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三节 结仇太多
    来袭者显然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形。

    自己身体尚在空中,甚至还没有飞临目标上方,可目标的马车却突然炸裂开来,车厢板、木块碎渣、甚至还夹杂着贴地翻滚的那名卫士双手猛举,十余枚细密如雨的弩针如暴雨打残花一般席卷而至。

    一时间他以为自己是中了圈套,这太像是一个圈套,明显针对自己的圈套!

    不可能有人能在十余步外自己甚至还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之前就能安设好这一切,这一切就像是完全等待着自己到来。

    又惊又怒之下,却也由不得他了,飞临空中的黑影骤然发威,手中的双剑连续不断的振动,抖出十余个扇形光圈,直接向马车横卷而来。

    强劲的气浪伴随着十余个扇形剑罡席卷而来,无论是江烽还是鞠蕖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

    这起码是固息期的高手了,甚至可能是触及到了小天位门槛的角色,爆射的车厢板和木块撞上对方的剑罡,顿时反转倒卷,反而成了对方的帮手。

    更让江烽和鞠蕖骇然的是那数十道剑罡形成剑气光圈,瞬间就已经逼近到了近前,让你退无可退。

    退无可退,便无须再退!

    对于这种刺杀,江烽自认为已经有些经验了,在经历了多轮刺杀和肉搏战之后,他已经再无复有不适和仓皇无措的可能了。

    玄铁斩马刀由下而上凌厉的扬起,一息之间劈出了三十六刀,刀锋急速划破空气,发出凄厉的尖啸,重重乌色刀浪将自己身体层层叠叠的包裹起来,犹如一个诡异的乌黑光球,迎着对方席卷而来的剑罡气浪,逆锋而上。

    鞠蕖早已经犹如游鱼一般闪过,手中轻吕连连闪动,转瞬之间已经连续从五个角度一口气持出十七剑,誓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苏铁也在第一时间翻滚在地,一枚菱形雕花铁符被他骤然扔出!

    来人全身黑袍裹身,甚至连面部都被黑布包裹,只留下一双鹰隼般的厉眼,手中双剑盘旋,剑气纵横,将整辆马车撕裂得粉碎!

    江烽将自己身体蜷缩在乌黑的光球之中,元力催动斩马刀爆发出凶悍无匹的刀气,迎面与对方层层叠叠而来的剑浪撞击在一起,乍分乍阖,陡然弹开来。

    十三道剑气撕裂开了斩马刀组成的光球,让被震出三步开外的江烽身上陡然多出十多道鲜血淋漓的剑伤。

    苏铁扔出的菱形雕花铁符在空中骤然绽放出一轮夺目的光芒,菱形的铁符上雕花符文冉冉浮动,瞬间威能转化为力量,铁符变成一柄犀利无匹的螺旋状刀轮,沿着气机急速追踪而来。

    “咦?”乍分乍阖间,黑影这才发现尾随而来的菱形螺旋状刀轮竟然绽放出丝丝战气,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剑罡而受到影响,此时他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暗器,而是术法武器!

    左剑猛振,剑罡陡然击中飞旋而来的螺旋刀轮,螺旋刀轮被这凶悍的一击直打出五丈开外,但黑袍蒙面男子尚未来得及松一口气,那刀轮竟然在空中又是一个盘旋,重新从侧面飞袭而来!

    黑袍蒙面男子大吃一惊,自己这一击哪怕是玄铁风磨铜所制物件也得要被震碎毁坏,没想到竟然对这刀轮毫无用处,甚至来势还变得更快更刁钻。

    就在黑袍蒙面男子左剑发出一击时,楚齐已经再度在地面贴地翻滚,双臂连环摆动,又是三轮袖筒针弩释放而出,死死封住黑袍蒙面男子的躲闪方向,而与此同时鞠蕖也在空中再度连持九剑!

    江烽目光如炬,死死锁住对手,他没想到对手武技水准已然晋入了固息期,可以说距离小天位只有一步之遥,自己和鞠蕖的联手也很难在此人手中讨好,但是就这么一交错间自己便连中十余剑,哪怕是避开了要害,但这十余剑仍然让江烽受创非轻。

    若是这样遁地离开,江烽不是做不到,可不给对方留下一点儿印记,江烽内心的怨愤是在难以消除,这积郁在心中只怕对自己的武道修行影响更甚,哪怕是自己再付出更大的代价,他也要给与对方必要的报复!

    苏铁发出的术法武器是在南阳与甘泉分手时,甘泉赠送给江烽一行的礼物,也被苏铁视若至宝。

    虽然不太清楚甘泉的术法一道水准达到了什么状态,但是从这具术法武器的水准来看,绝对是方术师级别以上了,而且更为难得的这个家伙还精于匠术,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方术匠师。

    江烽在等待时机,他在等待对手忙于应付来自三面攻击时手忙脚乱,也是最虚弱的那一刻。

    这一刻终于到来。

    双剑盘旋,罡风怒号,青色的剑气荡起一轮巨大的光晕向外扩散。

    黑袍蒙面男子显然有些低看了来袭这具术法武器的难缠程度,或许它的攻击力度并没有那么强大,但是你想要三五两下将其击碎毁坏却难以做到。

    这是一具典型的用于支援或者说策应的术法武器,可以用来帮助使用者牵制敌人。

    连环交错间,螺旋刀轮再度被击出十余丈,歪歪斜斜的在空中扭动,显然是被黑袍蒙面男子这耗费元力的倾力一击击伤了,丧失了再度进击的能力。

    三重弩针也在这个时候席卷而至,光晕继续扩散,将三重弩针囊括了进去,细碎的噼啪声不断在双剑剑叶上传来,黑袍蒙面男子双剑向外一推,数十枚弩针竟然被震成了金属碎渣!

    只不过这个时候鞠蕖的九剑也在悄无声息的袭至了,右剑连续不断挽出剑花,将鞠蕖八剑虚式挡开,但是却难以格挡鞠蕖最后那倾力一击,他不得不猛推左剑,将鞠蕖最后一击挡开,并顺势发动元力反震,硬生生将鞠蕖震出三丈开外。

    看着鞠蕖有些沉重的身躯在空中坠落,江烽此时的心境却已经没有半点波动,这一刻,他只想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在双手持握的玄铁斩马刀引导三皇炮锤之力发动之前,他就已经一口气把许静为他准备的一具木龙符掷出,同时捆绑在膝部的两枚筒弩也在他发力震动下,悄然无声的释放出了两枚术法弩针。

    黑袍蒙面男子也意识到了危机。

    当他看到江烽猛然扑上,丝毫没有畏惧自己双剑震荡起的剑气光轮时,他就意识到了自己恐怕小觑了对手。

    虽然情报显示这个家伙只是一个养息期高手,但是养息期高手敢这样正面硬撼自己的双剑,那绝对是有来无回,但他不相信对方会蠢得看不出自己固息期水准。

    凌厉无匹的刀气沿着对方猛劈而来的刀刃传递过来,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就突破了黑袍蒙面男子筑起的玄气防线,讶然间,黑袍蒙面男子不得不滑步后退,用空间来换取时间,但是江烽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

    两枚弩针伴随着江烽怒吼声中丢弃下玄铁斩马刀之后连续三拳爆发,这是江烽集全身元力用三皇炮锤之术导发,汹涌轰出!

    雄劲的拳力丝毫不受黑袍蒙面男子后撤拉开的距离影响,犹如洪钟大吕,强势撞击,狠狠的闯入了黑袍蒙面男子的最后一道元力防线。

    轻轻的闷哼一声,黑袍蒙面男子身体微微一晃,这三拳几乎耗尽了江烽毕生元力的三皇炮锤,终于击破了对方的底线,而此时两枚弩针才无声无息的滑至,穿入对方体内。

    暴吼声中,男子全身一震,几乎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此时楚齐和苏铁也早已经暴袭而至。

    ********************************************

    江烽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黑尽了。

    鞠蕖半靠在床头上,显得有些柔弱,头上系了一条乳白色的发带,把略略有些发红的发丝给勒了起来。

    鞠蕖的头发是黒里透着棕红色的,只不过鞠蕖不愿意自己这种略显怪异的发色太过招人眼目,所以一直用一种草汁浸润自己头发,让自己头发保持纯黑色。

    身上的十余处刀伤已经被包扎了起来,事实上这种外伤并不严重,对于江烽造成伤害的还是对方在江烽连环三拳是爆发出来的元力反震之力,固息期的反震力不是寻常人能承受得起的,哪怕江烽有所准备。

    鞠蕖的伤势也要比江烽略轻,在空中的滑跃扭动成功的消减了不少震力,但即便是这样鞠蕖也受创不轻。

    “苏铁和楚齐没事儿吧?”说出声来,江烽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得厉害。

    鞠蕖也注意到了江烽苏醒过来,把身体靠过来,轻声道:“他们俩没事儿,对方被你击伤便逃脱了,现在城内正在搜捕。”

    “哼,搜捕?”江烽摇摇头,“没太大意义,哪怕抓得到对方,也不会有任何结果,我这个人太招人恨,结怨太多,想除掉我的人多如牛毛,南阳,蔡州,长安城内也一样,甚至连大梁都有可能,谁能说得清楚?抓到对方也可能是栽诬于人,我们敢相信么?”(未完待续。)

    :。: