捂着胸口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便倒了下去。

    棋差一着,缩手缩脚,这个时候张挺是深刻感受到了技不如人的憋闷。

    而在另一侧,郭岳同样被一名道装男子逼得连连后退,对方手中的拂尘每拂动一次,就要在郭岳身上抽出数十道血丝,痛得郭岳连连怒吼,金刚不坏身神功竟然丝毫无法抵挡住对方的一柄拂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