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九十四节 授权
    虽然在座的众人大多明白丁满话语里的含义,但是他所说的这些却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客观困难,没有谁能忽略这些。

    “阿满所说还只是表面存在的,真正落实到具体细节上,还有很多问题,甚至某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导致满盘皆输,这一仗如果要打,风险极大。”

    接上话的是张挺,这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这家伙来到浍州之后,之前一直没有明确身份,而是一门心思观察浍州军的战斗力,寻找浍州军存在的问题短板,为江烽提供参考依据。

    应该说这家伙的眼光相当犀利而独到,所以每每提出的问题都是一针见血,尤其是对第二军存在的问题更是提出了许多。

    这既让许子清感到恼火之余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所指出的问题非常关键,对第二军的战斗力提升有很大的帮助。

    以至于许子清私下里都向江烽建议是不是让张挺来担任第二军指挥使,他本人愿意继续担任军都虞候,协助张挺。

    虽然在军事训练上所发意见颇多,但是在军务战略上张挺却甚少发言,不过无论是崔尚还是杨堪都对这个家伙的性格十分了解,言不轻发,发必中的。

    一直到江烽离开浍州赴长安时,江烽才征求了张挺本人意见,问他愿意不愿意担任第一军的军都虞候,也就是为杨堪当副手,在整个浍州三军中,能压张挺一头的也只有杨堪了。

    “过之之意是这一仗我们不能打?”杨堪不信这家伙改了本性了,越是有挑战性的东西,这家伙才越有兴趣。

    “不,我们应该从逆向来考虑问题,越是大家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那么敌人才会越是大意,因为大家都觉得不可能,所以在很多方面就会麻痹大意,就会放松警惕,哪怕是有一些迹象预兆,他们也会主动的过滤掉,这恰恰是我们的机会。”张挺摇头,“如果真的当我们在浍州大干特干,军队也都训练好了,估计有点儿风吹草动,寿州都会严阵以待了,那我们即便是能拿下来,也会付出超出我们接受范围的代价。”

    张挺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静下来。

    夺取寿州是浍州军上上下下心照不宣的秘密,哪怕从来没有在正式场合下将这个目标公布出来,但是所有的工作重心都是围绕着寿州旋转,哪怕是再对浍州有感情的诸如秦再道、张越等人,也明白寿州的价值和意义是浍州不能比的,更不是光州能比的。

    浍州的价值在于其战略位置,扼荆楚和江淮与中原咽喉要隘,而寿州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其划分淮北淮南,更在于其扼守了淮水这一巨大的水运通道,沿淮直下可以直入运河,辐射整个淮北、青密和吴越,溯淮而上,可入涡水、颍水,深入蔡颍两州腹地,兼之有三县粮仓丰沃之地和寿春商埠,可以说拿下寿州便可虎视淮南,亦可染指淮北。

    所以对浍州来说,夺下寿州,也就意味着王霸之业可期了,这是浍州诸将从上至下一致的看法。

    寿州必须要拿下,但之前这只是浍州的一个远景目标,毕竟以浍州的实力,要硬拼寿州,哪怕没有淮北、淮南的介入,如果寿州军仍然以龟缩之势抗衡蚁贼的方式来对付浍州军,浍州军没有希望。

    浍州诸将们甚至包括江烽在内也考虑的是先强化自身军事力量,然后看是否能获得朝廷大义,再以大义压人,先行吞并霍丘和安丰这两个无险可守的县份,困死寿春,最终达到解决寿春问题。

    当初崔尚和江烽初步估算了一下两三年内能把整个寿州收入囊中已经算是比较快的了,这还要看淮北淮南局势变化情况。

    现在这一个机会却如此突兀的浮现出来,来的这么突然,以至于大家心态都有些失衡,也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过之,依你之见,这寿州我们是该取了?”杨堪目光宁静,注视着张挺。

    这个家伙居然拒绝了给自己当副手,据说他给江烽的回答是他更愿意去第四军当指挥使,还真有点儿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味道呢。

    不过杨堪也能理解张挺的心思,第一军已经基本定型,他张挺加入进来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如果能够单独执掌一军,尤其是能独自打造出一军来,那无疑能让他张挺在浍州军中的话语权大很多。

    “要解决取与不取的问题,要搞明白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我们刚才探讨的问题,那是战术层面的,涉及到诸多细微环节,可以一个一个来探讨,我觉得我们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那就是战略决策上的问题,那就是刺史大人不在,谁来做这个决定?我们大家在一起是否就有这个权力做出这个决定?呃,别怪某多嘴,有些东西我们还是要考虑清楚再来决定,以免日后……”

    所有人心里都浮起一种古怪的念头,谁他么说这家伙特立独行孤傲不群?能把这一层一般人都未必能想到的问题都想透,这特么不是人精还能是啥?

    虽然都在内心里嘀咕这家伙,但是谁都知道这话却刺中了核心。

    江烽不在,谁能作此决策?崔尚?杨堪?日常事务当然不必说,但这出兵寿州显然不属于日常事务了,他二人有此权力么?

    江烽授权了么?

    有些微妙气氛笼罩着全场。

    无论是崔尚还是杨堪,都不可能就此发言,哪怕是张越这种江烽的总角之交,也不敢在这种问题上轻易表态。

    大权岂可轻易授人?尤其是军权。

    脚步声把场内有些凝滞的气氛撕破,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了门口,如无特别事情,是没有人来干扰这种军务会议的。

    “司马大人,宁娘子静娘子请见。”

    崔尚微一愣怔之后,目光环视一圈,其他所有人目光都有些复杂,许宁许静请见?

    这个时候请见?明知道这是军务会议,仍然请见,分明就是要参加这个会议,这合适么?

    此时所有人都意识到一个没有法理上妻室和子嗣的主公是多么危险而麻烦。

    一盘散沙需要一个凝合剂才能将他们凝成一块铁板,一群狼需要一头狮子来带领才能成为强大的力量,而江烽就是这个凝合剂和狮子,一旦他缺位,就没有人能把他们扭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力量。

    无论是杨堪还是崔尚都不具备这个能力,而秦再道张越这些人更不用说。

    但这位还只是和主公有了婚约的宁娘子就行么?还有那位好像从来不参与这些事务的静娘子?

    许静当然是不愿意参与这种事务的,但是她更担心自己姐姐的出格举动,在她看来自己姐姐的行径是在刀口舔血,极其危险,稍不留意无论结果如何都会伤及自己,但是许宁最后说的那番话还是打动了她。

    既然如此,许静干脆就和许宁一道来了,日后若真是二郎怪罪起来,许静也可以为阿姐承担部分二郎的怒火。

    为许宁和许静摆设位置都让崔尚为难了一番,上首只有一个位置,那是江烽的,许宁和许静当然无权去坐那张胡椅,但若是将二女位置摆在下首,似乎也不太符合规矩。

    最终只能在代表江烽的胡椅背后摆放了两张椅子,姑且把二女算作了江烽房中人吧。

    “崔大人,诸位大人,想必大家都知道小女子的来意了,小女子无权替二郎做主,但是之前郑弘来小女子介绍了寿州当下的情况,小女子来的目的只是要表明一个态度,寿州是二郎一直念念不忘所要谋取的所在,如果在战术上这是可行之举,而诸位囿于权责范围,担心因为擅自做主做出某个决定,小女子在此可以承诺,无论最终结果如此,这一责任由小女子来承担!”

    许宁一坐定,便开门见山的阐明了来意,表现出来的气势让崔尚、杨堪、秦再道、张挺等人都是眼绽精芒,张越、许子清、鞠慎和黄安锦等人更是表情复杂。

    堂内诸将一时间窃窃私语起来,崔尚也是微微一皱眉头,“宁娘子可知晓当下寿州情况?”

    “略知一二,但是小女子以为这不重要,决定权在诸位,小女子只是要明确一点,请诸位无须担心擅权这一罪名怪罪到你们头上,俗话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同样君在外,将领便有擅专之权!”

    一席话终于让诸将有些动容了,这是在代表江烽授权了,崔尚和杨堪心中都是微动,许子清更是震惊。

    他们是知晓一些江烽和许宁之间的关系的,许宁代表江烽授权,无论结果如何,若是江烽日后回来不曾追究,那么也就意味着许宁已经在江烽背后站稳了脚跟,江烽已经变相的承认和认可了许宁,这份权力堪比正妻!

    江烽在这里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这才是真正的心机婊啊,把权势一道玩得炉火纯青,借势的手腕,你不得不佩服,鞠蕖和许静与其相比简直就是小学生和博士的差距。

    :访问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